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就南科大学生是否须高考表态 校长朱清时不认同

“是新安晚报的记者吗?”昨天上午,记者突然接到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约见专访的电话时,有点难以置信。因为就在此前一天,记者就目前南科大的种种困境向正在合肥开会的朱校长求证时,他三缄其口,称并不愿意接受国内任何媒体的专访。昨天早上,当朱校长看到《新安晚报》对他的报道后,朱校长在他曾经生活、工作过很多年的合肥向记者敞开了心扉。在接受记者独家专访时,朱清时首次开口回应了“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27日就南方科技大学筹建等相关情况答记者问时的讲话”,并向记者坦陈了他目前的心迹和困扰。

  如果说改革都要按照条条框框来办,那么就没有今天的深圳特区;如果教育界改革被这些条条框框约束,就没办法前进了。

  接到朱清时校长约见访谈的电话,昨天上午,记者随即赶往合肥滨湖新区世纪金源大饭店,这里正在举行的是第十一届全国量子化学会议,作为中国化学领域的权威学者、中科院院士,朱清时在这次大会上进行了学术演讲。

  在会议的间隙,朱清时校长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这一次访谈的重点是从回应“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27日的答记者问”开始的。朱校长说,这也是他第一次对媒体回应此事。

  续梅5月27日在教育部例行发布会上回应“南科大教改学生是否必须要参加高考”时提到“任何改革首先要坚持依法办学,要遵循国家基本的教育制度,以制度来保障学生的合法权益”等说法。

  对此,朱清时表示“并不认同”。他告诉本报记者,现有的教育界弊病,跟过去建立起来的教育界的法规中的不足有关系。

  “看看国家中长期教育规划目标,不少与现有的教育法规都是冲突的。”朱清时说,如果按照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的说法,那么中长期教育规划就没办法干了,“等这些陈旧的法规改好了,中长期教育规划也就到期了,还有什么意义呢?”

  朱清时表示,拿深圳特区的改革来说,当初很多事情的做法都是与当时的某些法规相冲突的,如果说改革都要按照这些来办,那么就没有今天的深圳特区。“现在这样的改革难题进入了教育界。”朱清时认为,如果教育界改革被这些条条框框约束,就没办法前进了。

  其实南科大做的事情并没有别出心裁的地方,南科大做的事情是全世界一流大学都在做的,比如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成功的一流大学都在做这个事情。

  朱清时说,让什么改革都要在条条框框内进行,肯定不现实。他认为,国家在推行教育改革的过程中,可以逐步来做,特别的地方、特别的学校可以先行先试,不一定要推广,可以等到试验成功了再推广,不成功的话对国家并没有什么影响或者说损失,教育界也需要这样的“先行先试”精神,这与当年深圳特区的改革之路是一样的道理,而南科大要走的正是这“先行先试”的一步。

  至于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提到的遵循教育规律办学,朱清时表示,南科大的做法最符合教育的发展规律。“其实南科大做的事情并没有别出心裁的地方,南科大做的事情是全世界一流大学都在做的,比如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成功的一流大学都在做这个事情,是办好大学的必由之路。”朱清时说,南科大在教学过程中,也充分尊重教育的规律,“学生都很满意南科大目前的教育方式和内容。”

  朱清时认为,南科大是真正考虑到学生的利益的,不提高教学质量,让学生学没有用的东西,才是对学生的不尊重,“南科大改革的每一步都以学生为本,对学生最有利。”

  大家都已经有了国家发的文凭,没有这个动力了,即使将来改革成功了,学生很受欢迎,那么也不再是当初“背水一战”的成果,而是国家发的学历文凭很受欢迎。

  为何“南科大45名教改生要参加高考”的言论在社会上引起了如此大的轰动?朱清时说,纳入高考轨道的这种形式是次要的,关键是这个举动颠覆了南科大树立的“自主招生、自授学位”的改革核心,“我们自授学位就是想走全世界一流大学都想走的路,让学生跟老师‘背水一战’,只有学到真本事,社会才会欢迎你、接受你,而不是看你的文凭盖了什么大印。”

  朱清时向本报记者表示,如果让这些学生也经历高考,“背水一战”就不存在了,“大家都已经有了国家发的文凭,没有这个动力了,即使将来改革成功了,学生很受欢迎,那么也不再是当初‘背水一战’的成果,而是国家发的学历文凭很受欢迎。”

  “不是靠这一纸文凭证明学生的能力,而是真本事,这是南科大改革的关键。”朱清时认为,一旦让南科大教改学生参加高考,就又回到了认可国家文凭的路子上。

  朱清时曾多次对高考这根“指挥棒”进行质疑,昨天,他再一次向本报记者表示,学生在高二就已经学完了所有高中课程,高三“魔鬼般”的训练完全就是对学生的摧残,完全是对高考的一种应试教育,“毫无意义”。朱清时说,相比较而言,如今高二的学生更具原生态,更有爆发力和创造力,“从南科大已经招收的学生就可以看出,他们的表现都是非常优秀的。”
——
‎@xautofzx‎ 这是南科大争取权利坚持改革的最大力量。南科大搞“非学历教育”,也比被收编强。只要质量高,学历境外大学自会承认。如果学生坚持不参加,教育部难道要宣布南科大非法办学?
——
未上高校招生资格榜 深圳南科大继续难产

 校长朱清时称有思想准备,“改革理念尚未被教育部认可”

  日前,教育部公布2011年具有普通高等学历教育招生资格高校的名单。被誉为“教育改革路上的孤独舞者”的南方科技大学,仍然没有摆脱“难产” 命运,今年仍被排除在名单之外,此举引发网友热议。对此,南科大创校校长朱清时昨天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回应:自己对此“早有思想准备”,仍未获招生资格是因为“南科大的改革理念尚未被教育部认可”。

  “南科大的改革并未别出心裁搞什么新路子,而是在走全世界大学都在走的老路子。中国教育的问题这么复杂,希望国家能让我们做一个试验,若成功,我们总结继续前进,若失败,我们从头再来。即便改革失败,不也对中国教育没什么害处吗?”

  ——南科大创校校长朱清时昨天说

  教育部:未入名单就无招生资格

  南科大自今年3月正式开学以来,就一直没有淡出公众视野。作为我国高教改革的一个试验田,南科大试图在去行政化、自主招生、全英文授课等方面走出一条与传统高校不同的道路。教育部也曾公开表示——支持南科大的改革。

  然而,教育部日前公布的“2011年具有普通高等学历教育招生资格高校名单”,使得南科大的未来再度成了“雾里看花”。目前南科大只有避开高考,通过自主招生选拔学生。教育部有关负责人表示,不在名单之列的高校不具备招生资格,如违规招生,所招学生的学籍、发放的毕业证书国家不予承认。但教育部并没有解释南科大未获招生资格的具体原因。

  而记者在广东省政府办公厅日前印发的《实施珠三角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11年2012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中查阅到,南科大是深圳市安排的 14个重大项目之一:今明两年将投资7亿元建设南科大,到2015年一期建成后,其在校生规模将达2600人左右。不过,目前南科大在校生仅为45人(首批学生)。

  朱清时回应

  未上榜因改革未获认可

  仍未拿到“招生证”,已就读的首批学生会否成“黑户”?未来路在何方?昨日,新快报记者就此致电朱清时。一听记者提问,朱校长就笑了,“我也是从网上看到这个消息的”。

  “对这个结果,我们也是有思想准备的。”朱清时告诉新快报记者,当初教育部只是发文同意筹建南科大,筹建期为3年。在筹建期间,南科大可以试办本科专业,但未正式批准南科大招生。

  “为什么南科大仍然没有拿到招生资格?我认为是因为南科大的改革理念尚未被很多人认可,至少尚未被教育部认可。具体的原因,你们(媒体)也可以去找找……”

  学校未来决定权在市府

  南科大下一步作何打算?朱清时说,南科大是深圳市政府主办的,自己是受聘的创校校长,下一步自己仍会继续努力争取获得教育部认可,但最终决定权在深圳市政府。

  朱清时表示,首批学生招生时,南科大就做好了“充分准备”——与每一位学生及家长都签订了协议,学生都是自愿参加南科大的教改实验的,当初校方也没承诺学生毕业时一定能拿到教育部颁发的毕业证书,这些,都是学生和家长同意并签字认可了的。

  他强调,“全世界的大学都是自己发自己学校的文凭,对自己学校的文凭负责,让本校文凭获得社会认可。这样大学才能想尽办法搞好教育。”
—–
 高考临近,备受关注的南方科技大学再次被推到聚光灯下。近日,网传教育部要求其教改实验班学生必须全部参加高考,记者昨日联系到湖北学生的家长,对方表示,孩子肯定不会再回来参加高考。

  网上传言一出,就有记者进行了采访,教育部新闻发言人表示,任何改革首先要依法办学;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则称,“是否高考,不方便回应。”并表示,“让什么改革都要在法律法规内进行,肯定不现实。”

  首批教改班的45名学子究竟参不参加高考?教改班学生、毕业于鄂南高中的朱凯丰的妈妈魏女士称,学校没有正面通知,孩子仍在照常上课。“本来就不是冲着文凭去的,所以肯定不会回来参加高考。”她说,南方科大是改革试点高校,对于它将遭遇的困难有充分思想准备。

  而另一名湖北学生荆水的妈妈童女士也表示孩子不会参加今年高考:“离高考没几天了,再回来怎么可能?明年再考就更不会了……”童女士说,一直在关注南方科大的新闻,“目前来看,女儿在那里的学习是非常充实和快乐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