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略曾给商业红十字会送电脑配汽车”

昨天,一名天略集团前员工向晶报独家爆料,称天略集团主要经营项目之一为向私人、小企业“放贷”,可能涉及违规甚至违法,而天略集团法务部律师莫伟智坚称天略集团没有放贷业务。

该前员工还举出几个项目的例子,称天略与红十字会乃至其它单位以慈善为名的合作项目中,很多项目的出发点就是为了“盈利”、“圈钱”,“立一个项目,找人去要钱”,只不过和红十字会合作的很多项目虽然最初的出发点是“盈利”,但最终并没有圈到钱而已。晶报记者随后搜索各种资料,并联系天略集团、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采访了天略集团法务部律师莫伟智、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秘书长李庆一等,确证了这些项目曾经存在。关于这些项目,天略前员工、天略集团、历史资料上的说法各有不同。天略集团坚称:“我们没有借慈善圈钱”。

昨天晚上,访问天略集团的官方网站,主页显示正常,但在屏幕最上方显示有“被×了,BY:堕落的黑猫”字样,疑似遭遇黑客攻击。项目1红十字校园安全计划 关于本项目,天略集团在其官网上有不少介绍,一条消息称:“2006年2月19日上午集团董事长丘振良在北京会见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副会长王树民,双方就共同关心的‘平安校园卡’合作事宜进行了详尽的磋商。”另一条消息称将举行“全国中小学生校园意外伤害广告保险卡”捐资拍卖活动,天略还表示捐资企业将享受“保险卡面广告宣传”、新闻发布会、公益形象宣传等回报。还有一条消息称“首届红十字天略艺术品公益拍卖会由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与天略发展集团旗下的北京天略盛世拍卖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天略拍卖有限公司、武汉天略拍卖有限公司共同联合举办,捐资款用途遵从捐赠人意向,委托方无捐资意向的拍品(非捐赠品)用于‘红十字校园安全行动’”。天略公司此后又发过新的拍卖召集公告。

爆料(天略集团前员工):

天略集团当时和银行做了一个支付平台,想通过校园安全卡的捐赠获得一些政府的支持,也就是买一个名头。但是这个目的最终没有实现。

回应:

莫伟智:这个项目我们就是纯粹的做慈善。

李庆一:天略公司在这个项目里和我们的合作就是捐款,3年捐了一些钱,保险卡广告拍卖等等最终都没能实现。确实开了一次慈善艺术品拍卖会,但这次拍卖会上,只有一件拍品是捐赠的,而且还流拍了,这次拍卖不是很成功,天略公司还从自己应得的拍卖佣金里拿了一部分出来捐赠。关于这个项目,这次拍卖会之外,没有我们允许的募款活动。项目博爱之星 宣传资料这样描述这个项目,“博爱之星”红十字劝募大赛是由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主办、天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办以及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红十字会,各省市电视台,新闻媒体等多家单位协办的全国性质的大型公益宣传活动……本次活动由网络报名选送阶段、晋级淘汰阶段、评选劝募之星三个阶段组成,共设华北、东北、西北、华东、西南、东南六大分活动区,采取海选、晋级、淘汰的形式展开活动。报名参加活动的选手将主要通过现场劝募和场外劝募,在命题劝募和自由劝募的实战中展示劝募技巧以及综合素质、团队合作等方面展示多方面的才华。

爆料(天略集团前员工):

当时集团的想法就是借红十字会的名义赚一笔钱,然后象征性地捐一些钱出去。具体操作方法就是博爱之星评出来之后,公司以红十字会名义到各区去拉赞助。但这个项目最终没有能够进行下去,因为2008年汶川地震和其它一些原因,项目最终没有能够拿到批文。天略因这个项目跟商业红十字会关系也搞得很僵。为了搞这个项目,天略给商业红十字会工作人员送笔记本电脑、配汽车,甚至给他们发工资,请吃请喝。但是后来项目没批下来,天略跟红十字会要东西,红十字会又不想给。最后天略硬要回来,双方就伤了和气。

回应:

莫伟智:不是很熟悉这个项目。但集团的出发点一定是做慈善而不是圈钱。

李庆一:当时确实有笔记本、车这些东西,但是这些东西都是因为在一起做项目,工作需要使用的,笔记本电脑、车什么的早就已经还给天略集团了,车号是京K……,可以去查的。关系就是工作关系,也没有什么好不好的。项目3健康联动卡 在天略集团官网首页有链接宣传位,声明属于天略集团所有的“联动中国”官网,2007年12月1日上传了这样的稿件“12月1日上午10时,由山西省太原市万柏林区政府牵头,由天略集团予以技术、资金支持的‘健康联动卡项目’在漪汾苑小区社区卫生服务站隆重举行启动仪式。健康联动卡将投入1000万元,覆盖万柏林区80家社区卫生服务机构,50多万居民人手一张,同时该卡在9家二级、三级合作医院通用。”

爆料(天略集团前员工):

天略把政府给那些低保困难户,和其他群众的医疗保险、福利什么的都打到他们的联动卡上,这些钱比较多,虽然群众平常可以用,但天略也就可以动用这些钱里的一部分,作为自己的现金流。也就是说,钱不给老百姓,给一张卡,钱在公司账上。天略做许多看起来是慈善的活动,很大一个目的就是取得政府的信任,凭着这个好印象获得“联动卡”这样的机会。这个项目是我了解的天略项目中真正实现了自己目的的项目。我觉得天略这样的公司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对这个项目不理解也是我离开天略的主要原因之一。

回应:

莫伟智先是称自己并不了解这个项目,记者表示,希望能有详细说明,半个多小时后他主动打电话给记者,于是有了下面一段对话:

莫伟智:经过了解,我们确实有健康联动卡这个项目,不过当初是在山西试点,现在在全国都没有这样的项目了。

晶报:因为人数众多,卡的总账户里会有很多钱,动用一部分群众也不会发觉,你们是否曾经动用这些钱?或者说你们有动用这些钱的权力和能力吗?

莫伟智:这些钱不是我们管理,我们没有动用这些钱的权力和能力。

晶报:你们主要是提供卡的技术管理系统?会安排管理人员吗?

莫伟智:有专门的管理人员,负责数据管理。

晶报:管理平台、系统都是你们开发的,你们还有管理人员,那你们从里面拿一些钱出来用也不会被发现?

莫伟智:可是我们确实没有动用过那些钱。

晶报:你们是纯粹义务纯粹为了公益提供技术平台和技术服务?

莫伟智:是的。

□背景

郭美美事件昨天在网络上进一步发酵。网友观点开始分化。

一些网友认为:舆论聚焦天略集团和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郭美美始终没有现身澄清众多质疑,其微博、网络相册的内容大多没有删除,似乎说明她不在乎这种聚焦,也说明这次事件如不是彻头彻尾的炒作,就是“金主另有其人,我们找错了方向”。有网友公布了据说是郭美美在北京、深圳的豪车的资料,称豪车在此前未听说过的男子名下,目前该消息无法辨别真伪。

天略集团和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仍坚称自己的任何工作人员都不曾与郭美美“有任何接触”。而众多网友对天略集团和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的关注持续进行中,更多的细节被爆出……

□截稿消息

红十字会已报案

今晨零时左右,记者再上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网站,发现网站上同时挂出了总会、商业系统红十字会以及天略集团的三份声明,三份声明除继续撇清郭长江、红十字会、天略集团与郭美美的关系外,同时称中国红十字会总会领导未参与过商业系统红十字会与天略集团的任何合作事宜,郭长江也不认识丘振良。总会的声明中称:“6月24日下午我会已就此事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决定启动法律程序,以维护红十字会的合法权益,维护中国红十字会的良好声誉。”

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秘书长李庆一:

我没拿过天略工资

晶报记者昨天调查发现,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现任秘书长李庆一的邮箱、电话,曾经作为天略公司的联系方式、以及“北京王鼎公司”的联系方式存在过,与李庆一联系方式和“北京王鼎公司”出现在同一网页上的,是茅台酒的图片,说明为“茅台政法专用酒是茅台酒厂专门为政法系统定做的内供酒,品质醇正,口感一流,价格实惠”。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天略公司、“北京王鼎公司”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李庆一昨天接受晶报采访时解释说,自己的联系方式之所以曾作为天略公司的联系方式出现,是因为之前的一些合作中,他希望“看到合作单位的相关文本”。而自己的联系方式作为“北京王鼎公司”的联系方式存在,是因为自己在该公司有两个朋友,该公司“急于推广”,就在“我知道后”,把联系方式挂了上去。李庆一说,自己一直在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工作,从来没有在天略公司和王鼎公司工作,也从来没有从这两个公司拿过工资,而且自己的联系方式作为王鼎公司的联系方式挂出去后,也并没有人和他联系买酒。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