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阴谋论和世家

从忙总再次离开,到葡萄再次提供某些晦涩不明的信息(想看的赶紧去找,过几天他就删了),我在这里再一次地试图解读。大约两年前曾在河里基于宋鸿兵的那本演义和米国金融危机时的表现写过一篇关于阴谋论和米国世家的,这次也再整理一次。

1.阴谋论

2.世家

3.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

1.什么是阴谋论?

如果有一个政治或者财经集团,作了一项对全社会有很大影响的谋划和行动,但是这个谋划和行动并不为公众所知,或者在开始阶段不为公众所知,那么这个就是阴谋。

06年已经有很多人预见到了经济危机,但是他们的声音在主流媒体上发不出来。先知先觉者摸黑上了救生艇,放任甚至鼓励大众继续留在Titanic上喝酒跳舞。这个就是阴谋。

三井财团在中国全面撒网收集情报,偷偷地布局房地产投资,几年后又偷偷地从房地产上撤退,这个就是阴谋。

几年前中国对南非的银行持股20%,而南非对QQ持股40%,这些都是大家看得到的。中国和南非也许在背后达成战略合作规划,拉南非加入BRIC是其中一步,这个战略合作就是阴谋,就象葡萄老是提到英国参股中国某加油站集团是一种利益交换一样。

善用兵者隐其形,有而示之以无。

见胜不过众人所知,非善之善也。

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

任何行为都有其目的和利益所在。如果没有必要公开信息,为什么要公开?

信息不对称是获取超额利润的基本手段。阴谋论天然就具有生存竞争上的优势。

如果你有条件这样去做,你会不会主动放弃自己的竞争优势?主动放弃的都被淘汰了……

2.什么是世家?

一个家族,如果能够以家族的形式传承下去,并且保持足够的战斗力(获取和占有社会资源的能力),就是世家。

所以孔府已经不是世家了,因为虽然还有家谱,但是整个家族不能再以家族为单位协调内部利益,对外统一行动了。杭州的钱家虽然还人材辈出,但是分居两岸和米国三地,也不能以家族为单位行动,也不能算世家了。

世家和豪门是不一样的。豪门要有财富,有名望,且不需要传承。刘涛嫁的王家是豪门,但还看不出王家的传承。梁施洛曾经想嫁的李家也不是世家,因为我觉得李家的传承似乎有点问题,三代后能不能作为一个家族继续存在都是问题。

家族传承是什么?一是人材的持续培养,二是家族内部成员的互相支持与协作,三是以家训的方式一代代传承下去。

米国的大学教授放任自己的小孩子在小时候去玩,长大了以店里的服务员为职业,这虽然符合西方主流文化,但不是家族式的知识传承,他们把传承放大到整个社会上去了。

我读大学时,注意到班上同学,父母是中层干部的(副厅),对于学生会有一套特别的看法和做法,完全不象我中学学生会只是一个传话筒式的花瓶。这也是一种家族式的知识传承。

家族内部的协作,另一面就是对外的统一行动。葡萄说了过去的山头派系隐藏在今天的派系背后,说明这种统一行动依据的并不是什么政治观点,阶级利益,而是历史传承下来的家族关系。所以敌对派系握手言和,相互间协调利益而不是继续对抗,才会令人惊讶。

看到宋鸿兵谈到RothsChild的支系源流,我想到的却是米国曾经的十大财团如今却无影无踪。如果你是十大财团的成员,你会不会放弃曾经的权势?你看不到这些财团了,不是因为他们不存在了,而是因为他们采用了更先进的组织形式在参与着这个国家的经济和政治。

小虎曾经谈到他在吴仪的五朵金花之一的手下时,把国有资产的产权从明面上的国有大型企业中掏空,转去维京群岛之类的离岸公司名下,“把国产变成党产,党产变成无产”,我当时以为这是TG在为下台后的卷土重来做准备。就象葡萄说苏联崩溃时,三个加盟共和国总统许给各地军头的利益就是“当地党产你们可以自由处分”。国产党产既然已经产权被转移,利益不复存在,那么从TG崩溃而能瓜分的利益也就不存在。

现在想来,小虎所经历的国产变党产,党产变无产,不仅仅是TG为下台做预防,可能也是向米国财团们学习,所使用的一种先进组织形式。

这种组织形式是否会因为控制层级太多而失控?想想那位厦门海关的副关长,家里几百万现金,包包都有PLA的封条。对于这种会使用肉体消灭的暴力组织来说,企业的那种组织控制的原理可能有些不太适用。

注意到中国的世家,是从天涯的汝南周公子那个贴开始的。06还是07年,有个家里年收入过千万的女人在天涯上晒自己的一堆LV包包,然后有个周公子自称汝南六世家之一,告诉她真正的有钱人,服装都是伦敦街头小店订做的,出门都是私人飞机。

本来我是不相信周公子所说的世家是真的,毕竟改开30年,买得起私人飞机的10亿富翁也有上千个,但是要形成跑去伦敦街头小店订做衣服的贵族传统的,还真没几个。万家和陈家的孙女跑去什么欧洲名流淑女会,传回国内不是成了一个笑话?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反贵族的。

后来想到一点,所谓的汝南六世家,可能是49年之前就逃出大陆的。

十三行老大的伍家,怡和行的老板(怡和洋行的商标原持有人),大鸦片贩子,曾经富可敌国,在五口通商之后就没有声息了。在英国东印度公司和美国铁路都有大量投资的一个家族,会放任满清的官员把自己压榨到破产而不留一条后路?我以为这是狡兔三窟和金蝉脱壳的完美操作。

君山席家,垄断了上海滩各大外资银行首席买办近一个世纪,作为外资利益代表,和宋子文一起确立了南京民国的货币政策。49年后留在大陆的一支,在文革中依然被中银咨询外汇业务,逃出大陆的那支呢?就此无声无息了?

几年前网上有传一张李鸿章在北美的后人的合影,说明这个家族在第七、八代仍然有横向的联系。对于我们这种小老百姓来说,考虑问题只想到自己和孩子一代也就够了,对于世家来说,则要考虑到数代之后。主动把家族分成几支分散在各地,而不是放任各自的任性想去哪去哪,这就是家族。

LA的华人豪宅很多,有一次媒体报导了一家郊县的几亿刀的大豪宅给某个热播剧作外景,那花园里的灌木剪得象罗浮宫的迷宫似的。这种占地百英亩的豪宅怎么看也不象改开后那批大款和贪官会买的。报导里说豪宅的主人不详,只知是华人,我就在猜多半是49年前就出来那批隐形世家。

3.中国的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

国进民退揭露了一个事实,在中国,富人如果没有足够的政治势力,要么是被不停剪羊毛的羊,要么就是一头待宰的猪。

这个政治势力,并不是说你有钱了去弄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就够的,而是说,你必须出身于政治势力,然后再去掌握足够的财富。这样这个财富就不是你的,而是你背后的政治势力的。

也就是说,一个政治势力,如果不够强大,那么它就不足以保护依附它的财富。

怎样才算强大呢?《十亿消费者》一书中提到,中国的统治阶级由八九百个家族构成。依葡萄的说法,这些家族从战争年代走来,白区红区军方政府,形成各种山头派系。新的政治势力,只有依附于他们,才被他们承认为他们的一员,才能参与这个国家的国家政治。

如果做不到成为他们的一员,那么你蹦得再欢,也不过是一头猪或者羊。

这八九百个家族构成的是顶层的统治阶级,而事实上掌握国家运作的是几百万中层干部及其亲友。顶层设计和制定游戏规则,中层则运行和利用规则。顶层在设计规则时,就要把中层将本位利益最大化的动机考虑进去。

顶层自己并不干净,也在捞钱,也有贪官甚至是大贪官。但是顶层中,有一部分是干净的,并且是有理想有信念的,并且能够在体制内发挥战斗力且不断地扩大地盘和影响力。

上海陈市长倒台时,查出来给中央各领导家属送高档手表,包括李总理的夫人。但是!新闻报导里特别指出,国安系统的领导人没有收!这说明在体制内至少存在着一个有理想有信念的“最后的堡垒”。

葡萄提到10年一次的肌体净化,这是暗指以十年换届时的派系斗争为主体,互相拆台和清理掉一批贪官,已经成了一种制度或者说潜规则,并将继续存在下去。相对老毛的几年一次的整风运动,这种新的制度设计看上去似乎能更加持久一些,并且希望能象米国的宪制一样持续几百年。

相对于统治阶级的,则是被统治阶级。在中国分成三块:穷人,中产,富人。

葡萄提到对未来社会层级的规划,由菱形变成了金字塔。这意味着TG不再追求1亿中流那种日美以中产阶级为社会主体的社会结构,而是把重点放在穷人身上。不再是推动一部分穷人变富成为中产,而是通过剥削中产来推动全体穷人的收入上升,例如粮价和所得税。

所以葡萄说层级间流动的机会将会变得更少。穷人想要变成中产的机会少了,因为中产将会被政府剥削得更厉害了;中产想要变成富人的机会少了,因为国进民退;想要成为统治阶级的机会也变少了,因为公务员,特别是高级公务员的职位,世袭化了。

但是社会进步的力量,技术条件的进步,这个是统治阶级所无法阻挡的。想要固化社会层级并不是错误,但是想要阻挡社会和技术进步就是白痴了。

但是统治阶级同样可以利用技术进步,葡萄举的例子就是“天网”。

天网是这样一种东西,对外是“防火长城”,对内是世上最大的局域网,对于信息传递实行关键字监视(包括QQ服务器,但是QQ对硬盘的扫描应该是它对于用户使用习惯的收集而不是国安的要求)和关键事件的新闻管制,所有的网民都进行身份识别认定,对于重点网民则建档实行重点监视。

一但被建档,就很麻烦。你所有的虚拟身份,包括在主要BBS的ID,都在档案里,你的网上言论,都被自动记录,被软件自动分析,被抽样人工检查,在敏感时段甚至被实时人工监控。

我相信忙总和葡萄,都是在天网里被建档的,葡萄真是个大嘴巴。至于小老百姓,只有没有什么反TG的行动,或者去做什么民主制度建设的研究,光是发几句牢骚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我们可以看到一项项的政策变动,但是政策变动背后的统治阶级的路线变动,大部分我们是看不到的,只能一点点地感受到。

国进民退,在传到民间之前,就是阴谋。等到阴谋变成阳谋了,政坛上的布局也差不多完成了,主张军队国家化,试图架空TG中央(代表了两千万人的一个利益集团)的那批政客和专家们已经失去了对中央政策的影响力,富人们想反扑也无能为力了。

在孔子之前,知识一直是在家族内部传承的,一直到互联网时代,大众才真正能打破知识的垄断。只要你想学,你就能学到,除了你自己的时间,其它的学习成本的门槛都降低到了微不足道的地步。社会阶级的固化如果不能以知识的垄断为基础,仅仅依赖于产权的占有,是很容易被打破的,所以这一点我并不如葡萄那样担心。

4.小老百姓该怎么办

第一个法子,移民。拼命读书然后技术移民是每个人只要肯吃苦都能做到的,尤其加拿大因为global warming在未来的潜力无穷。不愿意子女一代没有希望没有出路,不希望子女一代经历太过激烈的竞争的,可以走这条路。

第二个法子,做个顺民。国家大政其实和小老百姓没什么直接关系,只要不饿死,几千年还不是这样过来了。

第三个法子,去做统治阶级。公务员虽然世袭得厉害,毕竟还有相当部份是公平公开的。只要肯吃苦肯花心思,上位还是有希望的。

其实更能做的,就是设法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世家。知识,技能,信念,世界观,待人接物的风格,建立起来,然后一代代地传承下去。后代未必要有权,未必要有钱,未必一生幸福无波折,但是能传承下去,薪火不灭。

嘉木姐前些天写了篇“不要学”,说了她讨厌商业行贿,被有些人讥笑为那是因为她能不行贿就养得活自己。这是她从父辈传承下来的信念,我相信也会继续传承到小嘉木或者小小楠那一代。这就是一个小型的世家。

社会就象一个生态系统,总有霉菌和屎克螂,我并不认为商业行贿就是恶,就象小姐们缓解了中国人口性别比例失调一样,狼吃羊狼就是恶了么。象Mafia那样代代相传,也是一种世家。HK那些英资财团,当年还不都是卖鸦片起家的?

林林总总一箩筐没说到点子上。

葡萄一直以来所表述的,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阶级斗争是永恒的!

什么世家,什么集团、什么利益交换、什么阴谋论等等都是葡萄和忙总们感觉悲哀和恐惧的修饰而已。他们所表述归根揭底就是老毛的一句话:阶级斗争。

中国的历史一而再再而三的证明了一点,人民运动只有更惨烈没有最惨烈。以历史看未来,所谓的世家和红色贵族都是未来板上的肉,老实低调才是他们一族真正的生存知道。像葡萄说的那样绝对是自取灭亡的路子。

特别瞧不起葡萄文字里对掌权派做法,对他们怎么训练后代的惊叹。实话说,环境只能影响人,但是决定不了人。中国有史以来的贵族高干之后从来都是败家喪国的。

对所谓“世家”说几句

笨狼看法,当局再怎么纵容也不能让它们威胁现政权,不管是否tg当权

良好的教育+惨痛的经历培养出色的下一代没问题,十几年二十几年形成所谓世家就是笑话

从79至今才31年,事实上很多92后才敢出头,蛰伏这么久一下子就能呼云唤雨?除非内外勾结

银行贷款一卡,绝大多数富豪还能有什么?

有钱而且基本守规矩的既得利益者有几?它们有几个没有原罪?

深挖这两条,只有挖墙脚的奴才,没有所谓世家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刀把子里面出领导权”,所谓世家,无非封建社会的贪官罢了,定期下酒收买民心的佐料

你高估了所谓世家的能力

世家的财富和能力是建筑在他们的权力之上的。没有了他们所控制的权力,他们的财富就是水。

北美十大财团,呵呵。你有没有想过,十大财团之前的北美世家?北美独立之前不是荒原和印第安人。独立之前的大片土地是谁的手上?你去查查,然后再看看这些个姓的家谱。独立宣言的衮衮诸公哪个是草根?你看看“美国革命女儿会”这帮人现在是什么状态?17万人是不是你以为的世家?

宋的罗世家就是一个操作,人家了不起但是时代变了,罗家就是一个传说而已。当年比罗家牛的巴林银行1995年不就玩破产了吗?

资本在现在的年代选择的不是家族而是国家。

不要幻想世家什么的,世家这种东西本身就是封建遗存,要被资本或者工业化彻底推掉的。这种垃圾说法,娱乐自己和大众而已。

当年孔、宋世家崛起时候不是和蒋的权力核心相关?自古谋国者万户侯。宋家号称中国有史以来最富有的十人。现在他们家还控制什么?财富不流动,力量不增长,不跟随潮流,注定湮没无闻。宋家在北美也算是好命了。自己躲在黄黄的书后面追望往日荣光吧了。

世界最高贵的世家莫过于英国皇室,现在他们在TG面前不一样点头哈腰?让我们脚踏实地。世家贵族都是浮云。

看到文章里的汝南周公子,让我想起了冯小刚有个广告的细节

几年前冯小刚给雅虎搜索拍的一个广告,名字叫跪族,范伟主演

在范伟到骑马场的时候出来一个女骑手,自己介绍就是,出身汝南周氏,血统纯正。

看来汝南周氏还是很有影响的

中国历史上世代有人为官做宰的大家族多去了

比如裵家,魏家,可惜外敌入侵后全成了农民,目前也就是把姓传下来而已。

世家的利益和国家的利益也是绑在一起的,如果世家们在这世界的丛林竞争中丢了国,很快也什么都不是了。

再举个例子,前年被旧金山的流浪汉黑人一拳打死的,俞恬声,也算是世家一员,俞振声堂弟吧,黑人打出那一拳的时候,知道他姓yu么。

当然,如果世家们奋斗到能和欧美蓝血贵族联姻了,我会感到由衷的高兴。

说的好。

尤其是北方,要是敢查很多农民的祖上,里面不少都是古时各个雄霸一时的大人物。改朝换代,天灾大难面前,他们也不过就是一堆草包而已。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