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yn:过去六十年都是没有复制性的

过去六十年都是没有复制性的。

前三十年那时候革命刚刚胜利,最高层的年龄相对年轻,所以基本上那三十年的上层整体是没有变动的。比如说前三十年的共青团书记只有胡耀邦一个人,与现在相比简直就是两个时空,那一时期自然是不可复制的。

后三十年是一个社会不断变革的年代,每隔几年就会改变一次,出现一批“时代弄潮儿”。这些弄潮儿在下一个几年的时期又会被后来者淘汰。

80年代初期摆摊做小贩也能赚大钱,就是所谓的“万元户”。90年代前期,基本上是公务员下海赚钱了,一般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有一笔生意作一笔,就是所谓的“皮包公司”。90年代末期以后,没有知识产权的概念,有不少是在国外公司待了一段时间后,把外国公司的机密或是源代码偷偷带到国内仿制,可以参考一下当年中关村的不少公司。00年代以后加入世贸,主要是沿海作坊式的出口企业做大,当然更少不了房地产的兴旺。

80年代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工资最高的当然是军队以及公务员。到了80年代紫阳给工人乱发奖金,工厂企业内包括工人在内的工资就比军队公务员教师都要高了。90年代最窘迫的时候,高校教师每个月几百块钱,只够自己一个人去食学校堂吃饭,养家都不够,而军队公务员也差不多。到了90年代末期,高校,军队,公务员都开始加工资,大家都扬眉吐气了一把,从这一点说起来这些人倒确实还要感谢老朱。

国有企业90年代最惨,连各大银行都不例外的要减员增效,能源矿产等企业当然更是穷得揭不开锅了。那时候很多煤矿连工资都发不出,与现在动辄煤老板暴发户的新闻对比一下,简直没办法让人相信。不过铁老大好像还很风光,而航空业自然是更高贵,连空姐都被认为是一个高人一等让人羡慕的行业。

从80年代以后,八一队一直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入一年,不断有自己培养的球员由于待遇问题流失到地方球队。球员流向也很有意思,开始的时候球员都向广东流,后来向江苏流,那时候北京辽宁的球队同八一队一样要流失球员。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江苏广东的球员开始向新疆等能源大省流动,也有的球员对比之后发现在江苏广东不一定比留在北京上海的好处更多。而最有意思的是近几年八一队的“体制优势”,让八一队重新开始变得有吸引力,甚至上海的旗帜球员刘炜都想去八一队了。

以前一直是高校的工资高于中学,中学高于小学。后来重点小学,重点中学的老师工资已经比高校普通教授的钱要多好多了。当然非重点的小学中学由于入学人数不断减少,学校都关了,能有份基本工资就不错了。

这两年高校扩招已经到了尽头,财政上的潜力也基本用尽,显然再过一两年高校就要“减员增效”了。其实现在已经有不少高校财政都已经开始吃紧了,甚至北京的一些名气还可以(非北大清华。这两所高校应该什么时候都不会有大问题的)、专业也算热门、高考分也比较高的院校据说财政都已经岌岌可危。以后可能高校合并又要开始了,不过伴随下一次合并的应该不是扩招,而是减招,那时候高校教师怕是也要同时“分流”出去一些。

80年代前期,由于老干部大批退居到中顾委或是离休,年轻人被突击提拔的有很多。而那时候大学生也比现在值钱的多,所以只要是本科就能马上提一两级,现在的常委多数都有那个时期被突击提拔的经历。

80年代到90年代,学校的学生干部、领导秘书是普遍被看好最有前途的,这个以前讲的很多,就不多说了。90年代还有一段时间中组部想要从高校教师中选拔干部,于是不少高校年轻的老师被选中以后,就下放去当领导了。比如说孙政才就算不是被中组部看上的,也肯定是沾了那时候这一趋势的光。另外党校的教师被下放的就更多了。

00年以后就不好讲了,情况更变化莫测。河里面包括这桩楼里面,有的人因为只看到90年代的共青团而总结出的所谓体制内的“最优途径”,根本就是在误导,现实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也不稳定的多。他们总结出来的道路其实现在就基本过时了,只是他们还没能察觉而已。

就连太子党们的腐败方式其实也是不断“与时俱进”的。80年代是官倒的条子,90年代是公司,后来是进投行。但到了现在还在投行里面任职领取薪水的太子党,级别上已经不如以前了。风头最盛的都是自己独立或者合伙搞基金,那里还愿意给投行打工?

至于国务院下面的研究机构,想一想就能明白,那早就是过去式了,当然也不可能再去复制。那时候不但大学生比现在值钱,体改所可也是紫阳的智囊“精心”搞起来的,哪能跟现在比?更何况不能只见贼吃肉,不见贼挨揍。陈一谘朱嘉明可是当年的风云人物,现在不是还流亡海外么?不能只看台上风光的,忘了更多台下落魄的。

至于将来什么样的路子才最有前途,从现在看起来,历史又到了转折点,怕是再高明的人也没办法判断。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