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空城”

4月11日,是鄂尔多斯的植树节。因为严重缺水,树木的成活率可能只有一半。但是,从东胜通向康巴什道路两旁的茫茫戈壁,已种满树苗,据说,自从鄂尔多斯开始大规模绿化后,河北树苗价格上涨了30%。

在鄂尔多斯,一颗树苗抽出新枝,需要一年的时间。但是,一座新盖的高楼拔地而起,却只需很短的时间。2011年,鄂尔多斯预计新建住房面积超过2000万平方米,这意味着每天都有近6万平方米住房推向市场,而鄂尔多斯市区人口仅有40多万,下辖各旗县全部人口也只有160多万。

1994年,当潘石屹先生得知海南每个人必须购买20平方米的房屋,才能消化掉当年数量巨大的新建住房之时,决定逃离海南,从而躲过了中国第一场楼市泡沫的破裂。

从各种统计数据上看,鄂尔多斯与当年的海南如此相似。但大部分当地人依然相信,鄂尔多斯的房价仍会持续上涨。

2010年,当中国大部分城市房地产市场因调控陷入低迷之时,鄂尔多斯住房成交面积超过了1000万平方米,很多高端住宅项目刚一推向市场,便迅速售罄。许多项目售价达1.3万元/平方米,个别项目甚至超过2万元/平方米。

在这1000万平方米之中,二手房成交面积仅有17万平方米。因为,既没有人愿意把新购买的房屋转让出去,也没有人愿意买旧房子。

甚至,没有什么人愿意把空置的房屋出租。与一年几万块钱的租金回报相比,鄂尔多斯人更看重资产增值。这造成来鄂尔多斯打工的外地人几乎很难租到装修完善、家电齐全的房子。

房地产是鄂尔多斯这一新兴能源城市滚滚钱流的终点。钱流的源头,自然是煤矿。

鄂尔多斯政府从未公布过煤炭储量,民间普遍流传的一个说法是,按照现在的开采速度,鄂尔多斯的煤可以再挖700年。这仅仅是煤,鄂尔多斯还有亚洲储量第一的天然气和世界储量第二的稀土。鄂尔多斯人把这称作“扬煤土气”。

在以“空城”而闻名于世的鄂尔多斯新建核心区——康巴什,鄂尔多斯政府斥资上亿元开凿出一条以自来水为主要水源的人工运河,运河北岸则预计建造1000座100米以上的高楼,构成康巴什新区的CBD,如今,已有100座写字楼规划在建。

运河南岸,康巴什市政府周边,则已经建成形态酷似鸟巢的体育馆,以及宏伟的大剧院和图书馆。尽管,大多数时候,这些建筑都空无一人。

鄂尔多斯人相信康巴什的未来,鄂尔多斯的GDP仍在以每年超过30%的速度上涨。

中国恐怕没有一个地方,像鄂尔多斯人一样,如此盛赞政府。一个主要原因是,政府令大部分人富裕了起来。一个鄂尔多斯人告诉我,在鄂尔多斯不要小看任何人,甚至连清洁工都拥有多套住房,开着私家车上班,工作对很多人而言,只是为了打发时间。

鄂尔多斯实现财富广泛分配的途径有两个,一是大规模高补偿的拆迁和城市改造,二是异常发达且信用很高的民间借贷。

鄂尔多斯的财富分配链条维持着一种“体内循环”。即由煤炭产生财富,支持政府城市改造,通过拆迁,分配给更多的人,再通过民间借贷聚集资金,贷给房地产和新的煤炭商,令更多的人分享到高收益。而由于缺乏更多可供投资的产业,大多数鄂尔多斯人选择将闲置资金变成资产。

鄂尔多斯人像祖先喜欢好马一样,喜欢越野车,路虎在鄂尔多斯的销量占到全国销量的近三分之二。他们喜爱聚在一起畅饮,然后睡在酒店,而不是回家,这令鄂尔多斯为数不多的几家高档酒店常年保持120%的入住率。

据官方保守估计,这里有6000个以上资产过亿元的超级富豪,有数万资产上千万元的富人。

也许,和迪拜一样,只要能源价格依然上涨,并有巨大需求,便能支撑这一体系不断运转下去。然而,一旦外部宏观经济出现任何波动,鄂尔多斯是否也存在像迪拜金融危机一样的风险呢?

无论是外来专家、学者,还是商人、官员,甚至连鄂尔多斯人也不懂,为什么所有的房子都空着,而房价仍在上涨。这确实是一个神奇的城市,没人能看懂的鄂尔多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