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戈:郭美美与内外交困的中国慈善

郭美美的作用,可比作搅屎棍,这个比喻用在美女(哪怕是人工美女)身上,也许不太雅观,实际上却非常恰切。就算最终被证实,她与中国红十字会及其官员毫无关系,然而,她像是一根不由自主的棍子,搅浑了中国慈善的一潭死水,令沉渣泛起,丑闻浮生。

这是一场因炫富而引发的悲剧,对郭美美而言是悲剧,对与其有染,赐其钱物、名位与权力的人而言是悲剧,对大染缸里的公众而言同样是悲剧,他们已经见惯了中国慈善制度的种种丑恶症结,可是,他们的眼神和想象力再一次受到了中国特色的严重侮辱,没有最恶,只有更恶,权力之恶与人性之恶的边界,永远在你的想见之外。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在我写作此文的这一刻,郭美美事件依然是一团乱麻;而且我不惮以最大的悲观预测,此事将以疑案收场,涉事的诸名流将如浑水之鱼而悄然遁去,除了郭美美,她很可能沦为唯一的牺牲品,以堵天下悠悠之口。

到时,必定有人说,红颜祸水,咎由自取。然而,这个年仅20岁,从脸到胸都丧失了最起码的真实度的女孩,不过是可悲的玩物,是盛宴之上的沉默羔羊。我不关心她是谁的养女,或是谁的情妇;是一人之私宠,或为政商两界所共享。我甚至不太关心她的爱马仕、玛莎拉蒂跑车、超级豪宅等财产来源——假如不是出身豪门贵胄,其巨额财产从何处而来,其实不难猜出。我只关心她的身份“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之所指,如她解释:“所在的公司与红十字会有合作关系简称红十字商会,负责与人生保险或医疗器械等签广告合约”,那么这个“红十字商会”与中国红十字会到底有何关系?尽管中国红十字会官方声明其旗下并无“红十字商会”的机构,公众却找到了与“红十字商会”相近的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去年年底,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纪念成立10周年,其中一张合影,前排正中的妩媚女孩即被怀疑为郭美美。

即使这些怀疑最终全部被证伪,即使,已经有人指出,郭美美事件是一起网络炒作,郭本人乃是演员,企图藉此博出位、聚人气,那么,她与她的运营团队,为什么偏偏选中了中国红十字会作为跳板呢,而非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或者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法学会?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而中国红十字会,及其背后的中国慈善制度,岂止是有一两道裂缝,简直千疮百孔,令炒作者甘之如饴。

若行善不自由,则慈善无意义

这些年来,中国慈善一头扎入丑闻的激流,再也未能上岸。丑闻如潮涌,按时轮回,冲击慈善的暗礁。每一次退潮,慈善机构与慈善家身上的裂痕总要暴晒几分于阳光之下。

中国慈善的困境,不是源自某一个点,而是内外交困。这外一面,包括接踵而至的“诈捐”(代表如章子怡、余秋雨、陈光标等,尤其是号称中国首善的陈光标被指“诈捐”,极具反讽效果),泰山压顶的“强捐”与“索捐”,以及将慈善事业作为政治投资,或当作一笔生意等。如果说“诈捐”之风行,指向慈善家的个体品行;那么“强捐”与“索捐”之蔓延,则指向这个国家的慈善观念与制度设置。捐款是美德,然而这并不代表拒绝捐款就是恶行;行善应得赞颂,然而不予行善未必就是作恶,就该受千夫所指。“强捐”与“索捐”生出的慈善其实不是慈善,尽管不能说是伪善,这种捐赠,与善无关,却清晰折射出了我们慈善观的狭隘与困境。

慈善与权力捆绑,是“强捐”与“索捐”流行的另一因。当慈善运动为政府所发起,只要你是镶嵌于国家机器之上的一枚螺丝钉,捐赠就将是你不得不履行的义务。你若不履行,面临的不是道德的压迫,而是权力的压迫。于此另说一点,慈善是自由的德行,行善是公民的自由抉择,若行善不自由,则慈善无意义。

至于将慈善当作经济与政治投资的路径,除了备受争议的陈光标,前不久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批捕的潘锴红是最生动一例。潘是南京黄埔露灵滋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南京市慈善总会副会长。他号称是陈光标的朋友与追随者,“以陈光标为榜样”,为了向陈致敬,连公司名字都改了。但是,潘锴红做慈善的意图,却为揽财。他打出“爱心捐助”的旗号,蛊惑民众购买其公司产品,以成为该公司的“爱心使者会员”(共分四种:爱心仁者、爱心行者、爱心达者、爱心尊者——“尊者”一说,形同笑话);然后通过联爱计划,以23%的高利息引诱会员投资,非法吸储达400万元之巨。据统计,有255人报案,288名被害人。然而,潘锴红却是知名慈善家,是南京市慈善总会副会长——这实在是对慈善与慈善总会最尖锐的讽刺。

当慈善被官办,剪不断理还乱

中国慈善内外交困的内一面,正在于慈善总会等官方机构吸收潘锴红之流入会,并委以重任或崇高的名誉。说白了就是“官办慈善”,用公权力绑架慈善。这样的时代,任何事由,一旦摊上了官办,等于引火烧身,黑幕、腐败等丑闻,剪不断理还乱。因为“官办慈善”的重点,不在后二字,而在前二字。善款之开支,与慈善无关,而关乎政治平衡。

最让人憎恨的一点,在于包藏了一片爱心的善款,却入了腐败者的胃口与私囊。媒体曾曝光上海市卢湾区红十字会的一张餐饮发票,竟高达9859元,人均消费500元以上。善款用于此道,还让人怎么信任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

郭美美一事,除了以“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搭中国红十字会的关系,还有一个争议点,即她背后的大佬,疑似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郭长江。二人都姓郭,故有所谓“养女”之说。尽管中国红十字会及郭会长极力辟谣,但在其社会公信力已经全然沦丧的前提之下,或正应了那句俗谚:“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不要怪世人恶意揣测,而应该追问,它们何以不再能为公众所信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