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nzhao:好厉害的天朝–内蒙511事件宣判

四个司机,一个死刑一个无期两个三年,这真是一个稀里糊涂的案子吗,最后宣判结果还要发短信挨个通知,天朝已无魄力了,这个事情按说查就得好好往上查,例如最开始还有说是司机接了个电话才撞得,但是谁打的电话谁指使的,那个矿的矿主到底是谁汉族还是少数民族,股权构成,合法的手续办的怎么样了,以前的补偿金在哪里,现在倒好判个死刑,真算是?

作为一个蒙古族,我对此事做一个评价:

第一,在批准矿产开发时就该注意补偿金的问题,出了事再干怎么也会变味,现在都知道了爱闹的孩子有奶吃,嘿嘿,以后!!

第二,处理问题瞻前顾后,连续两条人命早就该注意这里的群众矛盾,及时调解还不算晚,事情出了后又试图补救,措施又不到位。

第三,判决结果不合适,这案子我觉得按照现有证据凶手无期或者死缓都是顶格了,如果司机一口咬定这事肇事不是故意杀人,按现有证据连无期都判不了,这次明显是政治影响,速度太快,你就不能再拖一拖,现在判你让人们怎么想,一边肯定想这次闹腾果然好处多多,那些在网上闹腾的各位民族精英更加嚣张。另一边肯定会对一等少民二等汉理解更深。

第四,开矿背后利益网都比较黑暗,这个矿往上查查会咋样。被告席上还有几人未落网?查查又如何,现在吗葫芦僧判葫芦案!

说话可能犯忌,但是不怕,此事的处理最多五十分,一百分满分。如果有关部门找,我也想试试我这蒙古族有没有两少一宽!

副驾驶座上的都要判无期

看了新闻报道,司机死刑也就罢了,副驾驶座上的都要判无期。姓胡的某人真是一个SB.

李宗仁回忆录上有一段

谁知第二天在街上,竟然有一士兵和一老太婆发生纠缠,被检查队所发觉。原来这老太婆有衣服一件被窃,她便怀疑是我部士兵所为。正好她在街上碰见这位士兵,提着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包袱。老太婆疑窦顿起,以为包袱内一定是她的失物,要打开检查,两人遂纠缠起来。检查人员排解不了,便命令该士兵将包袱打开,其中果有便衣一套,虽是旧衣,尚完整清洁。检查人员就问这老太婆,是否即遗失之物。老太婆似乎不敢承认,吞吞吐吐,不愿说出。检查人员以其不能决定,遂没有把赃物判交老太婆,而把这有偷窃赚疑的士兵拘到司令部来,向我报告。

  我问那士兵:“你为什么偷人家东西?”

  “报告司令”,士兵回答,“这些衣物不是偷来的!”

  “哪里来的呢?”

  “是前天晚上在寨圩的街上捡来的。”

  这时我已决心整饬风纪,拟重办一、二犯法士兵,以儆效尤。所以我说:“不论你的东西是哪里来的,总是从民间非法取来的。非法掳掠民财,我要重办你!”

  那士兵闻言,当然发慌,哀泣认错。我说:“认错是不算数的,按军法还是要办。”最后他更哀求说,他是我临桂县两江圩的小同乡,冀求分外宽容。我见他用同乡之谊来请求宽恕,我更要以同乡之名加以重办,庶几大公无私,军威可立。治军之道,原要恩威并济,如今军纪颓废已极,不立威不足以挽颓风,我乃决定牺牲这名士兵,以整饬军纪。

  计划已定,我便命令号兵吹紧急集合号。瞬息之间,全军两千余人已在圩前的方场中集合,围成一四方圈。圈中置一方桌,我遂将犯兵押到桌前,我自己则站在桌上向全军训话。略谓,我军是一有光荣传统的部队,参加护国、护法诸役,俱立有辉煌的战绩,功在民国。今日行军至此,愧未能保国卫民,反而骚扰百姓,殊为我军人之羞。现在这个士兵违反纪律,偷窃民财,人证物证俱在,然渠竟以为是本司令的小同乡,冀图幸免。实属罪无可迨,当按军法议处,就地枪决。嗣后,如有任何违法官兵,干犯纪律,也必按律重办,决不宽恕云云。语毕,遂命令将该士兵就地枪决。

  这时全军寂静无声,四面围观的民众,也暗自咋舌,赞叹我军军令如山,纪律严明,为历年过往军队所未见。自这番整顿之后,全军顿形严肃。令行禁止,秋毫无犯。所过之处,军民都彼此相安。

  但是,我每想起这件事,即感内疚。这名士兵劫取民财,有物证而无人证,罪不至死。且我事后调查,那套衣服确是从寨圩废墟中捡来的,而他也确是我两江圩的小同乡,他家与我家,相去仅七里。他那时如不说是我的小同乡,我或不至将他处死,正因为他说是我的同乡,我才决定牺牲其性命以整饬军纪。虽然那时军纪废弛,非如此不足以挽颓风,然这士兵本人多少有点冤枉。我之杀他实是一种权术的运用,而非治以应得之罪。我的一生最不喜用权术,而生平只用这一次,竟用得如此残酷。虽当时情况使然,实非得已,数十年来,我每为此事耿耿于怀。

  =====================================

说白了 就算是司机罪有应得 这么判了以后也只能是一个蒙古族不满意(毕竟他们认为的后台老板还没揪出来呢)汉族人不痛快的结果

当然 那就不是法院这帮高级酱油们需要考虑的了
=
能这么说,李宗仁还是个有良心的

蒙族滋事毙掉的也不见得少,过去严打期间,偷一头牛就枪毙的

可没分你是汉族,还是蒙族,你说自己是蒙族,应该清楚才对。

511不是交通肇事,既然人家来拦车,而且是“多次阻拦”的绿色环保名人,说明双方正在交涉中,你“接个电话就压人”,不该死?

哦,”据说有人指使”?

现在的社会,别人,就算是父母,让你干嘛你就干嘛?

一个司机,领导开你多少钱,让你压你就压?

莫非司机是金饭碗,生怕掉地上?

可能吗?

春成集团是杀手公司?

一个司机,故意压人,不论他压的哪个民族,大人小孩,都丧尽天良了。

至于副驾驶无期,有些说不过去,看看终审吧。

那两个三年,我看是活该。

蒙族打群架,死人后在旁边拉架的判好几年,我也见过。

大家都服气,为何?

都是好哥们,你后来是没捅人,开始下狠手的没你?

一句话,拿你开刀,杀鸡吓猴,看看谁还敢以身试法!

蒙族的确不比汉族高贵,可汉族也同样。

即使不蒙族闹事,肇事司机也死定了。

闹事,多了几个陪绑的而已。

过去严打期间,偷一头牛就枪毙 那是不应该的

现在不严打了 为了平民愤 连副驾驶都xx 同样是不应该的

八十年代事情,牛是生产生活所必需,与其它商品大不一样,丢了牛,当时人均拥有的牛羊不多,损失很大。

更要命的是,不严厉打击,破坏大家的生活。

蒙族小偷小摸的很少,放牧的时候也三心二意,不怕别人顺手牵羊。

抓到的小偷,大多惯犯,没销赃渠道,普通人偷牛,根本卖不出去。

人口少,住的近,你突然多了头牛,谁不奇怪?

所以偷牛的,往往不是老百姓贪便宜,是惯犯。

牛在当时按人均收入,是售价很高的商品,惯犯加严打,死刑不稀奇。

这根本就不是判不判死刑的问题

对于大人物来说,那个司机就是个小人物,判死刑与否,只看对大人物有没有利罢了。

我家就在锡盟旁边,家里很多亲戚就是锡盟的。而且我们这里的人在内蒙开采铁、金等矿产的很多,虽然大多不是开煤矿(开煤矿的资金和势力要求很高)应该还是比较了解情况的。要我说这事从根本上来说就是阶级矛盾!就是公平的问题!

商人(汉族资本家)带着钱,来这些地方开发矿产,在当地政府领导(蒙汉族干部)的帮助下官商勾结,轻轻松松汲取了绝大部分的资源利益,最后留下一个烂摊子撤了。商人赚了大头,当地领导赚了小头,手指缝里掉下几个渣给了当地的老百姓。那些地方环境本来就很恶劣,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不高。人家一看,你轻松来我的地盘把钱挣跑了,把我祖祖辈辈生长的地方造的一塌糊涂,当然不干了。但是你就是不干也没辙,没地方说理去!再加上国家长期以来民族政策的失误,人家只好高举民族旗帜拿民族矛盾说事了。从经济角度的事上升到政治的高度上,才导致5.11这样的事情发生。

现在用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法处理这事,光从重从快了,不去想办法解决真正的矛盾,以后再遇到这样本来是普通的事情,人家再挥舞一下民族的大旗,你ZF怎么办?

那外商与中国人也有阶级矛盾?经济利益争夺难免,度上取舍就

够判断了,不必扯到什么政治、民族、宗教大话题上。

今天的老百姓,不是任谁欺负的。

即使是蒙族老板,蒙族司机压死汉族拦路农民,你看看蒙族司机跑的了?

说到底,就是刑事案,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说别的,对当地人来说,都没用。

—-正如你所说,“蒙汉领导集体和衷共济”,招商引资,甚至自己“投资”,是几个汉族人、蒙族人的性命能改变利益分配的?

有投资,就有利润、垄断,那几个牧民自己固守在自己的草场,能挡住今天的经济大潮?

没几天,就自己开挖了。

蒙族也没几个光想要骑马,不去开宝马的。

田园牧歌的生活,哪有灯红酒绿舒服刺激?

更别提,蒙族领导想镇压下面的心,更强硬,换个蒙族司机,死的更快。

顶蒙古同胞

我家祖上也是蒙古德鲁氏明朝改汉姓的,握手

这就是春花的真实水平了

早干什么去了?不闹不管?闹了就拍脑袋,从重从快了。。。下回有点不满意就还闹,从经济利益慢慢得寸进尺到政治利益,隔代乱选这个馊注意是谁出的?怎么那么败类呢?

当然,隔代乱选,有利的一面也是存在的,起码保我家十几二十年内继续荣华富贵,目光长远啊,呵呵。。。

大家要的就是这个死刑,只有资本、利益相关方要的才是重划利

益。

无论旁观的是蒙族,还是汉族,要的都是这个死刑。

外省的反倒要“细查深究”神马黑幕,本地的哪有人费那个脑子?

为啥?

点一点某些人,别以为有点钱,或者为了点钱就横冲直撞—-我们这个地区,法律意识淡薄,法官素质极低,刑罚极重,(有时还极轻呢!)在我们这,讲究个“公道”,激起民愤的,从来不得好死。

敢无故闹事,或者道德败坏侮辱妇女的,如果不速审速判,等受害者家属砸上门去,用私刑自己找公道?

一个派出所,几个小兵,负责周围几十里、几千人的治安,谁以为案子破了,要进行长年累月的反思调查?

哪来的人手?

激起民愤了,几个警察,十几个协警,你拦得住谁?

都是乡里乡亲,你敢拦谁?

有些案子,可以分化瓦解,抓其主要头目,乌合之众就散了。

真的有民愤,几百农民到政府门口一坐,你敢抓谁?

抓到恶性罪犯,严刑重判,也许不人道,可对大多数人来说,公道。

内蒙的治安,绝大多数地区,比其它省好的多。

当然,某些行业黑幕重重,比其它地方也黑的多。

看了wiki上介绍的5.11晚的事件经过描写

蒙古族牧民莫日根组织30多村民,为保护牧场和家园,抗议当地煤矿的拉煤货车在草牧民草场上乱跑,破坏草场和制造污染。最终被喝了酒的货车司机驾驶的卡车拖出150多米,当场死亡。

且提到酒驾,似乎判死刑并不冤枉;不过没看过关于现场证据的介绍,是否有不符的地方?你提到的那个撞人前的电话,确实易让人起疑;

但其他几个问题,都不是这次判决所能涉及的,还是再看看吧,应该会有一些后续的消息

我这个少民也发表下意见

对内蒙这次的事件不了解。但是国内其他的治安类案件,绝对不该如此处理。

少民在面对法律时不应该有任何偏袒,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都是中国人,不能区别对待。对于民族地区族群冲突也必须依靠法律办事,不能用民族政策,否则会激起更大的事变。其实国内有些地区的族群冲突,究其根源并不是根源于民族之间的,而是经济问题,民生问题,该解决的不解决,片面袒护一方,只会留下更深的隐患。

应该继续观察。

今天高院有个决定,

最高人民法院:该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决不手软

————-

这个消息跟你的那个消息可以放在一起解释,无论说明什么,都深刻的显示一点,在当今社会只凭‘依法办事’落不住脚了。

也就是那些法制普世派所盼望的单纯法制目的可能落空,这是个大好事。

应该中共终于明白靠那帮法律人士的什么法制治国靠不住了。也就是开始走上了这些法律人士反感的人治路线。

其他方面目前观望。

说白了就是一句话 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

人治是比法治更不靠谱的路线

自古一来最复杂多变的就是人心,虽然我不赞成那群普世派的理论,但是如果法治路线真的落空了,,所有的人都会倒霉的,当大家都凭人心做事,群体暴力一定会降临

我认为现在边疆地区开发最好还是以国有企业为主 当地居民分享红利

国企……延长油田和当地居民的“持久战”才平息多久?

围绕着一个“油”字,偷油-反偷油的斗争持续了多少年,爆发了多少暴力冲突、死伤了多少人?这可是延长油田,一不是边疆、二不是少数民族地区,货真价实根正苗红的革命老区。

说到底,这种冲突就是一个国家、地方、集体、个人四者之间,如何划分蛋糕的问题,自打建国后、因为工业化的推进而不断发展的资源开发项目那天起,就没消停过。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地方这边、过去是以生产队这个集体组织出面博弈,地方政府是幕后推手,如今更多元化、个人身份和集体组织出面的情况都有,幕后推手依然是地方政府。

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几十年来也没啥根本的变化,就是“外来户”一方向“地头蛇”出让利益,最终达成妥协。

过去,农村是大集体体制,需要搞定的对象比较少,只要把挑头出面的生产队和公社、县这几级的干部搞定就可以了,他们会去解决这些利益的分配问题——至于分配是否公平、普通群众的满意度如何,全看这些干部的党性修养和工作水平,反正企业一方不需要考虑当地土著的感受,那个时代的基层干部、权力大得吓死人,压得住台子。

现在,利益博弈的主体多元化,基层干部再也没有大集体时代前辈们的八面威风+杀伐决断,地方政府只为自己的财政盘子争到一块蛋糕、就乐得打酱油+敲边鼓,村集体和个人这边,需要企业自己去一个一个敲定,这中间少不了农村宗族势力甚至是黑社会势力扮演的重要角色。

有国企,还要有资源税,不然当地居民还是分不到红利

最终也要走上这条路。边疆治理别无他路。

在边疆只要存在阶层分布,在这个思想自由的时代,那边疆必乱。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