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曝故宫高端会所“建福宫”开幕照片

5月16日,网上曝出多张自称“4月23日建福宫会所开幕”的照片。同日,故宫博物院对“建福宫变成富豪专属会所,发放入会协议书”进行回应,称属故宫宫廷文化公司未经审批发放所谓入会协议书,并表示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办理过入会手续。目前已经彻底停止这种不当行为,进行全面整改。

照片显示,当天以黄色帛锦制成的圣旨形式,“建福”承运,特昭告曰:“建福宫修饰一新,堂皇揭幕”。

宫内城墙脚下的过道两侧,每隔十米左右站立着一个身着铠甲手持盔帽的“御林军”。

金碧辉煌的宴会厅内,摆着长形餐桌,上面放好中西餐具。

两侧的墙壁上,挂着用长方体透明玻璃围着的“江南织局内造”的“蓝地獬豸补子织金缎”文物。

就在距离文物不到一米开外的柜子上,密密匝匝摆放着各种瓶装罐装啤酒。

————————————————-
网爆故宫豪华会所开幕“御林军”迎接 文物相伴
昨日故宫博物院对“建福宫变成富豪专属会所,发放入会协议书”进行回应,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简称故宫宫廷文化公司),在未经院里审批的情况下,擅作主张,扩大服务对象、发放所谓入会协议书。目前已经彻底停止这种不当行为,进行全面整改。

“未经审批,擅作主张”

故宫博物院重申,建福宫花园不存在也不可能成为全球顶级富豪私人会所。故宫博物院明确将建福宫花园定性为用于贵宾接待、举办新闻发布会、小型展览、主题沙龙、讲座等文化活动的场所,面向的人群是多样多层次的,绝对不是某些人专享的、封闭的、排他的。绝对不允许按照社会上的私人会所的模式运营。

对于“建福宫发放入会协议书”一事,故宫博物院称,经核查,受故宫博物院委托承担花园接待服务工作的故宫宫廷文化公司,更多地考虑了企业服务支出的补偿,在未经院里审批的情况下,擅作主张,扩大服务对象、发放所谓入会协议书。目前已经彻底停止这种不当行为,进行全面整改。

截至目前,尚未有任何协议书正式签署,也未为任何人办理过入会手续。

合资公司参与经营建福宫

此次风波中,故宫宫廷文化公司成为关注焦点。

故宫博物院称,故宫宫廷文化公司是故宫博物院下属企业故宫文化服务中心在2005年成立的合资企业,主要经营“故宫御膳房”品牌及其衍生产品。2009年与故宫博物院合作开始参与建福宫花园的运营,在2011年4月以前一直都在进行花园内部设施改造施工,尚未实际营业。

建福宫花园在2005年竣工后,由香港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与故宫博物院协商签署了为期两年的双方共管协议,目的是熟悉花园设施与使用、学习现代的管理经验。

其间主要接待了基金会方面的捐资人、贡献人及相关友好的参观、联谊活动,会务、餐饮由双方指定的具有在古建筑内承办活动经验的酒店临时承办。

收入用于补充维护费用

2008年,双方共管结束后,转由故宫博物院单方管理,并商定花园仍维持为原定开放原则,举办的活动如有收入则用于补充花园维护费用。

故宫博物院明确,建福宫花园按照由故宫博物院直接管理、委托专业公司承办的思路开展活动。故宫博物院将严格按照文物保护要求、按照文物博物馆事业发展的要求,强化责任意识,完善管理手段,要求公司端正工作方向,加强内部管理,整改到位。

网友爆料

“御林军”迎接 文物相伴

昨日,网友“不要脸爱面子”发布了4月23日当天建福宫会所开幕典礼的照片。

照片显示,当天以黄色帛锦制成的圣旨形式,“建福”承运,特昭告曰:“建福宫修饰一新,堂皇揭幕”。

宫内城墙脚下的过道两侧,每隔十米左右站立着一个身着铠甲手持盔帽的“御林军”。

金碧辉煌的宴会厅内,摆着长形餐桌,上面放好中西餐具。

两侧的墙壁上,挂着用长方体透明玻璃围着的“江南织局内造”的“蓝地獬豸补子织金缎”文物。

就在距离文物不到一米开外的柜子上,密密匝匝摆放着各种瓶装罐装啤酒。

专家说法

《文物保护法》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国有不可移动文物不得转让、抵押。建立博物馆、保管所或者辟为参观游览场所的国有文物保护单位,不得作为企业资产经营。

复建的建福宫应按文物管理

建福宫花园1924年完全毁于火灾,2005年复建竣工。

主持起草《文物保护法》的文物专家谢辰生称,建福宫是按文物原状恢复的,属于文物的范围。中国文物学会会长罗哲文也认为,复建后的建福宫花园没有改变原来的风格,坚持“四原”(形质、结构、工艺、材料),是一座文物建筑。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马自树表示,建福宫虽是复建但位于故宫内部,是博物院的组成部分,应该按照故宫文物的相应规定来管理。

建福宫不能当企业资产经营

谢辰生表示,建福宫花园作为故宫的组成部分,也适合《文物保护法》第二十四条规定,不得作为企业资产经营。也就是说故宫必须保证,经营区域由自己经营,如果将馆内区域租给别人,经营权发生变更是不行的。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马自树认为,关键是看服务的对象是谁。作为一个公共机构,故宫为参观公众提供生活服务、文物知识咨询服务,以及开展报告会、讲座、展览,按照规定收取相应的费用都是没问题的。而成立私人会所,只有有钱人能够进出,当然是不行的。国外的大博物馆,也从未经营过会所。

故宫内卖饮料也须自己经营

如果不是向小众开放,变为向大众开放,但用于餐饮等服务,谢辰生表示,也不太合适。

他认为,如果建福宫花园采取“园中园”做法,类似于珍宝馆一样,单独收费卖票,也是可以的。但作为文化产业必须以文化为内容,进行产业化操作,叫文化产业,文化产业很多,经营书籍、纪念品、表演戏曲,这都叫文化产业,但内容不是文化的,类似开饭馆、开会所等等,不能叫文化产业。

他称,作为每天接待数万人次的故宫,为了满足群众需要,可以售卖一些食品、饮料等等,这属于第三产业,不属于文化产业。但就算故宫内卖饮料和小饰品,都必须是故宫自己经营。

关于错字

严重错误故宫致歉公众

故宫博物院表示,由于工作疏漏,5月13日向北京市公安局赠送的锦旗上出现错字,谨向公众致歉。赠送锦旗由院保卫部门负责联系制作,由于时间紧,从制作场地直接将锦旗带到赠送现场,未再交院里检查。下午媒体播出后,院里才发现把“捍”写成“撼”的严重错误。尤其错误的是,在媒体质疑时,该部门未请示院领导,仍然坚持错误,强词夺理,不仅误导公众,而且使故宫声誉受到严重影响。

事后,院里给予当事人严肃的批评教育,并采取补救措施,令各部门举一反三,进行全面整改。

关于窃案

故宫自揭7大安保漏洞

本报讯昨日,故宫方面表示,盗窃案嫌犯成功逃脱,暴露了故宫在安保方面的7个漏洞。故宫待警方侦查结案后,将会根据查清的事实对相关责任人追究责任。

其中包括,闭馆清场有疏漏、安防报警系统设备多处监控系统故障,未及时汇报。发现可疑人脱离控制后,未能做出可能与重大作案有关的预判,措施力度不够等。
—————

建福宫”富豪会所”宣传照曝光 奢侈旅游杂志介绍

  在奢侈旅游杂志《elitetraveler》的一期北京特辑上有张宣传照,右上角图说是“紫禁城私宴@建福宫”。

  南都讯 记者王星 今日,是世界博物馆日,然而,中国最著名的博物馆故宫博物院依然未能完全走出舆论漩涡,建福宫会所事件并没有随着声明而平息。

  “紫禁城私宴@建福宫”———这是一张照片的图说,刊登在《elite traveler》北京特辑上。南都记者在这份世界著名奢华旅游杂志的电子版上,看到了这张“紫禁城建福宫”的宣传照。

  照片里,近景是建福宫花园,庭院里宾客满朋,灯火通明,有服务人员在旁边静候。中景是隐藏在漆黑夜色里的其他宫殿。远景是神武门和绵延远去的故宫城墙。

  照片刊登在这期北京特辑的第4页,文章描述了杂志为精英人群精挑细选出的“中国首都旅行最尊贵的V IP体验”,比如在长城上享受奢华美食宴会等。文章最后写到,你还可以在紫禁城和颐和园享受到极品美食“你可以在皇宫不对游客和参观者开放的地方享受盛宴,就像一个真正的皇帝或女皇。”

  此前,外界质疑2005年复建竣工的建福宫花园被改造为富豪专属会所,在入会协议书等被曝光后,故宫回应称系下属公司擅作主张,并重申“建福宫花园不存在也不可能成为全球顶级富豪私人会所”。

  昨天,网友@不要脸爱面子再次曝光建福宫会所证据,一份4月23日建福宫开幕式的招标合同,其中写到,活动的目的在于“1、紫禁城建福宫正式启动开幕;2、树立建福宫品牌形象,提升紫禁城建福宫的知名度、美誉度。推广中国文化,中国式生活方式,私享顾问服务;3、吸引潜在会员。”活动基调则是“庄重典雅、低调奢华”。

  这位持续爆料的网友昨晚开始曝光4月23日参加“紫禁城建福宫”的宾客,动向公司一名外籍高管被亮相。
————-
第一财经日报:走近故宫建福宫幕后股东

该公司香港分部并无办公室,客户大部分是在内地,该行为客户提供公司注册、会计和秘书服务。但具体公司运作哪些业务,接待人员表示并不清楚,需要向公司查询后才能告知。

陈汉辞 谢雪琳 郭兴艳

在历经三天的沉默后,故宫博物院终于就“建福宫是否建高级会所”一事公开发表声明,称建福宫花园不存在也不可能成为全球顶级富豪私人会所。

故宫方面称,经过认真的全面核查,事实是受院委托承担花园接待服务工作的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更多地考虑了企业服务支出的补偿,在未经院里审批的情况下,擅作主张,扩大服务对象、发放所谓入会协议书。目前已经彻底停止这种不当行为,进行全面整改。截至目前,尚未有任何协议书正式签署,也未为任何人办理过入会手续。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就此情况致电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行政处,手机没人接听。

在故宫此声明发表之前,有一家高档杂志的渠道与会员关系部的工作人员表示,之前已与“建福宫会所”进行了一些合作洽谈,并向记者推荐包括该“建福宫会所”在内的京城高级会所。

香港公司无办公室

故宫发表的声明表示,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该院下属企业故宫文化服务中心在2005年成立的合资企业,主要经营“故宫御膳房”品牌及其衍生产品。

建福宫花园在2005年竣工后,由香港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与故宫博物院协商签署了为期两年的双方共管协议,目的是熟悉花园设施与使用、学习现代的管理经验。

2008年,双方共管结束后,转由故宫博物院单方管理,并商定花园仍维持为原定开放原则,举办的活动如有收入则用于补充花园维护费用。2009年开始,建福宫花园一直都在进行花园内部设施改造施工,尚未实际开始营业。

在管理和使用上,故宫博物院明确建福宫花园按照由故宫博物院直接管理、委托专业公司承办的思路开展活动,

声明并没有对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具体情况进行说明,不过,就本报记者所了解到的情况,该公司是在2005年4月29日成立,注册资本为700万元,两大投资方分别为北京故宫文化服务中心与香港益诚投资有限公司。股东为5人,其中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张群言,总经理欧少明均为香港益诚投资公司的董事。

2009年,在公司第四届第一次董事会会议上,两名股东(现为故宫有关部门的负责人)辞去相关职务,并增加两名新的成员,公开资料显示这两名也为故宫文化服务中心人员。

本报香港记者昨日按公司注册地址,找到益诚投资有限公司位于香港金钟某写字楼的办公地点。令人惊讶的是,该公司并无办公室,仅在一块列有约20家公司名称的牌匾上写有“益诚投资有限公司”字样。该牌匾悬挂在余文彬会计师行门口,有类似四幅牌匾均挂于此,涉及近百家相似的有限公司。该会计师行接待人员向记者表示,牌上所列公司都是该行客户,大部分是在内地,该行为客户提供公司注册、会计和秘书服务。但具体公司运作哪些业务,接待人员表示并不清楚,需要向公司查询后才能告知。

“故宫御膳房”持续亏损

从2005年到2007年4月,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中方无实缴出资,合资方实缴出资为88.66万美元。

同时,“故宫御膳房”品牌及其衍生产品的运行给投资者带来的是“一种考验”。

2007年至2009年,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分别亏损314.24万元、259.07万元、98.39万元。

而同作为香港益诚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马超斌2008年与一老乡各出资500万元组建了北京中盛通远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主要经营设计、制作、信息咨询等业务。2009年,马超斌的公司亏损5万多元。

今年3月,北京中盛通远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成立。1个月后,有关该公司招聘“故宫导游外联”、“故宫店面英语导购”等与故宫衍生品开发运营相关的启事出现在网络上。

有意思的是,马超斌所在公司的固定电话正是上文中所提及的高档杂志渠道与会员关系部的联络电话,当本报记者提及马超斌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并不知道。

至此,对于围绕“建福宫花园”做“故宫御膳房”品牌及其衍生产品运营项目,似乎能够勾勒出一个简单清晰的网。

可以想象,如果“建福宫会所500个会员成功发售的话”,对于这些投资者而言,无疑是“天上掉馅饼”。

不过,这一切也许只是“冰山一角”,更有传言表示,“运作建福宫会所”的真正幕后投资者为中国动向集团公司董事局主席陈义红,昨日,本报记者致电该公司,询问“投资建福宫会所是公司行为还是陈义红的个人行为时”,公司对此事既未承认也未否认,只是告诉记者“没有什么回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