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周刊:广州新塘冲突详本

谣言、对抗、官方应对,各方势力微妙角逐,基层社会管理课题待解
财新《新世纪》 记者 王婧

广州增城新塘镇正从一场突发的群体冲突事件中渐渐回复平静,而余悸未尽。

6月11日,广州增城新塘镇,数以千计的人群,在政府宣布事态已平息后数度聚集。小山 摄

 

6月10日晚,当地大敦村一名孕妇在超市门口摆摊,与当地治安队冲突,随后这个位于珠江支流东江边上的市镇,爆发延续三天的群体滋事事件。

事件扩大的速度和方向,远远超出当事人自己,以及最初介入处理冲突的政府部门的预料。

此后三天,关于冲突和处置的各类版本的小道消息,与政府部门发布的官方信息,在民间、网络和传统媒体上,展开传播影响的微妙角逐。

数以千计的人群,在政府宣布事态已平息之下,数度聚集。

他们来路广泛而身份不清,攻击警车、派出所,继而攻击公共设施、政府部门,乃至私家车、沿街建筑和设施等无辜对象。

这已是在十天之内广东发生的第二起群体事件。

此前的6月5日,端午节前夜,广东省潮州市潮安县古巷镇亦发生严重的打砸烧事件(相关报道:广东潮州古巷镇因暴力事件进行治安管制),事件源于一名四川籍民工因讨薪遭严重伤害。当地政府在两日后宣布实施一周的治安管制,限制集会、游行、示威,并由公安、武警全权负责治安巡逻。

新塘的骚动,亦在治安管理强化之下平息。

6月15日晚,广州警方宣布抓获一名网络造谣嫌疑犯。但各界对新塘事件之疑惑,不会止于谣言停息。财新《新世纪》了解到,目前广东省正对一份创新社会管理的政策文件广泛征求意见,可望近期出台。

在产业升级、媒介变迁和社会转型的复杂局下,基层社会管理难题待解。

孕妇倒地酿争端

6月10日晚,20岁的四川开江籍孕妇王联梅,照例在新塘镇大敦村的农家福超市门口摆地摊卖牛仔裤。她和丈夫唐学才来到新塘已经三年。三个月前,他们开始摆地摊。

新塘镇是全球知名的牛仔衣裤生产基地,素有“天下牛仔三分有其一”的美誉。然而,三个月前,由于生产成本快速上涨,市场萎缩,订单大减。当地业者称,不少小服装厂倒闭,即使大厂也没多少活可做。于是地摊遍地开花,流动商贩也比以前多了一些。

当晚9点,大敦村治安队的工作人员与王联梅发生争执。

官方消息称,“王联梅违章占道经营摆摊档,阻塞通道,该村治保会工作人员见状后,要求其不要在此乱摆乱卖”。

财新《新世纪》记者在当地采访时,农家福超市附近的居民均称,发生争执的直接原因是王联梅不肯缴纳“保护费”。当地一些店铺老板称,治安队主要是向小摊小贩要,数目不等。

附近居民称,当时,唐学才让治安队“晚些时候过来收”。治安队员随即开始动手掀摊。双方冲突中,孕妇王联梅倒在地上。有人称她在此后晕倒。

在接受《广州日报》记者采访时,唐学才称,“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赶紧扶着她,给她扇风。”

此时,聚集到事发地点的人越来越多。最先聚集的是周边的小摊贩,他们指责治安队员不应该殴打孕妇。居民们称,治安队员当时说了一句“打的就是你们外地人!”大敦村的常住人口只有7000余人,但外来人口却已经突破了6万。

此言随即引发了更激烈的肢体冲突。随后,新塘镇政府领导和派出所民警赶到。此时,唐学才同意政府调解,但当倒在地上的王联梅被送上救护车时,遭到了一些人的阻挠。

唐学才向媒体称,妻子上救护车时,他向四周的人喊了几句,“算了算了,没什么事了,大家散了吧。”让他诧异的是,“这时候我抬头才发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绝大部分人都不认识,我脑中一片空白,只看到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地吵着。”

一名目击者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可能当时他们以为孕妇死了吧,怕政府抢尸体”。

官方后来的通报称,“至6月10日22时35分许,现场逐渐聚集约上百人起哄,部分不法分子向现场做工作的镇政府工作人员、警车和处警人员投掷矿泉水瓶及砖块,并从超市门口逐步向大敦派出所聚集,有滋事者投掷石块,导致多辆警车和私家车辆被损坏。11日凌晨1时许,事件初步得到平息,公安部门对现场进行勘查。但凌晨3时许,又有部分不法分子向正在清理现场的民警投掷石块、砖块、玻璃瓶等硬物”。

随后,公安部门将25人带离现场审查。

宣泄式骚乱

治安队殴打孕妇的消息,在这个面积约8平方公里的村子里传播开去,逐渐演变成“孕妇流产”“孕妇死亡”“孕妇及胎儿均已死亡”“一家三口死亡”等诸多版本,并借助网络媒体的传播,刺激着不明真相者的神经。

6月11日晚,大约有近千人聚集事发地,烧毁了十多辆警车,现场火光冲天。小山 摄

 

事件继续发酵。大敦派出所对面店铺的老板称,“11日白天时,有100多人来过,他们情绪比较激动,看上去应该是附近的一些流动商贩。”

到了11日晚上8点左右,村子仿佛在一瞬间乱了套。没有人能说清楚,当天晚上烧毁警车的事件是如何开始的。

烧车路段正对面的店铺老板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11日晚上,大约有“近千人”在这里,烧毁了十多辆警车,“火光冲天”。两天后的现场,烧毁警车后在路面上留下的黑色印记仍清晰可见。该路段的治安队所在的办公室已经过了火,墙壁全被熏成黑色。该老板表示,“他们只针对车,不针对人。”

对于这个“近千人”的群体,该老板表示,“绝大多数应该是外地人,很多面孔我都没有见过,应该不是经常在这附近的人。”他同时表示,“也有很多本地人参与,多半是宣泄情绪,想浑水摸鱼的人也不少。”

一份自称“前后三天共计采访了十八组二十六个人”的网上公民调查报告指,滋事人群当天冲击了村党委大楼。警方随即再次逮捕了部分人群,数目无法估计。

13日,在出事路段,有五六个民工模样的人仍然在讨论着11日发生的事情。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治安队有时就和土匪一样。所以当时每烧一辆车,围观的人就喊‘好’,就像给英雄喝彩一样。然后加入打砸队伍的人就逐渐多起来。”当武警赶到的时候,滋事者“作鸟兽散”,很快融入到夜色下的围观人群中。

事发后,大敦村随处可见带着警棍巡逻的警察。当地居民称,“该营业照样营业,白天基本安全。”不过,原来随处可见的地摊已经不见踪迹。

信任缺口

政府亦在迅速应对。距离大敦村50公里处的广州市委、市政府,在11日晚滋事事件后,于次日上午9点半即召开新闻发布会。

当地政府在两日后宣布实施一周的治安管制,限制集会、游行、示威,并由公安、武警负责治安巡逻。小山 摄

 

6月12日,周日,当地几家媒体记者在早上8点半左右,得到了从报社下达的采访通知,匆匆赶往发布会现场。但偌大的现场只有三五个记者,显得特别空旷。

新闻发布会现场,播放了一段广州市委常委、增城市委书记徐志彪到医院看望孕妇王联梅的视频。唐学才出现在发布会现场,拿着一张小纸条念:“大家好!我是唐学才,王联梅是我老婆,这几天大家都很关心我和我的家人,请大家放心,我们都很好,我老婆和腹中的胎儿都没事,母女平安,谢谢大家!”

在发布会现场,增城市市长叶牛平为此事初步定性——“我们初步认定,这是一起个别群众与治保人员纠纷引发的聚众滋事事件。”

有记者提问:“整个事件中到底有没有人员的死亡?”叶牛平回答:“事件当中传播的是两个伤亡信息:一个是孕妇夫妇;一个是围观群众。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在整个事件中没有人员死亡。”

发布会的新闻迅速通过当地电台、电视台传播出去。

大敦村的村民们对此并不完全相信。尽管发布会称,已经“组织了市、镇、村三级干部分成25个工作组深入基层,充分了解民意,向村民、企业主和广大外来务工人员说明真相”。财新《新世纪》记者13日采访时,尚有居民称,“新闻都是假的!政府说假话!要是没死人,怎么会烧车?”

当财新《新世纪》记者再次追问是否亲眼所见时,所有的人都表示没有亲眼所见,“但大家都是这么说的。”

一个当地居民称,“我本来不相信,但是看到他们愤怒地烧警车,我就觉得,应该是真的。要就是一般的打人,以前也有,为什么没有烧车呢?!”

此时,活跃的网民通过互联网发布现场见闻、评论甚至情绪化言论。传统媒体的新闻报道则源于政府官方发布的信息,未能与事实进展同步。

骚乱余波

官方没有想到的是,6月12日晚8点以后,滋事人群选择了新的地点——久裕村和新塘镇。两地靠107国道相连。新塘镇一名摩的司机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12日晚上一两千人堵塞了107国道,见车就砸。还烧了十多辆车。”

前述的网上公民调查报告亦指,有相当一部分人是从外地涌入的。人群最高峰时可能超过1万。

一名当时从东莞坐大巴前往新塘镇的乘客致电财新《新世纪》记者称,“当时我坐的那趟车上,不断有四川人上车,并且用四川话打电话,一直打到下车。”

这让人联想到6月6日发生在潮州古巷的类似事件。19岁的四川籍民工熊汉江在讨薪时被人挑断了手筋和脚筋,引发古巷本地人和外地人互殴的群体性事件。由于担心受到打斗事件影响,几千名四川籍务工者已经陆续离开古巷。古巷一名四川籍打工者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确实有一些四川老乡去了新塘。”

在新塘镇凯旋门酒店附近,一名目击者告诉记者,平常周日的傍晚,这里人也很多,但12日的情形非同寻常。当天7点多,“密密麻麻全都是人,很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穿着拖鞋就出来了。”

当晚8点左右,这名目击者听到有人喊,“久裕村有人放火了。”紧接着, “大约有一两千武警和特警就赶了过去。”

几乎是同时,凯旋门酒店附近发生骚乱。“年轻人砸交通护栏,砸治安亭。人群越聚越多,开始堵路,不让车过。如果有车硬闯,他们就砸车。不仅仅是警车,过路的大巴也砸。这时候警力明显不够用了。”这名目击者说。“随后,这群人沿着和107国道平行的一条路,一路密密麻麻地破坏公用设施,但不砸商铺。”

警察开始集结,他们排成“人”字阵,从道路那一边迎面走来。“警察处置事件的整个过程都比较克制。”目击者称。当晚11点左右,107国道封路。

13日,财新《新世纪》记者注意到,新塘镇的交通护栏已经七零八落,专用的工程车在处理这些被打翻的护栏。有被烧过的公告牌倒在地上。107国道一线,包括附近的小区和广场,每隔100米左右就有警察巡逻。久裕村村口有警察要求查身份证。

这天夜间,大敦村和久裕村的部分村民手持1米多长的钢管上街巡逻。村民称,此举是为了“保护家园”。

后续处置

6月13日上午,广州市市长万庆良在“广东省委巡视组巡视广州市动员大会”上称,广州已经调集了充足警力处理事件。

不过,由于新塘镇吸引了众多外省劳动力聚集,实际务工的外来人员大概有四五十万人。

“该地区利益博弈多元,再加上管理薄弱,各种因素纠缠在一起,造成事件处理难度较大。现在社会的利益诉求很复杂,甚至没有利益诉求时,某些事件的火星也会引发事件,这里提醒各级党政领导一把手亲自抓维稳工作。”万庆良说。

当天下午,增城市政府召集新塘地区1200多名企业负责人,召开“新塘镇企业家落实维护社会稳定责任大会”。增城市市长叶牛平要求各位企业主,“要站在维护新塘稳定发展的大局上,全面支持配合政府处置突发事件,管好自己的人,看好自己的门,做好自己的事。”

6月14日,广州市公安局发出通告称,“对提供犯罪线索、抓获相关违法犯罪人员扭送公安机关,经查证属实的,将视情给予人民币5000元至10000元奖励。”

6月14日晚上,增城市政府通报,“大敦村因个别群众与治保人员纠纷引发的聚众滋事事件已基本平息。目前,新塘城区、社区及村庄的酒楼食肆、商店正常营业,企业照常生产,道路畅顺,车辆有序行驶,社会生产生活秩序井然。”

6月15日晚,广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新塘事件中“孕妇老公被活活打死”谣言散布者陈某被抓获,陈某对在网上发布虚假谣言的事实供认不讳,案件仍在进一步审查中。

财新《新世纪》记者看到,6月15日,当地仍然有大批警察在密集巡逻,店铺在夜间早早关门,而街上的摩的也少了很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