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夜宴紫禁城

“来宾均为高端政商人士,陈列包括珍贵文物,入会须有“十亿资产”,证据表明,复建后的故宫建福宫与普通公众无关,它是“顶级私人会所”。 ”

“故宫的商业化运作正在逐渐背离博物馆为公众服务的根本宗旨。在建福宫这一典型案例之后,公众必须要求:对于每一个人,故宫都应开放无阻。”


故宫内普通公众无法涉足的“高端活动”越来越多,这是否背离了博物馆的公共性质? (樊甲山/CFP/图)

夜宴紫禁城——这是故宫最新最时尚的用途。只不过,这一时尚与普通人无关,夜宴的朱漆大门只向“拥有尊荣地位的高端人群”打开。

4月23日晚,故宫建福宫花园,建福宫会所开幕式举行。在上百人的来宾名单中,包括陈义红、沈南鹏、王中军、梁信军、苏芒、虞峰、胡永敏、沈南鹏、朱永兴、刘海峰、沈国军等京城各界大腕,还包括建龙钢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伟祥、华泰联合证券有限公司总裁盛希泰、福建七匹狼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少雄等商界人士。来宾主体则以长江商学院高级学员组成。

证大投资董事长戴志康是第一个明确承认自己参加了建福宫的开张招待会的商界人士,“三年前我也去过那里参加韩熙载夜宴故宫演出新闻发布会。”

为保护这些尊贵的来宾,故宫保卫人员加班保卫,甚至专门请来二十多个警察在宫外执勤。

一份颇具皇家气概的“诏书”在晚宴开始前被宣读:“建福”承运,特昭告曰:在兹辛卯春日,紫禁城建福宫修饰一新,堂皇揭幕!阳春景明,万象更新。名园落成,喜迎佳宾。当此“四美”足具、“二难”并至,务使社会贤达、精英人士,一体与闻。谨此!辛卯年三月二十一日。

皇家气度显然是晚宴的重要基调。在建福宫敬胜斋主宴会厅中,数条江南织造总局的“手织金缎”被分挂于两侧墙体,印有“紫禁城建福宫”的奏折和纸砚烫红大字摆放在黄缎覆盖的茶几上。

在主宴会厅旁的延春阁内,置放多件故宫重器,与这些国宝相伴的则是左右各一名身形剽悍的保卫。珍贵的屏风宝座亦悉数阵列,其中包括人们所熟知的“清乾隆紫檀嵌玻璃画宝座屏风”。据一位参加了开幕式的人士获得的信息,这些珍贵文物从故宫博物院借调而来,“准备长期摆放”。

尊贵的宾客们在清宫宫女装扮的礼仪小姐引导下签到,之后欣赏民乐表演,晚餐结束后再鉴赏陈列文物,接近午夜,这一尊荣奢华的夜宴终于结束。

事实上,参加开幕式的多数长江商学院学员早已有过进入建福宫的经历。早在半年前,在建福宫里,一场隆重的晚宴便已举行。

一段清晰的视频资料显示,这是长江商学院第四期CEO班的年会。在这个俗称“长江四号”的班级里,绝大多数人拥有显赫身家。

2010年11月6日晚,在建福宫静怡轩门前,不大的院落里围出了一间宽敞的玻璃房,里面排布着数张餐桌。一支名叫“女子水晶乐坊”的器乐组合在玻璃房外的临时舞台上,演奏着如《印象中国》、《最爱茉莉花》等曲目。据称,这次晚宴正是建福宫会所开幕前的最重要的一次“预热”。

预热之后,会所筹备仍在进行。先期装饰一新的延春阁、敬胜斋及积翠亭已经开始不定期的接待,“隔三差五地会请贵宾吃饭参观。”一位参加过建福宫夜宴的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据此人士透露,此次年会由长江商学院院长项兵组织。目的则在于为半年后正式开幕的会所聚拢人气,“这就是陈义红为建福宫会所运营所作的预热”。“那时候会所运作机制尚无定论,还停留在尝试阶段”。

在“4.23开幕式”后,建福宫花园进入正式运营。延春阁作为展览厅,空间最大的敬胜斋被开辟为主餐厅,其他包括静怡轩、慧曜楼、吉云楼等亦为小型宴会酒会所用。

另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介绍,在会所开幕后几日的一个小型聚会上,当时在场者有故宫文物保护基金会和故宫博物院的相关领导。

5月15日,三页建福宫顶级私人会所“入会协议书”被网友曝光。而故宫博物院方面对此决然否认:建福宫成为私人会所“不存在也不可能”。

从重建到私人会馆

建福宫的“复活”得益于香港知名企业家陈启宗在香港回归后的捐助。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张文彬在1999年春的签字仪式上说:“建福宫花园的复建将填补紫禁城古建筑群的空白。”帝王时代曾经供帝后休憩娱乐的建福宫,焚毁于20世纪20年代的一场大火。此后人们面对的建福宫,仅仅是由基座和石头构成的青灰遗址。作为一个王朝的角落,它仅仅存在于历史当中。

历经五年有余的重建是超级苛刻的。在捐助方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香港)驻故宫专员的参与下,建筑主张一切修旧如旧,施工会按照古法、气候和古建的节奏而调整。内中延春阁的一种石材甚至在国内寻访了两年之久。而在建筑的内饰,则依照故宫博物院郑欣淼院长的意见,采用现代装修,接待贵宾之地属于题中应有之义。

人们惊叹于它重建的质量和中港合璧的方式。时至今日,按照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著名文物学家谢辰生的评价,复活后的建福宫“本身就是一座文物”。他曾主持起草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

两三年后,未对公众开放的建福宫迎来了很多贵宾,包括基辛格和老布什。它也举办过商业名流的宴会、展览和交流。仅从内观而言,一位建成后几次到建福宫的人士说,当年室内装饰的设计师以比较灰的色调处理内部装饰,朴素而低调,没有特意突出什么主题,“意在为将来流动展览或举办活动预留了空间”。

古代与现代的冲突,也让另一位到过建福宫的人士明显感觉到了异常:建筑内部(似乎是敬胜斋)装修比较现代化,颇具艺术气息,和中国古建筑宫、殿、楼、阁的风格形成鲜明对比。陪同的工作人员承认,今后可能会搞一些“高端活动”。

对于这种高端活动的属性,熟悉上流社会的人士早在2009年即已耳闻。有一种说法,在今年5月被曝光的建福宫会所之前,一位广东人和北京人极尽低调之能事,在这里开过一个私人会馆,但因定位不准和人脉不广等原因关门大吉。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为了建福宫会所的筹备,它的内部在2010年年底招投标进行了一次重新装修。

所谓低调筹备还包括,提出收购中外顶级艺术家的作品,以及与外国政商上流人士努力接洽。流传在上流社会的建福宫会馆,正致力于建设一个“全球精英俱乐部”,将更侧重于中美政商交流,而对中国名额非常有限,传言中10亿以上的有产者方有资格进入预审。一切都是低调的,仅仅流传于狭小的领域。

会所的“操盘手”

专业人士表示,单凭故宫自身无法运营一个顶级会馆,做高端会馆的一个前提是:“必须有一个财团支持,垫付先期的运营成本和尤其重要的人脉支持”。

多位知名人士在会所曝光后于网上发表言论,均将如今的建福宫会所的真正操盘手指向了中国动向(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义红,陈拥有长江商学院学员背景,这也是预热与开幕均与长江商学院学员有关的原因。

经营建福宫的“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为媒体的造访之地。但他们发现注册地址上根本不存在这样的公司。查询工商资料可知,这家公司至少换过三处办公地点,还因私自更换办公地被工商部门开出5万罚单。

事实上这家公司名称中原本并无故宫二字,是后来加上去的。注册资本为700万的公司由两部分构成,成立于2005年,法定代表人为陕西籍人士张群言。中方的出资单位是故宫下属的事业单位北京故宫文化服务中心。与之合资的香港益诚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仅为1万港币。公司对外宣称“公司秉承故宫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以‘传承、整合、创新、价值’为经营理念,担负起发扬和创新故宫文化产业的历史使命”。

这家公司的副董事长是故宫文化服务中心主任。在2009年9月,故宫文化服务中心的新任主任,接替她的前任成为副董事长。中外双方的合作关系并不复杂,故宫以品牌投资(“紫禁城”、“故宫紫禁城”、“紫禁城御膳房专造”、“紫禁城御膳房监制”等商标),而香港公司投入全部现金,也将因此拿到35%的收益。

按照规定,合作期满后,商标和专利使用权将不属于故宫,而属于公司。

成立后不久,这家公司便开始大力发展宫廷产品,向杭州的一家丝绸企业、北京一家家具企业和食品企业订购产品。它的经营并不好,第一年亏损263万后,资产仅存350万,只比负债多了一万。从账面上看,这是一家滑向深渊的企业,到2009年,它已经净负债近600万。

公司资料中多次出现的一个叫马超斌的年轻人,以及一位叫马彤的人。故宫内部人士曾经看到过,建福宫会所筹建期间,马彤开着陕西牌照的红色保时捷跑车多次出现。至少有三个消息源指向,31岁的来自陕西的马超斌是建福宫会所筹办的实际主管者,“他是故宫一个大领导的亲戚”。

而更多出现在筹办场合的马彤是马超斌的“执行者”,据熟悉故宫内情的人士介绍,马彤以房地产商的身份为人注目。以他为法定代表人的企业,不仅有已于2011年3月被注销房地产企业资质的西安金鑫房地产有限公司,还包括“陕西金鑫拍卖行”。此间拍卖行自1997年成立,为陕西省拍卖行业协会副会长级单位。

不过电话那头的马超斌坚决否认了这一切:“我几年前就离开故宫了,建福宫不是我做的。我走之前还没有开始做。”他说自己曾经经营的主要是御膳房食品研发,本人不是故宫的编制。当被问及是否故宫一位主管者的亲戚时,他连续说了三个不,随后挂断了电话。


至今故宫只是部分对公众开放,未开放场所中还有多少被用于“商业开发”? (北方/图)

喧闹行乐,早有先例

在建福宫会所曝光之前,故宫承办商业活动其实早有先例。

此前引发争议,当属某大型通信公司举行的成立五周年庆典。一篇名为《500人在故宫吃“大排档”》的博文披露了相关内容:2007年5月17日晚,故宫宁寿门广场,宴开五十多席。该公司领导、大客户和合作伙伴共五百多人参加了这场规模浩大的露天夜宴。

作为参加者之一,该作者在博文中写道,“故宫是国之重器所在,国之瑰宝所在,在这里杯盘狼藉、喧闹行乐,实在稀奇”。

事后得知,参会者甚至获准在非开放时间参观部分故宫。而这些待遇的得来则在于“故宫与其属‘战略合作伙伴’”。

事实上,因为这些活动均在非开放时间内举行,如果不是参与者自行发文披露,外人其实难以知情。

彼时争议之下,故宫博物院文保处主任梁金生曾表示,只要安全措施得当,故宫在不开放时间搞关门活动,“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显然,对商家最大的吸引,便是“故宫”两个字无可取代的政治意味和权力象征,甚至于奢侈品牌也有进入故宫珍宝馆展示的经历,在公司的媒体宣传上着重提及。

努力进入故宫进行商业活动,成为各家高端品牌的共识。同样是在宁寿门广场,2010年9月的大众新辉腾赏车会便在此举行。这是在皇城范围内第三家搞商业活动的汽车品牌。

“尽管先前已有另外两家汽车品牌在太庙举行了活动,但这次毕竟是进了故宫,政治意义非同一般。”彼时一位汽车界人士如是表示。

事实上,相比频次并不高的高端品牌广场活动,数量更为庞大的经营单位在故宫的聚集则是故宫商业开发的活力之源。一则来自故宫内部的数据是,在2007年,故宫内有经营网点34处,参与合作经营的外来企业一度达到三十六七家。

2005年,故宫博物院成立了经营管理处,作为专门的机构管理故宫博物院文化产业的经营和发展。就基本的合作模式而言,当时还是由企业出资,故宫博物院以品牌或人才技术入股。

事实上,在“星巴克事件”成为关注焦点前,故宫统一规划经营活动的“收权活动”便已展开。2006年,故宫方面便以招标形式选择了专业机构,为故宫的经营网点进行规划,而“故宫”、“紫禁城”两个商标也被批准为驰名商标。

“收权活动”所确立的两大方案是:一方面开发具有故宫特色的文化产品,另一方面,在经营活动中,任何经营主体都必须以故宫品牌为主,以“树立故宫的整体服务形象”。

而在过去一些与故宫开展合作经营或者独立运营的网点则不可避免地面临两种选择——或服从收编,改用故宫品牌继续在此经营,或彻底退出故宫。事实上,诸如“大明宫”和“王府”等在外国游客中有显著知名度的品牌,最终与星巴克的命运相仿。

然而,对于如此开发,故宫高层领导始终在多个场合对“商业”概念予以回避。“这是一种服务,面向公众的服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如此着重强调。

一个数据显示,目前故宫博物院的特色商品已经超过了2500种。而这些商品的开发被拆分给十数家公司。而这些公司基本是故宫以自己的品牌与民间资本合作,但并未有实际的资金投入。在工商系统中,随意输入“故宫”、“宫廷”、“紫禁城”等字眼,能够检索得到的公司,基本有故宫背景。

尽管商品数量已经客观,但在郑欣淼看来,“还远远不够”,与台北故宫尚有差距。早在2006年,在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周功鑫履新前,郑欣淼已经让一位副院长主管文化产品开发的诸多事宜,“甚至让其到台北去学习”。

但是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是,“故宫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和全国重点文物的名声和地位,已经被一些商品或商家利用。”全国政协委员、著名文史学者葛剑雄如是表示。

在葛剑雄看来,故宫名称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商业广告中,故宫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商业活动中。“一些‘金书’、‘金画’、‘稀世珍宝’的广告,也都或明或暗显示它们与故宫的关系,或称仿自故宫珍藏、皇家秘宝,或称得到故宫特许,限量编号。”葛剑雄撰文称。

这里面不乏引发文史界人士强烈反弹的事例。2004年底,一套重印的《四库全书》进入拍卖市场。最引人注目的是,在7部特藏本上,加盖了“文渊阁宝”和“乾隆御赏”原玺真印。其中乾隆的御用藏书印“文渊阁宝”自1781年首次启用之后,已封存了223年。

时至今日,一位文物保护专家依旧难平心中块垒。“加盖了皇帝原玺真印的《四库全书》显然具有了文物价值,还能上市交易吗?而且一个地方文物部门何来权力批准动用国宝?”


建福宫会所开幕所用“诏书” (南方周末资料图)

对每一个人开放无阻

5月16日晚,故宫的官方微博发布情况说明,回应备受质疑的建福宫富豪会馆。

故宫方面首先重申了此前三天的说法,“不存在也不可能成为全球顶级富豪私人会所”,而后笔锋跳转,“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未经院里审批的情况下,擅作主张,扩大服务对象、发放所谓入会协议书”,“尚未实际开始营业”。对于发生在4月23日的开幕夜宴,则只字未提。

故宫内部人士透露,故宫博物院的领导办公室,离建福宫“很近,也就50米”。对于半年来建福宫内的熙熙攘攘,“不知情”实在说不过去。

故宫是天地文雅的现代博物馆,首务应为传承文化、服务公众,一位不愿具名的文物界人士认为,商业营销不应排斥,但“第一,不存在欺骗。第二,不伤害文化遗产本身。第三,不侵害公众的基本文化权力。第四,不贪污腐败”。按照他的标准,违反其中任何一条底线都将不可容忍。在此基础上,他主张可以进行合理的商业开发,不能轻视自由市场的商业力量,这肯定能给文保和事业带来助力,“卢浮宫大都会也有比较像样的餐馆和咖啡馆”。

他的观点跟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著名文物学家谢辰生不一样,谢辰生是直接反对在博物馆和其他名胜古迹中建设会馆的一个。他认为自己的观点并不保守:“不是保守和先进的问题,这是原则问题。”

在他看来,文化产业的内容必须是文化,比如出版、讲座、展览、印刷、复制品等,博物馆绝不能产业化,“如果为了挣钱,那绝对错了。为大款服务,我坚决反对。博物馆不能变成百货商场啊。”

在法律与职业准则层面,也不难找到对博物馆商业化的规定。

在中国,文保单位的经营受到以下条例的保护:文物保护法第23条和第24条,“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作其他用途的,应当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报国务院批准”,“不得作为企业资产经营”。《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办法》中,亦明示“在参观游览区内设置服务项目,应当符合世界文化遗产保护规划的管理要求,并与世界文化遗产的历史和文化属性相协调”。

对于商业援助,《国际博物馆协会职业道德准则》亦明确规定了机构的道德准则:“如果从商业或工业组织或从其它外界途径寻找并接受经费援助或其它援助是博物馆的一项方针,便需十分小心地对博物馆与赞助人商定的关系作出明确规定。商业援助与赞助可能会涉及道德问题,博物馆必须确保其标准及目的,不会因此类关系而受到损害。”

即便有时存在分歧,但各方一致的看法是,博物馆面对的必须是普通公众。“爱之愈深,责之愈切”,在故宫方面的官方说明的结尾,故宫感谢了一段时间以来的监督者们。“管理和使用上,我院明确建福宫花园按照由故宫博物院直接管理、委托专业公司承办的思路开展活动,这是与香港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共管期间所获得的宝贵经验,也是在探索保障建福宫花园的高标准维护、高标准服务,真正成为故宫博物院与社会交流合作的有效平台的妥善途径”。

多位文保界专业人士表示,重建后的建福宫是一种崭新的事物,故宫应该重申它的定位:用于贵宾接待、举办新闻发布会、小型展览、主题沙龙、讲座等文化活动的场所。而面向的人群必须是“多样多层次的”。

无论如何,故宫是属于公众的博物馆,对于每一个人,那里都应该是美好和开放无阻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