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雨天:另一种产业空洞化

核心提示:现在的日本企业和国家都出了问题,如何保守这些长期积累起来的经验和诀窍成了大问题。因为大地震本身的灾害以及所带来的后续灾害,各企业不得不分散零部件的生产,甚至不得不把重要核心零件分散到国外去生产,“最重要,最核心,最新型的产品和零部件在日本国内进行”这句话已经行不通了。

从《东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开始,笔者就一直很关心日本的产业空洞化问题。因为现在这个问题在日本,韩国和台湾都很严重,中国大陆目前还没有这个问题,但可以想象的是,这个问题迟早在中国大陆也会发生,这是没有内需,经济只能依靠出口国家的宿命,只是迟早罢了。

一般所说的空洞化都是指的由于本国劳动力价格上升,企业为了保证其利润而把生产基地转移到人工费更加便宜的国外,从而带来国内失业率上升,使得社会开始动荡这么一幅图景,但是这次的东日本大地震之后,却出现了一个不同的现象。

一般的产业空洞化都是指生产现场,而在企业向国外转移生产基地的时候并不牵涉核心技术部门和研究开发部门。直到现在为止,日本在向外转移生产基地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虽然现在越来越多的日本企业在海外拥有生产基地,但海外基地所生产的一般都是次一级的产品或者产品零件,最核心或者最新型的产品以及产品零件都还是在日本本土生产的,至于产品的设计,规划和开发更是不能离开日本本土的。比如本田在开发模具时,定型生产的模具都在中国制造,但实验模具都是委托日本厂商进行,因为实验模具要反复进行改造修理,只要知道这种改造修理的记录,就能反推出本田汽车的设计思想和哲学以及经验,日本人不想把这些核心机密交给别人。

企业是这样,在超越企业的国家项目上当然就更加如此了。

但现在的日本企业和国家都出了问题,如何保守这些长期积累起来的经验和诀窍成了大问题。因为大地震本身的灾害以及所带来的后续灾害,各企业不得不分散零部件的生产,甚至不得不把重要核心零件分散到国外去生产,“最重要,最核心,最新型的产品和零部件在日本国内进行”这句话已经行不通了。

更加让日本人头疼的是下面这两条消息:

东北大学的安彦谦次教授得到了从美国方面来的邀请,美国人答应提供安彦教授所需要的资金等其他条件,请安彦教授去美国继续进行研究。

到今年三月底为止,安彦教授是在日本国家预算和汽车厂家的联合支持下进行纯度达99.9996%的超高纯度铁的研究,这种铁的杂质成分只是一般纯铁的1/1000,具有耐腐蚀,不易产生疲劳裂纹以及有良好的焊接性这些长处,日本汽车产业对这项研究很感兴趣。

但是从今年4月1日开始的新年度财政预算却因为地震灾害的影响,安彦教授的预算要求成了白纸,一直在支持安彦教授的汽车厂家也因为资金困难而中断了财政支援,美国人的邀请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现的。

安彦教授很为难,无法做出决断。他当然希望能够继续他的研究,但是接受美国人资助的含义就是要把到现在为止是在日本政府和企业的资助下取得的阶段性成果交给外国人,这又是安彦教授所不愿意的。但是如果安彦教授无法得到研究资金的话,他只能去美国继续进行研究。

遇到资金问题的并不止安彦教授,东北大学大学院(研究生院)理学研究部的小谷元子教授也把手下的五位研究人员派去了德国的一所数学研究机关工作。虽然这样做的结果是要和德国人分享研究成果,但是德国人支付了这些研究人员的旅费,生活费和工资,这样在经费不足问题面前,小谷教授也只能暂时采取这种“储才在外”的权宜措施了。

日本人对这种“人才流失”和“大脑流失”的问题忧心忡忡的时候,其他国家却加大了吸引日本人才和大脑的力度,而且把这种工作提到了国家级工作的高度,澳大利亚总理朱莉娅·吉拉德就在4月份访问日本时强调了“救灾必须坚持开放”的观念,批判日本人所惯有的内向倾向,声称“只有在社会基本建设方面的改革才能真正带来贸易上的利益”,要求日本人在市场开放,规则缓和以及人员,资本的自由流动这些问题上做出更大的让步。美国参议员丹尼尔·井上也在东京敦促日本人改变传统观念,为人员的自由流动创造条件。实际上日本人在美国等其他国家的研究机构里工作的并不算少,现在的这种论调主要是为了让日本研究人员能把阶段成果搬出日本国外和他们分享在造舆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