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嘉:体制中的个人责任

19日,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在武汉大学演讲的时候被学生连扔了一枚鸡蛋和一双鞋子,鸡蛋未能扔中,一只鞋子却稳稳命中了方校长的胸口。事件之后,网络上一片叫好之声,大家都认为这个中国网络封锁工程的缔造者该打。在事前,在国外的“微博”-推特上就已经有各地网友悬赏围攻方校长的勇士,最高的赏格居然是香港一日游加陪吃陪喝陪睡。然而也有为方校长鸣不平的,支持方校长的人说,方不过是体制中的一个微小的棋子,设计中国的网络封锁工程不过是方的一项工作,我们不能苛责方本人,而应该责怪这个体制。也有人说,方只是一个老老实实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他不懂政治,也不想参与政治,他只是为网络封锁提供了技术,如果要问责任,应该去指责那些使用技术的人,是那些统治这个国家的人使用了技术。就好像有人用刀杀了人,你不能把生产刀的人抓来判刑一样。

  我显然不能接受这些辩解。技术也必须有伦理,科学家也应该思考自己所研究的科学技术是否能够被用来给人类作恶。爱因斯坦就曾经拒绝为纳粹生产核武器而流亡美国,并且为自己的科学创造给日本人带来的巨大灾难感到忏悔。如果,我们可以为纯粹的技术人员免除罪恶,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原谅731部队的人体细菌实验呢,毕竟那也只是技术,只是实验,虽然手段很残忍,结果也是用于战争的,但是我们依然可以以技术为借口为那些实验人员开脱。事实上,那些为专制服务,为战争服务的技术人员是无法摆脱道德的指责的。以刀杀人,我们确实不能指责制造刀的人,但是我们可以讨论,一个人的技术其生产出来的主要用途和目的是什么。刀固然可以杀人,但是主要是用来生产的。然而,方所设计的网络封锁工程呢,除了用来封锁网络、限制信息的自由流通和言论的自由表达,还有什么用呢?为花季护航,过滤有害信息显然不是网络封锁工程的主要目的。

  更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是:我们这些体制中的个人,能不能以邪恶的体制来为自己的罪名开脱,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都推卸于体制。当然,我们必须承认,面对这个无处不在的体制,个人的力量是十分渺小的,我们随时被体制所左右却无法左右这个体制。因此,就这个时代中的罪恶而言,的确很大的部分要由这样的体制或者社会制度来承担,个人的能力实在微小,因此责任也微不足道。但是,即便如此,我依然想说,其实体制的罪恶与个人实在关系密切,一个罪恶的体制就由这些平庸、助纣为虐而不知的个人所造就的,也正是因为这些个人的小恶而汇集成了体制的大恶,同时,体制也因为这些人的依附和利益捆绑而变得更加庞大和稳固。

  道理十分简单。一个医生希望杀人,配制了一针毒剂,交给护士给患者注射。如果这个护士很明白的知道这是毒剂,但是迫于医生的权威,她依然为患者注射的毒针,那么她显然是难逃罪责的。因此,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自己是否是被体制或权威所胁迫,而在于,自己是否明知自己的行为及后果。一个看守柏林墙的士兵显然很清楚自己向逃亡西德的人开枪是什么后果,因此,他逃不过统一后的联邦法院的审判。方校长也一样,我不相信在这个时代,还会有人认为网络封锁是必然的,是为国家牺牲。这样说的人,要么言不由衷,要么放着脑子不去思考,拒绝思考不是你回避罪错的理由,尤其像方这样的人,如果他想获得真实的信息去判断是非实在是太容易了。

  有很多人依然会觉的这些离自己太遥远的。他们会说,我们只是一介小民,只会过安稳的日子,怎么可能碰上看守柏林墙设计防火墙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情,那么纠结的选择根本轮不到我们去考虑。我们只需要过小日子,只需要知道工资、房价、菜价,只需要知道星座和八卦,只需要追追美剧,追追韩星,追追属于自己的小幸福。

  的确,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都将很平凡、很平淡,但是这不是我们放弃思考,失去价值是非判断能力的理由,也不是失去寻找真相的能力的理由。很多人会辩解,我们很有是非的,安分守己讲义气,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其实,这不叫是非判断。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从来不是自己思考的结果,而是老师或者爹娘告知的结果,社会上都认为什么该做,我就也认为这个该做,自己却从来不去追问为什么这个该做?决定这个该做背后的价值标准是什么?这样的价值标准真的有价值吗?尤其是关于大是大非的问题,关于公共道义的问题,我们能思考清楚吗?

  我觉得很难。因为前提是我们很难知道真相,而且更加悲哀的是我们都懒的去寻找真相,也不知道上哪里寻找真相。我们习惯于接受老师和别人告诉我们的真相。上着上着网,突然遇到错误404的提示,遇到了该页无法显示,很多人根本想不到是被墙了,也根本不会去想为什么打不开了,反正打不开,不打开就是了。搜索一个词条,遇到“根据法律法规,部分结果无法显示”,你的第一反应是没有这个词的信息还是这个词是敏感词?你会不会继续去想这个词的结果无法显示,根据了什么法规?不仅懒于寻找真相,我们也不知道如何寻找真相,百度是没有真相的。

  更为可悲的是,我们失去了责任感。我们将一切过错轻易的推给体制,然后自己对身边的恶行和自己的罪错继续冷漠。因此,直到有一天,有人讲真相告诉了你,并且在向你宣扬正确的价值观,你会像听到八卦一样听着这前所未闻的一切,然后又很神秘的告诉别人:嘘,你听说过xx门事件吗?把真相作为八卦,是最大的悲哀。我们从未把这一切和自己的命运、人生联系起来,从未想过自己对这些事情应该承担什么责任。再耸人听闻的真相都无法激发其你的正义感和道德感。

  这一切都不可怕,可怕的是别人告诉了你正确的价值观和真相,你依然捂着耳朵说:我不要听,这些都是假的,书上从来没有这些。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鲈鱼
    2011年5月23日10:11 | #1

    方某人今后会很惨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