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由中国劳工薪水增加引起的外贸厂商恐慌

今年在中国以及亚洲其它一些国家,以低薪聘用廉价劳动力的现象大为改观,大量劳工的薪资相比以前大幅增长。虽然涨薪确实会造福于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廉价员工,但对于在华的外贸公司来说却并非如此。在出口商品到美国或欧洲时,由于涨薪所造成的成本增高使得这些贸易公司必须对其产品进行相应的价格上调,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持较小的利润波动。作为对美最大的零售商品贸易公司,利丰集团的总裁乐裕民在週二所做的演讲中谈到,在今年年初的5个月中,由于涨薪导致的平均成本增长要比去年同期高出15%。与之附和的其他贸易公司总裁也对成本大幅增长感触颇深。

近日,在飞往越南、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以及其它亚洲低薪国家的班机上,来自各个贸易集团总裁都在试图找到可以替代中国的贸易转接口。道理很简单,现在中国大部分劳动力薪资涨幅基本都在两位数字以上,这使对外贸易成本大大提高。但是让这些总裁大失所望的是,现在即使在越南、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这些曾经所谓「低薪国家」的工人涨薪也已成为普遍现象。简而言之,由于成本增高所导致的产品价格上升在亚洲已经是处处皆是,对于像美国这样大型买家来说,想找到昔日的「中国製造」式低成本价格商拿孟加拉国举例来说,去年最低工资标準涨幅为87%。即便如此,由于缺乏足够劳动力,很多工厂还是无法完成手边的订单量。孟加拉国大型服装製造商穆罕默迪集团安主席苏.哈克在接受採访说:「在任何地方你都可以看到『应聘』的标语」

美国大型服装公司Gap5月19日发表声明称:由于今年公司成本增加近20%,公司的利润将大打折扣。次日,Gap股票大跌17.5%。无独有偶,奢侈手提包公司Coach在今年一月亦曾声称:因成本过高,该公司将会逐步削减对中国的依赖。在未来四年中,中国製造的商品将会减少50%。同时为了减轻成本压力,Coach準备把主要生产线移至越南和印度。

但是,类似 Coach等公司的以上做法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因为在像越南这样的国家,涨薪的幅度甚至要高于中国。如果将生产线移至印度,因为基础设施的不完备,很多大批量流水线工作在那裡是很难完成的。如布鲁斯.罗克维兹所说的,印度的公路和码头建设实在是「太差了」,而且由于政府的管制和劳工纠纷问题,很难在印度建设像在中国这样拥有几万人的大型厂房。

以上情况清楚表明,不只是中国,亚洲以前的廉价劳动力供应国大部分都在升高其製造成本。服装设计公司Cassin的总裁贝内特.墨德尔说:「我们正在经歷一次成本上涨风暴」。他的公司去年製造羊毛和毛皮类衣服的产品成本增长了25%至35%。

为躲避成本上涨风暴,Cassin试图在危地马拉设厂,并取得了初步的进展。但是像危地马拉这样的小国,毕竟其人口只有1400万,只相当于中国深圳或广州的人口规模。因此,墨德尔先生同时强调,在除了中国以外的地区开设大规模的生产线现在还是一件十分冒险的事情,他说:「产品质量是让人最担心的—-毕竟在中国,厂商都因经歷了多年的磨练而拥有较高的生产素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