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昌科技董事长今日坠楼身亡,该公司上周五刚刚上市,上市前夜被举报

财经网:【微博动态】万昌科技董事长今日坠楼身亡,该公司上周五刚刚上市。 //@姚海鹰-:独家播报:知情者继续透露,淄博市委市政府今天白天严密封锁消息,山东媒体也被禁口,新华社记者在采访中受到阻扰。实际上,高在跳楼前已和公司相关方达成了解决股权纷争的方案,但就在即将解决之时,却发生了上述惨案!

@姚海鹰-:@邓飞 重大讣告:万昌科技(002581)董事长高庆昌今天上午跳楼身亡,淄博金融办胡希德主任透露,跳楼前,他本要亲赴青岛处理一笔1000万现金事项,不料意外发生,死因相关1000万。该公司5月20日才IPO,不到3天即出事。两小时前公告称,高庆昌于2011年5月23日逝世,工作由总经理王明贤代持,未言死因。

财经网:【微博动态】一上市公司董事长今日跳楼身亡。 //@姚海鹰-:独家,山东一核心知情人刚向我透露,高庆昌是从自家住宅楼23楼摔下,奇怪的是,高落地惨状异常,在太平间时的模样为:手和脚从身上完全分离,脚被另外放在一边。另一个细节是,据淄博金融办官员透露,高庆昌是带着凳子从23楼摔下,真是匪夷所思
————
两个万昌:万昌科技上市前夜被举报的往事

 老万昌神秘蒸发,新万昌急赴A股。

  六年不开股东大会,不分红,不披露经营业绩,甚至连这家万昌股份公司在哪里都找不到了。但万昌股份董事长高庆昌却带着另一家万昌科技公司准备登陆A股市场。这不能不让万昌股份的股东们心生疑窦,并愤而举报。

  2011年4月26日,刚刚获得A股发行许可的淄博万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昌科技”)开始正式招股。董事长高庆昌穿着崭新笔挺的西装来到北京金融街路演,在此之后的数日他还赶赴上海、深圳等地进行发行路演。

  然而,就在同一天,万昌科技的关联公司、山东万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昌股份”)的股东艾群策却向证监会举报称,作为董事长的高庆昌涉嫌掏空万昌股份的资产,将其转移至即将上市的万昌科技;另一面却遮掩万昌股份的经营业绩、长达六年不开股东会。艾群策持有万昌股份约12%股本,曾是1990年代中期淄博内部职工股市场的大炒家。他在举报中提请证监会暂停万昌科技IPO。

  更加蹊跷的是,当南方周末特约撰稿人千方百计调查万昌股份厂址时,却发现这家总资产达3亿元的公司尽管账面上清晰可见,但现实中却已消失于无形,连公司地址都无法找到。

  这是高庆昌经历的第三次上市之路。前两次是他担任董事长、总经理的山东万昌股份有限公司被山东华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华冠”)捆绑上市。由于两度被举报财务造假,山东华冠也成为中国股市有史以来第一个两次过会却仍未能上市的企业。

  “没找到不代表不存在”

  高庆昌现年68岁,他的发家地也就是万昌股份的所在地——山东淄博市临淄区。从1976年起,他先后在临淄制酸厂任副厂长、临淄刺绣厂任厂长,后又到临淄区皇城镇经委任挂职副主任。尔后,高庆昌又到了万昌集团任董事长,同时兼任万昌股份董事长和总经理。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山东万昌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家中型乡镇企业,占地7.83万平方米,下设五厂五公司和两个科研所,是集科、工、贸为一体的现代企业集团。

  表面上看,万昌科技与万昌股份之间没有丝毫股权关联,二者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共有一个董事长——高庆昌。

  万昌科技设立于2000年,截至2010年3月,注册资本8120万元,高庆昌持股40.59%,其子高宝林持股11%,其余股东则是部分高管和社会投资者。而万昌股份早在1990年代就已设立,因历史上曾进行过场外交易的缘故,其股权结构中,个人股占到了64.81%,其余则为万昌集团持有35.149%(高庆昌持有万昌集团31.33%的股权)。

  但让万昌股份的股东们心生疑窦的是,万昌股份是一家社会公众公司,但竟然六年不召开股东大会。包括艾群策在内的众多股东不仅对财务报表、经营状况完全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公司总经理是谁,也找不到公司地址。

  艾群策的另一个身份是武汉万国宝通生物谷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以及实际控制人。他在武汉的一家宾馆对南方周末特约撰稿人说,他于1990年代末买下了100多万股、占12%的万昌股份股票,但这十多年来投入却没有带来任何回报。他表示,目前万昌股份十多个股东 (累计持股超过30%)已联合向证监会等相关部门进行了实名举报。

  2010年,艾群策曾与多位股东前去淄博,要求高庆昌召开股东大会、公布企业资产和财务报表,遭到了高的拒绝。按照万昌集团方面告知的企业注册地址,他们去后发现3个多亿资产的当地明星企业却变成了一个只有三十多平米的工艺品小卖部。一同前去的另一位万昌股份股东王泽泉也向南方周末特约撰稿人证实了这一说法。

  无论从山东省工商局的注册信息中,还是万昌科技招股书中,万昌股份地址均为“淄博市临淄区皇城东路1号”。

  但当南方周末特约撰稿人来到皇城东路1号时却看到,这里只挂着一家公司的牌匾——万昌化工设备有限公司(大股东为万昌集团,持股56.25%)。该公司办公室副主任于新波介绍,“我们是2000年后成立的”。虽然不断有投资者打来电话询问万昌股份情况,包括分红时间和何时召开股东大会等,但他本人没听说过这里有万昌股份。而高庆昌很多年也没来过公司,现在公司与万昌集团都是独立核算,没有什么关系。

  蹊跷的是,不仅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高庆昌对于目前万昌股份的厂址极力回避、语焉不详,而且万昌科技副总刑兆伍和综合办主任逄增志对于这家同在淄博、有着诸多渊源的企业竟然也无法说出万昌股份的确切厂址。逄增志更是表示,“没找到不代表不存在”。

  根据万昌科技的招股说明书,目前万昌股份的总资产由2.14亿元涨到了3.075亿,2010年利润为683.9万元。虽然账面上的资产、利润清晰可见,但现实中偌大的万昌股份似乎凭空蒸发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