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镜:周永康早知道铁矿石交易内鬼与温家宝的公子有关

温家宝指示,要继续从郑少东的嘴里弄到更多的关于周永康的儿子周斌以及其他高层家属进行权钱交易的情况。这些材料显然是高层斗法时的重磅炸弹。周永康当然也马上知道,打周斌就是打他周永康,不能让儿子成为别人要挟他的把柄。周永康开始反击。

周永康反击的结果,就是力拓案的爆发。周永康启动力拓案的表面原因,是因为中钢协以及多家国内企业,纷纷向国家安全部,公安部等部门上书,认为在中国与国外矿业巨头的谈判中,中方始终不能掌握主动,外方经常性地掌握中方只有谈判核心层才掌握的标的等机密,肯定是有人泄密作怪,要求有关部门查处在中国钢铁行业的“内鬼“。

而实际原因,是因为周永康早就知道,这个“内鬼”,与温家宝的公子有关。

温云松之所以要介入铁矿石贸易,不仅因为能源资源领域一直是其游猎淘金之地,更由于国内各战略行业已经被前几任的中共常委基本瓜分,十六大后,可供新任常委们瓜分的战略产业并不多,就剩下钢铁行业还没有被完全整合。

但钢铁行业国有与民营竞争激烈,鱼龙混杂,而且国有企业由新成立的国资委统管,国资委是前任总理留下的班底,刚上位的温家宝还不能轻易就抓在自己的手里。聪明的温云松于是将目光转向钢铁行业的上游 – 铁矿石供应上,因为抓住了原材料,就等于抓住了钢铁行业的命脉,可以步步为营,最终将整个行业抓到自己的手中。

2002年年,中国钢铁行业已经出现资源严重依赖进口的局面而国际上供应铁矿石的,最大的只有三家公司:。。必和必拓,力拓和巴西的淡水河谷三家总比300家好控制,于是温云松让自己的亲信代理人悄悄出面,与三家供应商进行交易,以垄断中国的铁矿石进口。

是谁向力拓等外国矿业巨头泄了密?

温公子通过代理人以向三大公司提供中国钢铁行业的需求信息和协助三大公司形成比较有利的供货价格为条件,赚取佣金。这些信息不仅包括中国钢铁行业的总体情况,还包括主要钢铁企业的采购计划,原料库存,生产安排,生产流程参数等数据机密。

这些数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致使自2004年以来,中国作为全球铁矿石最大的买家,却一直在谈判中没有任何话语权。从2004年至2007年,铁矿石长协价分别上涨了18.6%,71.5%,19%和9.5%。同期中国钢铁产量也接连增长24.51%,30.94%,23.84%和15.17%。中国铁矿石进口已经占到世界的70%,但谈判能力却连日韩都不如,有时竟然还要靠日韩谈判来确定价格。这种情况在2008年年后更甚,本来想借金融危机压价铁矿石的中国,却发现自己的标的就摆在对方的桌面上,在谈判中完全陷入被动,任人宰割。

中国钢铁协会一位曾供职过冶金部的高层人士透露,自从1981年铁矿石谈判机制形成以来,2002年以前的时间都是平静的,一年一度的谈判价格都没有大的波动。但自2003年,尤其是2004年以后,中国一年比一年被动。主要原因,就在于熟知中国钢铁行业情况的高层人物,将信息完全出卖给外方所致。

该人士称,能掌握这些情况的,中钢协不会超过10个人,但中钢协作为中国钢铁行业的代表,作为中国谈判方,一直以维护中方利益为己任,不会干这种自掘坟墓的事。因为中钢协就靠中国的钢企养活着,维护了国内钢企的利益,就是维护了自己的利益。

该人士对力拓案中方人员只有谭以新,王洪九泄露商业机密的说法嗤之以鼻,认为这两人的层级根本不够,完全就是“替死鬼”。谭以新是首钢矿业进出口公司总经理,顶多算个副局级干部,首钢的核心信息他都不一定掌握,更别说中国钢铁行业整体的情况了。而王洪九是山东莱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海运部相关负责人,莱钢称其只是个科级干部,连莱钢的情况都不可能掌握,惶论整个中国钢铁行业的高端机密了。该人士认为,能掌握中国钢铁生产需求具体情况的,除了中钢协,就只有国务院有关部门了,从中国钢铁业秘密会议的第二天力拓就能够拿到会议的内容看,真正的泄密只能来自国务院相关部门高层,或者与这些高层接近的特殊人物。

(“明镜月刊”第16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