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锐:谁的环球时报?

当美国攻打伊拉克的时候,环球时报是萨达姆的环球时报,我觉得很多文字可以直接翻译给伊拉克外交部和宣传部使用。

  当埃及发生动荡、美国攻打利比亚的时候,环球时报是穆巴拉克、卡扎菲的环球时报,总在报道老百姓对北约的空袭忍无可忍,从不报道老百姓是不是对他们的政府已经忍无可忍。

  当台湾进行大选的时候,环球时报是国民党的环球时报。很多时候的主题就是“粗俗、鲁莽、问题连连的民进党”,只要民进党做错了什么,高兴的哟,我都能透过文字看到编辑的笑脸,插一句,有一次看东南卫视播台湾的新闻,貌似是民进党执政的某县市发生了自然灾害,行政首长出现了疏忽,那个主播完全是带着幸灾乐祸的微笑在播。我觉得这么做,是在泯灭做人和做新闻的道德,国民党也不齿你。

  当美国共和党还在位的时候,环球时报是民主党的环球时报。当然,这么说也不是很对,应该是环球时报总是中国执政党和各国在野党的环球时报。其实这样不好,容易给中联部的同志们添麻烦。

  当西方夸中国的时候,环球时报是西方的环球时报,通篇都在转引世界各大媒体,一时间花团锦簇,和谐世界的幻影、崛起大国的意淫泛滥在这份报纸上。我完全可以想象今年七一环球时报的头版是什么,标题我都想好了,“外媒高度关注中共建党90年 评价成功之路全人类罕见”“外媒盛赞:90年的大党史无前例前途辉煌”“欧美记者感受建党庆祝活动 中国人对前途更有信心”“各国共产党社会党发来贺电 向中国学习成为热议话题”,评论文章应该是“让中国人民告诉世界我们的选择”“大党成功之道指引大国发展之路”。

  当西方骂中国的时候,环球时报又是中国的环球时报,通篇都是我国各学者、各专家,或者不晓得从哪个第三世界国家找点声音,一时间也是声势浩大,“我们的朋友还是遍天下”,看不下去西方欺负我们的正义声音还是很多的,当然,主题就是“死不认错”,错不在哥,错在你们嫉妒哥。

  我喜欢看报。

  我欣赏人民日报,有立场,有气势,有执拗,也有智慧,老子轻易不发言,一发言就是实在的,不需要看你”外媒”“欧美记者”怎么说,我就是我,最大的我。

  我欣赏南方周末,有冒险,有思索,偶尔也有点矫情、做作、不接地气,不管怎么说,能引起人思考或者争辩的东西,总比随手一翻就让人感到疲劳要好。

  环球时报,我今天写它,说实话,有点”爱之深,责之切”的一厢情愿,也有点愤青一贯的“一脚踏上”“一票否决”。但是,真的逼着我写这么多,是因为看了今天的社评“对批判的消化是机会也是风险”,通篇文章思路混乱,结论混蛋,你要写这种文章,最起码的政治学常识要有吧,对党近期社会管理的最新精神要领会吧,用敌对阵营的话语来编制自己强壮的美梦,是多么滑稽,用一种貌似平等的姿态来打压另一种可能的思考,当了原告再当法官,其实只是一种可笑的霸道。

  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说的白是什么白。

  看了环球时报,我就想起这句歌词。越是党的喉舌,越要练好应对的本领,而不是黑白颠倒中制造着终究是笑话的笑话。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