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媒体看中国:薄熙来的红与黑

互联网创建者的希望和设计目的就是想让信息流通可以冲破国界的藩篱,让世界各国的人都能享受到信息自由流通的好处。然而,中国毕竟是中国,国情总是特殊。自从互联网开始在中国普及以来,中国当局作出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努力,力图在网络空间建立壁垒或高墙,将中国隔离在信息自由流通的世界之外。

中国政府的批评者说,这种做法是反动,倒退,倒行逆施,是建立网络空间的信息柏林墙,是逆渴望信息的人民的意愿而动,试图把人民隔离在划地为牢的信息监狱里,是愚民政策21世纪版。中国政府的支持者和战略思想参谋们则说,这是中国行使网络空间的国家主权,是为了抵御国内外敌对势力在网络空间发动的颠覆和破坏。

有关的争议依然在继续,似乎在可见的将来不会见出明确的结论。但毫无争议的是,经过20年来的耗资巨大的建设,中国当局已经相当成功地建成了信息隔离墙。中国的互联网已变成世界最大的局域网,中国普通网民在墙内,局域内所得到的信息跟外界的信息已经难以对接。墙里墙外已经是两个世界,不可同日而语了。

*中国与世界,开放与隔绝*

在当今中国媒体曝光率很高的中国执政党共产党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是一个典型又方便的例子,可以清晰展示当今中国以及当今世界极其开放又极其隔绝这一奇景。

通过中国用户最多的门户网站新浪网,搜索关于薄熙来的新闻,搜索结果第一页的头五条新闻标题分别是:

薄熙来:为困难群众张罗吃喝正是共产党的本分
薄熙来与区县党政领导座谈:发扬民主造福百姓
薄熙来称精神可以变物质 唱红打黑促进经济发展
薄熙来称“唱红打黑”可促经济发展
薄熙来称重庆发展潜力在区县

在这些歌颂或赞歌的新闻标题之下,都是的歌颂或赞歌的文字。然而,中国网民假如有兴趣、有意愿,有能力,翻越中国局域网藩篱,翻越信息柏林墙来到墙外,则会看到薄熙来,重庆和中国呈现出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面目,或许会让网民不禁产生庄周梦蝶般的眩晕,难以确定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当今中国是一个梦魇。

*网上言论全面监视*

日本时事社6月6日从北京发出的一则报导标题是,“中国重庆:因讽刺市领导人遭处罚,微博信息也受到全面监视。”报导说,“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6日表示,重庆市林业部门一位官员因为将讽刺中共市委书记、重庆市最高领导人薄熙来的短文在微博上发表,被认定‘扰乱公共秩序,’在没有审判的情况下受到‘劳动教养’1年的处罚。”

“给他带来麻烦的讽刺文字是在中国最大的互联网门户网站的微博上发表的。该文讥讽了薄熙来以及因打黑成果而获得提升、晋升副市长的公安局局长。那位官员虽然按照当局的命令消除了该文,但依然遭受处罚。中国的微博用户也在急剧增长。微博短文也是当局重点监视对象。薄熙来在明年的中共十八大上有可能进入最高领导层,看来不能等闲视之。”

*‘封建社会残余’与‘文革遗毒’*

日本《每日新闻》6月2日发表该报专门编集委员金子秀敏的一篇分析中国政治的文章说,“温家宝总理将在2013年春结束总理任期。后继总理有可能是李克强副总理。然而,现在保守派正在卷土重来。(中共)重庆市党委书记、太子党派的薄熙来引人注目,但他不是改革派的温家宝总理意中的人选。”

“今年四月,温家宝总理在北京会晤香港来访者,罕见地发出激烈的愤怒言辞。他说,中国政治改革正在受到‘封建社会残余’和‘文革遗毒’的阻碍。所谓的‘文革遗毒’是批判薄书记。薄熙来正在倡导赞美文革时代的毛泽东的唱歌运动。下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以及保守派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等人分别到重庆进行视察,并表示赞扬。温家宝的发言传出之后,薄熙来以强硬的言辞回应道,‘即使给人说成是左派(保守派)也不能动摇。’”

*重新祭起毛泽东*

德国以及欧洲主要的新闻杂志《明镜》周刊5月12日刊登记者韦兰德·瓦格纳的报导,题目是“毛出现在你的手机上:一个新一代的共产党人把自己的仕途建立在过去上。”报导说,61岁的前商业部长薄熙来自从担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以来,“毛泽东被重新供奉为守护圣人,(守护人们)与非常现实的资本主义的各种可能的矛盾做斗争。”

“薄熙来甚至利用手机短信向市民传送鼓舞激励性的毛泽东语录。现在市民可以看到他们手机上出现‘世界是我们的,我们应当团结起来夺取胜利’或‘负责和认真可以征服世界,中国共产党党员就是这些品德的代表’之类的句子。在这个人民共和国的其他地方,人们也在倾听。2007年,党把薄熙来从北京发送到常常雾气重重的重庆,重庆以贪污腐败而闻名。很多人认为那是薄熙来被降职。无论如何,当时显然是薄熙来在北京的权力斗争中失势,没能成为国家主席和党总书记胡锦涛的接班人。”

“但薄熙来不让别人把他放逐到日常的政治生活之外。他大张旗鼓地鼓吹重新拾起中共的左派遗产。如今,这位省级的领导人大胆而肆无忌惮得令人吃惊,他把自己打扮成得到大众支持的人,可以取代北京领导层。”

*阴影之下唱红歌*

美国西海岸的大报《洛杉矶时报》6月3日发表记者巴巴拉·迪米克的报导,题目是“中国的‘唱红歌’运动唱出一些怪调。”在这标题之下的副标题是,“在共产党90周年生日到来之前,人们在唱赞歌。唱‘红歌’运动起始于重庆,由一个富有野心的党内人物发动。一些人在其中看到文化大革命的阴影。”

迪米克的报导说,“在中国各地四面八方,人们在唱歌跳舞,歌颂共产党。唱红运动是在重庆开始的,是重庆的中共市委书记薄熙来发动的。他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政治家,据信他正在设法谋取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职位。中国国营的新闻机构去年11月援引薄熙来的话说,‘红歌以一种质朴、纯真、生动的方式描绘中国的道路,不需要多花哨...只有纨绔子弟才喜欢朦胧的作品。’”

美国主要的新闻和文化杂志《大西洋》月刊5月13日发表资深国际新闻记者詹姆斯·费罗斯的文章说,“任何一个关心追踪中国政治和文化的人都知道重庆如今如何大出新闻风头。重庆的(中共)党委书记是作风张扬的薄熙来。一些人认为他是希望的来源。另一些人则认为他是祸害,因为他发动了四面出击的‘红色文化’运动,即提倡老式的也就是‘红色’共产党式的价值观,以抵御现代中国无节制的市场心态。”

“假如你想把‘红色文化’运动看作是希望的标志,就可以认为它是批判伴随着快速经济增长而来的惊人的贫富悬殊。...假如你把它看作是应当令人起疑和提高警惕的信号,你就要担心薄熙来所推动的‘个人崇拜,’以及这场群众文化运动的其他一些方面。”

*重耍毛泽东时代的老把戏*

英国大报《金融时报》5月24日发表记者凯瑟琳·希尔从重庆发出的报导,题目是“毛派做法的复兴在重庆加快步伐。”报导说,“把干部送到农村去与农民同劳动令人想起1950、60和70年代,中国已故的暴政领袖毛泽东当时把城市里的学生、知识分子和干部送到打发到乡下‘向农民学习。’这是重庆领导人、风头正旺的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复兴毛派做法的最新一幕。”

“如今每一个旅行到重庆的人下了火车,都会看到‘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警句’的标语口号。这种口号如今遍布全市。在这个口号之下,薄先生把老式的共产党宣传带回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重庆当局还在询问当地所有的公司,了解他们的经营管理班子里有多少中共党员以及他们的身份,显示出党意图强化在工商界中的地盘。”

*《经济学家》犀利俏皮*

国际间著名的高档新闻周刊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向来以其分析透彻、犀利俏皮的夹叙夹议的文字著称。在报导议论薄熙来和当今中国政治的时候,《经济学家》杂志再次不负众望。

该杂志5月26日发表一篇按惯例没有署名的文章,讲述了今日中国正在上演的一出政治闹剧,这就是著名经济学者茅于轼说了大实话,指出毛泽东是一个给中国人带来大灾难的罪人,结果如同不小心捅了马蜂窝,毛派立即对他展开了猛烈的围攻,威胁要对他提起公诉,甚至要求宣判茅于轼为卖国贼。

《经济学家》的文章说,“毛派这种大动干戈展示力量的做法不可等闲视之。中国西南部的重庆市党委书记薄熙来力图恢复毛泽东那种迷你个人崇拜,已经成为毛派分子的红人。重庆市民奉命唱毛时代的歌曲,官员每年要到乡下去跟农民同住几天。在他担任中国东北一个省级的党领导人,以及担任商业部长,还没有担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的时候,没有多少人猜想到薄先生居然有这样的口味。但是,他是毛泽东的战友薄一波的儿子。(尽管薄一波受到毛的迫害,但依然是一个强硬派。)”

“薄先生也是一个民粹主义者。他显然感觉到,利用大众对毛的敬仰有助于让他得到推力,使他能成就更大的事情。他的目标是在明年的领导班子改组中成为中国最有权势的领导人之一。一些分析家认为,他可能会担当至关重要的国内安全部门的总管。一些人认为,通过讨好贴近毛派,薄先生可能会让一些势力得势,让中国更加不容忍已经四面受敌的自由派阵营。”

*闭关锁国难以比较*

由于文化传统、政治制度、言论自由等多种因素的差异,中外媒体对同一个现象,同一个人有不同的看法,甚至是差异很大的看法,可以说是不足为奇的。但就薄熙来以及当今中国政治而言,中外媒体的看法南辕北辙、几乎完全不能接轨,还是令人不得不拍案惊奇。到底是哪一种看法或说法更接近于客观真实,理应通过比较进行鉴别。然而,对普通中国网民来说,当局推行的信息闭关锁国使这种比较难以进行。

中国大局域网内的信息给人的中国印象是一片令人喜庆的鲜红色,至少是令人抱有无限憧憬的玫瑰红。中国大局域网之外的信息给人的中国印象则令人不禁想到深不可测的黑暗和不详。由于不接受政府控制的独立的民意测验在中国无法进行,很难判断中国公众到底更倾向于愿意接受哪种看法。

但有一点人们似乎可以肯定,这就是中国公众对当局所大力推销的信息和新闻不但不相信,反而十分厌恶,甚至愤恨。现在,中国国内的互联网上广泛流传这样带有明显愤恨的话:

“我最羡慕的生活就是CCTV里的那种: 北京50平米的月房租77元,工资年增长11.2%,大学生就业率99.13%,官员不分昼夜学习八荣八耻,大学生食堂就餐平均每顿两三元,通货膨胀微乎其微,蔬菜水果便宜又好。坏人都受到严惩,好人都大有回报!我有一个梦想,就是能TMD永远活在新闻联播里。”

这里的CCTV,是中国官方的中央电视台的英文缩写。TMD是民间骂人的话“他X的”拼音的缩写。
——————-
薄熙来越是炫耀他的动员能力、发动群众的能力,就越引起最高层的警戒,就越当不上常委。他目前作法的就是利用他的‘政治正确’,尽量让中共向左转,通过毛左的挑衅,引发党内左右势力摊派,拿下温家宝,趁势而上。胡锦涛江泽民其实心里有数,让他折腾,反正糊弄中国老百姓总不会错。薄熙来,曾经的“三种人”,尽管拼命抹红,恐怕过犹不及,骨子里已被大家视为异数。须知,太子党内相煎更急。薄出风头,完全是因为几个月前胡锦涛被茉莉花革命弄得惶惶不可终日。今后10年,用文革那套路数治理中国,用脚后跟想,都知道不行。

说二点:一、薄熙来唱红争地位,为自己赢得了第一波胜利。现在的中央只能围着他转,薄熙来由放逐,到中央围着他转。说明现在的中央,没有人的能力可与薄熙来较量。黑与白是矛盾的两个对立面,当它们合而为一时,谁都不能确定它的颜色。二、互联网给人们信息交流的自由,谁也阻挡不了。真所谓: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所以,互联网能给出中国未来的颜色——自由。

薄熙來作為太子黨魁首,為了鞏固依靠槍桿子非法奪取的血腥政權,試圖復辟毛式極端專制主義,使中國重回階級鬥爭的時代,使億萬人民再次回到吃不飽穿不暖的荒唐時代,實在是逆潮流而動的反動派。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薄熙來及其太子黨徒試圖逆潮流而動,最終必將被歷史的車輪碾得粉碎!中國必將迎來民主自由均富的時代!

“要让他灭亡,就先让他疯狂”

做大事还是做大官?如果让那些评论家做中国人或者是中国的富二代,他们肯定是做大官的。薄熙来在那个部门都不是一个平庸的人,这是有目共睹的。如果他想做国家领导人,大可平庸而为,无为听话顺从既得利益集团的指挥相当容易,但天下的百姓怎么办呢?在中国人的眼中,做实事的周总理跟做大事的毛泽东同样尊崇,不是他的官位多高而是他做的事情令人佩服。所以收起那套在西方眼中的利益斗争学,多用心去留意他的言行为老百姓带来了什么,这才是真正的新闻观察。官位是领导人确立的,但威望和信心确是在做事的过程中确立的,毛泽东到现在的胡锦涛,哪一位领导人不是在做着世界是被称为奇迹的事情?

薄熙来打黑反腐败无疑是深的民心之源。

薄熙來惹毛了不少黑道, 看來他們大肆反撲了!沒去過重慶或四川,不知道共產黨統治之下,竟然黑道可以如此猖獗!薄市委書記幹得好,不僅掃了黑道威風,也讓治安風氣煥然一新,但黑道還沒斷根!所以想方設法給他點顏色,包括在網路上消遣他!黑道是今日中國的大問題!唱紅則沒啥大不了; 娛樂一下罷了!

薄书记说,唱红打黑可以实现精神转物质力量;可以让百姓不上访,可以获得重庆市的财政物质支持在全国发展‘五毛’网络产业,可以让百姓喊出共产党万岁,薄书记万岁呀!薄熙来书记是阴阳双面人!!!

薄熙来开历史复辟倒车、不伦不类。

薄的存在是中共的需要,虽然薄的种种做法明显的是在开倒车,是为了他的政治前途。中共高层对之也心知肚明,大多数人都厌恶,但为了维护统治的合法性,也就暂时容忍了薄的这种弱智做法!

薄熙来是既玩红道又搞黑道的总指挥!是假公济私,国库家库不分,愚弄百姓弱化民智的总导演!是假大民主真独裁,抗着红旗反红旗,不择手段搞权谋的阴阳双面人!!!

‘红”与“黑”不过是个愚弄老百姓的政治权术。使人们在纷纷扰扰的戏文中迷失方向!

以唱红为旗帜打黑为战术,发动“清君侧”的野心家薄藩王,这副狂劲,着实让清廷很棘手,反对不得合伙不得, 薄藩王与习储王之间必有好戏:要么一派压服一派;要么协议让藩坐九交椅(主政法委),全国全面倒退到文革时代…再然后,修“宪”啊改党章啊,生活会学习会等等没完没了的阴谋阳谋损招狠招,掀翻习的头把交椅! 唱红已像口蹄疫蔓延到东部、全国,争位已到对决之势了,俺们汉人就当历史戏冷眼相看吧。

薄熙來又被一些人炒红了,他们自认为抓住薄书记,狠狠地指责他、骂他、贬低他,就能把他推倒,自己可以出口闷气也。我看你们这种行为是太天真,太自重了。历史是面镜子,你去照一下就清楚了。想当年,共产党、毛泽东都比对立派骂得狗血喷头,什么‘共匪’、‘毛匪’的,结果怎么样?骂得最凶打得最狠的人,还不是自己退出历史舞台,反而骂出个新中国。所以说,凡是逆历史潮流而动,违反极大多数人意愿的人,他们尽管能气势凶凶,不可一世,到头來不会得逞。现在有些希望中国变天的势力,他们正在错误估计形势,乘中国共产党90周庆,又想大做文章,竟然把温总理推上一个对立位置,大造‘左派’‘右派:‘毛派’‘非毛派’互争的舆论,他们唯空天下不乱,但实际上中国社会的政治主流牢牢掌握在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手里,任何外界的于扰都是无法达到搞跨中国党的目的。强大的美国现在也要与中国友好相处,可想少数肚里有怨恨’的异己者,怎么能成气候呢?因此,我认为大家还是清平一下好,不要再当别人的‘烧火棍’了

红歌多唱有什么用?文革不是天天唱红歌吗?

方洪在微博上发表如下言论:勃起来窝了一驼屎,叫王立军吃,王立军把这驼屎端给检察院吃,检察院端给法院吃,法院端给李庄律师吃,李庄说,这驼屎太臭了,谁窝的,谁自己吃。 经警方调查,方洪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吃屎一事,故认定其“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罪名成立。劳动教养一年。

他是有能力的,比现任那个领导人都强,薄熙来要是得到江山中国会翻天覆地变化,贪官会死大批,廉政的政府会在中国出现,他和新加坡李光耀一样的形体。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