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参选基层人大热潮让当局紧张

江西新余市民刘萍独立参选当地人大代表受阻后,在中国网络上,掀起一个参选各地区县基层人大代表的热潮,迄今,通过微博渠道,宣布独立参选各地区县选举的,就有30-50人。成都、北京等地的中和谐中国委宣传部,则发出禁令,要求治下媒体禁止报道李承鹏等人的参选之举,而有多名独立参选者则自称受到当地的国保等约谈。

无锡的独立参选人谢润良透露,5月29日上午,因“微博言论疑似有问题”,他被宜兴公安局派员约谈。此后,他宣布“少谈国事少说政治,彻底放弃争当人大代表的念头”。

评论者认为,这也显示在中国目前的政治格局下,在体制安排之外,自行参选代议士,仍然是体制所难以接受的异端之举。

几天前,时评作家李承鹏宣布,将参选成都市武侯区人大代表。

目前,学者于建嵘、法学教授贺卫方、作家韩寒、导演冯小刚、记者王克勤等,均已接受成为其参选顾问团、助选团成员;知名律师陈有西、斯伟江,则承诺为其提供法律咨询。

李承鹏说,会在近期,寻找合适的渠道,与包括居委会在内的相关部门,进行“善意的、技术化的沟通”。

此后,上海作家夏商随即跟进,宣布参选上海静安区区人大代表;时评作家姚博(网名五岳散人)参选北京昌平区人大代表;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法天参选北京海淀区人大代表;媒体人徐春柳宣布参选北京东城区人大代表选举;天涯社区商务运营总监梁树新宣布参选广州番禺区人大代表。

梁树新在对媒体谈及参选理由说,前一天的抚州爆炸案,给了梁树新很大冲击。他细细阅读了犯罪嫌疑人钱明奇的微博,发现钱一直在求助,却无人回应。

他认为,“如果事发前,当地的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有人留心到他的问题,帮助解决,悲剧本可避免。”

学者熊伟认为,“此次独立参选热和往届相比,参与主体和参与方式有所不同,其走势将决定中国改良道路是否可行。”

此前,他已宣布将参选北京海淀区人大代表。

根据熊伟的观察,与之前的几波独立参选基层人大潮流相比,这次的许多独立参选者以公共知识分子为主,投身选举的企业家寥寥无几;他们微博为参选宣传主要平台,在微博第一时间公布参选消息,介绍自我,表达参选目标,介绍准备工作和当选承诺等。

在1998年和2003年那两次人大代表选举中,参选主力为大学生和维权业主。熊伟认为,“这次独立参选者自身能力、对参政的认知以及社会人脉支持等更加成熟。”

中国的现行体制似乎并未对此做好了准备,5月30日的《环球时报》社评《独立参选人应从微博回归现实》对参选者提出了警告。

评论说,“独立参选人过去就在中国的基层人大选举中出现过,今年的情况是,他们的声势通过微博得到了放大,而微博很容易把全国有共同政治倾向的人,甚至包括海外的同情者都聚合到一起。”

“独立参选人中,最受互联网关注的,是那些一直在学习西方反对派的人。他们在试图把中国求同存异的包容性文化,推向对抗性文化。”

而无论(独立参选者)个人是怎么想的,他们的实践总体看是要把中国“选拔+选举”捅开一个缺口,把西方式选举引进中国。《环球时报》说,“他们中如果有的人当选后公开与现有体制不合作,中国社会在多大程度上做好了准备?”

社论警告,“某些独立参选人越是受到微博的关注,越应注意别刻意突出自己同现有体制的对立,仅仅用这种方式拉选票,会破坏中国社会目前的运行规则。”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