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声:闲聊乌有之乡

闲聊,一笑君知否,谁是乌有?

乌有最早的时候,小网站一个。现如今我列为两大必看的信息源,一个是乌有,一个是南方。

最近乌有有公诉团,各地都有,在乌有上不断发布公告,人数也号称以万计。

这件事,现在人民日报也发了文章,实际上把公诉(这个是上法院)改道到党内,作为党纪问题。估计要作为党纪处理,那就是开除(或者劝退)。

我一直也指出:

1. 一派人认为这个党万恶,要求改旗易帜;

2. 后来要求不改称号,改宪;

3. 最高层回复不改旗易帜不折腾;

4. 这一派继续声明这个党万恶不赦。

于是这个就清楚了:

1. 一派要改党

2. 另一派不要改党

3. 不要改的越来越占据高层。显然体制内是定局了。

那么就只有一条路了:那一派该退党了。

不退?那么乌有就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公诉团,集中火力,打击那一派的头面人物。

在组织基层上,目前各政治派系中都在进行。

比如宪章,就是一例。只是人数不多。茉莉花时期大使在王府井那一出也是,人数也不多。乌有的洛阳等地红歌会,越来越多;非转食品团购,也是各地都有了;现在这个公诉团,是完全政治化的了。

闲聊,坐茶馆观摩各路人马。

高速公路截车救狗的也是一出

如果这班人在高速公路上不是截车救狗,而是拦截进京勤王的部队,想想都可怕。一个游击哨发现目标,通过网络组织起一大批人车堵截公路,随时进行网络直播,再结合人肉领队军官的家庭情况,动用各种手段胡搅蛮缠,这只部队就很难再继续前进了。

如果要在政治上制造影响力,影响现实政治生态和政客们的政治路径选择,彰显民间和草根的民意和影响力,应当力求实施人民民主专政。(是肌肉就要用,你不用能知道自己身上有那块肌肉嘛。)

现实路径就是向检察机关控告,这家伙造谣诬蔑煽动反党反社会主义、要求维护宪法尊严。

检察院如果不提起公诉,就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检察机关行政不作为。

要是法院也不接案子,就向全国人大申诉,要求适用宪法,对这样违反宪法,违反四项基本原则,予以人民民主专政。要求通过宪法追诉。弄不好,JY右右们鼓噪了好一阵子的违宪审查,让左派们弄起来掌控了呢。

不过这就不是不折腾了,而是大折腾了。最可怕的是,真到了人大,上层分裂。唉,中华国运啊,是不是能在我辈振兴。但是让这伙JY上窜下跳,怕对年轻人影响太坏了!所以权衡下来,还是最好检察院就把这俩鳖犊子法办了。剥夺这匹夫的政治权利(言论出版选举啥的),让Y没事就喷粪恶心人。

关于乌有就不多说了,只感叹一句真是世易时移啊。红歌和反转,是乌有群众工作的两大亮点,在反转问题上,跑火车的张宏良绝对要记一功的。

翻个本人的旧贴出来,再看看还是挺有意思的。

看着热闹来扯几句

个人观点。国驱这事后面肯定有推手。“反转基因”这事是去年张宏良“扛着白旗反白旗”干得最漂亮的一件事。张平时老在吹“中国人民又到了最危险的时刻”,结果总被右、中,甚至包括部分自认左派的人士的嘲笑,只有这件事是让中派觉得最顶不住,因为已经严重涉及到自身的安全和利益。部分右派嘴上即使在嘲笑心里还是惶然,民煮生活再美好,变成痴呆老鼠的话享受什么?再特供,你能保证出去大鱼大肉HAPPY的时候不中“转基因”陷阱?

“转基因”已成为左右较量的一个点,而且是左占上风的一个点。

大势已成,大旗体制派这当儿再出来意图扭转形势,那是螳螂挡居车罢了。当然那阵子他们对张宏良的围剿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我当时也说了“张宏良精着呢。西西河讨伐张宏良的人不少,不喜欢张宏良的左派也大把,但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人家现在也算是公认的一个旗帜了,这两年公开媒体采访、发言是越来越多了,意味着他的影响力不只局限于网上,在平面媒体也开始占有一席之地。”

现在呢?张宏良上央视了。

网上有些事还是必须要掺和的,你不掺和的话,两三年后你就会发现自己在某些事上失去了话语权,因为对方的势已经成了。我目前最后悔的是当年那些狗爸狗妈的贴怎么没有好好掺和一把,好嘛,现在人家敢上高速拦狗了,敢高叫立法保护宠物了,禁吃狗肉了。

最厉害的一着是劝退
劝而不退就是开除。
劝退最厉害。

就是得搀和,还得号召大家搀和,民主就是比谁人多嘛

公诉按行政区划进行
还有要处决的,hoho,逼宫,不知道会逼出什么结果
第一次上乌有,算是见识了

实际上可以看作一个基层动员演练
还有非转基因大豆油团购。
他们的基层组织工作是做的很好的。有人还奢谈什么群众工作,比比就知道有人只是空谈,人家是真的在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