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的冰毒生意

延吉是一个距中国与朝鲜临界河边50英里的荒凉的城市。凭借其斯大林建筑和瓷砖铺就的建筑物,它可以在中国的任何地方存活。但细一观察,这个城市里星罗棋布的朝鲜语的标志,朝鲜咖啡厅,酒吧歌厅已经成为了跨越边界影响的标志。这里对于难民,走私者,妓女,机会主义者,还有在市场失去灵魂的福音派基督徒来说,就是他们的巢穴。

在过去十五年中,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或冰,因为它的外观为片状晶体——在延吉市还有吉林省的大部分地区已经泛滥,同时还饱受地下经济,边境瞬态,普遍贫穷和地区地绝望程度的影响。

二十年前,延吉市只有44个登记的吸毒者。去年,全市登记的吸毒人员近2100人,据2010年布鲁金斯学会的报告,其中90%多的吸毒者吸食冰毒或类似的合成药物。当地官员承认,这很有可能是严重漏报,实际数字可能是这个的五到六倍。报告中说“吉林省不仅是毒品从朝鲜进入中国的最重要的转运点,而且其本身也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安非他明类兴奋剂市场之一。”

中国当局最近进行了一次全省范围内的打击行动,代号为“强风”。但是由于执法能力有限,毒品问题呈现出特别的势态。不像其他的药物,追查冰毒的来源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很多官员,居民和专家认为在中国地区贩卖的冰毒大多数都是朝鲜生产,再在边境长期出口。“很显然,”布鲁金斯报告中称,“来自朝鲜的安非他明类兴奋剂在近几年中已对中国的构成威胁。”

延边大学法学院教授崔俊勇,在去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假定了一个场景,一大批来自朝鲜的毒贩子来到延吉市非法摄取大量药品。有一个案例就可以支持他的观点。去年一支边境巡逻队就高调逮捕了6名朝鲜毒贩子,其中有一名毒贩自称“金大姐”。“虽然在源头上估价一克冰毒在朝鲜的成本大约是一公斤水稻价格的10倍——约15美元——但是它仍然比中国便宜。”

“贩卖冰毒是最简单的赚钱方式,”申东赫说道。他1982年出生在朝鲜集中营,2005年逃往韩国。他补充说,“每一个叛逃者都知道冰。”

相对来讲,无论是在化学还是生产所需空间方面,冰毒都是容易生产的。而且考虑到朝鲜的多种因素,多山且较孤立的一个国家,有很多废弃散落的工厂,是制造有毒烟雾的最佳地点。韩国韩世大学的犯罪学家和助理教授尹珉宇,将朝鲜与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进行了对比,后两个都是即使是受过高等教育也无法赚取足够收入的国家。

根据尹等人的分析,朝鲜的甲基苯丙胺集中在咸兴生产,这是二战时期日本人建的一个复杂的化学工业站点,同时也是化学家的集中营,据说在饥荒时期也是受灾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冰毒在1893年被首次合成,目前是世界上最广泛滥用的药物之一。使用者会在服用之后会表现出兴致勃勃,注意力集中,情绪高涨,思维活跃。用烟熏,直接注射或是鼻子吸入等方法将药物摄入体内,同时它也长时间的抑制了服用者对食物和睡眠的需要,一旦停用就会感觉十分疲惫,焦虑,还会产生间歇性的自杀意念。

朝鲜内部的观察家说,许多冰毒都属于那种价格昂贵而且难以获得正规的医学认证的药物。“很多患有慢性疾病的患者都吸食冰毒直到上瘾,难以戒掉的程度,”一位来自韩国的民间组织工作人员这样说,他不愿意透露姓名,以免有叛逃者危害他的工作。“他们就像癌症患者一样急需使用这种药品。这种毒品已经成为他们唯一可以接受的药物,”这位民间组织的工作人员说道,他在过去的三年中采访了上百个叛逃者。之前一位自行车走私者在2009年改邪归正后,向《新闻周刊》透露,他曾看见过一位医生用冰毒给他的一个朋友的父亲治病。“他服用之后就可以讲话了,而且在5分钟之后就可以移动双手了。因为相信这种药具有如此神奇的疗效,很多年龄大一些的人们就真的将其作为一种药品在服用了。”

《临洮》杂志——一本由朝鲜人民记录报道朝鲜内部发生的一切,但在日本发行出版的杂志——其创立者也是主编,石丸谦二郎,称他曾看见几个朝鲜人使用冰毒来缓解压力和疲劳,这其中包括他在前北朝鲜的商业伙伴。“他刚开始是把它当做一种药物来服用的,而根本没有意识到这就是毒品,” 石丸说道。毒品同样提供了一种可能的逃跑方案。就像信说的那样:“朝鲜没有希望了——这就是为什么冰越来越受欢迎的原因。朝鲜人民已经放弃了。”

鉴于国家孤立的原因,估计一部分朝鲜人是怀着投机心理才吸食毒品的。谈及药物的敏感性,还有因为非法贩运而涉及到中国,政治敏感性也一度上升,玷污了其未来的发展前景,尤其有一些朝鲜的叛逃者不想以后谈到吸毒成瘾的事情觉得是对国家的一种侮辱。

一个逃兵讲述她最近才发现她两年前去世的伯父就是贩毒的。“当时我们在中国的时候,他卖掉了我们的房子,但是我们根本就不知情。也许他是需要用钱了吧,”她说。还有一个男人,九年里都流落朝鲜街头,承认曾因为尝试吸食海洛而不得不在垃圾场生活。“冰真的可以给你带来财富。”她说。

朝鲜在国家资助毒品贩运方面已经有很悠久的历史了,外交官走私包括宝石,香烟,100美元面值的假钞在内的违禁品已屡见不鲜。20世纪70年代末,大量鸦片进入朝鲜。人们所知的唯一的一个从集中营中逃出来的战俘——信,说集中营内部的护卫队分配给战俘农作物,让他们去经管照料。“营地内部总会有人在我周围或者靠近我的地方栽罂粟种子。这就是一个农场。这些种子就种在蔬菜地旁边。”

一位前平安北道的校长在接受《新闻周刊》的采访时说,在1984到1991年间,根据政府的命令,他经常带领学生种鸦片。“全国各地的学校都给分配了种植鸦片的地块。政府官员则携带着他们自己的东西秘密地逃往国外。”一位老师说道,在收获的季节,学生还会偷一部分成熟的作物去卖。

1991年的秋天,苏联向朝鲜提供了数十亿美元的援助,以帮助支撑即将消失的朝鲜经济,但同时也导致了毁灭性的饥荒,死亡人数超过百万人,成千上万的朝鲜人被迫在逃荒中跨越国界,逃到像延吉市这样的边境城市中去。朝鲜毒品贩运问题的专家希娜·切斯特纳特(Sheena Chestnut)说一些难民将他们随身携带的毒品出售或者换取食物,滋长了毒品贸易势头。(据《韩国先驱报》报道称,至今,仍有超过三分之一、在南方被监禁关押的朝鲜叛逃者仍受到吸毒的指控并被定罪。)

在2008年的一份向国会提交的报告中显示“朝鲜政权中存在着某些强烈迹象…政权中已经涉入毒品的非法生产与贩运。”报告中还引用了在过去十几年中发生的50起在案的贩毒事件,“很多已逮捕或拘留的朝鲜外交官都卷入其中。”

今年的一份向国会提交的国际毒品管制策略报告中预测,两年之后,朝鲜政权将不会卷入到“未被证实的大规模贩毒的实例”中去,并且有专家认为贸易形式将会向个别毒贩子私下携带毒品过河交易这种形式转变。朝鲜政府表面上看来是力图减少毒品的使用。去年,当地官员宣布并开展了一项反毒品运动,首尔的一家报纸——《每日朝鲜》报道称“所有贩卖毒品的人员和吸食、使用人员都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新闻周刊》有其他方面的消息称,禁毒海报已在朝鲜首都平壤进行了张贴,而在这个地方几乎没有官方承认这种社会恶习。一个叛逃者对政府的意图持怀疑态度,她的哥哥就在朝鲜吸食冰毒。“他们不给我们大米或口粮,” 她说,“你觉得他们会在毒品做什么手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