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华芳:红十字会是个什么组织?

【整理了下关于#红十字会#的看法,共计13点,供大家参考。】

1,到底是什么性质的组织?先看国际红十字运动或国际红十字委员会,是志愿运动或志愿组织,是民间的,并非简单的非政府组织,也不是政府间组织,而是《日内瓦公约》下经国际法,享有“政府间组织”地位的民间联合国际组织。这种特殊性的论述参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法律部罗娜(Gabor Rona)。附上链接

2,那么中国红十字会又是一个什么组织呢?先从历史说起(等下会解释为什么历史重要),光绪三十年(1904)日俄战争期间,上海海关道沈敦和等人出于义愤,发起成立“东三省红十字普济善会”。这是中国最早的和红十字有关联的组织。

3,清朝商约大臣吕海寰、工部左侍郎盛宣怀等人在上海邀请中立的英、美、法、德代表,1904年3月10日,共同协商成立了“万国红十字会上海支会”。得到国际红十字会和清政府认可,清政府拨白银10万两作经费(各地绅商及衙门也劝募20万两白银)。这是中国红十字会的前身。

4,该组织1907年更名为大清红十字会。早期的中国红十字会是由中外合办、政府拨款资助的。辛亥革命后改为中国红十字会。1912年1月,得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正式承认。1919年7月,加入红十字会协会。1933年,改名为中华民国红十字会。先后隶属内政部、军委会和行政院领导。【关于红十字会的历史,可以参见官网

5,1949年后,当时的中华民国红十字会会长蒋梦麟带部分人去台湾,并一直沿用该称呼。而秘书长胡兰生等则投共产党,要求接管。周恩来批示改组。两支同根,但也为后来的“国际地位”问题埋下隐患。1950年周恩来开会并审定中国红十字会章程,为“中央人民政府领导下的人民卫生救护团体”。

6,1952年外交争议终于来了,大陆最后在国际红十字18届大会中获得承认,中国红十字会是中国唯一合法的全国性红十字会。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新中国在国际组织中恢复的第一个合法席位。具有重要的历史战略地位。但1966年文革开始,此后红会工作全面停顿,与此同时中华民国红十字会还在运转。

7,1993年10月31日,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红十字会法》,这法紧要之处是规定了人民政府资助和监督,也规定可以吸收公众捐款,但未提及公众监督。重要的是,该法之后,每一任国家主席将会成为红十字会的名誉主席。政治上加持了。

8,如果对比两岸不同走向的红十字会发展,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红十字会的这种“谁代表中国”的政治意味,近几年已经消退。实际上国际红十字运动也不是政府间组织,所以大陆的这一1952年抢占所谓唯一代表中国地位之说法,实际上也是不成立的。与承认的《日内完公约》也不一致。

9,那么现今对红十字会又是什么定性呢?从资金来源看,人民政府要拨款;从人员构成看,主体是事业编制享受公务员待遇的人员,尽管也有合同工和临时工;从行政级别看,是一个国家副部级单位。究其原因,主要是历史遗留问题,成立早于建党和建立新中国,还有一个中国地位问题,是以重要。

10,所以中国红十字会由于历史、经费和人员构成的原因,实质上是一家副部级单位,而不是所谓的公益组织。但根据红十字会法的规定,其又没有明确是不是接受党的领导;相对国际红十字会,又是独立开展工作;该法还规定中国公民可以自愿入会,当然要缴纳会费,这么看来又是社会团体。乱!

11,所以红十字会到底是什么性质,其实是没有确定答案的。说是社会团体却是副部级单位,说是国家单位却又是国际民间组织。但究其本源,我们还是看它钱主要从哪里来,人事怎么安排,从这两个方面去衡量,国家副部级单位更适合用来描述红十字会。表面上应该是部级的,但由于是社会团体,实际上要降半级。所以就变成了副部级。会长可以享受副国级待遇,但主要是安排退休用的位置,所以不是副国级的。副会长才是红会的实权人物,#郭长江#正是其中一位。

12,一个实际上的国家副部级单位,还有很多人要抢着捐款给它,这在我看来纯粹是脑子进水。在你想要捐款前,请读之一之二之三之四,如果还不能打消你的念头,那实在是你党性太强没人性的缘故了。

13,但是你捐款给其他的公益组织,就可以脱离红十字会的影响吗?答案是不一定。因为你捐款最后很可能被收归国有,http://t.cn/bDgSk 在青海玉树地震捐款后,善款就被要求上缴到青海政府和青海省红十字会等,再统筹安排。慈善领域的国有化是一个值得关心的重要问题了。

————————-
先受天灾,再遭人祸?
李华芳

中国的慈善领域存在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要求捐款的时候,往往都在名义上先占领道德高地,口号喊得震天响,有些捐款直接从工资里扣除,被捐款现象严重。但对于捐款去向,到底怎么用的,讳莫如深,得了隐疾一般。

严格来说,“被捐款”一事已经涉嫌违法,想干件好事但用的是涉嫌违法的手段,跟拆迁队是一个德性。拆迁队也是打着“为了发展”、“为了公共利益”等大旗,干着违法强拆的勾当。被捐款与被强拆,都是对个人产权的破坏。

当然跟提高个税起征点会剥夺某些纳税人的幸福感一样,要是不“被捐款”有些人心里或许也会不舒服。有些很傻很天真的人会质疑,这些人也可以在个税不调的情况下,主动将钱捐给国家,这样就可以有幸福感啊。或者这些人愿意捐款的话,可以自己再拿出来多捐,就会心情舒畅了。唯一的区别是一个是主动行为一个是被动行为而已。很傻很天真的人当然不能理解很黄很暴力的“受虐狂”思维。要是碰巧被捐款之后,捐款被乱用了,那简直应该是双重的“爽”才是。

不能排除这样的人的确可能存在。要不然你就想不通怎么会有这样的新闻,猛然撞击你的眼睛。据央视报道,在5·12地震中受灾严重的甘肃文县尚德镇任家坝村,62户居民全部受灾,国家对口拨款援建安居房。有意思的是,一共62户受灾,新建安居房仅44套,还有18户估计得自己学会18般武艺去生存了。更有意思的是,这44套安居房三年后建成了未达到居住标准的危房,灾民目前还只能住在临时帐篷里,严冬正在考验他们的筋骨。

文县建设局表态说,造成这一情况有两个原因,一是偷工减料,二是监督不力。偷工减料是因为地震后缺少资源,而监督不力是全县搞质检的只有十个人忙不过来。我给大家翻译翻译这背后是什么意思。这背后是说,我们不仅缺钱(买不到料)而且缺人(忙不过来),所以希望能给更多的钱和更多的政府工作岗位。

但国家不是已经给了钱么?一个县的质检居然有十个人,国家药监局的科室在郑筱萸时代都不敢明目张胆养这么多人,冗员现象简直严重到了上个厕所都要排队五分钟了。不仅不差钱,而且还有多余的人。或许还有不死心的发帖党成员会说,那是国家的拨款,也不是百姓的捐赠款,轮不到你说三道四。

对于这种发帖党,应该既让他们见到事实的棺材,也让他们掉下死心的眼泪。国家拨款两部分,一部分来自纳税人交的税款,另一部分是捐款收归国有后再行分配的款项。5·12灾后,除了之前已经对口捐赠花掉的或者与全国性公益基金会制定用途的捐款之外,其余款项要收归国有,交由政府进行统一配置。这是你的钱,是每一个纳税人的钱,所以忍不住要问一句:钱哪去了?

天灾纵有百般重,总有法子去解决。而人祸却是万千样,令人防不胜防。文县先遭天灾,后遇人祸;公民先被捐款,后遭欺骗。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要盯着问:钱哪里去了? 不仅如此,还要从根子上下手,推动制度的建设以保证“钱哪里去了”可以得到清晰的解答。因为这钱是用去做好事的,所以我们更要盯着钱的足迹,让它更有效运转。好事做得没效,做得违法,那就是坏事。公益慈善领域,透明公开的财务报告是不可或缺的,不管是对一个NGO组织而言,还是对一个灾后重建项目来说,都是如此。所以我们追问:钱哪里去了?缁珠必较,分毫必争。

作者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