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彪喜:社会仇恨难道是少数名人鼓吹出来的吗?

前几天围观了《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和于建嵘的微博论战,没想到昨天《环球时报》就刊登了一篇社评:《名人宣扬社会恐怖主义应被禁止》。按照小学语文老师教的方法,我归纳了一下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应该警告、制裁在微博上鼓吹仇官、仇警、仇富的名人。该文共有8段,我就分成8条逐一批驳如下。

宣扬社会仇恨在文明国家通常都是不允许的,但在中国的互联网、特别是微博上,这个问题似乎在失控。一些名人加入了对仇官、仇警、仇富的鼓吹,即使有人以恐怖主义方式袭击无辜的官员和警察,也会有人把他称为“英雄”,有的名人公开在自己的微博里这样做。中国主流社会应旗帜鲜明地反对之。

社会仇恨难道是宣扬出来的吗?再说了,要反对宣扬社会仇恨,你们就应该在攻击“有的名人”之前先打倒《共产党宣言》。我本是得道高僧,看了《共产党宣言》以后才动了嗔戒。马克思,你赔我的舍利子!

中国社会确实存在不公平,一些问题长期没有得到解决。有的地方官员工作作风和方式都有问题,造成了一定的民怨。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大量的努力,也需要一个过程,但总体看,官警队伍的工作作风在朝好的方向转变,党纪和吏治的共同整肃,以及舆论监督的不断强化,使这种变化已不可逆转。

官警队伍的工作作风在朝好的方向转变?怎么校对的呢?分明少了两个字呀:官警队伍的工作作风在朝好可怕的方向转变。另外,“舆论监督”应改为“监督舆论”。

社会对官警的德才要求也在提升,形成持续的压力和推动力,官民的这种互动在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它构成了中国社会当前的特殊活力。问题多,警示也多,反思也多,这样的中国社会不可能在原地踏步。


社会对官警的德才要求也在提升?原来是要求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现在只要求给群众一条活路。这算是提升吗?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少数名人却极力引导社会公众对政府的仇恨,他们在名人中的比例很小,但活跃于互联网、特别是微博上,他们能言善辩,尤其擅长把任何事都上升到政治层面,从具体的不公平事件中总结出“制度的罪恶”和“政府的罪恶”,为社会情绪竖立宣泄的靶子。


请问钱明奇针对政府机关的连环爆炸案应该上升到体育的层面还是娱乐的层面?

对于社会影响大的钱明奇爆炸案、夏俊峰杀城管案等,少数名人不顾任何文明社会的基本底线,公开为杀戮行为叫好,从而在互联网上推动了复仇主义的传播。社会当然应该反思明奇、夏俊峰案发生的深层原因,他们都是普通百姓,他们的问题没有得到及时化解。政府应为消除这些深层原因做出实质性努力。但什么样的反思都不能成为为杀戮叫好的理由,对于意见领袖,这尤其是不能迈过的红线。

任何杀戮都不能叫好?杀敌人也不能?怪不得贵党编写的历史教材从来不曾为抗战时期在正面战场奋勇杀敌的英雄们叫好。我在微博用一个【历史解毒】系列来谈论那些民族英雄,却冒出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来围攻。

中国少数名人对钱明奇、夏俊峰等杀人行为的公开支持,在任何西方国家里都不会被接受,他们会因此遭到严厉的制裁。这种杀戮的直接受害者都是无辜的人,这些名人通过牺牲无辜民众的生命,来践行自己的价值观,这是不人道的。他们在丧失基本的理性,中国不应是一个可以公开宣扬用恐怖主义改造社会的国家。


我不鼓吹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只是有一点我很困惑:城管打夏俊峰,你不说是恐怖主义;夏俊峰正当防卫,却被你说成恐怖主义了。这是为何?另外,我还想请问:徐武被关押在精神病院,算不算恐怖主义?

这跟文明社会的言论自由没有关系,言论自由必须有底线,底线之一就是不能宣扬极端仇恨,不能公开支持任何形式以及任何原因促成的恐怖主义行为。拉登发动“9·11”袭击也有深层原因,其中显然包含阿拉伯世界民众对西方世界的不满,阿拉伯民间有很多人视其为“英雄”。但没有一个西方的或者阿拉伯世界的名人会站出来公开吹捧拉登,因为恐怖主义的罪恶是最高级别的罪恶之一,任何敢于公开为拉登叫好的名人都会受到制裁。


不能公开支持任何形式以及任何原因促成的恐怖主义行为,这一点我很赞同。不过我想请问:贵党当年组建的铁道游击队毁铁路、炸桥梁,算不算任何形式以及任何原因促成的恐怖主义行为之一?说到拉登,我又困惑了:为什么美国干掉拉登,你们叫好;美国去对付卡扎菲,你们却为卡扎菲唱赞歌?(关于这一点可参考我这条微博)你们的价值观到底是什么?你们到底有没有价值观?

中国政府应同时做好两件事。一是认真清除促成社会恶性报复事件的各种原因,要有紧迫感。二是光明正大地制定措施,限制极端言论的传播。对支持社会恐怖主义的名人,要给予公开警告,并明确在他们拒绝改正情况下的制裁措施。这两件事都是对中国社会的安全负责,一定会得到大多数国民的拥护和支持。

要认真清除促成社会恶性报复事件的各种原因,这句话说得好!希望某些助纣为虐的媒体能够从清除自己开始。我相信这一定会得到大多数国民的拥护和支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