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望天:美国战略转变 中国周边局势

之一

这篇叫做闲话,但是谈到的话题,却一点都不闲话。可以说这篇博文,是所有闲话系列中最重要的一篇。如果你是政府相关机构,或者是主要智囊团体的专家,那么这篇闲话,你可要打起十分精神,好好的阅读了。

读者问起本拉登死后的美国战略,我的主要看法,是美国会采取战略收缩策略,来应对目前美国面临的局势。

首先大家应该明白的是,美国是继承了英国的传统,那就是一个海洋强权,基本上是走了马汉老兄定下的路子。而和陆地大国相比,比如说历史上的沙俄和德国等等,美国的陆军从来就不具备一等一的作战力量。看一下美国参与的大规模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区,从关岛、菲律宾到日本本土,基本上都是海岛战争。在欧洲战场,也是法国诺曼底登陆这样的战斗,和德国、俄罗斯那种内陆战斗,是区别很大。当然后来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也是在半岛,就是接近海岸的地方进行。这样的环境,保证了美国海军的优势,和通过海军进行空中控制的手段,来保证战争有利于美国。因此这种态势,导致了美国考虑到以中国作为一个潜在的敌人的时候,如果阿富汗战场这样的内陆战争比较棘手的时候,退而求之,就是希望通过海上运作的离岸平衡手,大概是最有利的选择。

那么看中国目前的安全态势,自从中美合作,在阿富汗战场拖垮了苏联之后,中国来自北方,就是说东北、正北和西北的安全威胁是基本消失了。那么可以操作的地方,基本上是三大块。考虑到中国在东北亚的朝鲜战场上直接出过兵,在东南亚的印度支那战场上间接出过兵,在南亚也和印度打过边界战争,那么要想在中南半岛上,进行直接针对中国的军事行动,是极其不现实,也是成本非常高的。那么在以反恐战争为借口,通过巴基斯坦、阿富汗、哈萨克斯坦一条线,想形成一个围堵中国的国家链,现在看来成本也是非常之高。退而求其次,最好的选择,自然就是以印度洋和太平洋海域作为一个离岸平衡点,然后通过自己在这里的盟友的操作,和中国冲突,而自己扮演仲裁和拉偏架的角色,当为最佳选择。在东北亚,韩国是扮演炮灰的角色,而日本是扮演离岸基地的角色。因为韩国是美国希望事态恶化的前沿,而又可以随时后撤,让局势和缓。真的擦枪走火,自己又不用损伤。但是日本这个离岸基地,在核辐射扩散之后,有被削弱的可能。而随着中国势力的不断增强,日本慢慢也会沦落为韩国那样的炮灰前沿的命运。

clip_image001

作为退出第一岛链来避免中美之间碰撞的收缩手段,美国就必须打造以澳大利亚到关岛这个新的离岸基地。而这种考虑,就必须把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推到前沿,和中国对抗。可是看来事态的发展,是事与愿违。中国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的投资和市场整合,会导致这一战略意图落空,那么作为美国最坚定的遏制中国的走狗的新加坡,则面临非常危急的局面。 在中南半岛上,大致是三个地区“大国“:越南、泰国和缅甸。这三个国家,基本上采取一边倒的机会不大,但是也不敢轻易得罪北方的大国。那么显然不可能成为平衡之手。那么在这个区域,美国希望能够出来和中国对抗的炮灰,自然是印度。如果美国可以拉着印度对抗中国,而自己又可以保持在中东和北非(美国的北非,其实只是埃及)这个节点上的控制力,那么确实是可以在印度洋上游弋,保持离岸平衡的姿态。

但是这些想法,都是美国战略界的想法,并不一定和军队的想法一致。而最近美国军方开始干政,提出了自己对未来世界格局的一些新的思维。正如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穆伦将军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美国的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已经不是崛起的中国,不是穆斯林恐怖主义运动,而是美国千疮百孔的财政和经济。大概在4月中旬,美国军方为这个政策,公开发表了意见。这个意见书,是以Y先生的名义发布的。这个Y先生,是何许人也?其实是美国三军参谋总部,就是穆伦将军手下的两个高级幕僚,一个是海军上校Wayne Porter,一个是海军陆战队上校Mark Mykleby。当然人家会说,这个观点,只是俺们两个小军官的私人想法,不代表穆伦将军同意俺们的意见,也不代表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三军参谋总部和国防部的意见。不过按照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就是美国战略界的主导团体的看法,如果这些想法不代表美国军方的意见,那才是奇怪了。

当然某种程度上来讲,军人议政,从来都是美国的政治禁忌。但是到了军人也不得不议政的时候,说明文人政府的功能,无法应对国家的危机。也许最近不少美国学者谈论罗马历史,讨论美国会不会出现凯撒,什么时候出现,并非空穴来风。

之二

之所以上一篇把Y先生的身份写出来,而不立即对他们的建议发表意见,是希望各位读者可以先读一下人家的原文,然后在没有我的影响之下,有些自己独立的思考。然后大家功课做足了,就可以一起讨论一下不同的意见了。

其实Y先生的文章,是挺生涩的。充满了不少似是而非的大词汇,就是战略界的专家,恐怕也读到乏味。但是基于他们的身份,就是说他们的意见,其实是广泛地征询了美国军方高层的意见,以他们本身是美军最高决策层—参谋会议联席主席的高级幕僚的身份,大致是既代表了将军们的意见,又不想让高级将领们担上军人干政的恶名。毕竟上一次的军人干政,还要回溯到麦克阿瑟将军和杜鲁门总统的对抗去了。

不过很多人不知道,为啥要用Y先生?其实是在1947年的时候,出了一位X先生。X先生,其实就是美国外交官乔治-坎南。他曾经出任过美国驻苏联大使的副手,因此和当时的美国政府对苏政策有分歧。和当时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美苏两个大国好歹还是盟友,因此当时美国外交界不乏希望以外交和接触的关系,来寻找和苏联和平共处之道。而坎南的观点,则是美国永远都不应该把苏联当作一个伙伴(partner),而只能当作一个对手(rival)。因此美国的对苏政策,必须是强力的围堵。在军事上就是针锋相对的硬碰硬,来防止苏联的步步紧逼。而在经济上,则必须显示出“自由世界”(Free World)的实力,来击败苏联。可以说X先生的思想成为后来美国冷战的主要指导方针,也成为了美国今后数十年的外交主要路线。

但是Y先生认为,这种围堵的思维应该改变了。因为Y先生认为,世界已经不是X先生认为的那种封闭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面,美国可以控制和决定整个世界如何运作。然后就根据自己设计的蓝图,来决定哪些是现存的威胁和潜在的挑战,然后就当头一击,把这些威胁和挑战和消灭掉。Y先生认为,现在的世界是一个开放的世界,美国已经没有能力完全施加影响,因此就无法像过去那样去应对挑战。而这就是美国面临的第一个大问题,就是可持续的问题。所以美国的第一个变革,就是必须让围堵(Containment)变成持续力(Sustainment),其中的关键,就是要从控制(control)变成影响(influence),而这种影响必须是有信用的影响(Creditable Influence)。

我的看法,就是你在阅读Y先生的观点的时候,必须脑袋里面有一个中国的形象在那里,才便于理解。所以关闭的系统,指的是当年冷战的时候,苏联自己的一套和东欧等国家自成体系的经济系统,和美国以及西欧等国家自成体系的经济系统,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关联。大家的资源、人力和市场的配置,是毫不关联的。那么美国在围堵苏联的时候,对自身的经济运作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考虑中国这个敌人的时候,情况大不相同。因为美国领导的所谓自由世界,已经换了一个马甲,叫做“国际社会”(International Community)。而美国资本全球逐利的结果,就是所谓资本自由流动的全球化,已经导致了最起码中国的经济和美国以及其他美国主要的盟友,比如说欧洲、日本、加拿大和澳洲等等,具有很大的关联和依赖。所谓和则两利、斗则两害,这种情形导致美国战略界的围堵派,或者说硬性围堵派(软性围堵派则仍然有理论空间)的政策建议,完全没有现实可操作性。这样的一种认定,确实算是对希拉里主导的外交路线的反对。

不过是否这种开放的国际经济体系,会如Y先生认为的那样,成为未来的趋势呢?也不尽然。毕竟Y先生是纯粹军人,不一定对经济有足够的敏感性。这里就拿一点我自己的私货出来。看过我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发生之前写的《大国游戏》,在结尾的两篇,表明了我对未来世界经济走向的看法:

“世界经济发展到今天,全球经济的驱动力正从西方衰退,而转移到新兴的经济体。在未来的数年中,美国和西欧有非常大的可能会同时陷入经济衰退,中国和印度会很容易的成为西方政界和媒体的替罪羔羊。而西方民粹政客将以制造业工作的流失,归罪于全球化和发展中国家,而导致西方贸易保护主义的兴起。

在这种背景下,西方国家会一方面施加压力让中国开放市场,另一方面就会用市场和非市场的方法,关闭部分内部市场。比如在美国可以通过媒体夸大中国制造产品的问题来增加成本,或者是通过国会的国家安全听证会,来限制中国的投资机会,迫使中国只能投资有利于美国,但对自己无益的地方。欧洲则会用各种复杂的欧盟标准,限制中国产品和品牌的进入,迫使中国厂家永远只能做欧洲品牌的代工,让欧洲商家拿高附加值利润。

国际贸易组织WTO估计在今后数年,将会变成一个只能接受各方争吵的论坛,而不会对世界贸易的促进起到真正的作用。在过去,WTO的局势和划分很清晰,就是发达富强国家和发展中贫穷国家利益争执,界限分明和逻辑清晰。但是现在情况却大不相同,以中国,印度,巴西,南非为代表的新经济体,成了第三种状况,就是经济总量大,国富,但仍是发展中国家,民穷。发达国家当然不会那么轻易让步,因为他们认为没有理由,要让他们的弱势经济向你强势经济输血,而要求这些发展中的大国让步,也不容易,为什么这些仍然贫穷的人民,要向富有的发达国家人民让利。

其结果就是,国际贸易体系将会破裂,虽然保住个名不符实的虚名,就会象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会一样,退出历史舞台。而世界经济就会日益趋于地区化和双边化,为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新地位,提供一个活动的空间。”

那么,今天的美国战略界,是如何考虑我3年前预测的这个问题呢?

之三

结果最近在美国战略界把持的《外交》杂志上,看到了一篇叫做“人人恐惧中国(Everyone’s Afraid of China)”的文章,算是对这个问题,给出了某种回应。这篇文章的作者叫做Clyde Prestowitz。这位老兄曾经出任过里根政府的商务部长的顾问,参与过美国政府,对亚洲国家,包括中国、日本和南韩,以及拉丁美洲等国家的贸易协定签署。他后来创建了“经济战略研究所(Economic Strategy Institute)”,为后来的北美贸易协定,也做出了一定的影响。所以当4月底,这位普老兄和一小撮圈中人吃晚餐的时候,就是大概这么20-30个思想库智囊、前政府高官、新闻界大牛、少数商界总裁和一个现任政府高官,大家一起乱侃的时候,似乎出现了一个共识,就是全球化已经无法推进下去了。而所谓主要的原因,就是“人人都怕中国佬”。就是说,至少从美国人的角度来讲,人家觉得这个全球化的框架下,美国人开始恐惧中国的竞争能力。

要知道,出席这个晚宴的人,不是美国工会那些反对国际贸易的人士。这些人是支持美国给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支持中国加入WTO的人士。本来大家认为,只要把中国接受进入WTO,然后就可以把中国颜色革命到西方的市场和民主体系。也许在政治上,不是完全的西化,但至少是新加坡西化,虽然还有些威权体制的影子,但最起码是西方要求下的自由市场、自由贸易和资本控制国家的形式。说白了,就是人家希望中国是喂养肥了又可以割肉的一头猪。现在的问题是猪是长大了,可是却不听话,不愿意被割肉了。

本来WTO框架下的全球贸易体系,本来就是为了帮助美国获取经济利益。但是现在处于这个规则之下的竞争,却出现了面临中国的竞争,美国感觉自己处于了劣势。当然是不是真的处于劣势,是值得商榷的。只不过相对于以前那种绝对的欲取欲求的优势,确实是遇到了挑战,有点力不从心。比如说以前美国在WTO框架下,碰到了日本和德国的竞争,人家可以从政治、外交和军事的考量下,要求日本和德国给自己“公平竞争”下去,解决所谓国际贸易的不平衡问题。这个也是我曾经提到过的所谓美国的盟友们要购买全球安全防卫股份,就是说美国老大的保护费的意思。这个也是为啥本拉登和盖达组织,被定义为反西方,或者是反全人类的意思。因为只有共同的敌人,你才可以交你那份被保护的份额。

可是塑造中国成为全球敌人,当然行不通。不要说是亚非拉,连欧洲都行不通。或者东亚还可以找到几个国家,比如说新加坡那样的应和一下,其他国家,就趁机以中国威胁论,成为军队高官们的发财机会,但是要是以中国为敌,来创造出一个共同敌人,从而让美国可以堂而皇之的收保护费,何其难也。所以这些美国高层人士们的结论,就是在不远的将来,新的贸易协定,将出现双边化、行业化和地区化的趋势,而不是全球化和全面化趋势。而他们认为代替全球化的趋势,将会出现自由贸易协定FTA泛滥。其实所谓的自由贸易协定,更准确地说,是优惠贸易协定PTA,就是签约的国家们享受别人没有的贸易优惠条件。

而对美国来说,其实这是一个比较令人担忧的趋势。因为很简单,未来世界的经济热点,会是远离美国的东亚,那么要是人家搞起什么地区组织,不说那个鸠山提出的吓得老美心脏病出来的东亚共同体,就是你东亚三国论坛、10+1、10+3等搞下去,把美国参与的APEC给晾到了一边,那人家美国人就悲剧了。所以这些美国曾经吹捧全球化的人士们,坚决反对这个趋势。他们说,当年大萧条之后,就是这种东东搞出了二次世界大战。言下之意,就是你要搞这套双边和地区协定,那就会导致世界大战。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其实看一下希拉里高调宣布的返回亚洲,就带有这种思维在里面。就是我美军绝不会从亚洲后撤。没有一个稳定的环境,你亚洲各国就别想得到地区经济整合的好处。而我美军就是来搞乱亚洲局势的,你要是不想乱,那就交保护费。于是像新加坡李光耀这样的人,一方面催促美军快点回来驻扎对付中国,一方面又厚着脸皮,要求中国把新加坡做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他倒是想美国人花钱来驻军,然后用美国作为虎皮,从中国割点好处。可是人家美军想的是,用你新加坡提供的费用来驻军,作为打击人民币国际化的工具。不知道这样的利益冲突,最后靠如何安排来解决。可以看到这个思维的背后,就是美军的负担,必须很大。因为你必须在世界的主要地方都维持存在,而且还要随时压制住各种挑战的力量。

那么Y先生提出的看法,虽然对未来国际经济发展的趋势,并不是特别清晰,但确表明了非常明确的观点,那就是美军不愿意独自担当帝国的重担。尤其是当帝国的其他部门,比如说掌握财权的华尔街,不光没有配合美军做到稳定帝国局势,反而监守自盗,把美国面临的危机进一步深化。这种枪杆子对钱袋子的不满情绪,最有力的表现,就是现在以《外交》杂志为代表的战略派,开始声讨华尔街,认为高盛为代表的金融界,是当前世界粮食和石油价格飞涨,引发中东和北非乱局,导致全球陷入混乱的罪魁祸首。

之四

先补充一下,上文谈到的《外交》杂志,应该准确地说,是《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免于和《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搞混了。

那么《外交政策》刚刚出了一篇徼文,叫做《高盛如何创造了食物危机》(How Goldman Sachs Created Food Crisis)。这篇文章的作者,叫做Frederick Kaufman,是美国著名杂志《Harper》的编辑。因此他的这个观点,已经不是新闻,但是今天被《外交杂志》登出来,用意深远。按照这篇文章的说法,美国芝加哥的粮食期货市场,本来是为了抹平农产品市场因为天灾影响到的价格波动。在这个市场里面,通常是进行非常专业的期货买卖交易,大部分是由和这个行业有关的农民们,或者是像麦当劳这样的大型餐饮集团来进行。而作为投机商的炒家,就为市场提供了流动性,本来的比例,大致是5比1,就是20%的参与者是炒家。在1991年高盛率先推出了高盛大宗商品指数GSCI,把能源、原材料、粮食等等,就给搞了一个指数,让外行们也可以像投资股票指数,比如说标准普尔那样,来炒卖了。要命的是高盛指数,主要是为大家买涨而设计,并没有相应的卖空手段。然后其他的各家,都跟进推出了自己的指数,比如说JP摩根、AIG、巴克莱、德银、熊士坦、雷曼兄弟等等。而高盛指数,在2007年就转给了标准普尔。这个指数的大头是能源,大概占了70%,农产品占了10%。而能源中原油是大头,占了总指数的55%多。

在这些指数准备到位之后,美国政府的监管单位,大宗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于是就在1999年放开管制,给大家捞钱机会,于是世界性的粮食价格危机,就这样给搞出来了。结果就是从2000年开始,投资在这些大宗商品基金里面的钱,翻了50倍。在2003年,市场资金是130亿美元,到了2008年就变成了3180亿美元了。小麦的单价,就从60磅在4-5美元的水平,一下子飙升到了25美元。这样一来,整个市场的炒家,现在大概是4个对一个相关行业企业。而全世界的饥饿人口,就被推上了20亿人。于是大家就看到了2007-8年发生在一些国家的暴乱,今天就变成了诱发中东和北非大规模乱局的导火索。而且这个食物危机,还会继续向人口密集的南亚蔓延。

当然这个情况,是符合美国联储局推动全球性通胀,为美国经济解套了既定方针。但是对美国军方人士,甚至对国防外交和战略界的人士来说,这样有通胀和饥荒导致的乱局,就为扮演世界警察角色的美军带来的困扰。因为一来是美国如果不能出手,或者无力出手平乱,就摧毁了美国全球霸权的合理性理由。既然你不能维护社会治安,你就没有资格当全球警察。你没有资格当全球警察,你就没有资格去收治安保护费。第二是世界各国出现的乱局,必然有利于为应付物质贫困无法解决,而转向于心灵和精神诉求的宗教运动。而这种宗教运动,尤其是在北非、中东和南亚,这些最有可能遭到粮食危机打击,而又是伊斯兰教主导的地方,出现的结果,就是宗教保守主义的回潮。而这个又是美国担心的,会带来恐怖主义的进一步发展。

在Y先生提出的三个很模糊的对策之中,第一个比较清楚,就是美国必须重视教育,发展美国下一代的人力资源。虽然这个主张,和美国现在联邦政府和各级州县市政府,大力裁减教育经费,解雇教师的做法,南辕北辙,不过在道理上大家还是应该认同的。第二个对策,就是靠美国自身来解决发展的可持续性问题。其实就是美国需要的各种资源,应该以美国本土作为解决的来源,而不是过度依赖于海外。第三个对策,就是利用美国自身的资源,来解决世界性的问题。而世界的问题,其中一大面临的困境,是人口的快速增长,会在本世纪中叶达到90亿人口。美国以其广袤的土地和农业科技,可以为世界大量人口提供粮食供应,从而依赖于掐住其他国家的脖子,通过对粮食的供应,来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其实这套思路,和美国控制石油的思路如出一辙。唯一的区别是,石油是工业的食物,你要想发展工业化,就会被捏着脖子。可是对没有兴趣,或者没有能力发展工业化的国家,还是直接捏住你人的脖子比较好。听我的话,就有粮食给你。不听的话,饿死你丫。其实这条路子,是俄罗斯关欧洲天然气龙头的不同翻版。

当然除了粮食之外,可饮用的淡水也是下一个争夺的目标。

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美国战略家和军界的目标,是要靠粮食这个软实力,来作为影响世界各国的一个主要工具,代替必须依靠军力这个硬实力,来控制中东以及中亚,那么华尔街对农产品的搞法,显然是与这种设想,有根本的冲突。因为你要是想用粮食援助来收买人心,这个高价也搞得你自己难以维持。而高价格的粮食,带来的必然是全世界的社会不稳定。任何国家的不稳定,必然会带来强势政府(如果不陷入索马里那种乱局的话)的兴起,这个自然又和美国抛售的普世价值大相径庭。所以对华尔街的不满,自然是符合逻辑的。

之五

在Y先生的提议里,一个重要的可以持续的方法,就是不能依赖于强力(power)来控制(control),而是通过实力(strength)来施加影响(influence)。很显然,所谓强力,也可以说是人们谈的硬实力,是美国的军事力量,靠的是打仗、恐吓和封锁之类,让人家口服心不服。而实力,更多的是软实力,就是靠自身的强大,比如说你的经济发展得好,人民生活过得好,失业率低,医疗健保质量高等等,来让人心服口服。但是要靠自己的软实力来影响别人,靠的是自己的信用。而美国在全世界的信用扫地,美军大概是知道得最清楚。

前一阵美国保守派爱国者们纷纷扬扬、义愤填膺了一阵子,是因为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就是美国著名的卡通人物,超人superman,那个披着件斗篷,到处飞来飞去拯救世界人民的超级大英雄,公开宣布要丢弃美国公民身份。为啥呢?因为超人发现,当他去行善的时候,受到了世界人民怀疑的眼光,认为他是在为美国的利益而行事。所以为了获得人们的信任,而保持他的信用,他必须不能做美国人。 而美国在世界上的名声败坏,其中美军自己的行为也做了主要贡献。古巴关塔纳摩基地的审讯、伊拉克监狱虐囚丑闻、把阿富汗和伊拉克老百姓当猎物打、把打死了的无辜平民的身体部件当战利品收藏等等,都不言而喻了。更恶劣的是,被美国国会议员们看过,但奥巴马政府决定不公布的第二批照片,其实在网上的所谓黄色网站已经被人泄漏,其中有些是美军士兵轮奸伊拉克少女的照片,极其恶劣,被阿拉伯国家的一些组织广为流传,作为挑动反美情绪的宣传材料。

所以美军想挽回美国声誉的一个招数,就是建立了网络水军,也称为sock puppet。这个就是有美军出钱,让美国的高科技公司发展出虚假马甲软件,然后一个美军工作人员,就可以拥有10个不同的马甲。而这些马甲,就必须“来自”世界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然后在各种非英语的论坛和其他社交网站上出没,一看到有对美国不利的言论,马上就出来护盘。最近看到博客上突然蹦出来的,与文章内容好不相关的评论,高喊美国如何如何伟大光荣正确之类的东东,都不知道是不是这些水军们的自动软件在启动。

但是对Y先生这些美国军队中的有识之士来讲,大家知道靠水军的法子,是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而真正可以挽回美国声誉和信用的法子,不是靠你军力出去吓人,而是要靠你自己把家里的事情搞好,让人家其他国家,不是对你充满愤恨、厌恶、反感和恐惧,而是对你自己的行为表示佩服和尊敬,愿意模仿和效法。这个也要求美国必须言行一致,不能口头上说一套,实际上做一套。自己人权纪录糟糕透顶,比如说美国关在牢里的犯人的绝对数,是世界第一,比人口大国中国、印度等等都要多,也比自己嘴里口口声声咒骂的伊朗、朝鲜和古巴相当数字要多。这种情况下,还到处骂骂咧咧,说别人的人权状况如何如何差,哪能让人服气。

当然Y先生还是摆脱不了美国人传承的传教士国家性格,大谈特谈美国的价值体系,是美国信用的来源。最有趣的是,列举了一大堆这样自由和那样自由之后,人家也提到了美国人民“免于受到有害的意识形态影响的自由”。这不就是中国的反精神污染吗。不过在谈到一个开放体系里,以非零和的方式,和其他国家进行公平的竞争这一点上,Y先生和其他美国各界精英,谈到了美国的优势—创新和企业精神。这也是其他国家,甚至包括中国的专家们,提到的美国优势。

那么美国的创新意识,在未来和中国已及欧盟的竞争中,是否一定具有不可超越的优势?很多人的看法是认可,但我个人的观点,则是否定的。要理解这个,就要搞清楚,为啥美国面临的主要科技竞争者,日本和德国,无法在科技上完全超越美国?其实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真正的科技优势,是来源于军事技术和军事工业。而日本和德国,在这个领域被人家给阉割了,所以无法彻底超越美国这方面的优势,以及通过军工技术,转移到民用的科技优势。因为很简单,高端的技术没有市场,自然就没有需求。以追逐利润为主要目标的民用企业,自然就没有意愿去投巨资开发。可是一旦这个技术,是因为国防和国家安全的要求,那么算账的方法就不一样,自然资金投入研发就不是问题。这也是中国的两弹一星能够成功的主要原因。美国最近几十年的民用科技,比如说互联网和GPS等等,都是军事用途而研发成功,最终转移到民用领域。

从这个角度来看,当年的苏联虽然有军事需求而产生的尖端的军事技术,但却没有一个成熟的市场,来带动民用技术的转移。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也有同样的问题。但是今天的中国,既有了逐渐成熟的市场,又有军事发展的需求,那么通过军事技术上对美国的追赶,比如说先进航空发动机的研发,自然可以带动向民用方面的转移。那么这样的竞争下,如果中国仍然保持成本优势,而逐渐发展的巨大市场,通过人口的规模,又把研发费用给分摊下来,那么未来的创新竞争,美国不一定可以占有大家认为的巨大优势。

之六

在Y先生的文章里面,他们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就是你要想向全世界输出你的“聪明实力(smart power)”,你就必须先有国内的“聪明发展(smart growth)”。所以我就非常小心的寻找,看他们对美国军方应该在美国国内事务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如何定位。结果他们先是谈到,美国要想在全世界重建其信用,就必须解决言行不一致的差距。其中一个就是要停止乱贴标签。所谓乱贴标签,其实是美国一直的对外战略。每当美国将一个国家、一个政府、或者一个组织,界定为自己的敌人之后,采取的法子,就是先把人家给妖魔化。搞到人家仿佛不是人似的。然后就在妖魔化之后,开始在国际上孤立这个对手,靠威逼利诱、偷偷给好处的法子,就拉了一帮喽罗,然后就出去动手杀人了。所以美国政府,不管是行政部门,还是国会,再加上煽风点火的媒体,都是帽子工厂,长于生产希特勒牌子的大帽子,到处出去给人戴。连中国这样的韬光养晦,夹着尾巴过日子,人畜无害的小白兔,2008年的奥运会,也给戴上希特勒的大帽子了。

不过这种乱戴帽子的法子,也有毛病。虽然可以团结和鼓舞自己人的士气,但是也同时鼓舞和团结的敌人的士气。奥运会一战,虽然造成了西方同仇敌忾的气势,可是中国人的团结和士气,尤其是很多出生海外,从来没有去过大陆的华人,也被刺激得走出来了。

在对付本拉登的问题上,美国也吃了乱贴标签的恶果。反恐战争,反出来的恐怖分子越来越多,结果就是自己陷入了战争泥坑,导致了这10年的国力快速衰落。看来阿富汗这个帝国坟墓的绰号,真不是浪得虚名。

但是Y先生,把这种乱贴标签的行为,笔锋一转,用了一个英文词,叫做binning,即装箱的意思。这个说法,一方面指是把不是敌人的穆斯林,通过发明Islamofacist这样的无聊词汇,都给装到了敌人的箱子里去了,而这种装箱的方法,也把自己内部给分裂了。就是说美国政府的各个部门之间,国家的内政和外交之间,都出现了分道扬镳的现象。而要保证美国的安全,就必须解决美国可不可以保持富强的问题。这就要求美国的国内和外交政策必须协调,那么军队扮演什么角色?

我个人觉得,在这个问题上,Y先生一直闪烁其辞,遮遮掩掩,无法明确地表达出来。Y先生的建议,就是美国安全的基础,是订立于冷战时期的NSC68文件。其中主要是将国防和外交,作为国家安全的基石。而现在要将美国外交政策非军事化,Y先生认为,必须将以前的National Security,改写为National Prosperity And Security,就是说把发展经济,放到首要位置上。所谓发展才是硬道理。那么在内政和经济作为外交首要任务的时候,控制着美国内政事务的国会,和控制美国经济的华尔街和其代理美联储,如何保证其施政方针,可以和军方和外交战略界的目标一致?比如说现在美国国会强烈支持的利比亚干预,和军方的态度,截然不同。而军方认为,美国最重要的投资,是对教育下一代的人力资源的投资。可是美国各级政府,现在都忙于解雇教师,关闭学校,减少教育投入。

美国的经济恢复,有赖于实体经济的发展,而在美国缩减财政支出,却放松货币投放的局面下,华尔街仍然陶醉于金融衍生品和炒卖大宗商品。国家基础设施残破不堪,结果现在的密西西比河涨水,给河边的人民带来了灾难。而美国真正的危险,是在各州维修不良的水坝和桥梁,一旦出现问题,真是不堪设想。这个时候,美国的军方会在内政里面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或者说,大家要求他们扮演什么角色?这个都是在美国战略转变中,必须面临的问题。

另外就是当美国外交开始出现非军事化的倾向,那么对外交人员的要求就大幅提高。美国外交队伍,受到维基泄密的影响,导致了在其他国家的各种线人面临危险(因为人家各国的情报部门,自然不会帮你改掉名字之类的)。而美国外交界的两员大将中,阿富汗巴基斯坦特使,霍尔布鲁克因为工作辛苦,压力过大,死在了任上。另一位大将,中东特使米歇尔,现在也撂了担子。再加上现在巴勒斯坦的哈马斯和法赫特开始和解,以色列依赖的埃及合作,不再存在,加沙局势的下一步走向,非常诡异。对美国外交政策,是一个大的挑战。

最近美国不少人,开始翻开历史,寻找答案。记得奥巴马刚刚上台的时候,正是经济危机的热闹时候。那时候,美国出现最多和最风行的历史书,是关于小罗斯福的新政的。而奥巴马短短的一年,基本上就把大家对新政的期待,给消磨掉了。那个时候,大家开始热林肯了。而今年最热门的美国书,就是关于美国南北战争的书。而更多的学者,则是关心民主体制陷入内斗僵局,有如罗马共和国的元老院,出现瘫痪局面。这个时候,是不是会出现对强人的呼唤?

美国在历史上曾经有过两次大的危机,一次是1860年南部各州联盟独立而导致南北战争,一次是1929年经济大萧条。两次危机,靠出了两位独裁的强人林肯和小罗斯福度过了难关。而现在的美国,是否会出现另一位强人,或者说美国人的心态中,可不可以接受这样的人出现,都要看美国经济在中期内失业率无法好转之下,如何应对。而这次军人开始出来发话,可以说是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不可不看的好文章
    2012年6月25日10:23 | #1

    确实是一篇有战略思想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