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百姓正处在重税和腐败包围之中

来自搜狐博客

个税起征点改革,政府定了个3000元起征的草案,然后向大家征求意见。认为3000元起征点太低和要求修改起征点的人超过半数,然而最后定案却仍然是3000元起征,这给人一种忽悠老百姓的感觉。经济学家华生说:“我开始就说三千元是政府提出来的,按惯例无论对错,都会做下去的。”似乎他是对的。

个税改革的意义何在?许多人认为是要减轻低收入者的税负,缩小贫富差距。在这群人看来,个税改革既要减轻低收入者的税负,同时又不应让富人搭便车减轻税负。也许是基于不让富人减轻税负的心理,才使得有一些人反对提高个税起征点。

我以为,个税改革的意义不应该是仅仅照顾低收入者,而是应该掀起减税的潮流,使中国经济得到挽救。

温家宝总理刚刚说过,通胀加腐败会影响政权稳定。实际上,通胀本来就是一种铸币税,是后得到新印钞票的人向先得到新印钞票的人交税。而先得到钞票的人,往往是接近权力的人,所以通胀本身也是一种腐败。除隐性的通胀税之外,中国人的其他显性税负也很重,而征税多、政府钱多,也助长了腐败。总之,中国百姓正处在重税和腐败的包围之中。

重税使得中国经济不堪重负。政府所谓的宏观调控,不可能解决重税所造成的问题。现在,政府紧缩货币又怕经济趋冷,不紧缩货币又怕通胀恶化,在迷信调控的人眼里,中国经济似乎陷入了不可解的局面。

这些人当然错了,中国经济当然有解。解决之道就是放弃南辕北辙的宏观调控,以大减税来救中国经济。大减税,官员少了腐败的机会,而民营企业却有更大的发展空间,这不但可以降低物价,还能增加百姓收入,是同时治理腐败和通胀、缩小贫富差距,从而稳定政权的良方。

然而,政府也是利益人组成的。大减税,官员就得过穷日子,他们自然不愿意。于是,个税改革的问题,本来应该是给所有人减税的问题,却被引导成给谁减税的问题。这种做法,实际上是想牺牲小利安抚一部分低收入者,甚至争取低收入者支持他们对富人继续征重税。如果他们真的有心减税,那就不应该只停留在个税改革上,而是应该对企业税等其他税收大幅削减。比如增值税、营业税等等。即便在个人所得部分,如华生所说,社保金的负担要比个税重得多,而社保金也是一种隐性税,降低社保金负担也比减个税重要得多。相对政府8万多亿的财政收入来说,给低收入者每月减几十元又算得了什么?这种轻微的减税,远远不够救中国经济,而只是一种安抚低收入者的手段。

作为老百姓,一定要明白一点:对穷人减税有利于穷人,对富人减税也有利于穷人。举例来说,一项投资,在税收为20%的时候是有利可图的,而在税收为30%的时候则无利可图,那么,人们就会停止投资。政府多收了10%的税,官员收入更多了,但是,老百姓却因为富人投资减少,劳动收入降低了,并且,由于生产减少,物价也更贵了。对富人收重税的结果,是富人和穷人同时减少收入,只有权力者可以增加收入。

作为老百姓,只应该不断地呼吁减税、减税,既要给穷人减税,也要给富人减税。穷人不要把自己和富人对立起来,不要怕富人搭减税的便车。如果穷人把自己和富人对立起来,实际上就是在给官员提供更多腐败的机会,是在把富人和穷人的利益同时拱手送给权力。

如果你是一个穷人,你也要做一个明智的穷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