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世纪之怼 央妈认怂

央行和财政世纪之怼,双方局级专家出面,斗了个天昏地暗。

五天之后,从盘面看,央行投子,认怂。

7月13日,双方开始互怼,7月18日,央行出招放水。当天下午,一条爆炸性消息以光速在市场传开,“央行电话指导要求银行投AA+以下债券”,很快,详尽信息传来——根据通知,本月可对一级交易商额外给予MLF资金,用于支持贷款投放和信用债投资。

央行的具体要求有两条:

1、较月初报送贷款额度外的多增部分才会给予1:1配MLF资金。并要求多增部分为普通贷款(票据和同业借款不鼓励),人民银行总行会月末“回头看”。

2、新增信用债投资,AA+及以上1:1配MLF,AA+以下1:2配MLF,要求资金必须投向产业类,金融债不符合此次投放要求。

央妈让一级交易商(金融机构)给企业增加普通贷款投放,多买企业发的较低评级债券。基本上,信用债等级越低,配给的资金量越多。

翻译成大白话,央妈通过创新货币工具,向市场输送廉价资金,否则,信用债被继续挤兑,将形成系统性金融风险。

银保监会也积极跟进,召开银行业金融机构座谈会,要求大中型银行要加大信贷投放力度,带动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明显下降,降低对抵押担保和外部评估依赖。

这实际上,像“有毒”QE,逼银行买进低评级债,不管有没有担保,不管评级低,鼓励你买,央妈背书,央妈给钱。

信用货币,靠信用印刷,抵押品的质量至关重要。抵押品等级降低,意味着货币信用被注水。

哪些企业最开心呢?无疑是杠杆率较高的国企、民企、信用评级低的企业、大而不倒的“僵尸企业”,这里面相当一部分是癌细胞,越提供应营养扩散的越厉害。央妈放水,过去一年多时间的去杠杆成果,可能毁于一旦。

央妈输了不是?形势比人强啊。

不管央妈多么不情愿,会计二部的定位暂时不会变,否则,经济出大事,金融出大事,算谁的?反正财政不会认。

打退堂鼓

不管有关部门承不承认QE的说法,债券市场发生的变化,证明十有八九是真的。Wind统计数据显示,7月18日下午,低评级的AA级城投债共成交了33笔。成交笔数最多的是14淮安新城债01,当日共成交3笔,近几个月,这个债券都没有成交记录。

被按着头给信用注水,央妈估计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奔驰而过。央妈为什么要违背意愿这么做呢?

没办法。

支持实体经济,支持民企

表面来看,央行在放水,一是从资金量上“放水”,要求银行加大对贷款和信用债的投放,二是压低资金价格,要求银行加大信贷投放力度,带动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下降。

今年以来,有超过300只债券推迟或者发行失败,信用债市场正在丧失流动性,连地方政府背书的城投债、大型民企都发不出债。

有业内人士举了个亲身经历的例子。

独立主承发行一家AA+民营企业的超短融,时间为半年以内,票面利率的询价区间上限也在6%附近。

当时考虑到,这家民营企业为行业的龙头企业,产能规模居于行业前三,在价格上具有极强的竞争优势,是知名的上市企业,这样的企业发债,即使不能多倍超额认购,至少发行成功不成问题。

事实扇了我一巴掌,投资者根本不踊跃,一听说是民企发债,根本不管行业的基本面,企业的财务情况,甚至根本还没听清该企业的名字,投资者就婉拒我们的推销。

民企缺氧,快憋死了。

在一级市场上,7月13日已发行待上市的中票、短融及超短融一共46只,其中央企10只,地方国企40只,加上集体企业一只、香港外资企业一只后,剩下只有4只民企的债券,发行量不到10%,这些民企债中,可能还有大部分由于没有募集满资金而不得不取消发行。

民企融资渠道被堵,财政收入不佳的城市融资平台融资渠道被堵,再这么下去,只能集体去借高利贷。

防止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

《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了今年以来债券违约的数据。

到目前为止,已有300只债券取消发行,大量优质企业难以在信用债市场上融资。

截至7月18日,有28只债券出现违约,除了沪华信为AAA级以外,其余违约债券均为AA+及以下评级。

以永泰能源为例。

7月5日,“17永泰能源CP004”的兑付资金没有如期到达上清所的指定账户,第二天没有像以往“技术性违约”的发行人,弥补前一天“操作失误”,换句话说,违——约——了。

永泰能源这样的企业不算差,如果永泰能源违约,类似的公司都会违约,贷款的银行怎么办?风险会不会像P2P市场一样蔓延?

有形之手出动了。7月18日,《中国证券网》报道,国开行、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平安银行、上海银行等已经同永泰能源控股股东永泰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如果不出手,信用债券投资人如果完蛋,财政和金融双双完蛋,以后没人敢投资信用债市场了,其他高评级债券无法独善其身。

不仅如此,今年,债券私募基金出现全行业亏损。6月份,纳入私募排排网月度排名的1527只固定收益策略私募基金产品,月度平均收益率为-0.11%,210只产品收益在-1%以下。去年全年,债券私募基金产品的算术平均收益率为3.09%。

金融风险可能蔓延。

为地方财政托底

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先生说,地方政府和国企是软约束主体。可能看上去资产负债表很漂亮,其实很糟糕。

金融机构一直有幻觉,有政府背景的投融资项目肯定有隐性担保和刚性兑付,金融市场的定价规则和风险溢价完全被扭曲了。

等到信用一紧,表外一收,这些平台就露出了真容,简直是画皮里的鬼。

社科院专家张斌先生说,债务问题最突出的是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主体部分是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债务。中央政府不允许地方政府把这部分债务认定为政府债务,但是平台公司跟地方政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规模非常大。

保守估计,地方融资平台债务在30-40万亿之间,有10-20%融资平台公司的利息保障倍数低于2,有超过10%的融资平台营业利润不足以支付债务利息。一旦挤兑了,地方财政就断流了。

背后的手稍微一动,地方政府压力下降了。

以地方政府隐性信用背书的城投债为例,AA+1年期城投债的收益率断崖式下跌,由7月3日的4.9%降至目前的4.6%左右,10天下行30个BP,债券利率终于下来了。

债券收益率明显下行,信用债总算受到一点待见了。17日成交的12荆州城投债的收益率报5.1998%,比前一个交易日下行10.02个基点。中长期限的低评级信用债收益率曲线都有不同程度下行趋势。比如,3年期的AA-级产业债、城投债、企业债收益率都有不同程度下行。

财政部是会计一部,央行是会计二部,现在会计一部查家底,会计二部必须松绳子。

徐忠先生说,与地方政府相比,金融机构相对弱势。央行、财政部一怼,更加发现,金融机构还是弱势的,当然,跟没背景的民企相比,金融机构是强势的。

世纪难题来了,这轮“中国版的QE”之下,各项资产价格也都面临重估,风险偏好较低,又不想错过股市爆发的投资者,可以关注一下追踪蓝筹股等优质标的的被动型基金。

跟支付宝合作而迅速崛起的天弘基金,实力已经相当强了,产品也非常丰富,包括沪深300指数基金,或中证500指数基金等等。截至2017年末,天弘沪深300持有人户数高达176万户,排名相当靠前。

最后,什么资产会涨?货币放水,如果基于有毒资产放水,风险加剧,货币持有者会产生不信任感。为什么全国范围内的房价从2015年初开始暴涨?人民币还会继续贬值吗?大家仔细想一想。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匿名
    2018年7月20日12:13 | #1

    大家都是赵家门口的狗,何必争谁更得宠

  2. 匿名
    2018年7月20日12:19 | #2

    墙内的没法指出真问题,看没看到都一样

  3. 匿名
    2018年7月20日16:07 | #3

    窗口指導,分配資源,

  4. 墙外楼皿渚人士
    2018年7月20日09:14 | #4

    看不懂金融我还看完了,谁知道这篇文章什么意思?央行为什么给评级低的债券背书,怎么背书的?╮(╯▽╰)╭

    • 匿名
      2018年7月21日08:43 | #5

      评级低的债券的债务主体有一些是地方政府、大型国企央企、有背景的金融公司。这些公司发行的债券政治上不能让他违约。钱还不上了怎么办呢?拥有印钞权的央行印钞给他们还,但这部分钞票没有实体经济做支撑。

  5. 匿名
    2018年7月20日18:05 | #6

    转:【货币的历史】苏联解体后十年,卢布贬值3万倍。如果不配置境外资产,千万富翁变成百元。1991年:1美元=0.9卢布,苏联千万富翁=美国千万富翁;1994年:1美元=3300卢布,千万富翁=3万美元;2000年:1美元=28000卢布,千万富翁=350美元穷光蛋。俄罗斯大批中产直接被拖入平困甚至赤贫,真实故事。

    快去換美元現鈔,保財保命防掠奪!

  6. 不民主不統一
    2018年7月20日15:54 | #7

    共匪掌握宇宙真理,願意怎麼來就怎們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