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子:和稀泥,从“战略”角度来说,就是拖字诀

实际上,就是以拖待变。

它们的言论,跟影帝的所作所为是一致的。拖,直到国外顶不住,先爆炸,国内的问题缓解了,省得它们花心思去费力解决了。

它们一直把2005年就泛起的房产泡沫拖到了2008年,全球爆炸了,它们得计了一次。于是,把“拖字诀”当绝招了。

下面的动作,还是什么都不变,接着拖。
——————
葡萄暗示的大动作,西瓜兄是何看法?

葡萄频频说某些动作(紧缩?)要提前,这些还是“拖”吗?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

——————
葡萄兄有他的信息管道,并且因此他可以定量

这些普通人是比不了的,俺只能从公开消息来推断,以及从理论上来推测大致方向,而且无法定量——我吃过无法定量的大亏,因此我仅仅将自己的想法作为大致方向来看待。

从经济循环的角度来看,自从金融危机爆发后,当局的经济发展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用官方的话来讲,就是由“外向型和出口导向型”改变为“内需拉动型”,其宣传口径,无过于是指国内民众的消费来支持国内经济的发展——主要是指由国内民众的消费来消化国内产品。

而从各种数据上来看,这个似乎也是事实。

目前中国的情况似乎真的像河里大牛们所宣传的那样:没有更好,现在就是最好了。其立论依据,不过就是官方数据所呈现的:(1)国内消费大增,消化了巨量产品,尤其表现在汽车、房产甚至于奢侈品消费上;(2)出口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大增,甚至趁着其他国家遭遇危机,而挤占了危机前其他国家的出口市场——比如巴西和阿根廷早就怨声载道,罗塞夫和克里斯蒂娜当选后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反击中国商品的咄咄逼人之势,自然它们都输了;(3)国内房地产不但没有崩盘,房价反而比危机前又狂涨了一倍以上云云。

俺开始也迷惑不解,然而经过一年多的思索和观察后,终于明白其后的奥秘,俺不妨在这里说说俺的看法。

从经济循环上说,2008年金融危机的最大意义,乃是断掉了TG经济循环的链条.

这个链条,断裂的一环,即是TG巨大生产能力的所产出的巨量商品所必需的消化市场。所以这么说,乃是在此前出口导向模式下,消化中国商品的市场,首先就是由欧美日来扮演的。

所谓的全球经济模式的主干,俺若用一个简单的式子来表示,不过就是:

中国加工生产产品——>卖给美欧(日本属于从属地位,这里略过不讲)——>美欧付出美元欧元——>中国得到美元欧元——>中国拿美元欧元购买美国和欧洲债券(当然,美国债券为主)——>美国获得中国手中的美元(在较弱的程度上,欧洲也获得中国手里的欧元,只是这并不占决定性意义)——>美欧继续购买中国的商品。

这个循环,在2001——2008年之间反复运行。而除去中美欧的各国,则附属于这个循环而一起繁荣。比如老毛子为代表的资源能源输出国,则靠了将石油出口给中国(以及其他次要些的国家),实现其经济的增长。

随着这个循环的运行,中国积累了巨量的外汇储备,是人所共知的;然而,更加重要的意义,在于中国获得了一个在这一循环中稳步推进产业升级的良机。

2008年金融危机的意义,以及此后衍生出来的各种事件,连续不断地击在了此前全球经济循环的每个环节上,将此前全球经济循环的模式击得七零八落。

这些所谓的衍生事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欧债危机,它直接击碎了欧元信用的神话,打破了欧元区内部经济循环的链条(欧元区内生产大国如德国的产品,主要由本区内的国家消费;而本区内的国家所以有消费能力,乃是建立在其债券的高信用等级上——最高的AAA级别),将欧盟(欧元区和准欧元区,或者欧元区及其附庸经济体)的有机框架(这个框架,乃是法德英提供贷款给中东欧不发达国家,由后者提供劳动力和其他廉价生产要素,在后者国内组织生产,然后产品由英法德在内的欧元区国家内部消费掉)彻底破坏。

本来这件事情也不关TG的事情,然而,考虑到欧盟(其主体就是欧元区)乃是TG的第一大贸易伙伴(16.5%,2010年),而且消化了TG最大量(要打个问号,不过估计也差不了哪里去)的产品,这个威胁就很大了,于是我们可以理解TG为何要心急火燎地去欧洲救火了。

欧债危机只是这一系列事件中的很显眼的一环而已。而整个系统的问题,在于全球大繁荣而带来的蓬勃消费的大潮已经退去,而这点对于TG那庞大的生产能力来说,绝对是个最大的噩梦。

于是,TG必须找到另外的消费者,而且它找到了——至少暂时,很奏效。

俺总结一下,无过于如下几个:

第一,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网上有个“中国巨型工程一览表”,详细列出了中国正在进行的上百个巨型工程的情况,看了让人非常提气,俺也不例外。然而,在2008年之后,俺必须问一个问题,提气的背后是什么?或者说,谁为这个“提气”买单?

很简单,财政支出。尤其是在四万E之后,财政支出在这类大工程中扮演的角色,对于中国经济的角色更加重要——直接提供和间接创造了N多需求,可以消化中国那巨大的产能。

然而,很容易让人理解的一件事情就是,TG很快就花光了此前N年来的财政盈余。连番加税,以及严格收税尽量增加收入的招数用过之后,尚余的资金缺口仍然无法补上。于是,无奈之下,TG改为以财政赤字政策为支出买单。或者用通俗一点的语言来说,就是印钱。

印钱的后果,就是通货膨胀、愈演愈烈的通货膨胀、向恶性发展的通货膨胀。而通货膨胀的实质,很明白,就是隐性地拿走老百姓积累的财富。记住,基本的常识写在书本上“一切通货膨胀,都是源于发钞当局的滥发货币行为。”

第二,为了继续保住出口,乃至于推动出口,当局采取了贷款或者借钱给资金链紧张的国家,换取该国进口中国商品。

这类国家有两类。

第一类,是资源能源原料出口国。中国对于这些国家,经常采取的办法,就是出口买方信贷。瓜子已经分析过,这些钱,该类国家是还不起的,过些日子,中国就会减免掉这些债务。

换言之,这笔账,就是由中国扛了。具体来说,就是由财政支出扛了,或者在银行中按照坏账处理了。财政支出(或者银行)不会产生财富,它们只能将这笔负担用印钞的办法来消化这笔账。于是,很清楚,这笔账,还是由国内百姓来买单。方法,还是用隐性的通胀拿走了百姓的财富。

第二类,是信用崩盘的国家,这类国家的主体,包括了被人暴打而真的崩盘欧元国家和玩七伤拳热“先伤己后伤人”and“轻轻伤己,换来重重伤人”的美国。

对于这类国家,TG还是用一贯的政策。支持其货币信用,换取国内商品的出口。

其做法,对于欧元区(尤其是欧猪五国,比如最危险的希腊),是以购买其评级如同垃圾般的债券,以支持其财政和主权信用——这样做的的意义,在于撑住欧元倒下的第一块骨牌,防止欧元区崩盘,后者意味着中国商品出口欧洲对应之购买力的崩溃;

而对于美国人,则是一如既往地用外汇购买美国国债,在撑住美元信用的同时,也尽可能保住了本国商品的出口。而美国人则利用这点,继续肆无忌惮地进行QE1、QE2,乃至于有人在吵吵嚷嚷玩QE3。

综合俺所说的,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出口,靠了当局对于欧、美、其他国家的(隐形的和显而易见的)补贴以维持。这些补贴中的相当部分,上溯其源头,归根结底,则是来自于普通百姓靠了血汗付出挣到的财富。

而拿走这些财富的手段,最为重要的,就是靠了大规模发行货币而推动的通货膨胀。

或者我们说,要中国经济循环继续运行,就必须持续不断地、规模越来越大地发行货币or释放流动性。而这样做,就意味着国内的通货膨胀率必然长期处于高位运行。当今年通胀率突破5%(意味着严重通胀)以后,TG坚守的底线一退再退,现在的底线,是“只要通胀不至于导致大规模群体事件的通胀均可接受”。

很明显,这是一个要命的悖论。通胀已经如此明显,而至于以不可遏制之势继续恶化。TG下面的手段,无非是行政手段之类的“非市场化操作”了。所以这么说,乃是基于对中国经济循环模式的分析得到的结论——其实非常简单,你只要看看经济推动的原动力即可:大规模发行货币、释放流动性,而且是越来越多地、不可逆的。

即使是TG使出了绝招(行政化手段),今天约谈这个,明天重罚那个,TG也不可能提着自己的脑袋上天——规律是没有人可以对抗的。

TG选择了市场化道路,就必须受到市场规律的制约:没有人会亏本做买卖。在不能涨价、且成本不断上升的前提下,商家若非偷工减料或者掺毒制假,就只有关门一条道路可走了。

故而,若说这按下葫芦浮起瓢的种种食品质量问题,究其根源,俺只能归结到一点上去。

欧阳锋疯了之后,看到自己的影子,感到非常气愤,于是不断击打地上的影子。然而,即使是他拼尽全力,也不能战胜影子。心胆俱裂之下,他于是改为逃跑。

然而,他不知道,这影子来自于他自己,他到哪里,影子就到哪里。若要消灭影子,只有他自己本人不存在了才能达到目的。

反观今天的形势,俺微笑一下,颇觉有相似之处。

***************************

PS:相关的分析:

1、问题不在那些钱上,而在于从其国内可以换来什么

老兄说的是,谁也不稀罕它们那些信用一般的货币,关键是可以以这些协议从其国内换来什么东西。

纯粹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中国输出的工业品附加值自然高于一般发展中国家所能提供的初级产品的附加值。于是,中国与这些国家之间必然出现贸易顺差——它们提供的商品和服务价值有限,而远远小于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和服务的价值。

中国的解决方案,是借钱给这些国家,让对方来进口中国的产品,从而解决国内产品销路问题。

俺曾经分析过了,这些借出去的钱,按照惯例,过一段时间后,多半会“减免”掉,从而变成由中国政府负担,进而间接转嫁到百姓头上——或者以税赋的形式,或者以印钞机里流淌出的纸币的形式,而后者又意味着以通胀的形式隐蔽地拿走老百姓的存款。

从纯粹的经济利益方面考虑,中国方面是吃亏了。然而,从维持国内经济循环的可持续性来考虑,中国方面是获益了。这个就要看我们分析问题的角度了。

从老百姓的角度来看,发展中国家穷兄弟拿到了产品,却要国内百姓来补贴穷兄弟,也是吃亏了。然而,经此模式,国内经济循环得以维持延续,则可以保证国内百姓的就业和收入,从这点来看,又是国内老百姓获益了。俺想到这里,经常陷入糊涂状态,到底是吃亏了,还是获益了?

此外,还有一笔账可以算。

一般来说,对于借中国的钱进口中国产品的国家,中国需要的是其资源、能源、原料。然而,正如俺上面分析的那样,中国的产品,换来的对价(资源、能源、原料),以金钱来衡量,是少于中国产品的价值的。不足的部分,需要中国(百姓)割肉,补贴一部分给这些国家。

不过,这些“补贴”,经常可以换来金钱以外计算的东西来。

有些有分量的大国或者握有特殊“资源”的国家,中国可以跟他们做交易,获得战略利益。

比如巴西这种综合实力很强的大国(当然巴西对中国是贸易顺差,并非属于中国要补贴的国家范围内),可以提供的很多,比如航母上搭载中国船员进行训练等等;

比如古巴朝鲜这类美国眼中的“流氓刺头国家”,则可以提供其在国际政治中的一些配合(俺瞎猜的,估计可以让它们做些中国不好出面做的事情);

比如东帝汶,可以提供专门针对澳洲的监听站的站址(这是最近的新闻,但是东帝汶否认了,然而,我们不妨浮想联翩之);

比如希腊,可以提供地中海良港(比埃霍夫港口)给中国,作为中国货物进入该地区的中转站——这个可是无价之宝,别人不能提供的……等等等等。

这些非实物的战略对价,都是冲着老美的霸权去的,可以肯定的是,其在将来,一定会转化为实物性质的财富的。

2、中国的软肋在于发行的货币不能流出国外,这点却是美国的长处——这是关于通胀和经济发展的关系

所以,人民币发行后只能大部分流通在国内,后果就是越演越烈的通货膨胀。

当局口口声声喊防通胀、反通胀,然而我们必须留意到这样一个
事实:这个所谓的“反通胀”是在“大规模发行人民币”的大前提下的“反通胀”,故而其地位仅仅是技术性的调整,而非战略性的动作。换言之,即是当局心里明
白通胀的根源乃是其滥发流动性的战略动作,作为减少这一战略动作的补救,它们采取了各种行政的、非市场的手段来减少通胀的烈度,却非从根子上遏制通胀。甚
至我们可以说,这个通胀,恰恰是当局心里想要的后果——可以逼迫老百姓为了保值而将手里的钱花出去,以维持国家经济的运行。

于是,我们很容易理解,中国的问题,仅仅在于通胀“可控”还是“失控”。当局赌的是,通过建立在集中体制下的各种行政动作,可以控制通胀在一定幅度内,即使引发一定范围内的突发事件,也不会引发全局性的动荡,更加不会引发政权崩溃。

(若不管其他国家,仅仅将眼光放在中国身上,我们可以笼统地这么说:)老美赌的自然是当局压不住通胀。它们的动作,自然是在各个方面着力,力推国内通胀。其所有动作的根源,总是归结在“美元滥发”这一战略性动作上。


反过来,“美元滥发”必然造成美元信用受到打击。这一打击的“可控”还是“不可控”,自然成了中美下注的着眼点。老美自然赌在美元信用崩溃之前,可以打倒
某个大个子(比如中国、欧元区)乃至一群小个子,靠吸血补上自己的窟窿,完成翻盘;而中方赌的自然是在自己倒下之前,美元信用垮掉。

基于各方不同的心理,我们很明白各方的所忌和“生路”所在。

自然,有人会说这种说法太接近于阴谋论,然而,纵使各方没有主动这么想,这就是当前的现实——它们手里的动作,决定了其唯一的生路就是赌自己不会倒下,而对手倒下。

“你不存在,对我很重要。”

3、可以依照国际惯例来操作——关于对不发达国家提供贷款,换取其对中国商品的进口

最常用的方法之一,就是出口买方信贷,也就是进口中国商品的国家拿到商品,支付的人民币,则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提供。

这些贷款就变成了该国的人民币债务。不过很多情况下,中国都是宣布减免这些债务了——反正它们也还不起。我看到洋人酸溜溜的报道,是说“在这些国家支付了部分利息后,中国政府就宣布免除债务本金以及余下的利息”。

只是,这些债务勾销的背后,是中国担了。自然,买单的,是中国国家的税收(其背后是中国的万千纳税人缴纳的税款);若不够(尤其在当前财政支出大增情况下,自然不够),则开动印钞机解决,这就意味着通货膨胀加剧,相当于隐性拿走国民财富了。

自然,这些事情,对于集中体制的中国来说,不是问题。董事会关心的,是保证了原料供应,保证了国内产品的销售——从更大意义上来说,就是保证了国家经济循环的运行,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这个国家经济循环的良性运行,乃是建立在中国扩大支出的基础上的。而这个“扩大支出”,则又是建立在以国民税赋、或者以印钞机印刷出来的钞票来补贴国外进口国基础之上的。

若向不好处说的话,这两个“补贴”的背后,意味着本国财富的流失(税赋),或者意味着国内通货膨胀向恶性不可遏制方向发展。

若向好处说的话,则这两个“补贴”的积极意义,乃是维持了国内万千企业的运行,进而这些企业的运行又推动了国内其他与出口无关的企业的运行,如此辐射下去,则全国经济即可随之运转起来。

到底这意味着好事还是坏事呢?到底副作用还是好处占到更大意义呢?

那就要看国家博弈了。

4、副将:就是说,原来需要用美元结算的国际贸易,如果有国家愿意——这是制约美国人不能肆无忌惮真的将QE一轮又一轮进行下去的原因。

和我们签协议,可以用人民币结算代替原来的美元。等于是记账贸易或易货贸易。可以不占用原来需要占用的外汇–主要是美元。很多国家可以节省一笔美元外汇,实际上减少了对美元的国际需求。一个国家这样做没事,多了,就要命了。

我们中国现在是外汇过剩,不觉得。那些个外汇短缺的国家很需要,也很喜欢这种“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额”的,呵呵。想想我们的80年代,那时外汇多宝贵。

原来国际市场上需要N多的美元来做国际贸易的中介的,现在不需要了,被人民币代替了,你说美国开心不?

这也是中国为首的金砖5国,对美国搞量化宽松–滥发美元的一个反制。假以时日,有美国好看的。

5、动了农村——这可以作为当前奢侈类消费能力爆发性增长的一个注脚,由此衍生开去,可以间接提供给普通百姓额外的购买力

集体所有制的土地,以及建立在这土地基础上的农村组织形式。

当局的考虑很明显,以集体所有制的土地大规模进入流通,以对应发行出的大量纸币。对于失去土地的农民,则补偿以(不断、迅速贬值的)大量货币。

这些农民获得一生未见过的大量纸币,第一个反应,就是大把花钱——房子、车子、二奶、赌博、泡茶馆等等。

各方面的报道,以及俺在下面(浙江北部的县城)随机询问的结果,都告诉俺这些失地农民未来花光了钱后,前景一定不妙。俺更加担心的是,这些人没有技术,没有职业,没有太高的文化,未来又失去了保障(土地),会不会变成当局非常警惕的不稳定因素?

尤其是在经济减速的情况下,这些人能够找到的工作机会更少,其时,如何收拾局面?

********************************

简单说说我在下面听到几个例子:

1、一家公公和儿媳妇勾结,设计了一个精巧的机械,电死了儿子,企图做长久夫妻。其他形式杀人的事情,绝非个案。

2、丢掉所有营生,天天打牌赌博的,亦绝非少数个案。

6、老戏子的算盘很清楚——针对这超额流动性,TG的应对思路

它用实物资产,或者将已有的实物资产货币化or证券化,以此来对冲日益汹涌的流动性——在这些资产中,我给出了两个类型,前者的代表,就是不断扩大
的股市,每周必然推出的限售股解禁就是老戏子算盘的具体表现;后者的代表,就是土地及其建立在土地基础上的房地产,而所谓的2009年逐渐兴起的全国性的
“土地流转”、“农民上楼”运动,就是其生动表现。

而构成这流动性来源之一的外源性美元(或者我们喊它为“热钱”or其他随便什么),进入中国后,必然推高中国国内的资产价格,对于这点,老戏子的把戏就是用上述实物资产来对冲之。

当年(1990年代初),日本也玩这招。日本人最后实在无法,一条铁路旁边修上两条、三条同方向同用途的铁路,或者在鸟不拉屎的地方修上机场、高速公路之流的办法都用了,最终还是被撑爆了。

当然,我们可以说日本人国土狭小,可回旋的余地太小,然而,面对美国人四美分一张、源源不断的纸钞,中国的实物资产能否源源不断推出并对冲掉这些廉价美元制造的滔天流动性?

所以我看到老戏子玩出了这一绝招后,就认为一切不可逆转,继续大声疾呼已经毫无意义,接下来就等着两个帝国的决战吧。

我知道河里无数人根本不屑于此,他们的眼中,需要的只是中帝国的胜利,或者说,只要胜利,帝国了也无所谓。

可是俺知道,帝国了,是一切人的地狱。是个人的地狱,也是中华文明的地狱,更是全人类的地狱。

一切人,都将成为帝国的牺牲品,没有人例外。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