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建嵘:我坚决支持江西新余市渝水区刘萍参选区人大代表

@于建嵘:我坚决支持江西新余市渝水区@刘萍196412 参选区人大代表。她是位被国企内退的普通女工,为了维护自己和工友的权益曾经上访,现在她希望通过独立竞选区人大代表来改变这个社会。虽然有人对她监视控制,有人公然辱骂,但她坚持理性地到选民中去演讲。她在用自己的行为捍卫着宪法,在为我们的未来而战。

@南都校尉: 5月13日(今天)凌晨一点当地警方(新余市公安局袁和分局铁山派出所)以 @刘萍196412 涉嫌“藏匿危险宣传品”而对其进行了“抄家”,当场没收了她所有的宣传单页名片,包括两部私人手机,同时将其家中的电和网都停掉。这我第一次在现实中感受到“抄家”这一只在封建社会的电视剧中才能看到骇人现象。

@南都校尉: 谢大家的关心,俺安全归来。应大家的强烈要求,现把当地警方“抄家”的那些“危险宣传品”公布出来,上两张是选举名片的正反面,被“缴获”上百张,第三张是刘萍手写的选举牌,被“缴获”五十余张,就因这些“危险品”。当地警方采用“三人盯一人”的方法24小时监控,想继续“缴获”剩余的“危险品”。


南都校尉:我把刘萍的独立参选候选人推荐表公布出来,以回应江西省新余钢铁集团有限公司选举工作指导组办公室主任杨剑云14日“忽悠”心花社记者的那句“刘萍不够10人联名推荐资格(还说17人推荐,5人不在选区,3人自退,2人不存在)”,事实上刘萍的推荐表上是15人推荐,且每人都被警方“约谈”!

德国之声:中国基层人大代表选举,独立候选人步履维艰

一年一度的”中国两会”,参与的代表无法真正代表民意
近日,中国基层人大代表选举全面启动,然而独立候选人的参选之路并不顺畅。江西新余市渝水区刘萍及魏忠平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与本区人大代表的竞逐,日前被当地警方威胁及上门传唤。

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县乡两级的人大代表选举已经全面启动。日前,江西新余市钢铁厂内退职工刘萍和在岗职工魏忠平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新余市渝水区人大代表选举,他们也在新浪微博和Twitter微博等发布参选消息,获得了很多中国网民的支持。与此同时,中国当局却对其独立竞选行为进行打压,在符合参选条件的情况下,新渝区在4月30日公布的初步候选人名单中,并没有刘萍和魏忠平。其后刘萍和魏忠平受到当地政法委和警方的威胁,并称要对刘萍进行传讯。

“这是共产党的选举,不是美国的选举”

德国之声电话采访了目前仍被困家中的刘萍,据她介绍, 5月11日晚间,刘萍在社区进行演讲时,新余警方出动要将她带走,后又将其困在家中并以断电等手段相威胁。

“今天晚上大概七点的时候,我和另外的一个独立参选人魏忠平在外演讲,我们做了一个横幅’人民代表人民选’、’公民精神万岁’、也发放选举信息通知书和一些名片。大批的警察赶到,先是抢夺了这些物品,然后又告知我违法,说明天一定会对我传唤。新余市袁河公安分局副局长要我上警车,他说我拉横幅、演讲等是违法的,他说’这是共产党的选举,不是美国的选举。'”

其后刘萍快速逃回家中,警察紧随其后,更有当地政法委书记亲自叩门声称要与刘萍谈一谈,刘萍拒绝开门并要警方带相关的法律手续前来,随后她的家中被断电。刘萍在网上向网民发出了求救信息,相关的信息在网络上迅速被转载。中国网友发表留言认为对刘萍处境的关注,也是对中国独立候选人的支持。

“别让我在参选人大代表的道路上太孤单”

48岁的刘萍早年被新余市钢铁厂强制退休,一直坚持维权;魏忠平也是当代劳工维权代表,几年的维权之路让他们感受到,中国老百姓应该有真正的代表民意的代表,去传递百姓的呼声。在中国地方选举专家姚立法等人的支持下,他们开始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

谈及此次警方大动干戈的原因,刘萍认为缘于她此次参选,因为5月15、16日为选举日,新渝区已经在4月30日公布的初步候选人名单之时,明确告知刘萍不具参选资格,刘萍认为这种说法根本不成立,根据《选举法》的明文规定,年满18岁,只要不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都有权利参选。刘萍也介绍了她观察到的当地人大代表选举的现状:”各个社区都没有张帖选举时间的告示、其他选举的一切信息都不告诉社区的人,许多单位迄今为止也未发放选民证,这就意味着很多人根本不知道选举这回事,对我这样的独立候选人百般设限,威胁我的推荐人,我还被监视居住。所以这样的选举是不公正的,很多的人大代表都是他们提前内定的。如果正常的竞选,因为我在社区很有威望,我有信心当选。”

刘萍也表达了她的愿望,她说之所以站出来参选,是看到现有的人大代表已经失去了应有的作用,她期待有一 个合法的平台为百姓代言。”选举之路举步维艰,我太孤单了,请大家关注我,别让我消失,我想为老百姓发声。”

中国独立候选人的出现是一种进步

对于中国官方向刘萍所称的”这是共产党的选举,这不是共产党的选举”,德国之声也采访了美国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主席、《中国民主报》社长王军,他将中国的选举与美国作了比较:”中国与美国的选举性质、形式、内容都不一样,最后的结果也不一样,原因就是两个国家的制度不一样,美国是民主国家,老百姓自己来选自己认可的、有能力的、有品德的人大代表和官员,他们当选后要为大多数老百姓来谋利;中国是专制国家,不是民选,所谓的选是装模作样的,很多都是共产党内部钦定的。 他们代表的也是中央集权的利益而不是百姓的利益,所以选举在中国沦为形式。”王军认为中国目前追求政治改革、要求参与选举的人士不断涌现,这是一种进步。

刘萍及魏忠平独立候选之路的困境并不是个案,据关注中国基层民主、社区选举问题的北京非政府组织”世界与中国研究所”的调研结果,认为中国的基层的人大代表选举一直以来流于形式,大多为内定,而中国当局对近些年涌现的独立候选人持压制态度。德国之声早前曾多次报道湖北潜江独立候选人姚立法长期被中国当局打压。推荐表上是15人推荐,且每人都被警方“约谈”!——估计空前绝后的特色民主,唯此一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