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市场评析-2011-06-02

政策取向方面:偏空

1、 【周小川:有必要有条件采纳宏观审慎政策】

6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第一届“中国金融学科终身成就奖”颁奖典礼致辞中表示,在金融运行和管理方面,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已成为危机后国际金融改革的主要方向。在宏观方面,除了要用好货币供应量、利率等具有逆周期调节效果的传统货币政策工具,还引入了逆周期调节的创新手段,如建立逆周期的资本缓冲制度和动态损失准备制度等。
他表示,当前,以加强宏观审慎管理为核心的国际金融改革正在稳步推进,其典型内容是G20所支持和认可的巴塞尔Ⅲ。从中国情况来说,我们有必要、也有条件尽快采纳和运用宏观审慎性政策框架,而且也写入了“十二五”规划。但我国总体上还处于经济转轨过程中,运用宏观审慎政策框架也有一些比较紧迫的课题,如对经济周期的判断、高储蓄率问题、宏观审慎政策工具的选择、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划分标准、会计准则的国际趋同,等等,需要尽快加以深入研究。

点评:同一个讲话,俺百度了下,发现如下几个标题:

央行:将继续贯彻落实稳健的货币政策

周小川:尽快采纳运用宏观审慎政策框架

周小川:避免宏調衝擊經濟

周小川:要用好货币供应量利率等货币政策工具

同样的讲话,泾渭分明的两种解读:一类是央行将重视经济增长,避免持续紧缩伤及实体经济。一类是央行将一如既往地维持紧缩力度,将“稳健”为代表的紧缩进行到底。

俺回顾了一下历史,2007-2008年央行低头猛搞“双反”。2007年连续6次加息,平均每两月一次。连续上调准备金率10次,平均1.2个月一次。进入2008年,不再继续加息,1-6月份上调了6次准备金。下半年,确切的说大幅下挫的7、8月宏观数据出炉后,9月下调准备金率,10月调降利率。

翻历史是为了找规律:一,央行一直以来比较重视加息的滞后效应,无论口头还是实践;二,货币政策实质性转向,需要宏观数据确认,至少连续两个月的数据。

找规律是为了做预测:一,如果6月份央行停止加息,那么我们可以猜测政策微调已经出现;二,政策微调后,如果宏观数据出现明显的时速性下滑,紧缩周期可能会结束。

2、 【哈马斯批评埃及:开放拉法口岸“言行不一”】

据新华社报道,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官员1日批评埃及违背长期开放拉法口岸的承诺,限制通关人数,给加沙地带居民自由出行设置障碍。加沙边境和口岸总署署长萨拉姆.巴拉卡对新华社记者说,1日自口岸开放到关闭前2小时,只有150名加沙居民被允许进入埃及,还有250多人被埃方以各种理由拒绝通行,而通关的大巴数量也从双方之前约定的8辆减少到了3辆。“埃方没有遵守长期开放拉法口岸的承诺,明显减少为通行提供的便利,这使得通关几乎陷入瘫痪,”萨拉姆说,“我不理解埃方为何给通关设置障碍。” 哈马斯方面已于5月31日就埃及重新限制通关人数向对方提出抗议,当天通过拉法口岸进入埃及的加沙居民只有250人,与埃及长期开放拉法口岸前日均通关人数持平。哈马斯高级官员加齐.哈姆德接受当地电台采访时说:“埃方承诺将解决这一问题,保证拉法口岸的顺利开放。” 拉法口岸于1979年埃及和以色列和平协议签署后建立,是加沙地带与外界相连的唯一一个不通过以色列的陆路通道。以色列于2006年开始封锁加沙地带。埃及政府一度支持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封锁,关闭拉法口岸,只允许人道主义援助物资通过。在埃及政局发生变化后,新政府宣布长期开放拉法口岸。自5月28日起,除周五和公共节假日外,口岸长期开放,并对妇女和18岁以下、40岁以上的巴勒斯坦男子实行免签。口岸长期开放后,头3天的日均客流量超过400人,创4年来出入口岸人数的最高纪录,但近日埃及逐渐减少了放行人数。

点评:俺想起一个笑话:

甲(讨好):“听说你儿子梦想是做政治家?”

乙(愤怒):“骂谁呢,你丫才想做政治家呢,你全家都是政治家!”

政治这东西,以利益为导向,以实力为纽带。今天拍胸脯山响,明天就能矢口否认。远的自不必说,近的就说中美之间吧,年初中美首脑峰会,许下长长的承诺列表。一转头,只见满天浮云,中美战略对话开成催债会,承诺的市场经济地位依然遥遥无期地停留在纸面上。

政治这东西,永远是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所有参与方恨不得把自己可控的流程分成无数个步骤,把别人可控的流程缩减成一个步骤。最好别人把棋走死的时候,自己还能好整以暇地保持战略回旋的余地。东北亚自贸区的提法N年前就已出炉,大家楞是能把简单的自贸区谈判分成:部长级会晤(N次)、首脑峰会(N次)、可行性调研、草案磋商、实施五大步骤,每步每次怎么也要折腾个1-2年,好嘛,等自贸区谈成,估计三国领导人早换过N茬喽。回到拉法口岸的问题上,埃及宣布开放是一个进步,但是呢,按照惯例,你指望一步到位真正打开加沙地带的封锁,是不现实的。所以呢,这边宣布放开,那边扭扭捏捏限制通关人数和车辆数。以色列来找埃及,埃及说:没问题,俺每天卡数量,相信俺!哈马斯或者别的国家来找埃及,埃及说:给点好处吧,给了好处俺就提高通关流量。这就是政治,永远精于计算不见兔子不撒鹰见了兔子也巴不得别人先撒鹰的政治。

3、 【花旗或关4亿美元自营交易基金】

消息人士透露,美国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关闭了一家利用该公司资金和数学模型对股市下注的对冲基金,该对冲基金规模达4亿美元。
据消息人士表示,在花旗集团4月份宣布基金经理人Shakil Ahmed将出任其在纽约为电子市场做市的负责人之后,花旗关闭了Quantitative Strategies基金。与此同时Ahmed还是电子交易的负责人之一。
美国监管当局正准备实施沃尔克规则(Volcker Rule),禁止像花旗这样的银行利用自有资产进行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投资,被称为自营交易。但花旗资本顾问公司(Citi Capital Advisors)仍将为一些外部投资人运营自营交易和资产,这部分业务并没有受到沃尔克规则的波及。
一名分析师表示,不是纯粹资产管理的所有业务都会关闭。那些利用花旗资金但并不是以顾客为中心的纯自营业务将逐渐转到其他地方。
Ahmad1月份时曾表示,将于2012年底之前将自营交易转成一个独立的公司,且保留在此业务中购买优先权的选择。

点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沃克尔法案是很凶悍,但是你想让人家放弃心爱的红烧肉,从此开始阿米豆腐的日子,估计大家一定会想尽办法去钻空子找路子。

首先是沃克尔法案留下的宽限期很长;

其次是类似花旗的自营转独立公司可能大行其道;

沃克尔法案出来后,曾经有人惊呼华尔街对金融交易品种的定价权没了。现在看,最多算受到一定程度限制,离丧失定价权,还有十万八千里咧。

基本面数据方面:中性

1、 【数据显示:美国楼市二次探底跌速堪比大萧条时期】

据媒体报道,美国房地产市场依然处在最黑暗的时刻。标准普尔公司5月31日公布的最新房价数据显示,美国房价今年第一季度再次跌至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房地产市场状况仍未见显著好转。数据显示,美国全国房价指数继去年第四季度下跌3.6%后,今年第一季度再度环比下滑4.2%,创下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从全国范围看,美国房屋价格已回到2002年中水平。伦敦经济咨询公司资本经济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美国房价下跌的速度比大萧条时期还要快,房价比2006年峰值下挫近33%。2009年和2010年美国房价回升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首次购房税收优惠政策。但在失业率居高不下、住房止赎率高企的背景下,美国房地产复苏乏力,目前延续着”价跌量降”的弱势局面。美国房地产市场二次探底使30%的房主陷入负资产的困境,也加大了美联储出台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的可能性。不过,市场人士普遍预计,美联储不会将推高房价作为目标,只会考虑避免房价进一步下跌。除此之外,房价下跌使购房者数量减少,租金上涨步伐正在加快。数据显示,美国公寓租金在过去一年时间里上涨5%。有分析人士表示,美联储的政策可能已经滞后,租金上涨对核心通胀来说是不可忽视的风险。然而,美国房地产市场并非一败涂地,首都华盛顿特区的房价按月度和年度计算都出现回升。有分析人士则表示,美国房价继续下行的空间有限,加上未来通胀形势还会加剧,美国一些地区的房价看起来已经很划算。

点评:数据证明,调整美国楼市分析框架是正确的。

四月份FOMC会议评析里,我们曾经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美国楼市或许将存在一个较长的反复过程。理由一共四点:

一,资产负债表正在持续修复中,离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尚有一段距离;

二,如果仅仅是依靠目前比例的储蓄水平,修补好房地产泡沫破灭带来的窟窿或许还需要较长一段时间;

三,整个就业市场在持续复苏,但是,同样的,距离危机前的水平尚有很长一段距离;

四,按揭贷款获取门槛提升,恢复至危机前的水平尚有很长一段距离。

资金及流向方面:中性

1、 【发改委否认银监会清理数万亿地方债务】

综合媒体消息,国人忧心已久的地方债问题又有新说法。据媒体报道,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银监会”)计划在未来3个月内清理多达3万亿美元的地方政府债务,而因此造成的损失将由中央政府和国有银行分别承担。对此,银监会、发改委有关人士都表示未听说此事。据了解,此动议只是财政部少数部门少数人参与的一个闭门讨论,银监会、发改委都未参与,这个内部会议谈到了针对平台贷款风险未来可能的一个解决方案,但可行性未充分论证。据报道,为防止地方政府债务出现违约,银监会计划将部分债务转入新成立的公司,减轻地方政府的债务负担,而此举主要是为了防范地方政府出现债务违约。银监会、财政部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计划从6月起清理地方政府债务,直到9月份结束。许多分析师认为暂时还无法分辨这条消息的真假,但是庞大的地方政府呆账,正威胁着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稳定性,银行业也可能广受波及,中央政府介入吸收损失或许是必要之举。

点评:无风不起浪,这两天金融股大跌,至少主流资金对此相当重视。还是老规矩,不论新闻是否属实,咱们只就事论事。都在担心清理剥离可能带来的损失,咱们就掐手指算一算,地方投融资平台到底能创多大祸。

截止2010年11月,地方投融资平台贷款总额9.09万亿,有问题的一共1.76万亿。其中半覆盖类贷款7663亿,咱们按字面来计算,会带来3832亿损失。无覆盖类贷款1万亿,咱们按字面来估算,会带来1万亿损失。加起来一共1.3832万亿,这些贷款好歹能捞点回来吧?落到资产管理公司手中,至少也有个10-20%的回收率,掐头去尾,总损失就算1.2万亿。

如果政府和银行分别承受,一人一半吧。财政部可以发行特别国债,银行就只能用利润去冲抵。如果在一年内完成,2010年12家上市银行利润总额6600亿。2011年增长到7000多亿没问题,计提完6000亿,还剩一千多亿咧。更重要的是,2012年开始,又是一条好汉。平均1.6倍(算数平均)市净率的银行,一次性冲击有啥好惶惶不可终日的?

还是那句话:6月份开始,逢下跌,要敢于买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