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木生在重庆模式座谈会上的发言

我是听了大家的,我探讨着。

第一我和薄熙来不熟,但是我和他弟弟薄熙成关系特别好。他们所做的这个事是一贯的。熙成四十岁到了北京市旅游局局长的位置,因为和陈希同合不来,辞职下海。他六合公司赚的钱扶贫,凡是考上重点大学的贫困生在他那申请,都发给每年五千元培养,现在是两千六百元,专门给穷孩子。现在普及到高中。对熙来,原来我和王小强去辽宁,他跟我们两个谈,谈种草啊,房子设计。现在我对他刮目相看。

所以说一个人做一些好事并不难,难的是慢慢的叫越来越多的人理解他,他是在做好事。至于个人风格没有关系。我认为现在薄熙来现在所做的这些事,重庆模式也好,中国道路也好,都是针对着我们的改革开放的三十年,取得了震惊世界的成绩,也带来了让全世界目瞪口呆的问题。现在维稳经费直逼军费,到去年年底是五千五百亿。公干一个系统就三百二十万人。没有解决的上访案件,到去年年底是三千六百多万。最近收一个短信,三个农民工实在买不到票回不了家,打了一个横幅在火车站说要上访,马上就有车把他们接走了,还管饭。社会成本和矛盾,整个社会不能承受。不管是左派也好,右派也好,都陷入一种焦虑状态。只有少数人像张五常,才说中国制度是最好的制度。双方的人都觉得难以忍受。比较中立的知识分子就觉得人类也好、世界也好,有很多病是治不好的,不要说癌症,就是牛皮癣也治不好,西医不行就看中医,中医不行就看巫医,实在不行了该活还得活,该死也没办法。面对现实吧,就得有一个比较达观的态度,不然自己就把自己憋死了。社会制度也是这样,资本主义不行我们求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现在看也不行,就回传统。传统为什么这么红,孔子能红到天安门广场上去,也是一个办法。

国际惯例千条万条,人家认为,就是没有共产党执政没完没了这么一条。连我们的老大哥,苏联东欧都金盆洗手,解体易帜,从苏联共产党成立到结束93年,我们是90年,建国60年了,改革开放也30年了。成绩不用说,所带来的问题呢,每一个活在现实中的人都非常的清楚。

我们首先要问两个问题,马立诚一本书《历史的拐点》,结论是共产党不如国民党,国民党不如康梁,康梁不如慈禧太后。立宪民主,宪政民主,现在的普世民主,只有这么走。

现在我们官产学媒的主流,像吴敬琏,张维迎,樊纲,周其仁,宋国青,甚至胡祖六都成了主流,我们都边缘了,他们都主流了。你看吴敬琏的六十年,三十年,其实就是一句话,这三十年就搞出了个权贵资本主义,与其这样还不如搞普世资本主义,搞好资本主义。辛子陵说,要走出共产党宣言的误区,李泽厚、刘再复要告别革命,更不要说《往事并不如烟》。杨奎松,杨天石一个歌颂蒋介石,一个否定土改。秦晖说,从中国古代起就没有好过,中国古代市场经济发达是伪市场经济,古代科技发明多是伪早熟,古代的御史制度,文官政治,是伪文官制度。都是刘晓波的那一套,中国人种有问题。

但是回过头来说,我们说的要超越左右,不能搞两个凡是: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敌人吃饭不吃屎,我们就专吃屎不吃饭。叶利钦说,把社会主义和市场结合起来是想完成刺猬和蛇的结合。现在真正的社会主义大国就剩咱们一家了。我们要问一句,为什么中国共产党能坚持到现在??

历史学家钱穆也好,黄仁宇也好,傅斯年也好,许倬云也好,唐末当也好,他们都可以讲很多符合历史的话,一讲到共产党就讲成伪的,历史上多余的那么一段。黄仁宇讲的好一点,国民党完成上层结构,共产党完成下层结构。一讲到现代化等于发达国家的资本主义,现在我们的邓三科,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是一种被动应对。毛泽东那时有一种纠错机制,就是路线斗争。现在我们都讲和为贵,和谐,和和学,以至于我们现在的党中央就连一个市委书记都轻易不敢批评。前一段时间总书记到廊坊,明明看见农民被圈地,问了一句你们房子很不错,你们现在吃菜怎么来啊,粮食是不是的自己花钱买啊。农民就开始发牢骚了,说我们现在喝水都得花钱,是自来水肯定得花钱。说总书记我们也不能把粪桶带到电梯里。总书记也只是说,这样的问题你们要进行一下思考。去年圈地收入是2.7万亿,已连续七年,弄的六千万农民,尤其是八零后九零后,既无产,也无业,也无地,这发展能持续下去么?

重庆模式好就好在,对于共产党继续执政,要给老百姓一个回答,你执政合法性是能够继续的。江泽民三个代表,全民党,全民国家,要改党名,出现多党,他犹豫了。他认为中国不能存在这个。中国最民主就是北洋军阀时,最宪政选出来的总统就是袁世凯。那些东西我们都试过,东试西试随机耦合,最后连蔡元培先生在北伐的时候都去找蒋介石,说共产党在农村,连军官和士兵寄回家的钱,这些痞子们都给没收了,再不镇压不行。不仅西方国家的援助都给了蒋介石,苏俄援助百分之九十也给了蒋介石。但抗日之后短短三年,就被赶走了。这难道没有历史必然性么。

对抗美援朝,沈志华是我哥们一口咬死,毛要进行抗美援朝,是意识形态,和赫鲁晓夫斗,要当共产国际领袖。

知识分子书读得多了,特别是内部资料挖掘多了,把大是大非基本判断给丢了。抗美援朝那是中国人签了两千多个不平等条约之后,第一次扬眉吐气,跟世界上最厉害的国家打。美国是第一虚拟经济大国,占全世界百分之七十,第一军工占世界军事一半。这些东西都是逼得共产党牺牲了太多的人,三千五百万人,摸一条路。改革开放到今天,王晓鲁发表两次了,零七年发表了一次,是以零五年为基础的,这次是以零八年为基础的。中国在统计局之外的中国富裕阶层,还有9.27万亿收入没有统计。把这加上中国按购买力评价标准,GDP超美国。五十万不是财产上亿,是存款上亿的人,95%户口已不是中国,但还在挣中国钱。改革开放三十年,把原来工人阶级相当大一部分改成弱势群体。把大学毕业生,在校生两千八百万,现在毕业一千万,终于改的和农民工工资差不多。经济高速发展,社会道德到了底线。

十七届五中全会几个提法。一个是要是中国人的生活和GDP发展同步,要把民生作为出发点和归宿,除了三情之外,要把人民群众要求,变成顶层设计。七千多万党员下一步执政的合法性,重庆模式没有解决,但给开了一个好头。这是我想讲的第一点。

第二点是,重庆模式和深圳模式,苏南模式,温州模式不一样,他最根本的一个东西就是,既然所有的后发型国家,在现代化过程中,不管是走苏联道路的,还是走西方民主制度的,你就举不出一个成功的例子来。有些人喜欢举印度,咱们这些人大多数都去过印度,我说印度和中国差三十年一点都不夸张,他连一条像样的高速路都没有。

(杨帆插话:高速路他修一百公里,中国四万)

我从加尔各答一直到德里到孟买,林炎志和我打赌,说你能数出多少高吊车,我们一路上数,一共就见了仨。中国就是一个大工地。第二点我就想讲的是,我是主张中国要搞政治体制改革的,比经济体制改革还困难,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重庆模式里面包含了的,先还帐。党欠老百姓多少帐啊?新中国是以农村包围城市,三千七百万农民牺牲换下来的。刚才有同志说小岗不好,原来我在杜润生手下工作,那不是私有制,是一统则统,一分则分,联产承包制,还是集体双重经济。他们老觉得集体是虚的,其实现在这个成都模式和重庆模式就显出来了,是真的,要发挥作用的时候就变成一个真东西。你举华西也好,刘庄也好,大邱庄也好,是一个在强人政治下的集体经济,同样没有普适性,没有可复制性。江泽民去华西两次,税务系统免的税,使他能发生这么多的变化,就27个亿,有27个亿还搞不好?要弄普遍都能搞的。

蒋介石的反攻大陆在政治上军事上都很失败,但是我都奇怪,为什么文化上这么成功。台湾学者现在成大陆学者老师。像南怀瑾这样的都成了帝师级的。也包括我们共产党不争气。现在中国共产党是世界上第一有钱的政党,党和政府不分。

存款直逼90万亿,其中居民存款只有23万亿,剩下都是政府和大型垄断企业的。民营经济安排了百分之80%劳动力。产生百分之60%GDP,50%税收,但总资产加起来,还比不上中石化和中国移动。不改不行。

重庆模式把很多的问题提出来了,最好的成绩是吧共产党现在成绩和原来传统结合起来,回归了。在马克思主义本土化上,又给我们一个破题过坎的前提,但是还没有过坎。摸着石头过河时代过去了,不争论时代过去了。李泽厚和刘再厚攻击最厉害的东西,就是中国共产党搞思想改造,连斯大林都没有做到这份上。这就是毛的,内圣外王。实际上你想想,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不能在一个农业国家,把农民变成共产党员,信仰共产主义。毛泽东一生打了大小600多仗,全世界军事家数过来全没有。六篇最著名的军事著作。他最大的贡献不是会打仗,而是会做思想工作。中国共产党把这个传统丢了,现在都不会说话,有的不会说人话。动不动领导报告一两万字,没有毛泽东的那种简单的,比如“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人是要吃饭的,路是人走出来的,打仗是要死人的”,就是说服共产国际的那几条。现在我们没有了,不会了,丢掉了。

重庆模式是对我们现在已走上邪路的工业化和城市化的一个纠正。自从有了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之后,靠铁公鸡,老大粗支撑,很成问题的。城市化是靠剥夺农民。房价贵,政府什么都不干,只要有房地产就有新中国。政府拿到52%,土地出让金,土地增值税,加上税费。积极财政政策在土地开发,盖房子一下就七万多亿,政府什么都不干,52%先拿了,开发商100%、200%的利润也没他拿得多。第二财政,把农民排除在真正的城市化之外。城市化率,高的统计是46%,实际上刨除去2.5亿的农民工,还是22点几。

我觉得成都模式在这点上更好,确权富农。确权就是农民的土地,承包地和宅基地他的经营权、使用权、处置权以及转让权,以集体名义,这里集体又出来了,进入到城市化过程中,社会化永续利用,永续所有。

我们财政走邪,94年分税制改革时不到五千亿,去年年底八万亿,成绩巨大,太厉害了,全世界没有,最有钱的政府。一个股市,一个楼价,把中国好不容易占23%的中产阶级快消灭了,包括你们老师们,教授们。得有新办法,财政哪能这么走下去啊?政府开支改革开放以来扩大147倍,工资占GDP的比例从26%降到8%。富的只是一少部分。

重庆模式还有一个特点,大家批评国进民退,其实有了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以美国为代表的全世界都在国进民退,两房占美国房地产50%,国有化了。AIG最大的保险公司国有化了。四大投行最大的国有化了。那不是区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界线。

一定会走到我们党原来的新民主主义的起点上去,论新民主主义42年版,不是现在那个版,论联合政府和共同纲领。是接续列宁的新经济政策,在落后国家搞社会主义,列宁的新经济政策是接续哥达纲领批判三段式,达到共产主义之前,有一个过渡期。

两个不能丢,再往后退就完了,经济以公有制为主体,以国有经济为主导。小平说过在2049年之前名中国都是不合格的社会主义,严格讲就是国家资本主义,能把各种其他经济混合。重庆民营经济并没有被抹杀。中国社会主义最大一个好处是举国体制办大事,可以办好事,也可办坏事,办腐败缺德的事。我们怎么发扬好的,改变坏的,这不能动。

再有一个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五星红旗。五星红旗一颗大星是中国共产党,五颗小星除了工人,农民之外,还有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现在不承认,资本家都成了堆了。

(王小东插话:就是现在教科书里,好像已经把这个解释改掉了。)

那就错了,那是违宪的。

(王小东插话:现在好像说四个角代表我们是多民族国家。)

那是胡扯八道。中华民族形成就是,不管是民族还是国家都在向大一统发展,这是和西方最大区别。

谁是改革开放之爹呀,当然是毛泽东了,他不以小球推动大球,请来尼克松和基辛格怎么改革开放啊。尼克松说咱们好好谈谈中美关系,毛泽东说中美关系是小事,由周恩来和基辛格谈,咱两个谈谈宇宙观,世界观的大事。反过来问尼克松人有几只手啊,尼克松憋了半天说两只么。两只就好办么,咱们两个拉起来,怎么解决以色列问题,怎么解决苏联问题都要用两只手。他讲的很巧妙,谁要把毛泽东说成不想搞建设,只想搞破坏那是胡扯。他就是太急,一天等于二十年。他有乌托邦色彩,有环球同此凉热的想法。

美国一超不能改变,中国继续走下去有太多问题需要我们解决。在中国不管是谁,是左是右,都形成不了一个政治势力代替共产党,只能寄希望于中国共产党越改越好。就是杨帆说的,我们再改革和第一步改革不能一样。第一步改革我们必然的要让资本为主,这过程已完成了。

中国两个过剩。第一个是产能过剩,256种产品世界生产第一,最大制造业在中国,吃喝拉撒睡的东西都是我们自己生产,要转成我们自己吃喝。因为我们资本已经过剩了。这次明给美国450亿美元,加上奥巴马老家芝加哥150亿,拿出六百亿,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有这么多钱。

我觉得重庆模式也好,成都模式也好,我们老问题,最终要解决是英雄史观,还是人民群众创造历史关。重庆唱红打黑,建成五个重庆也好,还要落实十二个什么也好,把两沟三梁的重庆变成三沟五地的,解决一千万农民进城也好,都没有离开从组织群众和发动群众。这是共产党的本,如把这个丢了,政府黑社会化,官匪不分。

所有的实践走到尽头,我们是硕果仅存的社会主义国家。越南没有代表性。大家不要嘲笑朝鲜。朝鲜在70世纪末,80年代初人均GDP800美元,人均粮食800斤,城市化率70%,农海矿产品向远东出口。农业机械化,就是没化肥,没机械修理,25%农民支撑不起城市65%人。美国是眼睁睁允许朝鲜核化的,核化的目的是压制韩国日本。日本放弃了要叫美军到外岛去,不要留在本土。韩国原来是要收回美军指挥权,现在也不敢了,这是美国智囊的牌,在智囊运用上美国比咱们厉害多了。

我总的一个观点,潘维讲中国模式,你们讲重庆模式,否定普世价值观,我都赞成。中国古代文明,在21种文明当中是唯一硕果仅存能延续的,创造了世界人类的奇迹,一千七百六十种发明对西方有直接作用,其中三十五种有关键作用,四大发明就不用说了。马克思讲四大发明中的三大发明,是西方能资本主义化的根本性力量。

重庆模式,中国模式,受到很多人反对,不是都没道理,但有一个肯定,中国不能依靠任何人,只能依靠在共产党领导下,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否则就是灾难。中国没有俄罗斯的生态底座,人家有一千七百万平方公里土地,那么丰富的资源,俄罗斯族的人口在整个苏联整占一半,GDP只有中国六分之一,挺惨的。

我所想讲的一个大的框架,就是杨帆同志所讲的再一步改革,绝对不能让资本再做大。千条万条,共产党要是不代表人民的多数,肯定是完蛋,谢谢大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