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货膨胀的真相-地方政府和国企成为超发货币的最大收益者

货币政策是当前中国最大的政治

由于牵扯到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所以技术官僚的建议注定不可能被决策层听取,货币政策在当前中国,是最大的政治

  【财经网专稿】记者 徐斌 陈志武教授说,中国央行官员最大的痛苦是决策层不听从他们的意见。如果我们追究一下国企利润和中央地方财税连年暴增的根源,也许我们就会明白,货币政策在当前中国其实是最大的政治。作为技术官僚的央行官员,对此痛苦和懵懂,也许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2011年的陆家嘴金融论坛,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在“浦江夜话一”后接受《财经网》记者采访时“爆料”:“实际上主要的央行官员是非常市场化的,因为熟,我知道他们的痛苦所在。他们的痛苦在决策层不一定认同、采纳他们的想法和政策建议。”他指出,2008年到今年几次放出天量贷款,这是为了短期解决危机的利益需要而不顾长期影响采取的行动,导致了现在面临通货膨胀。而中央因此提出要抑制通胀,市场手段不行之后又推出行政手段,如房子的限购、发改委约谈企业打压物价,“从2008年开始不顾一切地提供天量贷款的时候,怎么没想到现在要不断地去压通胀呢?”
  在企业、个人和政府的资产负债表都非常健康的情况下,天量低息资金放出去,最终会引发难以遏制的通胀,这是最简单不过的货币常识,央行官员怎么会不知道呢?但这事,不是由央行官员说了算,低息货币政策背后是错综复杂的利益问题。
  今年3月2日,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高明华说,他参与调研的《国有企业的性质表现与改革》报告显示,2001~2008年,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累计获得利润总额为4.91748万亿,但同期少缴纳的利息、地租、资源租以及获得财政补贴共计64766.91亿元。如果排除一些不必要的各种享受补贴和各种低额的成本,2001年至2008年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平均的真实净资产收益率为-6.2%。

  中国银行业由于利率管制坐享巨大利差收益,一年额外垄断收益高达数千亿人民币。数量紧缩政策之后,银行业信贷资源倾斜到大型国企,而中小民企则只能到地下金融市场高利贷饮鸩止渴。今年前4个月,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主要效益指标继续保持增长,其中累计实现利润总额7125.9亿元,同比增长24.2%。与此同时,长三角一带中小企业因为信贷紧缩出现倒闭潮,有报道称,今年上半年中小企业遭遇到的困难,比2008年还严重。
  因为中国财税机制是中间流转税为主,所以宽松货币投放刺激经济活动频繁后,第一个受益者就是政府,尤其是中央财税。今年一季度,中国财税同比增幅高达32%!而地方政府近年来受益于土地财政,也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但土地财政维持下去的奥秘,就在于宽松货币政策和地产泡沫。
  稍微回顾一下宽松货币政策的受益者,我们发现,不是大型国企,就是政府财政,这种情势下,决策者偏好宽松货币政策,而罔顾货币技术官僚建议,也是情理之事。换句话说,在当前中国,货币政策是最大的政治。
  在今年博鳌论坛上,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演讲时对台下观众打趣说:“我在想是站着说还是坐着说,我发现在座的政治家都喜欢站着说,我是搞经济的,应该坐着说;坐中间的站着说,我是坐在边上的,还是坐着说。现在演讲台也撤走了,我还是坐着说吧。”
  现在我们看清楚了,因为是坐着说,所以很痛苦。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