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的笑容:辉瑞的药物化学新战略

据传世界最大制药商辉瑞几乎干掉了自己全部的药物化学家。这些做有机化学合成的家伙们下岗之后,他们的活几乎全部外包给了中国最大的合成服务商(CRO)药明康德。美国的无产阶级失业了,中国的无产阶级有活干了,但是报酬只有美国同行们的1/3或者更少。这就是资本家和华尔街投资者们所乐意看到的现象。

这个现象不是孤立的,美国工业界很多产能就早就转移到了其他国家。特别引人注目的是,这次转移的是属于“高科技”行业的制药业。

没有了药物化学部分,辉瑞的研发部门留下了什么呢?据传是计算机辅助设计,或者说化学结构-药物效应的研究部门。也就是说,辉瑞的这些科学家设计化学结构,交给药明康德的有机合成研究人员(工人)合成出来,运回美国做活性测试。辉瑞的科学家根据活性测试的数据,再对结构进行改进,再发给药明康德合成。当然,据说化合物根本就不会运回美国,直接给药明康德的活性测试部门测试就行了。总结下来,辉瑞的研发部门只动脑子不动手,药明康德的人只动手,不动脑子(当然,有机合成的活还是要动点脑子的)。

辉瑞最近的研发部门算得上腥风血雨,裁人如麻。当然这种情形已经在全行业内持续好几年了,在如许“勤奋”,”聪明”,“天才般”的员工被扫地出门后,似乎人们对他们的结局已经麻木了。更多的人在问,辉瑞的创新力在何处?有人甚至说,这是辉瑞在自掘坟墓。看来这些人应该多学学辩证法,有生必有死,死掉一个辉瑞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辉瑞依然是全球老大,健康得很。即使死了,资本不死,药明康德也是美国公司嘛。

大棋之内,是千万小兵的入局和出局。那些被干掉的员工正在各显神通的找出路找下家,其中有辛酸,残酷甚至悲痛。和中国的接班者比起来,这些都不重要了。至于那些留下来的员工,时刻处于恐惧之内。嗯,管理层认为这是个好现象,叫做“负面激励”。MLGB,拽什么新名词嘛,马克思同志早就对此有过深刻的评论。

转眼之间,他成了夕阳产业,你成了夕阳产业,我也成了夕阳产业。可能到头来全都夕阳一把,只剩下美联储的印钞机非常朝阳。西方不亮东方亮,但愿中国接过实业,发达发达再发达。

只是有个疑问:全世界无产者还要联合起来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