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绍兴锡箔作坊 六百工人及子女铅中毒

中国再次发生成人与儿童集体铅中毒的事件。浙江省绍兴县杨汛桥镇部分锡箔作坊工作人员及其子女中600人血铅中毒,其中26名成人与103名儿童严重中毒。根据境外媒体消息,当地上周三(8日)曾发生中毒村民到镇政府外抗议的事件。

  这也是经济发达的浙江省,半年内第三次发生集体铅中毒的丑闻。

  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昨天发出电讯证实,自5月28日以来,杨汛桥镇陆续有近千名锡箔加工作坊从业人员及子女,赴医院进行血铅检测。检验结果证实他们大部分铅中毒,26人血铅含量大于每升600微克,103名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大于每升250微克,此外有494人血铅含量每升在400至600微克之间。

  据报道,严重中毒的成人与儿童中,12人已被送绍兴县中心医院进行驱铅治疗,另129人采血复查。血铅含量在每升400至600微克者,进行医学观察和营养干预。

  另根据中国卫生部门订立的标准,血铅含量只要超过每升200微克就叫轻度铅中毒;达到每升450微克要考虑临床干预;如果超过每升700微克,可导致多种器官损害,铅性脑病,瘫痪,昏迷甚至死亡。

  儿童对铅污染的敏感程度又高于成人,因为儿童铅吸收率约为成人的5倍,排铅能力只有成人的30%。铅中毒对儿童影响又尤其深,会导致儿童智力下降,使儿童出现学习障碍。

  新华电讯说,当局至今已全部关停了涉事的25家作坊。中共绍兴县委和绍兴县政府也承诺,对于严重中毒的26名成人与103名儿童,将及时进行驱铅治疗,并落实相关费用;对于需要营养干预的人群,政府将发放营养补贴。

  电讯指出,杨汛桥镇锡箔作业已有几百年历史,是绍兴县非物质文化遗产。该业主要涉及江桃、横山等5个村,大多为传统家庭作坊行业,雇佣一些来自四川、贵州等地的外地工人,据统计,直接从业人员2500余人,共有作坊290多户。

不过,新华社并没报道,附近村民上周前前往镇政府外抗议的细节。

  过去两天里,一些中国网民上传照片,显示村民前往镇政府抗议,当地政府出动大批维持秩序。不过,照片中并不见双方出现冲突的场面。

  近年来,铅中毒已经成为中国环境安全中的一个突出问题。就在上月中,广州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日三威电池有限公司附近,就136人被发现血铅超标,其中59人达到中毒标准。

  此前,5月初,位于浙江省清县新市镇的浙江海久电池股份有限公司附近,有332人被检验发现血铅超标,其中一名4岁女童的血铅含量,比正常值(0至100微克)高出6倍。事件后该县副县长陈佐平等8人受行政处分,电池公司法人代表被拘捕。

  今年3月,浙江省台州速起蓄电池周边的多个村子,也有157名成人与儿童被检验发现血铅超标。

  有数据说,从2009年至今,中国有20余起铅中毒丑闻曝光,影响超过4000人。

  在压力下,中央政府下令根治电池行业存在的重金属污染问题,到5月底,中国南方的浙江、广东、福建、河南和四川等省份的大部分电厂都已被关闭。没想到,浙江省的传统锡箔作坊,也被爆出铅污染问题。

  新华社昨天的电讯透露,中国目前对锡箔制品没有相关的国家标准,也没有行业标准。

  该电讯也引述杨汛桥镇有关负责人介绍,锡箔作业在生产过程中,需要人工进行“抹锡箔”,其中就含有铅的成分。近年来为了降低成本,提高产量,一些作坊提高锡箔中铅的含量,采取了“熔锡”、“喷箔”作业,更增大了从业人员吸收铅的几率。

———–

中国数十万儿童铅中毒致永久性残疾

6月7日,浙江省绍兴县杨汛桥镇数千名工人,就5月份爆发的铅中毒事件,进行示威游行并要求赔偿。杨汛桥镇铅中毒事件造成至少600人身体不适,其中血铅严重超标的儿童人数达到103人。但这只是冰山一角,据国际媒体报导,中国每3名孩子中就有1名血铅偏高,有数十万儿童铅中毒致残。大陆维权人士指出,大陆官商为利益互相勾结,不管民众死活并打压环保维权人士,导致环境污染铅中毒等事件层出不穷。

浙江绍兴爆发铅中毒 民众要求赔偿遭打压

一个月前,浙江省绍兴县杨汛桥镇爆发了铅中毒事件,据新华社报导,铅中毒事件造成至少600人身体不适,其中血铅严重超标的儿童人数达到103人。

据《金融时报》报导,6月7日,杨汛桥镇数千名工人,就5月份发生的铅中毒事件,进行示威游行并要求赔偿。当地政府提出的赔偿建议为,血铅含量超过600微克每升的工人每人2,000元人民币;血铅含量为400至600微克每升的工人每人900元;每个中毒儿童赔偿1,500元。

因不满当地政府提出的赔偿建议,工人们计划于6月13日(周一)拂晓集合,去杭州请愿。但凌晨两点时,当地官员来到工人代表家中,给他们用信封装着的现金,并说服了几个人不要继续闹事。当工人们集合好准备去杭州时,几百名防暴警察现身阻止他们登车。最初集合的1000多工人中,成功登车到达杭州请愿的只有400人。但是当地政府没有提高赔偿标准,只承诺将免费为他们体检,并制定一个具体的治疗方案。

数百年来,杨汛桥镇一直是用于中国葬礼仪式中的锡箔纸的制造中心。如今,有2,500余名工人(主要是外地民工)在狭小的作坊里生产这种闪闪发亮的“元宝”,他们通常没有手套或口罩作为保护措施。这次铅中毒就爆发在部份锡箔作坊。工人们表示,他们的家人也很容易中毒,因为他们通常住在作坊附近。

中国数十万儿童铅中毒致残 3名孩子中就有1名血铅偏高

近几十年来,大陆化工矿厂大量出现在沿海、农村各地,由于没有配备排污处理,各种污染已严重的危害到人的生命和正常生活,浙江绍兴爆发的儿童铅中毒只是冰山一角。环保人士A对大纪元记者称:在浙江,就有3、4千儿童铅中毒。去年的台州、今年3、4月份在湖州、5月份在绍兴县,都有发生铅中毒事件。

据德国之声报导,国际人权观察组织在2009年1月到2011年 5月期间,对铅污染严重的河南、云南、陕西和湖南的乡村和城市进行调查发现,儿童们在日常生活中,很容易接触到大量的铅毒素而导致铅中毒;陕西省凤翔有一个县,铅中毒儿童就有615名。

国际人权观察组织的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 比奎林(Nicholas Bequelin)指出,铅中毒与上世纪90年代席卷中国农村的无声的爱滋病疫情有相似之处。“推动中国政府在爱滋病问题上改变政策花了很长时间,导致很多人不必要地丧生。现在这种情况又在铅中毒问题上重演。”

人权观察健康和人权事务部主任阿蒙 (Joseph Amon)表示,目前中国每3名孩子中就有1名血铅偏高,人数之多范围之广令人担忧。

据美国之音报导,目前中国已有数十万儿童由于铅中毒已成永久性残疾。

国际人权观察组织6月15报告指出,中共官员根本不重视由于污染造成儿童人容易感染铅中毒、和应该及时治疗的问题,还限制民众检验铅中毒的情况,隐瞒、造假检验结果,威胁骚扰想了解真相的家长和人士。

报告指出,铅中毒对人神经系统、大脑和肾脏等器官会造成一定的损害,而儿童比成人更容易吸收铅,所以铅中毒对儿童的损害就特别的大。高度铅中毒会导致儿童永久性的智能和生长问题、包括阅读和学习能力障碍、行为问题、失聪等,还会影响到视觉和运动功能的发展。

官商为利益互相勾结 不管民众死活 打压环保维权人士

环保人士B告诉大纪元记者:环境污染铅中毒不是一天二天的事了,早就存在这种情况,为什么经常出现呢?就是存在一个腐败的问题,老百姓是很无奈的,“当地的执法人与这些污染企业是挂钩的。是猫鼠勾结,执政机关就是猫,污染企业就是鼠,他们是进行勾结的,利益是锁在一起的”。

环保人士A对大纪元记者说:“(环境污染)跟地方政府的政体有关,现在的体制是这样的,如果GDP上去了,工业产值上去了,才有升官的机会,因为这些污染企业给当地的政府好的税收和利润,税收和利润、工业产值上去了,官员才有升官的机会,因为现在中国的GDP数值是官员考核升迁的一个数值,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官员为了升官,他肯定就会对污染企业要保护的,受到伤害的最终还是老百姓”。

最典型的就是约从1995开始的环保模范城市的评选,到现在为止大陆已有80个城市或区是环保模范城市了。讽刺的是,环保模范城市越来越多,环境污染却越来越厉害。

“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个问题,环保部门也喜欢弄虚作假,如污染江苏太湖的宜兴市,宜兴市位于太湖边上,有1,600家化工企业,严重污染着太湖,2007年5月,太湖蓝藻爆发,造成无锡市的几百万老百姓没有水喝,太湖蓝藻与宜兴市化工企业对太湖的污染有很大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国家环保总局还授予宜兴市环保模范城市的称号,真是很搞笑的。”

环保人士C也对记者反映:钱塘江边两岸,南岸和北岸都被工厂和工业园包围着,钱塘江一天就要承受好几万吨的污水,前几天下雨,内河里面流出来是红色、蓝色、有泡沫的水。“我们到浙江省环保局上访时说:‘浙江省南阳工业园的污染你们都解决不了了,为什么临江工业园和江东工业园,浙江省环保局还批出来’,浙江省环保局的人说:‘这个东西跟我们浙江省环保局没关系,是法改委立的项,我们只管环境问题’,我们说:‘法改委叫你杀人,你也去杀吗?’”

环保人士A表示:现在中国的环境污染整体并没有好转,今年太湖蓝藻又爆发了,江苏地方媒体还报导说,今年太湖蓝藻已经处理好了,蓝藻很少什么什么的,我前几天,去了太湖,看到蓝藻相当的严重,如果处在风向的下游的话,几公里之外都能闻到臭味。

环保人士B忧虑道,如果这个体制不去改进,腐败打不掉,污染的问题根本就无法破解,也就是说,在中国这种体制下,污染是无法杜绝的,但是他们也会做一些事情,老是会找藉口说我们要有个过程啊,需要什么什么的,这样一来,污染就是二十年、三十年的,环境污染了,土地也就污染了,蔬菜、水稻都受到污染,生物链就破坏了。

由于官商为利益互相勾结,维权人士受到很大打压。环保人士A说:“如果媒体报导我说了什么,我就会被抓起来的。”环保人士B表示:“我今年无缘无故被看起来数次,就是软禁。”环保人士C也曾被告诫:“你有意见可以找领导讲,不要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

————–

人权观察组织指责中国剥夺铅中毒儿童就医权利

人权观察组织今天在香港发表报告指出,中国工业污染严重的省份里,政府官员限制当地居民进行血铅检测,拒绝公布、假造检测结果,以及不让铅中毒儿童取得治疗。人权观察还表示,寻求有关讯息的家属及记者受到威胁及骚扰。上述行为不但违反中国法律,还导致数十万儿童患上永久性的智力和身体残疾。

这份题为《我的孩子中毒了:中国四个省份面临的公共卫生危机》的报告长达75页,资料来自他们在河南、云南、陕西和湖南省的严重铅污染村子里进行的研究调查。尽管中国政府对污染工厂日益增加规定,以及不定期地执法; 然而报告记载,地方当局仍然不重视一代儿童不断接触到了极其严重水准的铅毒量,健康面临 迫切及长期的负面影响。

人权观察组织健康和人权事务部主任约瑟夫•阿蒙(Joseph Amon)说:“目前,血铅含量到了极其严重水准的儿童不但不能获取治疗,还得回到污染村庄里的家。那些敢对铅中毒事件发言的家长、记者及社区活跃人士,不是被拘留,就是受到骚扰,最后都被迫缄默。”

在过去十年里,中国各地传出了不少群众铅中毒事件,以致环境保护部官员更加直言不讳,指令地方官员提高对工厂的监督,强力执行现有的环境法规。环境保护部也表示会对违反环境规定的企业及地方官员追究刑事责任。但是人权观察指出,这些承诺还是无法解决铅中毒带给卫生的危害,也不能让受害儿童实现其健康权。有关当局应当确保污染村庄人口得到迫切及长期需要的医疗,以及清理污染地区。

——–

中国铅中毒儿童缺医少药 被骗吃大蒜排毒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 Watch)6月15号发表了一篇关于中国血铅病患儿的调查报告。6月16号,人权观察组织驻香港的亚洲研究员菲林阚(Phelim Kine)先生以亲身的调查经历介绍了中国铅中毒儿童的真实境遇。他披露,中共当局没有积极救治,而是哄骗家长给孩子吃大蒜和牛奶来排毒。

这份报告题目是《我的孩子中毒了:中国四个省份面临的公共卫生危机》,报告记录了人权观察组织从2009年1月到2011年5月之间,在河南、云南、陕西和湖南四个省内铅污染严重的乡村和城市里的调查结果。

菲林阚说,【录音】“我们在四个省采访被害人、那些父母亲还有那些小孩。他们的情况真的很痛苦。因为他们的政府完全不管他们的情况,他们的问题很严重。比如说,他们的小孩不能吃饭,肚子一直痛,他们耳朵眼睛有问题。他们(以后)工作的话,真的很难做。”

人权观察组织在调查铅中毒的儿童是否得到治疗时发现,很多地方政府和医院并不发给他们医药,来救治他们,反而哄骗患儿家庭。【录音】“有的收到了,可是很多(患儿)政府不给他们啊。他们说,你不用吃药,你就是吃大蒜和牛奶,可是大家知道,你有那个问题的话,牛奶和大蒜对你有什么影响?你应该要吃药!很多小孩们完全没有药吃。”

在国际人权观察组织的这份报告中指出,大陆地方当局欺骗民众,不让他们去检测血铅。而且继续让铅中毒的孩子们住在高污染的工厂附近,当部分家长去上访和讨公道时,却被中共地方当局打压。【录音】“政府的医院、政府的医生,他们常常说,假如你住在工厂的一公里以外,你不用到医院检查。可是这是完全不对的!虽然有的时候他们(中共当局)发医药给他们,可是他们还要让他们(老百姓)住在工厂旁边。这是完全不对!有一些受害人他们抗议的话,政府官员还有警察把他们赶走了,他们没有办法。”

菲林阚han说,调查中每一个铅中毒的孩子都触痛了他的心,他呼吁中共当局要对这些孩子负责。【录音】“每一个小孩他们的生活、他们的生命刚开始,可是他们的未来真的、真的很糟糕。我要说,他们都很痛苦的!”

人权观察组织的这份报告指出,中国目前每3名孩子中就有1名血铅偏高,就是说中国上亿的孩子将面对终生的身体残废和智力障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