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社区:劳动密集型行业小老板的这几年

借天涯的人气来发发牢骚,说说自己这几年的经历。我,中国从事人数最多行业中一员,做点小生意,非农民,别喷我说歧视农民。

 先从08年说起这年的上半年,和过往的前几年一样,订单(我们称生意叫订单),说是订单,根本没人付给你订金的,贸易公司嘛,谁给你订单谁就是爷,谁让动密集型行业竞争那么厉害,交了货还得好几个月才有钱收。有订单日子就过得充实,心里也踏实,这叫有盼头,按美国人的说法叫有希望。这年咱的情绪也有大格局,基本上和全国人民一道同悲(汶川地震)同喜(奥运)同怒(金晶被抢火炬)。话说奥运刚过没多久,雷曼兄弟挂了,咱也开始受累。次贷危机爆发,美国人民一下子苦哈哈,买东西肯定是精打细算,这下子给中国的订单少了。好在做生意的都是年底算帐,过年前几天噼里啪啦一算,嘿,略有赢余也就心安了。这一年我同学张某某,也做我这一行,挂靠在我公司,也就是走走帐,下半年开始少了音信,你别以为他失踪了,那是因为美国订单都在天上飞 ,一下没了生意。话说美国人下的订单可不小,06年此位仁兄三个月做的生意顶我大半年的销售。那就让订单飞一会吧,毕竟大半年的生意还算可以。08年我就这么过来哈。下半年趁着不忙,约了几个好友开车去内蒙东北转悠了一圈,去了中国的最北端,找着了北,有收获呀。要让我给08年打个分数呢,就算80分吧。

进入2009年,生意一直比较低迷,但由于原材料也因需求不振价格下滑,订单虽说少了,利润还能保证。既然全世界都危机了,咱也有勒紧裤带的思想准备。想想前几年还是赚了点小钱的,俗话说,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这么想想也就心理平衡了。这时房价还有点下跌,正寻思等再低点,拿点钱出来再买套房。今年老同学张某某只有零星的货从我这里走帐,其他时间都磨蹭在股市了。每次上我这里都一心给我传授股经,什么单针探底形态说是老鼠仓,什么穿头破脚形态就是头部坚决出货,说了也没用,我的中石油还在45元的高峰站岗呢。

2009年这一年吧,我们当地税务局还真是开动脑筋,颁布了新规,所有企业,每月按销售金额的一定比例预先征收企业税后利润再分配所得税。是不是听起来有点拗口,朋友你可能一下子没理解。这样说吧,就是说一年下来你的企业有了利润,那就得根据规定缴纳企业所得税。利润高的话,30%-40%是要上缴的,精确的比例不说了,累进制的。缴完以后那就是你企业的利润了,没错。不过这个企业赚来的钱要分配给股东,到股东口袋里,缴的就是股东的个人所得税,就是再要缴纳20%的个人所得税,这个是正常规定,也没错。要是一年做到头你的企业非但没有利润还亏损了怎么办,还怎么分配利润呢,没得分配,这笔税政府还能征的到吗,征不到!呵呵,是啊,一般情况,企业即使有利润也不会分配给股东,都是私企嘛,分什么分啊,放公司账上又不会跑掉,这叫合理避税。咱公司小,不像汇源可以跑去开曼群岛注册公司,说来说去一切的一切都是钱闹的。刚才不是说照着老的套路,税务局征不到税嘛。这下好了新政策规定这笔股东年底分配时该缴的所得税,现在按每个月销售额的一定比例先预征收,这下可跑不掉了。有人要说话了,要是年底时公司做亏了,税务局会退还这部分税吗?呵呵,没先例,绝对要不回来的,不信你试试看。今年的生意这么差尼玛还来这一套,心里开始不平衡了啊,咱去年汶川地震时还捐了一些钱,N年前记得甘肃张掖有个掏肠的案子,还照着网上给个帐号汇过钱,本地论坛发帖有人得白血病,也献点爱心。今年死了这条心,让政府去干慈善这事吧。

仍旧是2009年这一年,某天来了两位安全技术监督局的公仆,出示证件后坐定,说是只要是生产经营性企业就得配备安全员,我说我们在大厦里办公,需要吗?要啊,先填个表,下次等通知培训,结业后发安全员证。我勒个去,心想咱们这里是冲积平原,地下没煤矿,安全员招不满,忽悠到办公室里来了。这次我没就范,我说大家都办,我再办。因为这个安全员证一旦办了,还得每年年检,既费钱又花时间。公仆临走时恨恨的丢下一句话,这个证早晚都得办。尼玛,到处都是办证的,这个比牛皮癣厉害,一般情况都是一个通知就把你搞定。阿弥陀佛,这安全员办证的事至今还没音信。说起前几年消防检查说配灭火器,倒是真有必要。灭火器嘛,我是配了的。给09年打个分,给个70吧。

到了2010年,订单依然不多,因为外贸企业不时受着汇率的影响,每次报价都是心里忐忑不安,报高了客户接受不了,报低了自己的利润太低,利润和风险不成正比。报价时小心拿捏着分寸,这年的大半年都是被客人一次次询价搞得心里很毛,因为基本上每次报价都被客人说太高了太高了。我心不黑啊,10%的利润都没法保证,老天。

这下到了这年的8月份,作为贸易商的我,需要买进原材料,哪知原料突然上涨30%。记得9月底在公司和供应商谈一批货,问好了价格,想想等打样的样品确认后,再买进,结果到了10月8日上班第一天,一问又涨了10%,我的天,我的利润也就10%,这下没法子了,这时的原料是一天一个价了。更可恶的某个河北的大型企业,某某上市的企业,答复我说,暂时不报价,现货无。大家都知道,买涨不买跌,许多资金都加入到抢购囤货中,农民也不肯出售了,郑州商品交易所的原料价格,一下子到了翻了近一倍。你要知道咱们这行业在中国是竞争充分的微利行业。这怎么受得了。好了,不买还得涨,明知订单肯定亏损,还是得做啊。外行人都会说,没钱赚不做不就行了,你以为我是卖青菜啊,再说了,卖青菜的,要是不卖也会烂在手上的。你不帮客人做这张订单,客人可是接了订单的,你撤了不是要了客人的命么。再说了,我还有好多应收款(通俗说话就是欠账)在客人手上呢,你说接还是不接这批活。那就接吧,做完后,再噼里啪啦一算亏了大概1万。还好还好,自我安慰。

这一年老同学张某某没了踪影。订单在天上飞了2年,估计是飞走了。

这一年我的一个供应商,征地拆迁拆到他厂子,他很释然的对我说,总算可以冠冕堂皇的关张了,弄个贸易公司过过日子吧。他跟我说09年开春招工人时,提高了待遇也只招到三分之二的工人。在2010年更加痛苦,不光是招不满,招来的还不顶用啊。不是熟练工,干不出活,大伙都知道的资本家想榨取剩余价值,那个可怜啊,基本没油水可榨呀。

   也是这2010年,我的上家也就是客户,离上海比较近的城市的企业,数年前买了一块地,盖了几栋厂房,一栋是自己的厂子用,其他租给别人开厂,过年我去拜年时跟我语重心长的说,这个行业不能再做了,熟手招不到,赚不了钱,除了工资涨,其他如原料水电煤都在涨。我说你不是新买一奔驰吗,100多万哪。。。他说,哪里,这车全靠我收的租金一年2,3百万,自己的厂子忙了一整年去掉开销都不知有没有得赚。扯了半天总结出一条:只有房地产才是出路。

   上家和下家都萎缩了,你想我的生意能好嘛。再说说,08年初起诉一家欠账单位,在那个倾盆大雪的日子拿到了法院给我的调解书,判令欠我的10几万债要还。尼玛到现在了,欠账非但没给我,还让我一趟一趟去当地的全国优秀法院,递交强制执行申请。也不知道欠账单位的工商注销登记为何会到法官的卷宗里的。就这样想不了了之。2010年,打60分,因为我实现了去西藏的梦想,否则不及格了。

   2011年5月份,我已经有二年多没有老同学张某某的信息了,N年前浙江的老朋友,把公司交给手下打理,投资重心转到矿山上去了,我想去取经。2011 年,我的分数肯定不及格。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