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声:格局真的变化很大

这个本来就不打算说了。这次就说一下,今后就不说了。

格局变化很大,已经全新格局了。

原来只是大旗派,内部有炎黄南方,体制内实际上没有乌有。

乌有看上去是体制外。但是原来体制外就是民晕什么的。

乌有初起,张发言人就提出过开国元勋后代是当然的应该执政的。这个可以查查最早的讲话。

张发言人还说过,那应该是08年12月26日之后,说除了邓家,其他的都和解了,包括林家。

这些和后来的发展,前后印证,实际上清晰地体现出格局演变的缘由。很多普世派不愿意正视罢了。

深层次的原因我总结过,三个字:洪武系。

体制内的洪武系至少早在08年,就意识到花花革命不是不可能的,而花花革命来临,洪武系面临灭顶。后来有人提出的杀左族毛大领导,基本上使得洪武系铁了心左转。

那是08年的事情。

于是体制内就出现了左转。而乌有就成左转的宣传平台。

于是有渝州。体制内的乌有经营渝州,基本成功。

乌有则通过反转、中州广场、最近的公诉茅辛,渐渐地达到实名组织起各省逾5万人的活动(如果不用运动这个词的话)。

格局摆在那里了:

1. 体制内最高层,基本上是洪武系了。

2. 省级,远远没有跟上。

3. 渝州基本上已经稳固

4. 乌有已经成功组织了基层。

这样的格局,使得花花革命没有可能了。洪武系成功了。

至于下面的走势具体怎么走,还看不出来体制内的乌有的战略。主要指的是中层,怎么改。

今后大格局就不再罗嗦了。

只看中层了。

提请主席的信徒们注意

主席最著名的斗争策略是,把自己人搞的多多的。

所以,纠住首恶痛殴就好,不要把所有人都推到对立面上去。更不要期望能够毕其功于一役地把所有问题全解决。斗争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毛好像是对郭沫若说这番话的吧

毛好像是对郭沫若说这番话的吧,原话是所谓政治,就是想方设法把自己方面的人弄的多多的,把对方的人弄的少少的(就是统战的思路),所谓军事,就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走,呵呵。

我说一下我家对毛的看法。我爸爸是地主老财后代,按说也是爱国地主,就在南京的长江北岸。南京大屠杀期间在北岸收留了很多GMD溃兵,那些溃兵在北岸继续组织起来和日本人作战,结果把日本人招来村子里了。溃兵们就跑了(深得毛主席精髓啊),日本人把我父亲那个家族的男丁都抓了起来准备杀掉。后来还是家族一个长辈牵头,把家族里所有的银元拿出来去赎。另加上家族里有亲戚在美国,似乎日本人也投鼠忌器,不想在江北再大开杀戒,就放人了。经此一役整个家族耗光了几乎所有的现金,解放后土地改革,家族的土地全部被没收,再次大伤元气,彻底破败,再也没有恢复。至今我家还保存着当年南京人民政府征收土地的凭证,当年只是说租用,所有权还在我家。一开始还给租金,后来就彻底不给了,所有权的事情也不认账了。所以我父亲对TG非常不满。

而我母亲家那边原来是苏北的流亡农民,外婆外公一路流亡过来亲眼看见饿死病死好多人。跑到南京江边的时候刚好TG的第一个5年计划启动,重工厂大量招人。不识字的外公外婆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进厂做了工人,当年的工人那个待遇好啊 ,2个双职工能养活5个孩子。所以我母亲对TG的印象很好。我自己现在是毛的忠实粉。

我写自己家每个人对TG和毛的看法,是想说绝大部分人,还是按照自己的利益得失,去评价或者跟随某个势力。能够跳出自己的利益,以一个更宏大的角度和立场去看待事物的只是极少数(某些优秀的知识分子和政治家)。所以未来TG内部宗室派和普世派的斗争,关键还在于哪一方能给出更多的实际利益到人民身上。人民就是由一个个俗人组成,你说再动听的道理都没有,就看实际的好处,很现实。毛当年发动群众的关键因素,不就是土改嘛。

这贴大火,趁机说点一笑了之的江湖传言

说到红朝宗室呢~我忍不住就想唠叨一点小事。记得江湖上曾流传过一个顺口溜,曰:邓家天下王家党,叶家权相杨家将。后来又加上了:江家的军科,李家的能源,朱家的金融,贺家的军工,陈家的银行,曾家的情报,廖家的侨务,荣家的中信,云家的内蒙。记得有一回有人问到叶家在广东是不是还很NB啊,当时是不是葡萄曾答那些早已事过境迁了?

说到叶家的问题,我心下一笑。先扯点题外话,在资本主义社会,毫无疑问资本是老大,美国总统到美国政府都被大资本家玩弄于掌上,是他们推出来的代言人。但在中国却有一个很顽固的传统,那就是传统中国社会是一个“官本位”的社会,所以中国搞资本主义,最后一定搞出来的是官僚资本主义社会,而不会是其他。虽然“官商勾结”盛行,商人们努力寻找着代言人和谋求着更多的政治权力,可即使在眼下中国商人们已经被抬到几千年来从来没有过的那么高的位置上,他们心里仍然明白得很,官们要收拾资本家就是个手起刀落的问题,因为权力并不真正握在他们的手里。

在中国,无数玩大的资本家身后不约而同地站着“官”的身影,或多或少而已。好了~那么另一个问题就浮现了,那就是如果资本家背后失去了“官”的身影,那么他又会何去何从呢?

前阵子有人说影帝家族敛财的事,说到自影帝执政而来,他们家族的财富如何惊人的暴增,并害怕这个势力已然根深蒂固难以拨除。我就想说其实无需过份忧心,影帝家族能敛财,说白了就是朝中有人好办事,有影帝这么棵大树靠着,但是影帝之后呢?他们能靠的是谁?在中国啊,是非成败转眼空这种大起大落的事是多么常见啊。

说到这里就回到开头叶家的问题上,叶家是否还NB,能NB到哪个程度,看看他朝中还有谁呢?在中国这个“官本位”社会,最大的权力来源于体制。如果你不站在体制内,或者体制内无足够的人脉,那结果就是官场上常见的“人一走,茶就凉”,即使是红朝宗室,也逃不开这种遭遇,可能是富贵无忧,但真正让你NB起来的最重要的权势没了。

邓家为什么现在还能风光,没见他的子女还赖死在体制内不走吗?如果他们不赖的话,后果是什么?体制内后继无人啊,最大的护身符没了。这就是毛少将他妈邵华最精明的地方,让儿子放弃做历史研究员,硬塞进PLA里。毛孙的步步高升,完全证明了他妈的高瞻远瞩,在这一辈里,毛孙占位成功,虽然看起来是个虚位,但万一人家有机会ZY委员呢?这次的讨伐茅辛二人的签名运动里,主席大儿媳刘思齐是带头签名的,毛家的儿媳都是厉害女人啊。

即使是红朝宗室,如果后代没那个心,未能在体制内占据高位,那么现在拥有的一切不代表将来还有。话说活在体制内也不是容易事啊,哪有外国资本主义的花花世界自由?至于那些宗室之外的新贵,想着变色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或者变成美帝家那样的幕后操纵者,都是梦一场而已。国家机器掌握在官的手里,凭什么要听商的话?傻了吧?

以上的唠叨是看了以下贴子有感而发的~顺手备个份,引用里面可是去掉了粗言秽语的,投诉慎重。

红朝宗室修理改开家奴的局面至少2005年就成形了

无聊中

按时间倒叙:

2011年春节这个团拜会已经是有点火药味道了

文中谈到:“同时在意识形态方面出现了混乱,否定毛泽东思想,否定社会主义的思潮泛滥,腐败、两极分化问题越来越严重,潜在的矛盾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我们绝非什么“太子党”“官二代”,我们是红色后代、革命后代,就不能不关注我们党、我们国家、我们人民的命运,就不能回避当前党的危机”

可以说毫不客气的在抽仍然在高唱盛世,粉丝太平的改开家奴的脸,可惜河里很多人吃了这些家奴发的摇头丸也跟着HIGHT的不行。

将军合唱团在各地演出时传出的信号已经很敏感了,熟悉新中国政治史的人应该明白党内对这种公开形式的有政治串联性质的聚会其实是极其忌讳的,通常都避免参与这类活动,但这群人却大摇大摆全国各地巡回演出,每到一地就找当年的老革命开座谈会,联谊会,本身就是沟通政治立场,进行‘通气’的一个‘合法平台’,这到底在传递什么信号?

还有一个就是你文中提到的主席诞辰115周年时的那场聚会,十大元帅,十大将,革命时期,甚至开国后历次被打倒的山头或个人的后代都有代表出席。可是偏偏少了一家,有点另类的‘遍插茱萸少一人’的味道,少了谁呢?当时的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收集了很多参加子弟的名单,唯独没有某人之后,不管是这家人不愿意出席,还是人家没有邀请,或者邀请了,但左派网站压根没看上眼,故意不写你的名字,不管是哪种可能,都说明某人已经是‘统治阶级’的负资产了。不公开讲出来,是给某人留些体面

这是另一份设立‘毛泽东日’倡议的签名名单,有兴趣的人可以按这份名单按不同的关键字搜索一下里面的人最近几年经常公开参加的活动和聚会的类型和性质,都很有意思

这两年薄熙来的哥哥和刘源分别做李讷儿子和女方的牵线人为人家保媒,要传递什么信息呢?

河南洛阳著名的那尊主席雕像前是这些年洛阳工人和左派人士公开集会,公开为文革唱赞歌的演讲场所,演讲和集会的视频曾有段事间网络到处都是,这类的活动,洛阳最近四五年一直都在搞,更火爆的演讲视频还有很多,有些被删除了,可就是在这些事件发生后甚至是当地某些镇压毛派的举动后,依然发生周恩来侄女,任弼时女儿等元勋之后牵头组织集体到洛阳参加纪念主席的活动,虽然周,任二人最后身体原因临时取消,但代表团的其他元勋之后在任弼时女婿,董必武女儿带领下2009年5月,依然参加瞻仰洛阳第一拖拉机厂主席雕像的活动,并高唱东方红(这座雕像下就是洛阳毛派这几年公开集会和演讲抨击矮人和赞扬文革的场所),这群人要传递什么信号呢?在给什么人撑腰助威?

再往前追溯就是2005,2006年之间红军长征七十周年前后红朝宗室子弟组织了很多座谈会和革命圣地的旅游,甚至还在江西搞了‘90多岁的老红军向红二代移交军旗’这种高度象征和暗示意义的纪念仪式,这要传递何种信息?任弼时的的女儿在中央6台播出这类红色活动时,讲了这么一句很有意思的话:“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还讲了“共产党要坚持批评与自我批评,有错的时候,有不对的时候,要认下来,要改!要为人民的利益,为民族的利益,纠正了错误,这个党才有生命力!”要知道当时媒体主流都是改开后的矮人史观当道“改革开放从来都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为改开舔屁股的中央台把这段关键的文字给剪辑掉了,同时被采访的陈赓之子也说了一句很耐人寻味的话:“我认为红军的长征精神,其中还有一条,就是自我纠错的能力”。结合前面任弼时之女的谈话背景,也是有所指的。中央台把任的那段话编辑掉了,把陈的话留下来,所以电视上没看到前面任弼时女儿的谈话背景的话,很容易漏掉二人背后谈话的暗示。

苏进上将之子苏铁山在引用和一个老红军出身的某军种负责人的谈话时有句很有意思的“铁山啊,你不知道呀,要认了错,就要下台啊!”,

这是在回答苏铁山“这个党是靠为人民服务起家的,如果我们今天有什么错,有什么问题,要敢于认下来,威信只会更高了。”这句话时讲的,结合苏铁山对改开的批评和其他政治观点,很容易理解他和老红军对话的政治指向。

这篇文字更有意思,看似文人为林副帅鸣不平,但仔细研究一下发文人的背景就很耐人寻味了,作者是社科院这个反毛,反党,反社会主义婊子团体当中极少数的在困难时期依旧简直马克思主义的学者,其父是以前陈郢客MM写过的中共情报和外贸的强人‘李强’,是六七十年代扭转整个冷战攻守局面空抗美援越运动的操盘手之一,这样一个背景的人为林彪鸣冤,作为台面上极少数马克思主义学者的李强之子在向四野当年受牵连的势力及其后代示好,为当年受牵连的四野旧部的后人上位扫平舆论障碍,那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副帅遗留的四野势力中有主席的死忠或至少思想左倾军头,如果四野军头和后代都是右派或换旗派,作为台面上极少的马克思主义学者李延明没有任何理由为这样一群人鸣冤叫屈,这样只能加大敌人的实力,不符合逻辑,。这个推论也可以在今年初央视播放的《解放海南岛》窥见一斑,总顾问就是当年40军的政治部主任,现已90岁的刘振华上将,剧本是他一直找人写的,片子拍的连我这个主席的粉丝都看不下去了,“毛主席万岁’喊的实在太多了,但老将军对主席那份感情和心意是能明显感觉到的,还有片子中副帅文革期间四大金刚的李作鹏没有矮化贬低的描写也可以作为间接证据。

更有意思的1999国庆五十周年的十月四号,朱德八一南昌起义时警卫连连长的儿子出面牵头做东,在背景某宾馆请了五大桌极其特殊的客人,按大的来源和政治实力基本分为三家和某个少数民族出身的政治山头的重要代表及其麾下重要将领的后代或身边工作人员,三家中一个是有高度象征意义的人的后代,另外两个是TG军系里两个极有实力和象征意义的山头领袖的后代,最耐人寻味的是,这三家建国和文革时期似乎有着不可调和的恩怨,但当时他们的的确确坐在了一起,讲了一些耐人寻味的话,最后有过恩怨的两家其中一家的后人亲自开车送另一家的后人回家。十几年过后,当年参加聚会的某山头重要将领的后代从少将已经变成了上将,这本身也足以说明这股势力的军界能量。很明显,有心人至少十几年前就穿针引线,协调立场,沟通感情,化解恩怨了。

如果还要追溯,那在1992,93年前后TG某个重要实力山头的后代就陪同某个家庭到某地寻找并欣赏一座特殊的山脉,我只能讲,一直都有有心人在烧冷灶!只是西西河里的大多数给矮人舔屁股已经舔晕了头,一直在梦游中罢了。

矮人作为宫廷政变的受益人,为了巩固权力,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前三十年全体人民积累的财富让反毛,反文革的官僚在‘市场经济’的名义下瓜分,扶持和主席历史渊源最少的某派,这个派系在TG历史中,无根基浅,容易控制,同时又有相对独立的人才候补圈子,可以保持一个接班人才梯队,避免死后路线被清算,所以这股势力在这矮人的大力扶持下,这三十年风声水起,但30年后的今天这股势力已经成为宗室子弟上位路上的绊脚石了,这个群体即使有人心里恨主席也要把毛旗举得高高来清理矮人扶持起来,并逐渐做大的改开家奴。不管从权力布局的意志还是从资本由分散发展到垄断的意志,都需要清理这三十年做大的家奴

当然毛派网友也不能因此乐观,说到底这群人不会真恢复主席时代赋予人民的权力和政治地位的,很多人甚至就是主席当年批评过的‘形左实右’的

右翼垄断资本专政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也要提倡集体主义,提倡爱国主义,进行所谓的国进民退,打击中小资本家,某些方面和社会主义有类似的做法,可以参考当年德国的国家社会主义,这其实就是葡萄讲的进入帝国主义阶段了,所以毛派网友也没必要高兴,只能说红朝宗室的上位可以避免中国在矮人的不学无术的路线下解体和改旗易帜的风险,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能避免出现最坏的局面而已,避免中国在世界资本主义这场大危机面前提前倒下,避免这种死在黎明前的黑暗这种最倒霉的局面出现,但他们能给中国人民的绝不是主席期待的社会主义。

毛派倒是真要警惕若干年后,这群人带领中国走向类似军国主义的道路,不学无术的矮人在三十年前抽掉了共和国的立国基础‘阶级解放’这个概念,失去了阶级概念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可以毫不客气的讲就是‘军国主义’的萌芽,这点从西西河里‘帝国和祖国’的争论中,一帮在统治架构中被设计成底层的蚁民在为帝国的欢呼中可以看的很明显,和当年希特勒上台前后欢呼的小资产阶级以及社会气氛有多么的类似。

长远看能抑制中国军国主义倾向的,或者说万一不幸走上这条路,能进行强有力牵制或军国扩张路线失败后收拾残局的势力在中国只能是毛派,因为只有毛派是中国‘祀文化’的正溯,有阶级解放这个概念做武器最终揭穿‘帝国’的画皮,这是毛派未来真的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到不了帝国主义

洪武系大部居于军中,军人参与经济目的有三:

1.在“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政权”之下,割据一个“东南亚经济政权”,实行全新的贸易规则,更公平一些的。军队就是保证割据政权内贸易平稳运行和割据政权外没人能捣乱的。

之后,两个“经济政权”以贸易规则为手段,争夺政权控制的人口和经济规模。TG实现“反客为主”的宏图大志。

2.两任君王在经济上都是弱项,强的是内战内行和外战内行的政治斗争,所以首辅基本就成了没人管的了。尾大不掉。军人参与经济就是来制衡的。

新君上任,新官不理旧账,以“是否支持收复国土”为试金石,同意的,留,不同意的,遣散。留的,把钱拿来,打仗吗。从而,铲除强势豪族,当然,比建国后要和气的多。“包容异质思维”吗。

3.未来通货膨胀难以遏止,以“支持收复国土”为羊头,震慑民众的不满,以“遏止通货膨胀”为口号,恢复“医疗教育等产业”为社会福利,(钱就是上边收来的)。争夺下层民心,一举扫除三十年形成的各种势力。

从这上说,打仗规模不大,美不下手,中只用海上城管打足够。

渝州牧虽然是搞经济的,但是还有更重要的事等他。那就是推翻资产阶级经济法权,重构法律制度。这太重要了。非德高望重者不能办成。

重构执法体系,可以监督省及以下政权的行为。军权监督中央和省市政府的运行,法权成为军权的一个制衡。

任何一个为君的都不可能长期依仗军队干政。这是饮鸩止渴。

此番军事强硬是不得已而为之,危机熬过,必然用法权接管。

所以,怕中国成为帝国主义,只是怕。应该到不了那程度。

保持体制内身份是有办法的,最主要是联姻,还有朋党提拔之类

胡乱帮就是因为提拔了一批人,到现在还在受益。但最有用的是联姻,儿子不行的话要看准选女婿,当然豪门之间的联姻最可靠。

在红色后代中,唯一一个不用考虑体制身份问题的是毛家,只要他们有男子嗣。

你说得没错,联姻和朋党提拔都是重要的保持体制内地位的手段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手段,都是有时效性的。受惠于提拔的大概是二三十年,联姻会更长一些,可以再提拔一批人为己所用,再受惠个二三十年,但是之后呢?

你所举的乱帮之例,确实他是受惠于昔年的提拔,可是这一届换届过后,还有几个是受恩于他?或者有人说,他提拔的人还有留下的党羽呢,可人家不是直接受惠于你,凭什么替你办事?至少就是没那么好用了。所以为什么乱帮家人现在跳得欢,他们自己心里很明白,此时不跳,以后基本没机会了,没多少人买他们帐了。

另外还可以说说总设计师家,他们就是现在看着还风光,有人在体制内,还有蟹帝、俞督懂知遇之恩,但是之后呢?邓大公子和南瓜提拔了哪些可用的人?其他亲属都下海经商,赚得叮当响了,可有这么个优越环境,他们的下一代还想活在体制内吗?有些恐怕连中国都不想回了吧。想联姻还得考虑子女的个人意愿,这已经不是过去家长说了算的时代了。

基于这种情况,大公子和南瓜只能懒死不走,对他们家来说,没护身符那可不只是财富的问题……

就是为了保持体制人脉,没看蟹帝现在不讲先进性,也不讲八荣八耻,专心在提拔自己人卡位。本来以为塞在内蒙便无忧,谁知道原来连内蒙这么河蟹也能出事哟。

TO Levelworm

签名可到乌有之乡查看,刘思齐是参加北京公诉团的,而且她把《毛岸英》电视剧的摄制组也一并拉进来了。

TO qhdmanda

中国人民是最精明,最难被忽悠的,不是许几句空头承诺就会鬼迷心窍,帝国主义之路是要用人命铺出来的。可命只有一条,现在独生子女多。

花这句“命只有一条,现在独生子女多。”

没有炮灰,成不了帝国。

这几句不同意。

中国人民是最精明,最难被忽悠的,不是许几句空头承诺就会鬼迷心窍,

改开不就是被忽悠的么?

改开不算空头承诺啊~表面上看人民是比以前富了嘛

你看在本贴不就有人力撑改开嘛,说是没改开他们家富不了。问题在改开造成了强大的贫富分化悬殊,中下层可分的蛋糕越来越小,难以为继。

换到帝国的问题上,空头承诺是不够的,画个蛋糕就有人前赴后继送死?想得太美了,当年改开好歹是全国职工连续涨了几年工资。今天做得到吗?

所以要想帝国之路真正能走通,必须不断的打胜仗并且是能抢到

东西的胜仗。在现在的国际环境下,非俾斯麦之才,根本不可能做到。有的人,以为在南海打一仗,扬我国威,就证明了自己的合法性,国内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这种想法,too simple,too naive。说到底,是把自己的智商想的太高,把人民群众的智商想的太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