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畈:6月28日晚的浦北路

1

晚上九点,我到浦北路靠近桂林西街的地方看了一下。

这里是6月28日中午上海砍杀小学生事件的案发地。在浦北路上,距离浦北路桂林西街路口不到100米,距离我家小区门口大约130米。案发地旁边,就是我平时购物最常去的小超市。

我从来没有离一次凶杀这么切近。不仅是指空间距离。通向这个路口另外一个方向,是我儿子的学校。这个路口是他每天上学放学必经之路。他和遇害的两个孩子同龄同年级,只是不在一个学校。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我就鼓励他自己上学放学,他也乐于如此。我能安心的理由是,上海多年几乎没有儿童伤害或拐卖的恶性案件报道,拐卖儿童在上海面临的成本、风险、难度都太高了,对犯罪分子来说,不值得。现在看,可能还得当个事。改变不仅是因为这起凶案,也因为前不久浦东出现过拐卖儿童的案件报道。另一位在上海的朋友,在一个高尚小区,说,前不久有一个拐卖儿童的人在小区被抓到。气候变了,一切都在变。


世外小学外教在现场哀悼

今天儿子仍然是自己上学放学。快假期了,放学早。儿子学校放学,比世外小学大概早半个多小时。从位置上判断,很有可能,当时砍人的黄某,就在路口处逡巡,等待世外小学放学。在凶案发生前不到一个小时,儿子学校的学生人潮般从这个路口涌过。

这个地段是徐汇区的学区房区域,周边很多中小学校。世外当然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个,也是学生家庭条件最好的一个。在这样狭小的空间内,儿子学校先放学的学生安然无事,最终是晚一点放学的世外小学学生遇难,而且是世外的国际部,是纯粹的巧合,还是有意的选择,我不知道,要等更多的信息披露。我所知道的,就是儿子今天中午,曾经与死神擦肩而过。

儿子回到家,换了件衣服,我就带他去一个课外班,参加结业典礼。我们走出小区门口时,桂林西街-浦北路路口安静如常。我们向相反方向去坐公交车。事后我估算了一下时间,我们拐过街角等待公交车那一刻,距离凶手挥刀冲向小学生,至多早了20分钟。

大约40多分钟后,我收到儿子妈发来的关于凶案的消息。她说听到消息时,腿都软了。

2


6月28日晚九点前后的浦北路

晚上九点了,案发地还有很多人。除了接送孩子的时间,这段路一向冷清,从来没有这么多人拥在这里。

很远就闻到了花香,让人并不愉快的花香。在凶案现场,靠着行道树,有烛光、献花、玩具堆成的小小的祭奠场所。人多,但是在这里仍然显得相当安静。警车还停在路边。交警临时把这条路变成单行道,方便赶来的人们。

多数人是附近的街坊,但显然,也有很多人来自更远的地方。不断有怀抱鲜花的人们赶来。不断看见有人静默着擦拭眼泪。有看起来像跳广场舞的大妈,有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有严肃的老大爷,有神色凝重的年轻情侣。

更远的地方,人们声音会大些。一位阿姨周边围了很多人,在看她手机播放的、她自己拍的现场视频。她在诉说当时的细节。我走过去想听听,忽然听到旁边一对老夫妻充满恨意又异常清晰地扔出两个字:凌迟!不知怎么,喉头突然梗住,转身向家的方向走去。

3

上一次看到街边,有市民自发送上的鲜花,是八年前的2010年。那一次的胶州路大火后“头七”,胶州路上摆满了鲜花,来祭奠的市民太多,胶州路只能临时封路,整条街变成了灵堂。


上海市民自发悼念胶州路大火遇难者“头七”之日

火场离我当时工作单位的办公室,大概也只有150米到200米之间。我们在天台上近距离亲眼目睹了大火如何逼迫活人从高层跳下来。
我还记得来祭奠的市民中,有一个乐队的老成员。他们神情严肃,穿着正装,演奏结束后行礼离开,既无煽情,也毫不拖泥带水。
那是我到上海定居后第一次对上海这个城市充满敬意。就像今天我所见到的,在这个小小的祭奠现场。这个城市是有温度、有尊严的。平素被讥讽为人际冷淡凉薄的上海市民,在这样的灾难面前,表现出了一个现代城市的市民所能给予陌生的他人最得体却也最真诚的情义。我不认为在中国会有另外一个城市会表现得更好,包括那些以重情义著称的地域,或者说,我希望上海市民的表现能成为一个标杆。

4

当然不会有“凌迟”。与当年的胶州路大火相比,这次的悲剧,恐怕没有那么多可以追责或者抱怨的地方。康健派出所距离案发地也不过三百米,出警再慢也不会慢到哪里。就目前所知的信息,实在也说不上哪些因果链,可以上溯过去。

无数的愤怒与悲伤,不过能归到“严惩凶手”。但对凶手来说,无非一死而已。何况即便能让他死上十回,逝去的生命终究不能追回。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无法去归咎无法去问责更无法挽回的悲剧。但那些能够去归咎问责的悲剧,似乎并不比其他悲剧带来的伤痛更少一些。今天已经有了不少关于此事的评论。但很多严肃认真的讨论其实并不能顺畅地表达,反而是一些自媒体号,比如自称孤独的岚对“垃圾人”的控诉,我认为已经接近“吃人血馒头”的文章,在迅速流传。

甚至有些严肃认真的评论,是不是有足够的价值,会不会造成二次伤害,我也不甚肯定。在不同的立场,尺度微妙难测。

从我的本意来说,也许是上海市民所表现出的这种温和的慈悲,反而比一切言说都接近真实持久的力量——包括我自己这篇。无论案情最后如何走向,至少这一点,不会改变。

有人说上海这次小学无双事件是阶级矛盾的激烈体现:外地失业来沪,经月求职未果,打听到当地最好的小学,杀。这是不正确的,中国社会是由赵家贵族无产阶级,商人白领无产阶级,和如假包换无产阶级构成的,你看,全部都是无产阶级,哪儿来的阶级矛盾?!

#亡羊补牢牢牢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传闻, 网文 标签: ,
  1. 万碎
    2018年6月30日00:20 | #1

    不知所云

    • 匿名
      2018年6月30日10:21 | #2

      还他妈的自发的悼念?别他妈的不知羞耻了!
      如果是穷人家的孩子死了,谁能有钱办这规模的悼念会?当地学校肯定糊弄过去息事宁人了事!
      一群他妈的既得利益汉奸贼,对内横对外怂的人渣遭报应了吧,曹尼玛!
      为什么这个砍人的年轻人不去正经工作,别他妈的告诉我他找不到工作,现在洗个碗都不会饿死,为什么现在年轻人都他妈的思想懒惰好逸恶劳玩游戏不务正业!!!!草泥马!
      打倒好逸恶劳欺软怕硬汉奸贼!
      邓小平理论万岁!

  2. 匿名
    2018年6月30日00:31 | #3

    你国在国际上就是个垃圾国,支拿把手伸到哪里,哪里就满目疮痍,遍地是灾,现在马来西亚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3. 匿名
    2018年6月30日02:52 | #4

    然后把罪推到一个废青身上,说他不死也没用,你们这些人就可以独善其身?小心那一天刀口就在自己的脖子上,不看看中共掌握的媒体,就不要说上海媒体有没有报道了,我想到今天,依然还有不少上海人不知道发生砍孩子这件事,不要说被我看死了,一如鲁迅所言:学医是救不了中国的。

  4. yiop
    2018年6月29日21:26 | #5

    发生这种惨祸,为什么学校校长不把毕业会推后,第一时间应该是应对这种惨剧,只能说这种冷漠导致伤者雪上加霜。作者认为这个社会总体上安全,要是安全就不会发生这种惨祸

  5. 匿名
    2018年6月30日06:44 | #6

    上海人就是国民党余孽
    上海人滚去台巴子岛和国民党相聚吧

  6. 匿名
    2018年6月30日07:12 | #7

    圣母婊
    出个事就气候变了,什么变了,你妈变了没?
    操你妈!!
    邓小平理论万岁!!!

  7. 匿名
    2018年6月30日08:13 | #8

    一个好好的人,为什么要走上去报复社会了, 为什么人没有去调查一下了,只想去解决出问题的人,而不去解决问题

  8. Mobile Guest
    2018年6月30日01:02 | #9

    肥猪依然在幻梦

  9. 匿名
    2018年6月30日09:22 | #10

    匿名 :
    一个好好的人,为什么要走上去报复社会了, 为什么人没有去调查一下了,只想去解决出问题的人,而不去解决问题

    匿名 :
    赵家人欺压盘剥百姓,贫富分化,社会阶层固化是统治者的罪恶,他们的孩子是无辜的。仇富不能伤孩子。

    操蛋。
    不论男女老幼,赵家人通通杀,五毛狗通通杀,鹰犬爪牙通通杀。
    吃人血馒头的麻木奴隶也该杀!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这个操蛋的社会,有谁是无辜的?
    赵家人基因里就是残暴的,生下来的孩子本质就坏,加之后天耳濡目染,想不坏都不行。
    杀年轻力壮是杀,杀老幼又有什么不同?圣母婊,你敲骨吸髓的时候有分老幼?
    教育哪分便宜了,拼学校、拼师资、拼补课,有想过让孩子过自己想过的、让其发挥所长的日子吗?
    让孩子一生下来就背负重担,好不死的,还没长大成人,就被禽兽老师给糟蹋了,
    扛不住的自杀了,就算活下来,除了姓赵的,有几个是快乐的?
    你有放过孩子吗?

    黄一川在校累了十多年总算出来工作了,拼爹、拼关系、拼门路、潜规则,
    少年,老夫观你骨骼精奇,脏、累、差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拿着人生第一份工资想约暗恋多年的班花谈谈理想,
    打开校友圈才知,班花毕业礼当晚就让隔壁老赵家儿子弄了。
    拎了打啤酒,上阳台,打开王者荣耀,连输十把,队友扔下一句“不冲钱,玩你妈逼啊!”头也不回。
    气得想砸手机,想想还是把王者给卸了,微信老铁,想吐个槽,半天不回个话,
    打电话问老肥,“那小子找不到工作,在微信上说了句报复社会的话,没两天就被关进去了,他老爹去理论,还被电击生殖器,好好的一家子,估计是完了。不说了,不说了,没事别给我微信。”
    一个人喝闷酒,两瓶下肚就已经头晕脑胀,回房倒头就睡,爹妈见了直摇头也说不上一句话。
    昨晚酒醉,早上睡过头,上班迟到,被老胖男上司不问青红一顿臭骂,“不是看在你妈跟我的交情面子上,你马上就得滚蛋。”,想想父母也不容易,只能忍了,比在学校还窝囊。
    到办公桌前,椅子还没坐热,四眼高瘦男拿了一叠资料过来,“这是昨天的交易数据和客户资料,下班前给我把分析报告做出来。”,四眼男也是无官无职,只是早来两年,此时他的眼正瞄着一对36D肉球晃进财务经理办公室,两腿间一阵燥动,“骚货”轻不可闻的话语从四眼男嘴里蹦出,回过头来,四眼相望,四眼男仿佛恼羞成怒,“看什么看,你要能陪总经理睡,你也能从前台变成财务经理。下班前,报告放我台面。”。
    工作已两年,没少受气,但总算熬着,家里正碰上拆迁,就剩下和老张们几家今天再去谈谈了,琢磨着拿了拆迁款加上父母积蓄凑个80万可以买个一手房,今天心情大好。忽然家里来电话,老爹跟老张们去谈拆迁,被打了。请了假,到医院,双腿胫骨粉碎性骨折,住院45天,十多万,出院那天看网上消息,才知道老张前几天伤重咽了气,小张开叉车上街撞人挨了枪子。做鉴定、写诉状、请律师,大半年法院判下来,败诉。
    房子已经拆了,由于官司的原因,款子差不多一年后才下来,揣着60多万的银行卡,来到售楼部门前,日他姥姥,涨价了,140万,一气之下不买了,到4S店想买个车,载两老旅个游什么的也方便,我操,进口24万车价,国内卖90万,碰上贸易战,又涨了,120万,其他车子也跟着水涨船高,不买了,不买了。
    回家商量了两个月,决定还是贷个房贷,总得讨个媳妇过日子啊,挑了间两房一厅,交了60万首付,签了30年130万卖身契,这辈子也就背着这债务到退休了。
    经人介绍,处了个富士康的检测妹,样子只能算不丑,个子不高,湖南的,算了,关了灯一样的吧?摆酒席,该请的都请了,不该请的也没落下,两老估摸着有个好收成,没想大半没来,没少受亲家白眼,好收成没捞着,又多花了十多万。结婚八个月,女儿出生了,虽然早产,但健康得不像早产,突然好像幸福满满的。放开二胎,想争个儿子,怀不上,医院检查,工作压力大,改善工作环境?背上还背着一百多万债务,算了。
    没过几年,老爹也退休了,在休闲弄孙的憧憬中查出了冠心病,做手术几十万,能借的都借了,不能借的都厚着面皮借了,从此人见了都躲着。还好,手术成功。女儿越长越标致,媳妇说得最多的却是“当初是瞎了狗眼才嫁了你。”。
    十多年后,女儿考上了甘肃庆阳六中,这天老肥男走到办公桌前,“过几天我就要退休了,今晚我做东摆几桌,你一定要赏面啊,哎呀,听说马上要延迟退休了,我也想多干几年,可惜赶不上,还是你们年轻人好啊,好好干,世界是你们的。”,顾不得手里揣着的,写着高血压,三脂高的体检报告,只得脸上傻傻的陪笑,心里还在滴血,今晚又要大出血了,忽然,电话响起,你女儿在甘肃人民的哄笑中跳楼了,你的天塌下来了,肯定是那吴杂种的事留下的祸根。
    这天下班没去肥老男的离休宴,揣了把菜刀来到庆阳六中,在校门口徘徊还没等到吴杂种,就被校保安摞倒,跟着被赶到的警察电击生殖器,终于尝到当年老铁他老爹是什么滋味,射了,不是交感神经兴奋的,而是痛的,翻江倒海,恶心呕吐,天旋地转。
    如果上天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如何选择?
    “不是看在你妈跟我的交情面子上,你马上就得滚蛋。”,黄一川滚蛋了,收拾了行李去了广州。这几年除了合法的什么都干。这天又到老地方接活,又见到熟悉的黑叔叔,但眼神总让人留在那胸前金灿灿的项链上,“少年,老夫观你骨骼精奇,改变世界的重任就交给你了。”,黑叔叔一口说喝音,令人难忘。熟练的接过纸袋,打开瞄了一眼,四张相片,十万美金,6月28日,上海徐汇区。坐上广州到上海的高铁,休息一晚。经过无数监控摄像头,来到浦北路,黄一川不经意的在一处摄像头前抬起头,笑了一笑。只见他掏出菜刀,迈步向前……。

    美籍华人,贸易战,
    腾讯高管,洗黑钱,
    上海贵族,刀下亡,
    是谁?是谁在摆弄这个世界?

  10. 匿名
    2018年6月30日10:17 | #11

    恶心

  11. 匿名
    2018年6月30日13:47 | #12

    匿名 :
    然后把罪推到一个废青身上,说他不死也没用,你们这些人就可以独善其身?小心那一天刀口就在自己的脖子上,不看看中共掌握的媒体,就不要说上海媒体有没有报道了,我想到今天,依然还有不少上海人不知道发生砍孩子这件事,不要说被我看死了,一如鲁迅所言:学医是救不了中国的。

    鲁迅是你爸爸?

  12. 匿名
    2018年6月30日15:36 | #13

    匿名 :

    匿名 :
    然后把罪推到一个废青身上,说他不死也没用,你们这些人就可以独善其身?小心那一天刀口就在自己的脖子上,不看看中共掌握的媒体,就不要说上海媒体有没有报道了,我想到今天,依然还有不少上海人不知道发生砍孩子这件事,不要说被我看死了,一如鲁迅所言:学医是救不了中国的。

    鲁迅是你爸爸?

    是不是你的爸爸就是鲁迅笔下的阿Q,所以只要有人提到鲁迅,就以为这个人的爹一定是鲁迅?我操,有其父必有其子,太失败了,阿Q的儿子,一点都没变

  13. 匿名
    2018年6月30日17:44 | #14

    这种事会越来越多,防不胜防的。我认为杀的好,英雄的勇气值得敬佩。

  14. 匿名
    2018年6月30日18:14 | #15

    最安全的地区是那些贫富差距比较小的三四线国内小城市或贫富比较均衡的民主国家, 像国内北上广这种贫富差距悬殊的地方最容易出现 随机杀人/抢劫/绑架/拐卖/自杀性袭击/抢银行等事件。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