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正蓝旗的牧民们今天游行抗议谴责暴力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县)政府门前现在发稿时已经聚集了200多人,以学生和蒙古族牧民为主,他们同样要求当局立即停止破坏蒙古人祖先留下的草原,同时向牧民英雄莫日根致敬!

今天上午,当地一所蒙古文中学学生的游行队伍被校方阻止在了校门内,目前情况不详。

内蒙古锡盟西乌旗政府今天中午12时许,聚集了两千多人,他们大部分是当地的蒙古族中学生和牧民,他们要求立即停止破坏蒙古人祖祖辈辈的家园 – 大草原,并悼念民族英雄莫日根。

在上述事件现场的当地人士说:“警察和学生打了起来,因为学生要进入旗政府而警察动手强拉就打了起来,那个时候挺乱的,后来救护车来把几个受伤的学生拉走了。他们身上和地上都有血。”目击者说当时旗政府前那条路上都是抗议的人。下午3时多请愿结束,人们散去。

该当地居民还说看见旗长额尔登孟克后来从政府大楼内出来与请愿抗议的人交谈并讲了话。旗长说只要法律证据确凿杀人就要偿命。开矿破坏草场生态的事情政府也很重视,要给受到影响的牧户补偿。

另据锡林郭勒盟正镶黄旗(县)不愿公布姓名的居民透露,今天上午有300多蒙古族牧民、学生和市民在黄旗大街上游行并聚集到黄旗政府大楼前抗议。他们的口号是:“保护牧民的合法利益”和“悼念牧民英雄莫日根”。

该参与请愿的人士透过互联网说游行和请愿非常和平,中午12点多大家回家吃饭休息,然后下午两点再到旗政府前集合。说这是黄旗史上可能是最大的一次向共产党汉人政府抗议的活动,所以大街上很多人围观,相信全城人很快就知道了。

记者获得内蒙古几位读者的消息,说从今日开始每天在内蒙古锡盟的不同的城市或者县城将分别举行抗议和请愿的行动。他们都说蒙古人,特别是牧民决不可受欺辱的,百万千万块钱都不能买回来这种被很深伤害的心的。

据读者来信说锡盟东乌旗今天也发生了游行请愿的行动,记者正等待那里确认的进一步消息。

据可靠的读者消息,今天上午开始锡林浩特一些住宅区有选择的居民家被民警或者国保敲开了门,警告禁止用互联网或者QQ发送昨天数千人游行抗议的消息和照片,今天部分当地的互联网,特别是QQ已经被切断,或者很难正常使用。

这里特别要提出对读者朋友们如此支持和厚爱博讯感到由衷的高兴和感谢!同时非常感谢《自由南蒙古》网站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镶蓝旗(县)政府门前现在发稿时已经聚集了200多人,以学生和蒙古族牧民为主,他们同样要求当局立即停止破坏蒙古人祖先留下的草原,同时向牧民英雄莫日根致敬!

今天上午,当地一所蒙古文中学学生的游行队伍被校方阻止在了校门内,目前情况不详。这是内蒙古今天5月27日发生的蒙古族起义行动的最新进展。

以上消息来自蓝旗蒙古人保卫家园请愿抗议的人群中的人士。据内蒙古(南蒙古)首都呼和浩特一位蒙族人透露,呼和浩特要进行的大游行已经是蒙古族人家喻户晓,处于整装待发的状态了。内蒙古日报就牧民莫日根被汉人杀害和锡林浩特前天的大游行行动发表了文章。文章说,群众的利益高于一切。记者记得过去中共中央天天都在说“稳定压到一起”。不知道哪个是他们的“一切”?

据百度百科介绍:“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锡林郭勒盟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中部,北与蒙古国接壤,国境线长1098千米;东邻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通辽市、兴安盟,西接乌兰察布市,南与河北省承德、张家口毗邻。总人口100.3万人(2008年),其中,蒙古族约占30%。”

“正镶白旗历史悠久,早在氏族公社时期就是游牧部落活动的地区,到汉为上各郡北境,唐为单于都护府辖地,辽为西京倒塌岭节度司南境,辽代为辽地西境,元为中书省上都路管辖,明为龙门地及开平。(上都)西北边地,清为直隶口北道辖地。 现在,正镶白旗辖2个镇、2个苏木:明安图镇、星耀镇、伊和淖尔苏木、乌兰查布苏木。共有77个嘎查(村)6个居委会。面积6229平方公里,人口7万3 千人。”

内蒙示威地区扩大学生加入游行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作者:戴维森
2011-05-26

内蒙的示威行动不断扩大,周四锡盟多个地方先后出现游行抗议,而且网上更不断号召未来多日的行动,示威人士又利用新招防范警方阻止。(戴维森报道)

星期四中午,锡盟西乌旗地区有约二千人示威抗议,主要是中学生,据称发生警民肢体冲突,有几个人受伤送院。到下午,正镶黄旗地区亦出现游行,有三百多人到旗政府,他们除了悼念被运煤卡车撞死的维权牧民莫日根外,亦和政府商谈要求解决土地纠纷及保障他们的合法权利,另外东乌旗亦有抗议。

据“自由南蒙古"网站负青人忽必思嘎啦图表示,他从网上QQ群发现,内蒙不同地区的人互相通知,在所定下的日期请愿,现时看到连续多天,直至6月2日都继续会有游行请愿,他相信情况会持续下去。

忽必思嘎啦图:锡林郭勒盟的各个旗,将会看着事态吧,很多旗肯定会举行,不只是一、两个旗的问题,看来会扩大发展。为何锡林郭勒偏偏出现这种抗议活动,因(地区)开发以来愈来愈穷,牧民都走上街头。民众没有任何组织,都是自发走上街头。

而曾住锡盟多年,现居住新西兰的异见人士王宁说,他从锡盟亲友知道,近日参加游行很多都是中学,他们慎密安排,利用手机互通消息,并尽可能在最后一刻才放上网,另有关的政府部门不易察觉。

王宁:他们组织得非常非常精密,当局没办法知道,他们在网上最后的时候,已经人都差不多到达,当局亦已经见到人了,最后才发网上,而且在网上亦会有所改变。他提前公布以后,到时候又改变了,说今天我要去政府大楼,但却先去了电视台,然后再由电视台走到政府大楼。

忽必思嘎啦图和王宁均表示,内蒙出现的土地纠纷并非一朝一夕。他们说,在八十年代之前,大陆实行公社制,所有的草原、牲畜都是属于公社,到了八十年代中,政府就以承包的方式,将土地划分,交予牧民处理,当时并没很大问题,但土地权不清晰埋下伏线。到九十年代,社会环境转变,经济逐渐好转,很多地方都不断开发,政府可能赔偿很少就徵用土地,并交给一些企业发展。内蒙地下有很多矿产,包括煤及铁,企业开采时并没顾及当地的自然环境,原住牧民的家园和草原,并在那里开路,严重影响牧民的生活,而企业方面亦压逼他们,引发他们的不满,加上蒙古人受社会歧视,唯有纷纷站出来争取权益。

東ウジュムチン旗の学生らの抗議デ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