张鸣:从军阀割据到行政割据

北洋时期,人称是中国的军阀割据时代。所谓割据,无非是说大大小小的军阀,各据一方,在自己的辖境之内,自己说了算。在经济上,就是税款不上缴中央财政,在自己境内,漫设厘卡税关,对过往商品自行抽税。更过分的,甚至自己发行钞票和军用票。更蛮横的,对路过的商品,尤其是别的军阀的军火,也可能擅自扣押。比如1920年代,刘文辉占据成都,刘湘占据重庆,控制了长江水道,刘文辉的好几批从上海购买的军火,都被刘湘扣下,最后叔侄两个打起了二刘大战。

军阀割据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但是,割据却并没有消失。据央视财经频道记者调查,现在中国货物的运费超过三分之一被路桥费吸走,路桥公司的暴利,超过房地产。其实,肠梗阻一样的路桥关卡,为人诟病久矣,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各省市有各省市的路桥收费,各地县有各地县的路桥收费,在运煤车云集的山西和内蒙,路上的收费站如过江之鲫。虽然二级公路国家明令不许收费了,但呼啦拉一下子,好些二级公路都升了级,不是一级,也是准一级了,照样收费。都说是收费为了还贷,还修路的贷款,但是,就在首都北京,几条早八辈子就收了够了还贷费用的高速公路,依然在收。理由呢?没有理由。说是这条路贷款收够了,另外的路还没收够,所以必须收。哪条路没收够,哪条收就是,为何要这样捆绑呢?

有点常识都知道,打通肠梗阻,让货畅其流,对中国经济有莫大的好处。公路路桥,原本就是应该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除了还贷之外,没有任何理由继续收费,但是,人家就是收。有理也收,没理也收,于法有据收,于法没据也收。一向温柔的人大代表,屡次提案,要求取消已经还完贷款的公路收费,个个石沉大海。审计署审查,多处收费站违规收费,也了无声息。那劲头,有如从前的山大王,此山是我占,此路是我开,要想从这儿过,留下买路钱。全世界的收费公路,我们占了百分之九十。这样的世界纪录,到底是光荣,还是耻辱?

如此蛮横的割据,道理只有一个,现在的路桥,实际上成了地方政府的印钞机,据央视新闻观察报道,2010年19佳路桥公司的净利润率,最高的达到59·66%,最低的也有19·87,一般都在30—40%之间,比一向财大气粗的石油行业,利润率还高。路桥公司,成为地方国企中利润率最高的部分。而且挣钱相当容易,只消在路上按一个卡子就行,没有风险,甚至都没有什么成本。谁敢闯关不缴费,立马会受到警察的严惩。事实上,收费的不是路桥公司,而是地方政府的权力。

其实,地方政府也知道,如果货畅其流了,地方经济也会跟着受益,地方经济好了,政府的财政收入也会逐步改善。但是,这样的改善,毕竟需要一个过程,在某个官员的任期之内,未必会实现这样的改善,而却有现实的收入缩减。长远利益是好,但有谁会考虑呢?哪一个官员,考虑的不是自己任期的事?管多了,不仅麻烦,而且据说会变老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