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美美”真名为郭美玲 各方紧急撇清关系

尽管中国红十字会及其副会长郭长江先后公开回应称与一夜蹿红的新浪微博博主“郭美美Baby”无任何关系,但在网络人肉搜索的推动下,事情继续发酵,并再度牵扯到中国红十字会、郭长江和另一家名叫天略集团的企业,以致相关方面不得不继续澄清。

值得注意的是,网络上虽传言纷纷,但很多说法旋即被证伪。为数不多能得到证实的,就是“郭美美Baby”合照的那辆“京NRG222”MINICooper汽车,登记在一个名叫郭美玲的人名下,且有多次违章记录。

“与郭长江同机”被证伪

昨日,“郭美美Baby”事件发展到第三天。本以为前一天中国红十字会等方面的澄清可以平息网络上的猜测,但事情却陡然走向反面,并衍生出各种说法。而让整个事件复杂化的,主要是两张照片。

“猛料来了:中国红十字会下辖商业红十字会,商业红十字会指定深圳天略集团为‘红十字校园安全行动’的劝募机构,‘行动’内容与人寿保险有关。天略集团的公开推广资料承诺可做车体广告,和@郭美美Baby说法接近。志者请查。”22日晚10时53分,网民“青春之哥”在微博上说。


郭美玲与其M INICooper座驾的合影。

21日,当其“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认证身份被围观时,“郭美美Baby”一度解释说,自己“所在的公司与红十字会有合作关系简称红十字商会,负责与人生保险或医疗器械等签广告合约”,由此而产生误会。

当晚,在寻找简称“红十字商会”的企业未果后,网民将目光转移至一个名称相似且的确存在的机构———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

“青春之哥”在微博中还提供了一张“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纪念成立10周年”的合照。在这张2010年12月10日发布于中国红十字会网站的照片中,后排左四是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郭长江,而前排正中的女孩则被部分网友怀疑为“郭美美Baby”。

结果是,郭长江再度被网民与“郭美美Baby”联系起来。

另外,“郭美美Baby”微博上发布的一张其在飞机上的照片,其后排右侧座位上,有一位穿白衬衫上衣的中年男子,网友“草军书”称:“那男人就是中国红十字副会长郭长江!”

如此一来,部分网友就建立起一套看似完整的逻辑推演:“中国红十字会下面有个商业红十字会,商业红十字会指定深圳天略集团做劝募。钱募到了,就由天略和中国红十字会分成,所以郭美美会有漂亮跑车。”

然而,这些看似充分的证据却经不起考证。在“草军书”爆出“同机照”的微博后,网友“信海光”就提出了反驳。他表示,“同机照”来源于“郭美美B aby”5月13日的微博,当时这张照片的文字说明是:“上海我来啦!马上要起飞咯,一年多没跟妈妈出去玩了,还是跟家人在一起没烦恼。后面那位看似官人的大叔不好意思让你入镜啦!”

根据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官方网站上的图文消息,当天郭长江以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中国红基会理事长身份,在陕西西乡出席“中国红基会援建的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白勉峡乡博爱学揭牌仪式”。“两人有机会同坐一架飞机的可能性不大啊。”信海光表示。

这一点也得到中国红十字会政策法规处处长丁硕的认可。昨天9时32分,他在新浪发微博称:“和博友@草军书明确,后面的人确实不是郭长江!对于一些如此草率就妄下断言的人,我无语。”

不仅如此,丁硕还表示,“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纪念成立10周年”那张合照中,广被怀疑的前排正中女孩也并非“郭美美Baby”。“这张照片是2010年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十周年纪念活动中给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志愿者授牌时拍的。前排正中的女孩姓王,是一名志愿者,现在正在北京的一个商业公司工作。”

更重要的是,“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不是红十字商会,他们也没有开展所谓的劝募活动。”丁硕专门发了一条微博解释说,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是在全国商业系统建立的一个行业红十字会组织,与之类似的还有铁路系统红十字会、各院校的红十字会等。

天略称与郭美美无任何关系

同时,天略集团方面昨天也向南都记者澄清称,“公司与郭美美没有任何关系,集团董事长丘振良也和她毫不相识”。天略集团表示,丘振良的确认识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郭长江,这缘于双方的多次慈善合作,包括2007年为西部贫困学生发放校园卡、帮学生购买人身保险等。对于网友所称的郭美美所在的“商业红十字会”指定深圳天略集团开展劝募,钱募到了就由天略和中国红十字会分成,天略明确否认有这些项目和合作内容,称与“商业红十字会”没有任何直接接触。

卖车信息透露郭美美真名

实际上,在传言纷纷的微博上,能够证实的,仅有网友检索出的一条“郭美美Baby”在一家二手交易网上出售MINICooper的信息。根据“郭美美Baby”微博记录,当时有人送她玛莎拉蒂跑车作为礼物,有网友据此推测,玛莎拉蒂到手,“郭美美B aby”便起意出售M IN I Cooper.

南都记者注意到,这条今年3月21日发布的“急售9成新宝马迷你加长版”信息,叫价29.8万元出售市价接近40万元的宝马MINICooper,车牌号为“京NRG222”,联系人为“郭小姐”,其留下的QQ号以及人车合照,与“郭美美Baby”之前的个人博客相关信息吻合。

据北京公安交管局方面提供的信息,“京NRG222”登记的车主叫“郭美玲”,这与网民提供的“郭美美Baby”的真实姓名一致。值得注意的是,从2009年10月31日至2010年9月29日,该车有9次违章记录:1次违规停放,2次违规在专用车道行驶,6次未按限号通行,并且均显示为“未处理”。

南都记者 张东锋 徐维强

相关新闻

网友重提杨澜捐款旧事

郭美美事件爆发后,知名主持人杨澜在微博上称,其作为中国红十字会常务理事,没听说过红十字会有“商务总经理”这一职位,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郭长江也没有女儿,只有一个儿子。

杨澜为红十字会辩护之举引起了盛大文学华文天下图书公司出版总监马志明的回忆,他在微博上称,杨澜曾经将著作《凭海临风》的稿费捐给希望工程20万元,但第二天,“青基会就和杨澜签协议从我们那里又领走同样数额(20万)的‘工作经费’……我清楚记得杨澜此后又以同样方式,多次从青基会财务部领取过希望工程的大额工作经费……”

该微博引发大量关注,多名网友将其转发给杨澜,杨澜昨日在微博上就此作出回应称,1997年,她从《凭海临风》稿费中取出30万元捐给希望工程,其中10万元作为助学金给了上海的100位贫困生,其余20万元受希望工程委托用于海外推广,包括支付电视摄制组去大别山区采访希望小学以及后期制作、英语配音等费用。

杨澜说,该新闻短片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晚间新闻播出,并通过主流通讯社发稿,增进了希望工程在美国的知名度和筹款能力。还有部分费用用于邀请联合国相应官员来华考察希望工程的机票。以上各种支出已向青基会报备。她个人未取分文,也没有领取其他经费。

—————–

郭美美微博炫富不是娱乐炒作那么简单

近日,在微博上“郭美美Baby”引起网友关注,她自称20岁,拥有多辆千万豪车,其微博认证是‘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随后,中国红十字会声明,该机构没有“商业总经理”一职,更没有“郭美美”其人(本报昨日报道)。昨日,该事件再掀波澜,网友搜索后爆料称,虽然“红十字商会”不存在,但资料显示“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和中国红十字会关系密切。对此,中国红十字会未正面回应。(06-24 新京报)

如今又一个因为微博个人信息曝光涉及到公众利益而受到公众广泛质疑,郭美美微博炫富被人肉搜索不是第一个,也相信不是最后一个。可本来一件很简单的炫富或炒作行为相关当事人只要说明情况,摆脱关系,就ok了,但就在大家希望利用公众舆论以及新旧媒体工具去彻底挖掘背后的真相时,总是让人觉得,有一双无形的手在遮遮掩掩,却分明在欲盖弥彰。当然究竟事实是怎样还没有定论,我们个人不好明确说什么,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官方媒体已经声明这是一次炒作行为,比如上海某电视台娱乐频道,甚至有关人士认为这次炒作成本仅有5-10万人民币。这是对公众非常不负责任的舆论误导,笔者以为,郭美美微博炫富不是娱乐炒作那么简单,并且已上升到公共事件,需要有关部门全力配合拿出一个有说服力的调查结论出来。

目前网友们和媒体查案式怀疑的焦点,聚集在两点上,一是郭美美一夜暴富的身世之谜,二是郭美美和红十字会及其中国红十字会郭姓副会长的关系,无疑要查明郭美美的短时间暴富和公共财富或者官员腐败有没有联系,这两点是关键突破口,而经过网友以及媒体初步调查认证,虽然有网友爆料称,郭美美的原名为郭某某,毕业于湖南涉外经济学院,和昨天某网站发布了郭美美的专访。其中,郭美美曾提到自己是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信息皆为虚假,但网上一组照片,被网友认为是对郭美美“一夜暴富”的最有力证据。这组照片里,郭美美从2008年初“用国产翻盖机”,“带几十元的地摊货”,到“豪华别墅里开生日派对”,前后只用了两年时间。把“现代车”换成“迷你宝马”再到开“玛莎拉蒂”,前后也只用了半年。这就带来一个判断常识:一个年仅20岁的身份不明的女孩一夜暴富必然其财富来路不正,笔者觉得,网友的判断没有太大问题。

并且昨天上午,《中国企业家》杂志在官方微博上发布消息称,“中国红十字会下面有个商业红十字会,商业红十字会指定深圳天略集团做劝募。钱募到了,就由天略和中国红十字会分成;长沙妹子郭美美南下深圳并整容开始艺人生涯,认识天略集团董事长丘振良,关系不明。丘与红十字会郭长江认识,郭美美与郭长江关系不明”。后据《新京报》记者多方调查,中国红十字会的确在2006年与“天略集团”有过合作,对于网友提出的是否有人借红十字会名义从事商业活动,天略集团借红十字会名义进行拍卖,是否经过中国红十字会授权等问题,尽管昨日中国红十字会没有做出正面回应,可天略集团网站确实显示曾劝募。在此事实的基础上,据6月24日《京华时报》报道,昨日有媒体质疑“商业红会”劝募善款后与红十字会分成,同时也有网友指出红十字会网站上能查到商业红十字会,红十字会方面随后对劝募分成说法进行了否认。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政策法规处处长丁硕昨天上午在微博中称,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是在全国商业系统建立的一个行业性红十字会组织,与之类似的还有铁路系统红十字会、各院校的红十字会等。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不是红十字商会,他们也没有开展所谓的劝募活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