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嘉一:中国大学生,你没资格抱怨政府

加藤嘉一,一个来自日本的留学生,用“第三只眼看中国”,指出中国的大学生“从被包办到求包办”,已严重落后于日本学生。

2010 年暑假,某高校的学生们在BBS上态度激烈地要求学校装空调,于是,校长跑到宿舍去实地调研。然而4人的学生宿舍里,只有一位同学铺了凉席。学生坦白告诉 校长:“懒得换。”还有一名学生振振有辞:“再过不久天气就会凉快了,到时候又得换回棉絮,多麻烦!”校长哭笑不得,只能一声叹息:“连生活都无法料理好 的学生,你很难想象他们会有努力追求和创造未来的动力。”

从被包办到求包办

中国学生确实很聪明,办事效率高,应试能力异常强大。但是从做人的角度看,我又觉得他们从心态到生活状态都脆弱得可怕。

与很多国家的学生相比,中国的大学生简直是少有的“幸福”。有的男生把所有能挤出的时间都用来打游戏,有的女生抱着电脑通宵达旦看漫长的美剧、韩剧他们渐渐演变成不谙世事,同时也不务正业的宅男宅女。

这 些年轻人在进入大学之前,一般都被家长包办了一切,不鼓励、甚至阻碍他们接触必要的社交礼仪和处理家务的能力。唯一要求就是学习好,强迫他们尽可能吸纳更 多的知识,以面对未知的社会转型和时代变革。在高中阶段牺牲掉所有个性和乐趣,只为换取上大学的资格,这样的年轻人,会一路走好自己的人生吗?我不信!

我 在中国待得最久的地方无疑是我的母校——北京大学。北大学生应考能力绝对一流,但是,他们为人处世的能力仅仅相当于发达国家的高中生,学习的姿态和方式, 依然以听课、背书、应考为中心。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大学是一个人走向社会的初级阶段,已经是和高中本质上截然不同的生活环境。

我 的北大同学还是看老师的脸色行事,以此来决定是该申请出国、找工作还是保研。很少有人能够由衷地出于自己的愿望,制定属于自己的规划。他们习惯了“凡事求 包办”。考试作弊违纪了,打电话叫千里之外的家长跑到学校求情;工作不好找,赖学校没有广开就业门路;想自己创业当老板,就认为政府有义务为你创造好环境 正是这种拿自己当弱者的心态,培养了一大批懒散懈怠、凡事求包办的宅男宅女。奇怪的是,家长、学校、社会竟然一致附和,继续宠着这帮已经20出头的年轻 人。

和日本大学生比比

最 近网上流传着一部由2009年日本同名畅销小说改编的日剧《打工仔买房记》。主人公大学毕业后仅工作了三个月就辞职回家,对着电脑过着懒散生活。赋闲的第 二个月,父亲郑重要求他必须每月上缴2万日元的伙食费,理由是:“你自己选择了被社会淘汰,但不意味着我就有义务供养你。”

这在我的中国同学看来很不可思议,觉得父亲未免太无情。大多数中国年轻人认为,父母出钱供你读书,为你准备房子,甚至提供操办婚礼的资金,乃是天经地义的事。很多大学生从小到大都抱着求包办的心态,所以生存能力远远落后于同龄的他国年轻人。

就拿日本大学生来说,他们高中没有打过工的大概还不到1%。一方面是因为日本的大学很少提供学生宿舍,大学生只能在校外租房;另一方面,日本社会默认大学时代是一个人独立的开始,所以即便你在家乡上大学,也应该搬出去独立门户。

我 曾经看过东京学生协会的一项统计,在东京读书的大学生,大学四年下来全靠父母接济的人,还不到东京全体大学生总数的20%。如果你从来没有勤工俭学过,肯 定会被周围同学瞧不起,甚至连找女朋友都很困难,因为不打工意味着你心智不成熟,连供养自己的能力都没有,哪个女孩儿还敢指望你?

也 许你会好奇,日本大学生都靠什么养活自己?说起来可能很残酷,即便是东京大学等著名学府的学生,也得去做“体力活”。虽然名校学子可以去担任家教,但这种 舒坦的工作时间短,远远不够支撑日常开销。所以,一个东京大学的学生必须每月做家教24小时以上,另外还要在麦当劳至少打34小时的工,才能刚够最低生存 线。普通学府的学生大多数人最佳工作场所是便利店、餐厅、面包店等服务行业。

这 些都是在日本大学每天真实发生着的故事。坦白说,作为一个生在中国的大学生,你没资格抱怨政府。我曾经粗略估算过在北京上大学的成本。一个在校学生如果想 住在校外,最大的开支就是租房,与同学合租最低也需要1000元,一天下来,校外餐饮费30元,交通费5元,再加上学费,一年至少也要3万元左右。眼下窝 在校内的你呢?住宿费差不多每年1000元,每天的饭钱才15元左右,交通费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这么算下来,一年还不到1万元。中国的教育体制为你节省了 三分之二的费用,你还有什么资格“求包办”?

我并非危言耸听,只是希望你能了解日本大学生所面临的生活环境和生存压力。因为在全球化时代,将来你们很有可能会在同一个平台工作、竞争,如果跟不上他们的抗压能力,势必会被更多的工作机会拒之门外。

那 些依然宅在校园里的中国大学生,能否摆脱过去十几年的思维方式,建立自己的价值体系,学会用自己的脚走路,而非依靠父母的金钱和关系混下去,整个社会都在 观望。你唯一需要改变的,就是把人生的主动权从家长、老师、社会大环境的手里夺回来,别让自己的生存能力在被包办中继续退化下去。

————————————————————————————————————-

讲的有点道理。但逻辑还不够严密。我想在北京大学或者其他高校能够领悟到自己的独立性不够,想要独立并且有能力的中国学生不在少数。但是他们为什么不独立呢。虽然就像加藤说的,中国的学校体制确实已经给你省钱了。但是,你去独立,和发达国家一样去打工的独立,恐怕在中国行不通。为什么?很简单,收入和付出不成比例,收入和物价不成比例。日本的麦当劳一小时打工70rmb有的吧(950日元),国内呢,8rmb。一星期算你打死50个小时,一星期400,一个月1600。确实可以不问家里要伙食费了。但是为了这个伙食费荒废了学习或者其他更重要的事。很多中国学生就不会打工独立,家长也不需要你打工独立了。加藤提到了中国教育体制的‘省钱化’和中国学生的‘非独立化’,缺忽视了中国社会体制的‘非国际化’,‘不平衡化’。因为很多聪明的有能力的人,他们宁可‘卧薪尝胆’几年,一下子就鲤鱼跳龙门。我个人觉得这是中国式的所谓的‘成熟’‘独立’的方式。这并非不是一种独立。当然加藤说的也有对的,中国社会和家庭对于中国学生太关照了,这不是好事。过分的宠爱和关照,只会阻碍中国学生的成长和独立。所以综上,作为中国学生,我们要了解中国社会体制特点,以及加藤强调的对于学生过分的关照对学生造成的坏处。在这个前提下,在用中国式的独立去证明自己其实也未尝不可。并不一定非要通过打工~~个人见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