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船:菅直人的茶番剧(1-4完)

茶番剧是个纯粹的日语词汇,中文中没有。这个词起源于江户时代,当时的大众娱乐之一是去戏馆看歌舞伎,戏馆中一般都配有给观众沏茶的小厮,这些小厮就叫做“茶番”。这些茶番不仅给观众沏茶,而且还会即兴表演一些杂耍儿或者耍耍贫嘴什么的,职责和马戏团里的小丑差不多。随着时间推移,这种茶番表演逐渐演变成一种比较固定的形式,就叫做“茶番剧”。所以,“茶番剧”这个词和中文的“滑稽戏”类似,通俗说就是指装傻充楞的搞笑表演。

福岛核电站海水注入停止问题

日本政局这几天也是茶番连台,以菅直人为首的“诸位丑星”,粉墨登场,尽情表演,极尽娱乐大众之能事。事情的起因倒也不复杂。日本地震之后,特别是在福岛核电厂特大事故的应对中,菅直人政府行动迟缓,表现拙劣,这已经让日本国民对现政府极度失望,各方面的批评之声日趋尖锐。“战后最差政府”,“赈灾决策,后手中的后手”等等不满之声不绝于耳,当然这只是远因。

本次茶番大合唱的直接诱因是福岛核电站海水注入停止问题。前些日子,东京电力公开了地震当时的原始纪录,众老记发现在3月12日下午7点多福岛核电站曾经人为停止注入海水1个小时,有人猜测这可能是导致事故恶化的一个重要因素,所以开始追问原因。东京电力说这是应政府要求停止的,政府则说这是东京电力自己决定的。双方的说法对不上了,众老记的精神头也就来了,这就叫新闻价值。

到底谁在撒谎呢,这东西不好说,把经过大体说一下,具体大家自己去判断吧。当时的情况是东电决定向反应堆注水,于是上报政府,因为这事的决定权在政府和东电联合组成的“核电事故对策本部”手中(本部长首相菅直人兼任)。菅直人于是要求政府的核电监管机构“原子力安全委员会”拿一个全面的危险评估报告出来。原子力安全委员会的班目春树委员长就给列了一个,大家知道,科学这玩意儿是容不得半分马虎的,再说的直接一点儿就是,只要不是绝对没有那就是存在可能。所以班目春树就“很学者”的回答了很多“有可能”。这其中的一个有可能就属于“是否会再临界”。这个有可能把菅直人给吓到了,因为日本以前出过类似的事故。所以他开始“长考”。菅直人一长考,东电傻了。因为核电厂已经开始注水,而现在能不能注水成了悬案,所以东电赶快召开电视会议让电厂暂时停止注水。

这就是事情的大体经过。普遍的看法,在这件事上政府应负大部分的责任。菅直人当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开始找替罪羊。首先被推出来的是原子力安全委员会的班目春树委员长。菅直人说:班目告诉他会再临界,所以他才让停下来的。这一下班目急了,班目说,我只是说有可能,虽然可能性极小,但是只要不是绝对不可能,那就是有可能。我没说过会再临界,只有原子力的“原”都不认识的人才会说会再临界。

菅直人一看这头羊比较厉害,不想替他挨刀,所以就又找了个软的,于是说:停止注水是东电自己决定的,我没下命令让他们停。我想,这大概就叫人嘴两张皮吧。

没办法东电只好出来顶罪,于是开始调查停止注水的来龙去脉。这下更大的新闻出来!福岛核电厂的厂长,事故现场总指挥吉田昌郎,在调查中承认: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他认为持续注水是唯一正确的选择,所以没有按照公司的指示停止注水,而是默杀了公司的指令,命令员工继续注水。现在看这个决定无疑是正确的,不过从管理上说,这种谎报会对高层的决策产生无可估量的影响。同时这也让人们对政府提供信息的可靠性产生严重怀疑。正如班目春树后来的表示那样:“你们这么干,那我算什么!”

自公倒阁

随着吉田厂长抗命这一事实的暴露,核电厂问题重返原来的轨道。不过这么折腾一圈下来,对菅直人政权的打击却是灾难性的,人民对菅直人政权彻底失望,菅直人之所以还能苟延残喘,唯一的理由就是目前救灾压倒一切。无法举行大选,否则,100个菅直人也纳命了。

在野的自公(自民党和公明党)组合,早有倒阁预案,不过提出时机是大问题,菅直人不行已是路人皆知,但是目前救灾压倒一切也是共识,此时挑起党争,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需要权衡得失,三思而行。随着核电厂注水停止问题真相大白,讨菅之声甚嚣尘上。于是自公决定冒天下之大不韪,提出内阁不信任案。

自公提出内阁不信任案的理由是:菅直人无德无才,无法领导日本走出危机,日本需要新的领袖。当然这只是“羊头”,自公想卖的“狗肉”是,希望诱使民主党内的矛盾表面化,直至拆散民主党。

日本国会众议院有480个席位,目前缺席一人,加上不参加投票的众议院议长。所以实际上是478个投票权。要想推翻内阁理论上最少需要240张赞成票,执政联盟目前掌握310席不到,自公联合加上其他小党160席左右。要想推翻内阁需要执政联盟80名左右的议员造反才可以,常识上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民主党内部各派系矛盾重重,特别是主流派和小泽派之间的矛盾尤其尖锐,因此小泽造反的可能性甚大。内阁不信任案是否成立不重要,自公要的就是小泽造反。小则造反意味着民主党矛盾表面化,各派只能亮底牌,要么即可分裂,要么过段时间分裂,总之早晚是要瓦解的。这才是自公的真实目的。

自公目前没有推翻民主党的打算,首先目前处在救灾时期,无法举行大选;其次,民主党在众议院的席位接近三分之二,内阁不信任案几乎不可能通过;第三,自公即便把菅直人赶下台,也无法通过选举获得过足够的席位,接掌政权,所以政权依然会在民主党手中。因此,自公这次的目的就是捣乱,所以连内阁不信任案成立之后该干什么都没有认真考虑过。

小泽造反

6月1日晚6时,自公正式提出内阁不信任案。几乎与此同时,小泽表示:该决断的时候决不能犹豫。这意味着小泽吹向战斗号角,决定造反。

以菅直人为首的民主党主流派,原本预计造反人数不会超过40-50人,即便把这些人除掉,民主党依然可以维持议会多数党地位,所以,最初的表示很强硬,造反和缺席者一律就地开除出党。不过和自公一样,他们都低估了小泽的力量和手腕。

随着小泽一声号令,属于小泽派的三名副大臣和两名政务官同时递交辞呈,宣布响应小泽的号召。民主党大佬鸠山立即与菅会晤,敦促菅直人下台,在菅直人拒绝之后,鸠山宣布支持小泽。前总务相,小泽亲信原口一博也宣布追随小泽。另外,小泽还做通了原首相羽田孜的工作。6月1日晚8时,小泽高调召开造反誓师大会,共有71名和小泽接近的议员及7名代理人参加,这里面还不包括鸠山和羽田孜的人马。预计总的造反人数在90-100人左右。至此,胜负已定。在小泽眼花缭乱的组合拳下,菅直人一个照面就趴下了。小泽“钢腕”的绰号不是白叫地。

有必要简单说一下造反人数的影响,本次造反有一个40,60,80的区分,对菅直人来说,40人是一个可以忍受线,把造反人数控制在这条线意味着胜利,菅直人只需将这些人清除掉就可以了。60人是多数线,超过这条线民主党在众议院将失去多数地位,也就是说造反人数要是超过60人,为了保住众议院多数地位,菅直人将只能采取怀柔政策,而不能把这些人开除出党。80人是倒阁线,达到这条线意味着不信任案成立,鉴于目前无法举行大选,所以这意味着菅直人内阁倒台。而小泽造反军一个回合就召集起90以上的人马,这意味着大局已定,那些依然在观望的议员将很有可能倒向小泽,到时候菅直人自己成为少数也未可知。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灾区的愤怒

日本是个崇尚集体主义的国家,但是日本的集体主义和中国的集体主义有很大不同,中国的集体主义强调个人奉献,日本的集体主义讲求抱团取暖,体现的是一种很朴素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思想。

现 在,日本地震灾区还有很多人下落不明,还有很多人在避难所生活,如何重建灾区,如何改善灾民的生活状况是眼下最重要也是最应优先考虑的事情。“为了灾区, 为了灾民”是目前日本最硬的牌子。要是能扛上这块牌子,那就天下通吃,畅通无阻了。不过要是一不留神站错了队,可也比较麻烦,弄不好就成了“全民公敌”。

现在挑起党争,自然会延缓救灾的进程,灾民不高兴那是肯定地。这也是自公犹豫再三的重要原因,现在去得罪灾民,纯属脑积水。灾民现在是什么?灾民现在是大爷!如果有一个灾民说:我不高兴;就能有十个日本人跟着附和说:我也不高兴。和灾民过不去那不是勇气,那叫“二”。

自 公的内阁不信任案刚刚提出来,灾区的各级地方首长立马开始抱怨。说:永田町(国会所在地)的这帮厮穷折腾什么?知不知道现在什么时候!知不知道现在该干什 么!众老记也跟着煽风点火,大瓢大瓢的浇油,纷纷深入避难所对灾民进行实地采访,电视画面上那些七,八十岁的老人,蜷缩在纸板隔开的避难所里,满面茫然的 表达对今后生活的忧虑。那还用看吗?想一想脑门儿上的火苗子都蹭蹭的,搞的这帮国会议员压力山大。

自民党党首谷垣祯一赶快出来澄清说:我们的目的不是要解散议会举行大选,就是想把大草包菅直人赶下去,这也是为了灾区好。

垂死挣扎

自公提出内阁不信任案之后,随着小泽闪击成功,原本志在必得的菅直人集团顿时陷入死亡读秒的绝望境地。政坛的权斗和黑帮火其实也没有什么本质区别,要么别抄家伙,既然抄了家伙也就暂时别想退路了。菅直人当然明白这一点,所以他的垂死挣扎一秒也没停止过。

首 先他手下这帮干将分头出击,全力拉票。菅直人自己也频频会晤中间力量,赌咒许愿,目的无非一个,只要各位不和小泽“同流合污”,咱万事好商量。随着局势逐 渐恶化,菅直人更是直接威胁说:如果内阁不信任案成立,那就解散议会重新选举!图穷匕见,图穷匕见呀,他是全不吝了。这么干即不是以理服人,也不是以德服 人,是赤裸裸的恐吓。

民主党现在在众议院拥有300多席,其中40%是上一次大选从自民党那里夺来的,因此很多议员都是初次当选,在自己的 选区里根基并不牢固。而目前民主党民望甚差,如果这时候举行选举这些新议员中的绝大部分将落选,同时民主党也会惨败。菅直人那意思就是说,你们要是把我弄 下去,我就把你们的饭碗全砸了,咱不过了。这跟地痞有多大区别呢?

依靠恐吓要挟别人支持自己也说明,菅直人已经走投无路,不过这种恐吓的可 行性很有问题。灾区目前政府机能尚未完全恢复,别的不说,重建海啸灾区的选民纪录就不是短期可以解决的(因为还有很多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各级地方 首长完全可以据此拒绝组织选举,这些地方首长和菅直人之间不存在上下级关系,所以他将对此毫无办法。但是这种尖锐对立应该不会发生,因为菅直人自己可以不 过,其他人还是要过的,就算他想铤而走险,其他人也不会同意,先倒下的一定是菅直人自己。

鸠菅协议

按照日本法律规定,当内阁不信任案被提出后,议会必须停止一切其他审议,优先表决内阁不信任案。自公是6月1日晚提出的内阁不信任案,那么内阁不信任案的表决就会在次日举行。

虽 然6月1日晚,鸠山和菅直人谈崩,鸠山“盛怒”之下倒向了小泽,不过双方弓上弦,刀出鞘,真刀实枪的火并,依然不是鸠山愿意看到的,因为这意味着民主党分 裂。民主党是鸠山一手拉扯起来的,就这么完了鸠山心疼呀。而菅直人此时也对形势有了一个比较清晰地认识,如果依然在关键问题上寸步不让的话,他将会被很没 面子的赶下台。所以双方开始在幕后寻找妥协点。不过有必要说明一下的是,这一切都是在小泽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很快这个妥协点就找到了。不快不行呀,因为6月2日下1时就要开始投票了。

6月2日上午,鸠山带上亲信平野博文和菅直人以及民主党干事长冈田克也开始搞“密室政治”。最后四个人弄了个协议书,内容如下:

1. 确保民主党不分裂。

2. 确保不被自民党夺权。

3. 履行灾区重建和灾民救助的责任(A.确保复兴基本法成立。B.确保第二次补正预算案制定顺利)

这个协议书在6月2日上午的民主党众议员大会上被公开。菅直人表示自己会在合适的时机辞职,而鸠山则说:菅直人做到以上这几点后将是一个合适的时机,到时候他会辞职,并号召大家以大局为重否决自公的内阁不信任案。这个画面是全国直播的,所以理论上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内阁不信任案被否决

鸠 山背着小泽搞了这么个小动作,当小泽得到消息的时候,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虽然小泽心里可能已经从十八代开始把鸠山骂了几百遍,不过面子上小泽可是什么也 没表示,他只是把自己的人马召集起来说,既然首相已经宣布很快就会辞职了,我们也算达到了一定目的,就不要求大家造反了,大伙按照自己的意愿投票吧,那意 思就是让大家听鸠山的,不过小泽自己决定缺席。

小泽想说什么你知道吗?要是不知道,那你不是搞政治的材料,就别整天想着指点江山了,洗洗睡吧。

小泽虽然什么也没说,不过有人替他说,亲小泽的参议院议长兴石东在得到消息后,抓起电话就把平野博文给骂了一顿。说:“你搞的这是什么呀,既没有标明辞职,也没有截止时间,“合适的时机”这么一个破玩意儿能拿得住谁呀。”

下午1时内阁不信任案开始表决,并最终以152赞成,293反对被否决。原定的小泽造反军中只有小泽的前政治秘书松木谦公投了赞成票,另外小泽以下17人缺席弃权。小泽造反失败。

那 位说了,小泽自己就有70来人,拼死一战也不是全无胜机,就算不胜,人多势众菅直人也不能把他们怎样嘛。还是那句话,凡是这么想的人,都是洗洗睡的材料。 政治斗争就象炒股票一样,要是抱着赌徒心理去玩,最后一定把自己玩儿死。别人跟着小泽,是因为小泽罩得住他们,小泽要是拿别人的前途去赌博,也就没人跟着 他了。另外小泽以后还要借助鸠山的力量,所以不是他想卖鸠山个面子,是他必须卖鸠山个面子。

预知后事如何,还得下回分解…

撒下一把革命的种子,收获一筐革面的瓜

革面

随着内阁不信任案被否决,貌似一场闹剧就要收 场。小泽和谷垣只能无可奈何的看着离指尖只有0.01公分的成功悄然滑落。小泽将自己关在议员室里,用沉默来抗议鸠山的背信弃义;谷垣则在国会议事堂中满 面肃杀的见证了整个投票过程;菅直人总算可以把已经提到嗓子眼儿的心重新摁回了肚里;而目前最春风得意的莫过于鸠山,他似乎又重新找回了昔日呼风唤雨,华 山论剑的豪迈。仿佛民主党的舵,最终还是要靠他来掌的。

如果用政治家的标准去衡量,鸠山的政治智商多少是有些缺欠的,他是一个追梦的人,只不过他追的是白日梦而已。嘲笑残疾人是不道德的,我们还是恭请御茶番登场吧。

投票结束之后,众老记围住还没来得及溜走的冈田克也,追问菅直人的去留。冈田表示:鸠菅协议中没有一个字提到首相的去留,所以它和首相未来没有任何联系,首相何时辞职和鸠菅协议的内容无关。

于 是众老记带着这一爆炸性新解读狂奔到鸠山那里寻求答案,鸠山的笑容在那一瞬间被抛到了马里亚纳海沟1万公尺的黑暗中。什么同志,什么大佬都已经不存在,他 和被马戏团丢弃的猴子之间的距离只有一个项圈那么远。“撒谎!冈田在撒谎!作为一个人是不可以撒谎的!我们说好的,复兴基本法和第二次补正预算案之后首相 就辞职!”,鸠山已经出离愤怒了。

晚上10点,菅直人满面春风的在首相官邸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将大幅延长国会会期至年底,还表示将要求政 府各职能部门加快各项救灾工作的进度,而对于众老记苦苦追问的辞职问题,菅直人的答案只有一个:合适的时机。不过,接近尾声的时候,菅直人有意或者无意间 透露,他认为福岛原发事故基本控制住之后是一个合适的时机。啊哈,那就是说他至少还要干到明年1月份,好漫长的时机呀!

民主党干事长冈田克 也也成热打铁,希望尽快将局面导入对己方有利的轨道。他在晚间的新闻节目中出镜,信誓旦旦的说,双方协商的内容都写在协议书中了,除此之外在无任何幕后交 易。冈田还表示,自己是政治家中为数极少的从不撒谎的人,希望大家相信他。冈大,冈大,我只劝您一句:不要一边变换体位,一边高呼:“我是贞节烈女,啊. 啊.噢.;我是贞节烈女,啊.啊.噢.。”好不好。人科在470万年前就和猩猩科分开了。

6月3日清晨,鸠山刚刚走出家门就被守候在门口的 记者团团围住,菅直人和冈田克也的双簧让鸠山颜面扫地,鸠山直斥菅直人是欺诈师,并重申6月底之前菅直人必须辞职,否则将呼吁召开两院议员总会,解除菅直 人的党首职务。这是一个背叛与被背叛的时代,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报应来的总是那么快。

当然鸠山并不是以一敌二,密室政治的参与者平野博 文,也开始公开指责菅直人和冈田不守信义。目前双方二对二,暂时处于胶着状态。虽然智力正常的人都能从当时的上下文中看出,这个协议和菅直人辞职存在密切 联系,但是菅直人和冈田都宣称除字面上的内容之外再无任何承诺。所以到底还存在什么幕后交易,就成了谁也说不清的悬案。

权谋

为什么菅直人赶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食言,赤裸裸的玩弄权术呢?我觉得可以从主观和客观两个方面寻找答案。

主 观方面,最重要的也是具有决定性的因素是菅直人恋栈。从菅直人上台后这一年的所作所为看,这个人既没有政治理想,也没有政治纲领,无论是个人能力方面,还 是用人能力方面都不足以出任首相,是个不折不扣地废材。但是这个人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那就是不惜一切手段保住自己的位子。他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这方 面,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会毫不犹豫的把左边脸皮揭下来贴到右边去。所以他的行事有时会表现的相当诡异。

客观方面,众议院的内阁不信任案被 否决之后,技术上本次国会期间已经不存在有效约束菅直人内阁的手段。首先,议会有“一事不再议”原则,也就是说,本年度国会开会期间在野党已经不能在众议 院重新提出内阁不信任案。虽然在野党还可以在参议院提出内阁不信任案,但是日本的参议院决议不具备法律效力,所以即便不信任案成立也无法逼迫菅直人下台。 其次,民主党的党章中也没有逼迫菅直人下台的有效手段,虽然民主党两院议员大会可以解除菅直人的党首职务,但是没有办法解除菅直人的首相职务,所以菅直人 依然可以在不担任党首的情况在继续把持首相的宝座。

要想逼迫菅直人下台,法律上只有一个办法,在参议院通过内阁不信任案,在不信任案生效之 后,参议院将会停止审议一切法案,也就是说,议会进入停摆状态,再耗光本年度国会任期之后国会休会,然后来年度新国会重启后,在众议院重新提出并通过内阁 不信任案,最后罢免内阁。真要是变成这个样子,那就是荒诞剧了,所以这个方案仅有理论上的可行性。

正因为如此,菅直人才敢玩儿突然变脸。权力是个好东西,可以让金钱变粪土,可以让西施变凤姐,可以让青蛙变鳄鱼,可以让神仙变妖精。不过,菅直人忘了一件事情,他的权利来自人民。

激变

孔乙己知道“茴”字的四种写法,所以他很迂腐。日本人用四千种方法追问首相何时下台,这叫有很强的语言组织能力。6月3日这一天,人们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用不同的方式,变换着不同的语序,问同一个问题:首相什么时候下台?人们就是想搞清楚菅直人到底还想在台上赖多长时间。

鸠山和菅直人依然在相互指责对方撒谎。两个大佬公开叫板,而且目前胜负难料,所以下面这帮小弟被夹在中间动弹不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现在闭紧嘴巴,默不作声是保身良策。

不久事件出现转机,防卫相北泽俊美承认,鸠菅协议的文书是他和平野博文一起起草的,虽然没有明确写明,不过协议的前提条件是菅直人辞职。也就是说,按约定菅直人应在做完文书中提到的各项事务之后辞职。

事 情的经过时这样的,6月2日清晨,鸠山的亲信平野博文,预感到事态已经脱离控制,党有瓦解的危机,所以前往首相官邸寻求化解危机的方法。途中遇到持同样忧 虑,前往官邸寻求解决方案的北泽。因为北泽深受菅直人信任,可以代表菅直人发言,所以两个人一起起草了这个文书,在分别征得鸠山和菅直人同意之后,鸠山持 此文书进入官邸,与菅直人正式达成协议。

至此,事情的大致经过已经明了,菅直人食言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才派和洁派

不少人在指点江山的时候,容易变成屁股论者,以至于很多时候并不是去争论观点,仅仅是查抄屁股。极品人士更是拿出账本,厉声质问:某某,你在甲年乙月丙日说了子丑寅卯,在丁年戊月己日说了辰巳午未,所以你是右(左)屁。这大概可以归入屁股理论痔疮纹理分类研究的方向。

除 了屁股之外,其实值得关心而且人们一直也在关心的事情还有很多。有个词叫做“德才兼备”,这是夸人,体制内的人,要是能得到这么一个评语,那是飞黄腾达的 前兆。反过来,要是被认为“德薄才疏”,那差不多也就混到头了。通常,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对于德和才的重视远远比屁股要多得多。

关于德与才, 如果能够兼备那当然最好,不过这样的人都属于珍稀动物,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天下哪有那好事呀。而当德与才不能两全的时候,大体会出现两种观点, 即,相对更重视能力的才派和相对更重视修养的洁派。所以,对于同一个人,才派和洁派群众有时出现大相径庭的看法。比方说,意大利的贝总,虽然能力还说得过 去,不过对小弟弟的管理太过懈怠,结果被人揪住把柄一通爆捶。洁派群众认为罪不可恕,才派群众则认为洁派群众小题大做。其实无他,仅仅是大家的容忍范围不 一致而已。

日本人从整体上看,洁派比例比中美等国高。这一点从大众对政治人物的看法上就能体现出来。日本现在公认的最有能力的政治人物是小 泽一郎,但是小泽有贪污问题,而且认罪态度不好,所以入不了洁派群众法眼,在上一次菅直人对小泽的民主党总裁选中,可以很明显的看到这一点,小泽和菅直人 在国会议员中的支持是不相上下的,但是在地方票(群众票)方面,小泽大大落后。不难看出,日本人宁可选兼直人这样的“干净笨蛋”,也不要小泽那样的“肮脏 才子”。可本次革面闹剧让日本人发现他们选的不是“干净笨蛋”,而是“肮脏笨蛋”,所以菅直人的下场已经注定会成为一个悲惨世界。

滚吧!骗子!

御 茶番菅直人的表演只进行了一天就露出了破绽,不仅受害者鸠山大为不满,舆论也开始整体向反菅方向滑动。菅直人集团开始的时候还想撑一下看看动静,不过很快 就放弃了这种无用功。除了一不小心上了贼船的冈田克也之外,剩下的人要么不表态,要么顺应民义。而“超凡脱俗的大老实人”冈田克也也脱兔一般逃离了这条行 将沉没的大破船。6月4日,冈田当众表示,首相该辞职的时候就要辞职,如果到时候不顺应民意,作为民主党干事长我就要去逼迫他辞职。

以鸠山为首的民主党非主流派,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备民主党两院议员大会,准备在菅直人不予合作的时候,强行压迫菅直人下台。由于民主党内对菅直人玩弄权术的不满之声颇高,所以,这项工作进展顺利,现在的问题只是需不需要用强而已。

由 于众议院提出的内阁不信任案刚刚被否决,所以自民党原本对在参议院重新提出不信任案持慎重态度。但是仅仅过了两天,自民党就发现民间的“讨菅”怒涛风起云 涌,如果说上一次在众议院提出内阁不信任案是“出师无名”的话,那么现在则是“大义名分”已得,属于“奉旨讨贼”。所以态度大幅强硬,表示除复兴基本法之 外,其他审议一律不予合作。如果6月底菅直人依然不下台的话,就在参议院重新提出内阁不信任案。

民间对菅直人的态度也开始出现明显的不合作 倾向,日本经团联会长米仓弘昌,连续两次拒绝出席菅直人亲自主持的新成長戦略実現会議,这意味着菅直人已经被日本经济界抛弃。而民主党的主要支持团体日本 劳动组合总联合会也出面询问首相的动向,这是客气的说法,实际就是下逐客令了。

各种舆论调查也显示,希望菅直人立即辞职的意见大幅增长。网民的发言也日趋激烈,除没奔下三路去之外,已经说的相当难听。正如公明党党首说的那样:现在还有一件工作需要首相去做,那就是辞职,剩下的已经不需要他操心了。

在 这样的大气候下,民主党主流派也开始着手为后菅时代做准备,该订棺材的订棺材,该买寿衣的买寿衣,除了菅直人自己还在为赖下去努力奋斗着,其他的人都已经 将他忽略掉了。既然他还想折腾,那就当他不存在吧,谁让他是首相来着。虽然已经停止抢救了,不过既然生命迹象还没有完全消失,总不好意思把氧气也给拔了是 吧。

再说两句

鸠山背叛了小泽,菅直人又背叛了鸠山,虽然菅直人自己可能权迷心窍,过低的估计了人民对他玩弄权术的反感,不过似乎他周围总该有人稍微考虑过这些事情。这个漏招多少有些不可解,多少有点诡异,所以,谁也说不清楚是否还有其他内幕存在。

黑幕,黑幕的黑幕,黑幕的黑幕的黑幕 …

背叛,背叛的背叛,背叛的背叛的背叛 …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

关于后菅直人时代的几个问题

也算不上什么预测,反正对错很快就知道了。

现任财务相野田佳彦将接任首相,可能性90%

仙谷由人将出任民主党干事长,可能性80%

日本政坛将出现一个以民主党和自民党为主的广泛的联合政府。可能性90%

小泽派依然会被排除在政权之外。可能性70%

新内阁将是一个很不稳定的临时政府。可能性80%

菅直人将在月内辞职。可能性50%

中日关系将恶化。可能性60%

联合政权恐怕不可能吧?

日本政坛将出现一个以民主党和自民党为主的广泛的联合政府。可能性90%
重新大选前,不大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吧?民主党和自由民党都不会甘于把首相之位让于他人,自己作帮衬。

联合政权只是为了更有效的处理灾后重建中出现的一些问题

加快与重建相关的各种立法的速度,使政府和议会的运作更加圆滑。并不是真正建立一个长期稳定的联合政府,到了下次选举联合政权很可能会瓦解,大家还是要各选各的。

鸠山下台后,中日关系一直恶化,但还能比小犬时代更恶化吗

唯独委屈了影帝,吃了辐射餐,呵呵。

小泉是强人,野田是中右,这是最大区别

要是石原慎太郎出任日本首相,难道会比小泉时代好吗?

这个还真不好确定。小犬自己也是右翼鹰派。

况且,台上台下,要看当时的情势了。不过总归一句,看疗效吧。

小泉不是右翼,和小泉作对的龟井,古贺诚才是右翼。

小泉也不是鹰派,和小泉比安倍和麻生才是鹰派。

如果一定要给小泉分个类的话,小泉是牛派,西班牙斗牛用的那种公牛。

你不拦着他,他也不会惹你。你要是拦着他,那他一定是要顶你的。

空船的这个分类根据是什么?

一般而言,自民党原本就是右翼政党,同时,小犬的很多施政措施都是保守主义的,无论是出于什么缘故,其表现出的政治理念和施政措施都是贴近遗族会等极端保守势力的,如此能把他看做非右翼?

至于有没有政治阻力,这个首先要看他的施政方向,也就是他决定要向哪面去。我想他假如想和美国交恶,必定会有极大阻力,他也一定会和美国交恶?我觉得这个说法对政客而言,有点轻率了。小犬是怪人,但不是混人。

日本的政党是首先是PARTY。是为了选举聚在一起的

政治理念仅仅是参考,而且是价值甚小的参考

至于你说,小犬的很多施政措施都是保守主义的,我不知道依据是什么。

小泉的最大政治遗产是邮政改革,这是向保守主义宣战。而且在小泉问政于民之后,把以龟井为代表的自民党保守势力清除出党了。一大批自民党保守派议员是在小泉引退后重新复党的。

小泉自己本身平民出身,虽然他爸爸曾经是议员,但是这和贵族没有半分联系。他的内阁中称得上是贵族的只有安倍一人。

自民党也不是右翼政党,只是中间偏右。明显的左翼或者右翼政党不太可能在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中占据统治地位,这是常识。主流政党充其量也就是偏左,偏右而已。

另外,你说的这些,除了观点之外没有任何东西,你要是想证明自己的观点最好给出论据。

如果仅仅因为小泉和中国关系不好或者曾经参拜靖国神社就认定他是右翼的话,那我觉得谈话可以到此为止了,恕不再回复。

呵呵,小泉最大的政治遗产是邮政改革,那有事三法案算什么?

海外派兵啥的,肯定不是保守主义了。他的少子也不幸当选议员,这当然也和贵族没半分关系。也谢谢您通篇给出了除了观点以外的唯一的一个常识,就是 主要的xxx占据统治地位xxx,我想这么多的限定语足够保证阁下的常识成为常识了。阁下给出的唯一作为小犬非保守派的例子,就是邮政改革,而邮政改革的背后,有若干的解读。如果公营民营化就能当做是偏左的例子,那真是个大大的“常识”了。那里根撒切尔都成了激进的左翼了。

谢谢您拨冗还回复了在下,虽然虚张,但还是不胜感激。请您千万别再浪费彼此宝贵的时间了。

关于小泉的派系,说点道听途说的东西。

多年前听凤凰卫视某个在日本教书的华人教授的讲座。他把小泉划为中左(原话是保守本流中的鸽派)。当即引起和现场某观众的争执。该教授的说法是,日本的保守派倾向于传统经济模式,而左派的表现是倾向于美式自由经济。小泉属于后者。而且小泉背着内阁只身赴朝启动日朝谈判,为改善日朝关系作了贡献。而朝鲜威胁一直是保守派扩军备战的重要借口。

对于参拜问题。该教授说那是为了选举。小泉在党内缺乏支持,必须煽动国民支持。而且该教授举例说小泉也是日本第一位参观“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的日本首相。

个人看法:小泉的参拜问题也有向保守派买好之意。

对比号称左派的菅直人,菅直人上台后不也要推动消费税吗?这不也被人评价为向资产阶级买好么?而且后者是让老百姓掏出真金白银,招致普通日本百姓的强烈烦感的东西。

不看不知道 小泽都快 70 了

感觉首相是没戏了。

不过日本这么可劲地折腾,对我朝倒是件好事啊。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