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业普遍半停工 专家称情况比2008年更严重

5月4日,工信部发布通知,要求各省区市主管部门开展中小企业融资情况调查,15日之前,将调查报告报送到工信部。此次调查,涉及中小企业资金缺口、民间借贷实际利率、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的中小企业户数等16项内容。

与此同时,中小企业困境已引起全国工商联的高度关注,之前他们耗时2个多月对广东、浙江、江苏等16个省进行系统调研。结果发现,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型、微型企业的状况,可能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更为艰难。据悉,这份调研报告将递交给国务院。

事实上,在成本上升等压力下,如今浙江、广东、江苏等地,一些中小企业已出现半停工、停工状态。

要素制约

回到温州办公室,吴强一脸郁闷。就在头天(10日),他在上海为公司员工去美国参展办理签证,结果4个人中有3个人被拒签。吴强说,一个人去参展能干什么,眼看着十几万元摊位费就要打水漂,“今年生意难做,不仅我们做外贸的日子难过,那些生产企业更是亏本经营。”

吴强说,清明节后,浙江、广东、江苏等地中小企业,不断出现半停工、停工状态。“我现在都不敢接大单,担心企业缺电、缺工,生产不了那么多产品。另外,至今人民币对美元还在升值,使得原本就很微薄的利润再次被压缩。”“成本大幅上升,今年是中小企业最艰苦的一年,比金融风暴时还要苦。”一位温州制鞋家族小企业负责人李老板说,去年底以来,一吨鞋底材料涨了三四千元,相当于一双鞋子涨了3元;胶水已经涨了一倍;工资涨了20%,还请不到工人;再加上拉闸限电,中小企业想不死都难。

温州市经贸委监测显示,今年前3个月,该市眼镜、打火机、制笔、锁具等35家出口导向型企业销售产值同比下降7%,利润同比下降30%左右。同时,这些企业订单金额出现减少趋势,单笔订单平均金额比上年同期下降的占16.7%.这些企业中亏损的占1/4多,仅三成企业利润保持增长。行业平均利润率为3.1%,利润率超过5%的企业不到10家。

另外,之前中小企业介入很深的船舶制造业,也出现罕见的冰冻期。温州市经贸委监测,今年前3个月,该市19家造船企业产值同比下降4.2%,亏损企业亏损额达2800多万元,同比增亏近800万元。值得关注的是,目前造船业产能只发挥三成左右,订单金额同比下降2%,一半左右的企业没有订单。

“比2008年还要艰难。”浙江省中小企业局办公室主任蔡章生认为。

浙江省民营企业协会秘书长杨拥军透露,之前浙江有关企业协会负责人座谈,一致认为市场需求还是好的,但鉴于成本上涨,企业利润已经很薄很薄,企业“做大还不如做小”.浙江省中小企业局发展规划指导处处长应云进说,目前中小企业困境主要受要素制约影响。

应云进说:“与2008年金融危机时外需锐减、订单减少完全不同,这次浙江中小企业订单很多,但面临缺电、缺工等要素制约,成本上升致使利润下降。”

“大家都在撑。”吴强说,不论内销外单,订单明显短缺,工厂普遍处于半开工亏损状态,即使开工充分也无多少利润。

资金链断裂

最近,不小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引起吴强的极大关心。

在浙江乐清,以电线、电缆、电器为主业的三旗集团,因资金链断裂濒临破产。之前两年,该集团资产遍及江苏、秦皇岛、广东、江西、上海等地,其中在江苏太仓还购置了近800亩的土地。吴强说,三旗集团在房地产领域扩展太快,现在难以为继。另外,一家温州知名餐饮连锁企业,因法人代表无力偿还几百万元高利贷,而被迫关闭。

在北方内蒙古包头,富豪惠龙集团董事长金利斌,因深陷巨额债务自焚身亡。民间传言,该集团民间高额利息融资共达12.37亿元,其中借贷10万元以下的债权人每月2分利,借贷10万元以上的债权人每月3分利。另外,还有一些商业银行、农信社、典当行、担保公司等多家机构牵涉其中。

“主要还是资金问题。”应云进说,长期以来,中小企业习惯在宽松的货币政策下生存发展,所以每次宏观调控伴随银根紧缩,总有一些企业在一夜间猝死。“资金管理,是中小企业最薄弱的。一旦信贷紧缩,他们的融资问题就会暴露出来。”

事实上,中小企业资金压力,已经引起工信部的高度关注。一份来自工信部的中小企业简报称,2010年,中小企业平均库存周转率比上年下降4.6%,应收账款周转率比上年下降12.1%;平均应收账款周转周期达到99天(2009年为91天),平均存货周转周期达到126天(2009年为124天),两者之和达到225天,表明中小企业周转性资金继续吃紧。

令人关注的是,浙江严重的“短贷长投”现象,更是加剧了中小企业的资金压力。

一份来自官方数据显示,去年,江苏贷款余额约42121亿元,其中短期贷款约17689亿元,中长期贷款约23164亿元;广东贷款余额约51799亿元,其中短期贷款约2323亿元,中长期贷款约35838亿元。与江苏、广东不同,在浙江去年46939亿元贷款余额中,短期贷款竟然高达26045亿元,中长期贷款只有18800万亿元,资金安全难以保证。

于是,在银行贷款难以为继下,中小企业只有去民间融资,致使民间高利贷盛行。

温州市经贸委调查认为,当前资金面偏紧的企业占了42.9%,企业资金缺口平均约为10%,而企业的贷款满足率仅57.4%.

据温州市人行调查,当地各大银行贷款利率已经全面上浮30%到80%.另外该行监测显示,3月末,温州民间借贷市场综合利率水平为24.81%,折合月息超过2分,再创温州实行民间借贷利率监测以来的历史新高。一季度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利率单季上涨11.91%,比2010年第四季度涨幅高8个百分点。而典当行的月利息从上年的2.2分一直涨到了目前的3分。

吴强说,在主业“补血”不足下,还高息融资运作其他项目,这对中小企业无疑具有极大的风险。

“虚胖”的经营业绩

“中小企业目前这种困境,很大程度与其自身有关。”吴强说。

吴强说,之前几年银根比较宽松,于是很多中小企业想方设法去银行贷款,投资房地产、私募基金等行业。“他们哪个手里不是两三套、三五套房子,如今3年时间不到,房价已经成倍上涨,他们都赚翻了,搞制造业敲敲打打的,能那么快赚钱吗?”于是,全城出现一副“大企业造房、中小企业买房”的景象。

更重要的是,一些中小企业把短期信贷用于长期项目投资。

一位温州担保公司负责人说,之前温州一家中小企业去江苏买地,注册资本金1亿元全部来自民间借贷,月息5分,“大有蚂蚁背大象的感觉”.然而几个月之后,该企业那几百亩土地大幅增值,所得收益数以千万元计,令周边企业家望尘莫及,“真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在银根宽松时,中小企业加大投资会安然无恙。一旦银根趋紧,银行贷款受阻,他们自然就会把手伸向民间借贷。

“已形成恶性循环”,吴强说,中小企业生存艰难,转而投资房地产、资本等行业;投资高收益,又加速实业资本流入。

安徽省浙江企业联合会秘书长沈友信说,在皖浙江企业年产值十亿元以上的企业已经有十几家,发展状况是很不错的,当地银行也会主动上门给予贷款。他担心,这些上规模的企业不安分于主业,而是跑到外面搞其他投资。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去年至今,吴强斥资几千万元,与其它十几家制造、外贸企业组成投资公司,涉及房地产、资本运营等。同时为开拓市场、海外移民双重考虑,他去年又斥资在澳大利亚繁华城市买房,如今在澳元大幅升值下,他这房子仅汇率测算就赚了七八十万元。今年,他又去银行贷款1000万元,用于月息两三分的民间借贷,利息差价来补公司员工工资。

吴强说,公司只是一个融资平台,风险都在可控范围之内。然而,一些制造、外贸企业为了取得更多银行贷款,不惜采取低价竞销或略微亏损方式,把企业产值做大。然后,凭借这份“虚胖”业绩去银行贷款,再把资金用于民间放贷。尽管主业不赚钱,但民间借贷赚得更多。“这极大地破坏了原先的经济秩序,使得我们这些本分做生意的公司,面对的是一个及其恶劣的市场环境。”

吴强说,从公布数据看,确实比较漂亮。但事实则不然,中小企业依然很艰难,投资投机收益大有胜过主业,这是极不正常的。

大量中小企业日子过不下去,那么大企业的日子最终也过不好。面对如何解决中小企业困境,应云进有些无奈地说,我们只能采取一切措施,让一切优质中小企业生存得好,其他的也没办法。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