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映红:请神容易送神难—红歌运动的前景

起源于重庆的红歌运动在中国越唱越来劲。最新的消息是重庆已派出表演和示范团队进了首都,红歌已在北京的一些小区唱响,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也开唱了。据报道,七一前“红歌”按计划要唱响中国大陆。

中南海诸寡头病急乱投医,以为红歌这一套可以用来压制不谐之音,有维稳之效。但他们忽视了红歌运动的领袖和他们之间的一个重大差异:那个领袖的屁股比他们干净。他的儿子还在读书,既没有房地产也没有控股公司。今天他们为了得过且过而为红歌运动铺路,明天他们的一切都拿捏在领袖的手上。为了把自己造成红歌运动所代表的意识形态的神,领袖会豪不迟疑地抖他们的家底,把他们一个个抛出来。

中南海寡头对红歌的纵容是政治上的自掘坟墓。

不用说,很多人都讨厌红歌运动。只要看一下成千成万的人穿一个颜色的衣服整齐划一仰起头颅扯着嗓子走火入魔般高唱同一首歌的场面,任何神经正常的人都会浑身发麻。所以很多人以为他这一套不过是在演戏,是做做样子,没人真的会拿他当回事。不过,当年很多德国人也同样讨厌希特勒,觉得那个留着小胡子一说话就浑身抽风口吐白沫的前下士怎么看也不过是个政治戏子,而那些穿同一个颜色的衣服走同一个步子唱同一首歌的失业工人和小青年都是神经病。

但你觉得他们是神经有问题,他们却觉得你精神有问题。他们会义正词严地告诉你:一个人要有一点精神,一个民族和国家更要有一点精神。他们那一套就代表了国家和民族的精神。就这一句话,精神病人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正常人立马被矮化了。

红歌运动之可怕,主要并不在于其内容,而在于其形式。当年纳粹就是用贝多芬和瓦格纳雄壮的音乐压倒了所有靡靡之音的,就是用这种娱乐霸权巩固了他们的政治话语权的。一旦话语权在手,今天是唱红打黑,明天可能变成唱黑打红,反正天下只有一个声音,一切都根据当时当地的政治需要和策略考虑。不要忘了希特勒上台后第一个清洗的就是极左派的冲锋队。

中国确实不稳定,中国确实需要稳定,所以维稳是不错的。但中国不稳定首先是因为是中共内部不稳定,而红歌运动就是这种内部不稳定和渴望稳定的表现。什么是中共内部不稳定的根源?那就是在邓小平之后一直没有一个“我说了算”的老大。中共不是一个现代政党,而是合法的黑社会。一个没有老大的黑社会是不可思议的,一定会乱套,今天中南海的不同声音和地方督抚的不买帐不服气阳奉阴违都是证据。九人寡头政治是一个很脆弱的平衡,一定会被打破,或者走向民主,或者走向新的领袖制。走向民主可以有很多条道,但形成新的领袖一定不是靠隔代指定,这个领袖必须从底层或外省崛起,必须有自己的口号,纲领,做法和基本群众,还要有知识分子捧场,这样才有政治资本,崛起到一定的势头自然会受到元老和寡头的首肯。

不可否认,今日中国世象光怪陆离,很多表面上一本正经的口号和花招不过是光影和幻象,外人没有必要去当真。但红歌运动正走向全中国。在软弱的“核心”信号错乱时,这个运动坚定不移地既向底层轰轰烈烈地渗透,又在高层把“某某同志”烘托成一个救世主。它不但是 1966年大串联的重演,也在把重庆变成中国的巴伐利亚。如果这场运动造成的声势最终成了一台轿子,把那个“同志”抬进中南海去做“核心”,那很难说不会是墨索里尼“向罗马进军”的重演。

到了那个时候,可就用得上一句老话,叫“请神容易送神难”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