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报:灾害致湖南湖北早籼稻减产三成 收购价格或上涨 / 今年夏粮价格高开 托市收购或重回中储粮大一统

北方小麦大获丰收之际,南方长江中下游的水稻主产区却经历着旱涝急转的阵痛。

湖南岳阳、益阳、湖北荆州等前期受旱相对严重地区的农民告诉记者,今年早稻每亩产量大约比去年减少20%左右,另有近三成的稻田双季稻改种单季稻。

而在岳阳临湘市、岳阳县和平江县等地,受近日强降雨影响,部分即将进入收获期的早稻田被山洪、泥石流损毁。

此外,由于干旱导致用水量增加,以及农资价格的全面上涨,当地农民称,种粮成本大约增加了30%。

不过,岳阳市农业局办公室主任陈绍祥认为,干旱也给作物带来了更长时间的充足光照,加上全市水稻种植面积增加,大部分水利条件可以满足灌溉的地方,今年粮食产量不会有太大变化。

而中国华粮物流集团城陵矶港口库常务副主任杨其华则告诉记者,据估计,今年湖南、湖北两地的早籼稻产量可能将比去年减少三成,早籼稻收购价格也将在去年0.96元/斤的基础上涨7分钱左右。

早籼稻市场可能将在农民、政府和市场三方间展开一场博弈。

减产预期

6月4日以来,华容县农民冯大奇终于迎来了两场久违的降雨。

虽然过年之后天一直比较旱,但是冲着今年双季稻补贴高,冯大奇还是把家里4亩田都种上了早稻。4月中旬,当地政府组织抗旱抽水,冯大奇仍然兴致很高地育秧、泡田。

不过,接下来的日子一直没怎么下雨,田里的稻苗叫渴,老冯也着急上火。“没想到今年这样旱。”冯大奇说,老天爷指望不上,抽水的小河沟也见了底,为了保住稻田,他只能从附近的小水塘抽水浇地。“浇一亩地,开销就要几十元。”塘里的水越来越少,老冯心里也越来越没底。他算了笔账,4亩地种子、肥料等已经搭进去1000多元。继续抽水浇地,还得往里贴钱;如果等雨,过了早稻生长关键期,收成肯定不行;如果改种,那要狠下心丢了这一季。“稻苗一天天泛黄,看苗情打不了三成。”冯大奇下了决心:翻耕,双季改单季。

和冯大奇同县的种粮大户王友金也没保住他的双季稻,5月份,他的50亩田中有30亩改种成单季稻,还有20亩没有栽插。“虽然下了两场雨,但旱得太久了,田里都是裂缝,存不住水。”

据了解,华容县今年种植了66万亩早稻,比去年增加1.2万亩,但其中30%因缺水枯萎,大多在5月份翻耕改种了单季稻。

冯大奇说,单季稻生长周期长,每亩产量比双季稻要高,但全年平均下来,预计每亩还是要减产300斤左右。

不过,岳阳市农业局办公室主任陈绍祥对今年的粮食产量仍持比较乐观的估计。“一方面是今年全市新增了16万亩水稻田,另外,干旱的另一面是光照时间比往年更长,水利条件比较好的地方,结出来的稻穗也更饱满。”

在去年水稻行情走高的市场价格拉动,以及政策激励和行政推动的共同作用下,今年农民种植早稻的积极性较高。据农业部农情调度显示,预计今年全国早稻种植面积8850多万亩,比上年增加160多万亩。湖南、江西等省大力推进“单改双”(单季稻改为双季稻),扩大早稻种植,湖南增加110万亩,江西增加34万亩。

水利部网站的数据显示,今年长江中下游五省计划栽插早稻面积5800多万亩,目前已基本完成。

卖粮

湖北监利县也是此前受旱灾最严重的产粮区之一。黄宜望家种了3亩地,今年因旱没栽早稻,一亩地损失400多斤。

“主要是成本高,不划算。”他说,正常年景每亩地投入500元-600元,干旱年景要水多、肥多,每亩多花300元。正常年景泡一亩田要6-8个小时,现在24个小时都泡不透,用水量是平常的2-3倍,一亩要200-300立方米水。

黄宜望说,今年水稻产量少,种粮成本又高,希望能卖个好价钱。

据黄介绍,他们村里卖粮一般都是通过“粮食经纪人”,由经纪人收购了再卖给中储粮、华粮这些粮食收购企业。

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粮食经纪人”称,去年他从农户那里收购早稻的价格是0.6元/斤左右,卖给粮站在0.98元/斤左右。“去掉建粮仓、运输这些成本,大概每斤也只能赚2分钱不到。”

据他介绍,一般要与粮站有一定“关系”的人才能当粮食经纪人。

杨其华说,与华粮有业务来往的粮食经纪人有10多个。“因为我们粮站人手有限,不可能下到每个村去收粮,粮食经纪人作为一个中间渠道,也能够帮助农民卖粮和粮站收粮。”

至于粮食经纪人会否被外来米商高价“收买”,前述经纪人表示,当地经纪人队伍的“发展壮大”,一定程度上也对外来米商形成了地方保护主义。“小米商不可能把所有的经纪人都收归了,这样就会引起经纪人之间的竞争,甚至打架滋事,所以我们都还是把粮卖给粮站,没有风险。”实际上,对于大多数生活贫困的农民来说,价格不理想也只能卖粮。“稻米库存期最好不能超过半年,半年内价钱不理想也只能卖。”冯大奇说,如果家里急于用钱,即使售价无法抵过成本,也只有卖粮一条出路。

而从金融市场上来看,5月份水稻产区干旱的报道出来后,早籼稻期货就开始猛蹿,此前因关注到旱情而买入早籼稻期货的小张尝到了甜头。

不过,随着6月长江中下游地区进入汛期,早籼稻期货也应声开始回落。郑州早籼稻期货主力1109合约除13日为上涨行情外,6月上旬期价出现连续回调,截至6月14日,最大跌幅75元/吨。

分析人士认为,主要原因是一方面长江中下游地区出现降雨,干旱炒作题材远去,另一方面,早籼稻产量占全国稻米产量比重仅为15%,减产不足以作为长期炒作题材。

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开发研究中心主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热钱与地下钱庄研究》课题组长黎友焕指出,今年下半年资金炒作农产品[14.88 -4.25% 股吧]的可能性仍旧很大。目前从股市和房地产不断撤出的资金去向不明,同时今年的灾害天气比较恶劣,这也是游资和“热钱”炒作的一大机会。

但中信证券研究部执行总经理、首席宏观经济学家诸建芳认为,由于今年的整体宏观经济环境与去年不同,预计今年下半年的农产品炒作不会重复去年的“火热”态势。一方面,去年整体是流动性充裕,而今年的货币政策转为稳健,收紧了流动性;另一方面,去年下半年CPI指数持续攀升,而今年下半年CPI可能有所回落,投机者的炒作预期也将弱于去年。

————-

貌似今年又想压着农民的价格了

本报获悉,国家粮食局近日将在兰州开会。河南一位地方粮食局长称,今年粮食收购初期,托市政策可能暂不执行。如果托市,也将以中储粮为主。

若是如此将意味着,中储粮重新获得政策性粮食收储垄断大权,而其他收购主体的权力则被削弱或者退出,去年开始多家粮商加入粮食收购战的格局也会改变,由去年的“三国”时代重新回归到中储粮的大一统。

6月15日中午,在河南省驻马店市大程面粉厂的粮库前,杨文玉开着自家的农用车拉来的5000多斤小麦通过了验收。这些小麦每斤0.99元是他的底线,否则就不挣钱。

位于豫南的驻马店是河南重要商品粮基地,每年小麦都较早收割、上市,其价格往往会成为河南粮食行情的风向标。

根据此前公布的《2011年小麦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今年的小麦最低收购价格为国标三等白小麦每市斤0.95元,红小麦、混合小麦每市斤0.93元,相对于去年分别提高了5分钱和7分钱。

不过要想按照这个价格收到小麦,并不容易。杨文玉进村入户的收购价通常是每市斤0.97元,最低也要0.96元,“掏九毛五,人家都不搭理你。”优质小麦的收购价格更高,达到了1.07元每市斤。

麦价高开已成定局。驻马店市丰盈粮油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振东表示,对于这一结果,在粮食企业间早已有了预判,去年持续高位运行的小麦价格,让大家隐约感觉到今年的小麦价格起点不会低。

与价格的火热相比,小麦收购却颇为冷清。在中储粮的一个委托收购点——驻马店市风光粮库内,几名闲来无事的工作人员正在办公室打牌,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粮库还没有开始收,在等国家政策。

托市收购是指为了稳定市场粮价、保护农民利益而制定的粮食最低收购价。眼下,业界最关注的是中储粮何时开始入市收购以及往年的托市政策会否实行。

变化

2010年的托市收购企业中,除了中储粮外,还有中粮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华粮物流集团公司所属企业以及益海嘉里等外资企业。“放中粮和华粮进来,就是要看看效果,如果经过市场化的竞争,也能达到国家对粮食价格的预期,不排除现有的粮食托市收购体系会有所调整。”去年7月,国家粮食局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

不过,时隔一年的变化还是让人有些意外。

目前,以小麦、油菜籽为主的夏粮政策收购已经在相应的一些主产省区展开。

多位业内资深人士告诉本报,在今年的夏粮最低价收购中,支持中储粮独家掌控粮食收储的意图已经很明显。

小麦方面,5月下旬公布的《2011年小麦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中明确——“在主产区执行最低收购价的企业为中储粮总公司及其分公司”,这意味着去年进入收购主体行列的中粮和华粮集团被调整至“收购主体”之外,中储粮恢复了独家掌握小麦政策性收购的特权。让业内人士颇感意外的还有,新的小麦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还明确,今年最终决定小麦政策收储库点的权力全部交给了中储粮总公司。中储粮不用再像往年一样,需要与粮食局等方面共同“研究确定”收储库点。

油菜籽方面,虽然今年的油菜籽最低价收购政策至今仍未公开,但来自湖北等油菜籽主产区的信息证实,前期市场盛传今年油菜籽托市收购政策执行主体仅限中储粮的说法完全属实。本报也从中储粮、中粮、中纺等方面均获得一致说法——去年才挤进油菜籽托市收购政策执行主体行列的中粮和华粮集团今年都被“出局”。

知情人士还向本报透露,在今年下半年将公布的2011年玉米、水稻等粮食托市政策中,中储粮都将是惟一的政策执行主体,而在未来相关国家粮食调控的一系列战略规划中,中储粮也会是政策重点扶持企业。

河南一位地方粮食局长还告诉本报,今年民营企业在收购粮食这块面临更为严格的政策,原因是它们很多方面没有达到要求。

麦价高开

和去年各个收购点竞相加价抢购不同,今年小麦价格开秤即超过了最低收购价,因此小麦托市收购预案至今尚未启动。自2006年实行小麦托市收购以来,这还是第一次。

从5月底小麦收割开始,杨文玉和村里的几个经纪人就准备大干一场。去年的抢麦大战,让他们尝到了早下手的甜头。早期收购的一些小麦,到行情高点时,每斤最多能挣1毛多钱,在以分为单位来计算利润的粮食行业,能见到1毛的利润,算是不错的收益。

为了能抢到优质麦源,在小麦收购的时候,他就等在田间地头,和农户谈好后,从田里收下来,就直接装包拉走。即便在如此高湿度、杂质的条件下,开秤价格也达到了0.95元,如果经过晾晒、除杂后,实际的收购价格在0.97元左右,已经超过了国家最低托市收购价。

从3月份开始,驻马店市丰盈粮油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振东就和当地农发行沟通,争取资金支持,以备在托市收购预案不能启动的情况下,收购贸易粮。贸易粮和托市粮的不同之处在于,托市粮由国家出资,委托企业代为收购,由财政向收购企业支付收购、保管费用;贸易粮则由企业自筹资金、自主收购、自负盈亏。

截至6月7日,驻马店地区小麦收割完毕,国家的托市收购预案也没有启动的迹象。在驻马店市粮食局办公室副主任彭辉看来,既然小麦价格已经高于最低收购价,托市收购预案也就不具备启动的条件。

与往年小麦价格低于最低收购价格时,由各收储库点在粮食主产区自动挂牌收购不同,今年对最低价收购预案的执行做了更为细致的规定,“在预案执行期间(5月21日至9月30日),以县为单位,当其小麦市场价格连续3天低于最低收购价时,由中储粮分公司会同省级价格、粮食、农业、农发行等有关部门核实确认后,报中储粮总公司批准在相关市县或全省范围内启动预案,并报国家有关部门备案”。

驻马店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粮食贸易商认为,这也是为了防止类似去年因各方抢粮而推高本已高开的小麦价格,“只要中储粮不入市,单靠目前的加工企业和贸易商难以掀起大的波澜。”

作为第一小麦大省,河南8000万亩小麦已从南到北陆续收割近八成,驻马店、信阳、南阳等豫南地区的新麦已陆续上市。不过,由于少了中储粮这个最大的收粮户,小麦价格虽然看涨,但成交并不活跃,呈现“有价无市”的僵持局面。去年行情高点入市的中粮,正在忙于清理去年囤积的余粮,对今年的新麦收购,尚未出手。本地加工企业,则在利用这个难得的机遇,抓紧收购优质小麦。

谁在收

由于中储粮还未开始收购,杨文玉的卖粮也难了不少。6月14日,他好不容易收上来的一车麦,转了三个粮库才碰上合适的价格。收粮的少了,粮库也开始挑剔起来,“水分高一点都不行,要么是压价,要么就拒收。”在去年的抢麦大战中,一些粮库只要能把粮食抢到手,水分、杂质就是超一点也争着要。

农民的惜售让经纪人们的收购也越来越难。随着小麦收割的结束,小麦收购高峰只持续了两三天就基本偃旗息鼓。去年到村里收麦时,杨文玉基本都能碰到三四个同行,今年则很少见到有收麦的。

杨文玉觉得照这样下去,实在没法干,“辛苦一天,两人才挣100多块钱,还不如到工地上挣的多。”今年村里原本有7辆车一起跑小麦收购,其他6辆车已经停工,如果再没有改观,他也准备不干了。

目前驻马店的粮食收购市场中,农业加工企业和几个大的粮食购销企业在扮演主角。据驻马店农发行客户部副经理吴颖超介绍,在前期的调研中,市农发行就做好了两手准备,一方面是在托市收购启动的情况下,保证托市收购资金的充足供应;另一方面是在托市收购不启动的情况下,如何加大对符合资质的收购企业和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的资金支持。

春节过后,农发行即开始在全市对符合入市收购政策和条件的企业开展认定,最终有54家企业获得了贷款资格。其中中央和地方储备企业8家、粮食加工企业14家、购销企业33家。如果后期托市收购方案依然不启动,将继续加大对加工企业的资金支持力度。

丰盈粮油有限公司即属于此次获得贷款资格认定的企业之一,共计获得了1500万的资金支持,按目前的市场价格,可以收购小麦7000吨左右。相对于其近9万吨的仓容而言,目前的收购量还远远不够。

相比于单一的粮食储存企业,粮食加工企业的资金筹集能力更强。据大程东方粮食储备有限公司仓储主管赵华昌介绍,今年企业自己的收储规模将达到10万吨,相比去年才1万吨的规模,提升了10倍。其母公司河南大程面粉实业公司是当地最大的面粉加工企业,日处理能力为3600吨。

另外一个活跃的收购主体是饲料加工企业。由于小麦和玉米价格倒挂,每市斤玉米价格已高出小麦0.1元左右,一些饲料企业开始选择更为便宜的小麦替代部分玉米作为原料。不过据驻马店当地一位负责向南方饲料企业供货的郭姓老板透露,走的量确实比以前大,但相对小麦总体的收购量而言,饲料加工企业收购的量还是很小。

目前在驻马店以县为区域,开始采取行政手段干预,防止粮贩跨区收购。为了躲过工商、粮食部门的堵截,把粮食运出,孙胜曾拉着一车小麦绕远了100多公里。而在去年收购的高峰期,一些周边地市的粮库都直接到驻马店各个乡镇的收购点去抢粮食。

中储粮出手

国家粮食局相关人士称,由于受宏观环境影响以及央行调整存款准备金率和加息,眼下粮食收购的资金不足。而托市收购政策尚未启动,各方收购主体处于僵持阶段,这也是目前小麦“有价无市”出现的原因之一。

和往年收割后直接出手不同,驻马店驿城区臧集镇杨庄村的种粮大户王德印,专门雇人把小麦晾晒后,堆在了屋里,“往年都是十多万斤,都没地方存放,今年收的粮食少了,先放着。”

据王德印介绍,他所在的地区,由于缺乏灌溉设施,受干旱影响,减产在30%-60%。不过在部分粮食经纪人看来,减产只是出现在驻马店以西区域,其他区域受干旱影响不大。目前驻马店农业部门的初步预测是,“与去年持平并略有增长”。

难以收到粮食的经纪人也开始囤粮,据孙胜透露,根据资金实力,存个十几万斤到几十万斤不等。对他们而言,一个好消息是,中储粮有可能要出手了。

据驻马店本地粮食企业透露,中储粮入市收购有望在本周启动。

但是否伴随托市收购政策,依然没有定论。如果托市政策不启动,各收购主体就无法拿到农发行的优惠贷款,只能靠自身资金实力,这样,大集团就有优势。

据本报了解,目前在是否托市收购问题上考量的重点是:如果放开,各方抢粮可能又会出现。

去年,在托市收购启动后,由于收购主体互相抢购,小麦价格一路高涨。其中,中储粮由于涉嫌违规操作,大幅度推高粮价,从去年6月底开始,中储粮就被勒令停止小麦收购,并接受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粮食局等联合起来长达3个月的轮番查账。

在接受检查的3个月当中,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粮食局等于7月22日、9月6日联合下发了两份措辞严厉的文件,督促中储粮严格整顿内部管理。去年10月中储粮又被国务院叫停了“储备吞吐轮换”粮油之外的所有商贸业务。

中储粮出手,夏粮收购大戏才真正开幕。今年重新独获政策性粮食收储大权后,中储粮的下一步备受关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