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文:迎头痛击“公民社会”

在故宫博物院写错“撼”字前后,一连串的“撼事”接连发生:知名音乐人高晓松醉驾入刑,知名投资人王功权高调私奔,安徽颖泉公安宣称要“迎头痛击暴力抗法者”,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周本顺警告社会管理不能落入“公民社会”陷阱。

  前两桩事虽然“撼”,但毕竟只是关乎个人,后两件事则关乎大众,更值得多费点笔墨和口舌。

  安徽颖泉公安的微博全文如下:“暴力抗法者之所以嚣张狂妄,暴露出一些地方行政执法的疲软,公权的萎缩。唯有迎头痛击,方能扶正驱邪,固我江山。”

  此微博迅速蹿红网络,并引来数千名“粉丝”围观和评议。反对者众,自然在预料之中。颖泉公安微博管理员根本颠倒了事情的因果关系,逻辑自然就不通了。众所周知,中国目前之所以暴力抗法事件连续发生,部分原因固然是公民权利意识增强了,更关键的原因还是由于公权的强横。

  拿最近媒体报道的几起暴力抗法事件来说,无论是沈阳小贩夏俊锋杀城管,还是发生在哈尔滨两起暴力抗强拆,无不是代表公权力的城管和拆迁人员过于专横跋扈,用非法手段逼人到墙角遭致反弹所致。

  认不清因果关系,不对症下药,只知道“迎头痛击”,将招致更强烈的反弹,即便有心要护“我(党)江山”,非但不能固反而坐不稳。

  如此素质,令人担忧。怪不得公安部常务副部长、中央维稳办主任杨焕宁在接受我的专访时,忧心重重,“公安机关执法规范化建设本身还存在着不平衡、不全面、不巩固等问题,执法问题仍时有发生,有的还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也从反面说明了加强执法规范化建设的必要性、艰巨性、紧迫性和长期性。对此,我们心里着急。”

  为了规范公安民警的执法行为,公安部前些日子还下文严禁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并表示要对随意动用警力参与强制拆迁造成严重后果的,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但问题是,地方公安机关接受的是双重领导,地方首脑相比上级公安机关更能决定他们的财权和人事权,此境之下,杨副部长很多时候也难免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颖泉公安微博一事暂点到此。现在来听听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周本顺关于社会管理创新的“撼见”:一定要站在巩固党的执政地位、维护国家长治久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的高度,切实解决社会管理中与新形势不相适应的问题,防止误信、误传甚至落入某些西方国家为我们设计的所谓“公民社会”的陷阱。

  相比颖泉公安而言,周秘书长的逻辑更是不通:其一,公民社会不是陷阱,而是现代文明国家的普遍形态。不要公民社会,难道周秘书长的意思是要退回臣民社会?其二,西方国家没有也无义务为我们设计“公民社会”。我国宪法规定“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我国公民”,由公民们组成的社会自然应该是公民社会了,这个还需西人代劳么?周秘书长的说法不但不客观不负责任,且是对国人的极大侮辱。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解释,那就是在周秘书长眼里,我国宪法的规定根本不算数,完全可以弃置一旁,置之不理。我国目前依然是臣民社会,和西方国家的“公民社会”不是一回事,我国国情也不适合搞“公民社会”,因为那对我国而言,就是陷阱。

  从这种意义上讲,颖泉公安倒是和周秘书长暗中契合,上下呼应:正是因为公民社会是陷阱,并且是某些西方国家不怀好意设计的,故很有必要“迎头痛击”。

  鉴于周秘书长此段“撼言”涉嫌贬损宪法并给诸多国人思想上造成混乱,建议他站出来说清楚,否则建议全国人大质询他,以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母法–宪法的尊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