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成:央行被美国设计的欧元圈套所困

要为欧元崩盘做准备了,遗憾的是,中国央行还没有认识,还在往欧元的血窟窿里面投钱

  中国央行正在不知不觉地被一个精心设计好的欧元战略所困,走进了美国人设计的圈套

  当欧元区小国看到加入欧元区可以坐享欧洲强国的劳工福利政策时,它们的政治家肯定会煽动人们支持加入欧元区,而当它们看到,这个做法不可能长久,而且还将付出政治投降的代价时,它们一定想着体面地退出欧元区

  主权债务危机,解决方案就是三个:希腊退出欧元区,成为全世界的弃儿;二是德国退出欧元区,让欧元彻底消亡;三是创造出“欧洲债券”,让中国人、中东人继续买,帮助欧元区挽救欧元。最怕的就是第三条,因为它具有很大的欺骗性,而中国人太容易上当了

  本周一我在财经网发表文章,强调本周欧元继续下跌是大概率事件,提示周初可以乘欧元反弹之机出脱欧元仓位,包括降低欧元储备的比重。我希望借此提醒更多的人,包括中央银行——别再瞎买欧元了。

  预计本周欧元将再度测试14040附近,未来甚至更低。关于欧元的基本面我没有再重复,只用了一句话:欧债危机无解,想解,只会越陷越深。应该说,针对欧债危机,市场上的声音很复杂,绝大多数人认都可欧元有救,而且其中长期走势一定比美元强。这是错误的,是害人的。到现在为止,应该说承认欧债危机没救的人开始增加,但预言欧元将大幅度下跌的人很少,预言欧元不会成气候的人更少。因此,我在这篇文章中,再次强烈地提醒读者。

  中国央行今年上半年多次买入欧元区债券,尤其是多次带头买入欧元区猪五国的垃圾级债券,值得嘛?能够起作用嘛?能够得到欧洲人的理解和感谢嘛?答案是否定的。为了帮助一个不值得帮助的人竭尽全力,甚至拿着中国老百姓的血汗钱去赌博,很不应该。我在很多文章都预言:未来欧元一定会下跌,甚至欧元区会出现分裂,不仅是希腊这样的国家有可能被赶出欧元区,很可能如德国这样的核心国家最终会放弃欧元,重新使用马克。但有多少人信呢?即使欧元开始暴跌了,仍然有很多人相信再支持欧元,希望欧元战胜美元。而这恰恰中了圈套,有可能是欧元的圈套,但更可能是美国人的圈套。——一个没有主权的货币联盟注定是个大杂烩,相信这个大杂烩的人一定是个冤大头,看了之后大家会明白,让欧元长大,其实是美国人的一个巨大的阴谋或曰美元战略。

  从欧元建立的第一天起,欧元本身就包含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取代美元。要建立能够取代美元的世界货币,首先需要欧元成为大一统的货币,于是,共产主义的发源地德国,再次发起了一次共产主义的实践,而且比马克思不知道强多少倍。

  通过类似于共产主义理想的号召,很多国家的人民都对加入欧元区充满了希望,如同土地改革使得没有土地,而且依靠劳动根本不可能挣到土地的人能够有土地,这就是现代的欧元,于是,很多小国都吵着加入,但它们到欧元区不是贡献财富的,而是想着占便宜,想着不劳而获。

  但是,欧洲的大国为什么能够容忍这些小国来占便宜,尽享不劳而获的巨大好处呢?是为了实现一个更大的理想或曰更大的阴谋。德法两国希望得到的不仅是货币联盟,还将把欧元区过渡到国家联盟,甚至完成欧洲的大一统。不用战争用货币,这是现代欧洲人尤其是德法两国政治家的一大发明!

  但是,欧洲诸国是有着严重的民族主义传统的,不可能捏合在一起,让充满独立自由精神的欧洲小国放弃主权,等于是让它们彻底地做奴隶,例如希腊这样的国家,怎么可能再让一只德法设计的“木马”进入城门。于是,理想化的欧元其实只是一种帕累托改进,企图融合欧元区各国,其实只会导致更深刻的分裂。自打欧元建立,欧元区就从来没有走向融合的迹象,我们看到的只是利益——给多少钱,说多少好听的话。当看到货币联盟对自己有利时,大家都想加入这个联盟,但当很多的国家看到这个联盟已经没有油水时,就拿“不希望放弃部分主权”说事。想着,希腊各地都在游行,其他国家也可能爆发游行,甚至有人说,欧元是赤裸裸的侵略。这就是欧元区最终要走向分裂的政治基础。

  在经过长达十年的尝试之后,终于到了欧元区成员国认清欧元实质的时候了,更到了我们认识欧元实质的时候了。遗憾的是,中国央行还没有认识,还再往欧元的血窟窿里面投钱。现在已经可以证明,希腊问题是无解的,如果爆发违约风暴,有可能蔓延到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而欧债危机有解嘛?有解,但很痛苦,类似于涅槃。

  现在,我必须大声疾呼,要为欧元崩盘做准备了。所谓货币战略,所谓人民币战略,必须包含对欧元美元的战略选择,必须衡量欧元问题更大还是美元问题更大,必须想好了欧元美元的问题谁先爆发,谁最可能将我们拖下水,没有想到这一点,是货币当局的失职!遗憾的是,我没有看到人民币战略,却看到中国央行正在不知不觉地被一个精心设计好的欧元战略所困,走进了美国人设计的圈套。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曾经津津乐道地宣讲“世界货币”,无主权货币等,相信他心中已经有一个蓝本,那就是欧元。既然欧元可以存在,可以对抗美元,为什么我们不能发明一个比欧元更广泛的货币联盟来取代美元呢。这个想法已经将欧元领进美国人设计的圈套,还有人想将人民币也引入这个圈套。于是我明白了,为什么美国人从来不反对这样的设计,甚至还暗暗地在鼓励这样的空想,让取代美元的声音再响亮一点。战略家都懂得隐藏自己的真实战略意图,同时想方设法让敌人犯错误,让空想笼罩在欧元的上空,将欧元化解在无形中。这不是战术,而是战略。

  其实,欧洲人不明白嘛?不知道货币是什么嘛?马克思早就说了:货币都是有主权的,货币版图一定是政治版图,从来没有一个货币联盟能够不依赖政治联盟而存在。而何谓政治统一,意味着什么?就是财政的统一和劳工政策的统一,大家按照一个劳动力价值标准按劳分配。当欧元区小国看到加入欧元区可以坐享欧洲强国的劳工福利政策时,它们的政治家肯定会煽动人们支持加入欧元区,而当它们看到,这个做法不可能长久,而且还将付出政治投降的代价时,它们一定想着体面地退出欧元区。对这一点,我早就提醒了,我也相信,那些比我站得更高的战略家们能够看得比我更高更远。遗憾的是,至今没有高人提醒这一重大风险,逼得我不得不再“危言耸听”一番。

 欧债危机如何求解?基本无解,但欧洲人很聪明,也很执着。欧盟的经济学家和政治家们正在竭力地发挥着更大的想象力,比如所谓的软重组,所谓的延期还债计划,同时还准备发行欧洲债券,与美国国债市场抗衡。我不否认,要想解决希腊、意大利、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GIIPS)有可能出现的主权债务危机,最后的解决方案就是三个:一是希腊退出欧元区,成为全世界的弃儿;二是德国退出欧元区,让欧元彻底消亡——当然,这差不多是世界大战了。最后防范危机爆发就是赶紧创造出“欧洲债券”,让中国人、中东人继续来买,帮助欧元区挽救欧元。而我最怕的就是第三条,因为它具有很大的欺骗性,而中国人太容易上当了。

  但是,“欧洲债券”的诞生,困难重重。它意味着欧洲央行将会发行债券——而欧洲央行不是欧元区财政部。更大的困难出现在欧债发行之后,随着债券的发行,支付能力问题也会随之到来。要对“欧洲债券”进行偿付,则意味着各国需要放弃目前水平不同的主权税收,意味着欧元区各国交出主权——这相当于建立一个新的欧洲大一统的国家。这是德国的梦想,也是法国的梦想,但绝不是两个国家可以共享的梦想。我不知道欧盟领导人和欧洲央行领导人想好了没有?欧洲那些小国中哪一个愿意放弃其权利的实质——公共税收。即使是德法两国,未来在这个问题是能够没有争执嘛——它们哪一个愿意将税收分给别人享用。它们两国现在都主张建立大一统的欧盟和具有主权性质的欧元区,但当这个联盟真的成立后,谁来主宰在这个联盟呢?熟悉欧洲历史的人都知道,从罗马帝国和查理曼大帝以来,德法两国的领导者都梦寐以求建立一个大一统的欧洲,并由他来领导,而这个结果又是什么呢?历史已经无数次的证明:谁想大一统,谁就准备打仗,而且是无休止的战争。与其走到这一步,何必想着大一统的欧元呢。而欧元无法实现大一统,它的下场是什么?上面已经分析了:除了踢出希腊以及想欠债不还的其他国家之外,就是德国这样的国家退出欧元区。

  何志成为农行高级经济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