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中小企倒闭现象仍在继续 三成企业陷入困境

本文导读:继三旗集团、江南皮革、餐饮连锁港尚记和波特曼等老牌企业相继破产、老板弃厂出逃后,当地又一家知名企业浙江天石电子有限公司6月中旬也紧接着倒闭破产,上演了相似一幕。

尽管官方并不认可中小企业“倒闭潮”这一说法,但现实中温州中小企业破产倒闭现象仍在继续。

  继三旗集团、江南皮革、餐饮连锁港尚记和波特曼等老牌企业相继破产、老板弃厂出逃后,当地又一家知名企业浙江天石电子有限公司6月中旬也紧接着倒闭破产,上演了相似一幕。

  与前期的企业破产个案相比较,天石电子在当地激起了更多的涟漪,这是因为天石电子的“暴毙”连累了几家为其提供担保的公司。据了解,与天石电子有债务关系的银行已与为天石提供担保的相关企业进行洽谈,并对抵押物向法院提交财产保全申请。

  这一系列个案显示,在宏观紧缩大背景下,中小企业面临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但目前中小企业面临的困境归根结底仍是转型压力。一些专家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建议,政策方向应当是积极推进中小企业的转型。在宏观政策上可以考虑在适当加息以抑制通胀预期的同时,适当降低准备金率以改善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的信贷环境。

温州又现小企业倒闭

  6月19日,记者依据线索,找到这家位于温州乐清柳市镇新光工业区内的企业,工厂大门敞开着,厂区内一片狼藉,处处留下哄抢过后的痕迹。

  “听说是炒股巨亏,欠了银行5000万元,欠了个人7000万元,老板叶建乐已经逃到了荷兰。”公司的一名职工告诉记者,天石电子是当地的明星企业,但去年下半年来,公司的经营每况愈下。厂里绝大部分的职工工资不能按时发,一般都要拖欠两三个月的样子,严重时拖欠半年。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称,他总共上了五个月的班,被拖欠工资三个月。

  据记者了解,事发经过大体是这样的:6月10日,连续联系几天不见老板的一公司高管说,董事长跑了,已经出逃国外。等着发工资的员工坐不住了,在6月15日左右,自发开着各种运输工具,将天石电子厂搬空了。闻风而至的讨债者和附近居民也加入了搬抢的队伍。

  一名附近的工厂主告诉记者,天石电子所在的地块和厂房加在一起也有上亿元资产,老板连这么多资产都不要了,肯定是欠了比这还多的债务。“现在企业太不好办了,中小企业都是挣扎在死亡线上,再这样下去,乐清还会有大批中小企业前赴后继地面临死亡或老板出逃的窘境,今天倒的是天石电子,不知明天又会轮到哪一家。”他说。

  “这事对我们企业造成很大的影响,我们承受了巨大的经济压力。”曾为天石公司提供担保的一家企业的负责人透露,他和另外几家企业一年前已为天石担保过数百万元贷款,当时由于天石还款及时,在续贷时他们继续为其担保,但直到今年6月9日,天石公司的贷款到期后未能按时还贷,银行找到担保人时,他才知道天石的老板叶某跑了。

  一位熟知内情的当地企业主称,由于某些原因,天石公司在生产环节上的一个重要手续一直未获批,导致银行对其部分信贷资金进行压缩,因此企业资金紧张,公司使用了其他一些非正规的融资手段,可能是造成该公司资金链断裂的原因之一。

倒逼中小企业转型

  5月底,浙江省工商联推出一份关于浙江工业小企业发展状况的调查报告。这份耗时2个月的调研报告结论是:如果经济政策持续收紧,省内支撑这一民营经济大省半壁江山的工业小企业将陷入继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又一轮发展困境。一些持积极观点的人士则认为,这将倒逼浙江中小企业加大转型力度。

  “如果把考察的时间窗口回溯至2007-2008年中小企业在上一轮周期的调整困境,我们发现目前中小企业面临的基本约束也是来自于原材料、劳动力成本、资金成本等因素,归根结底为转型压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认为,区别在于当前企业面临的G D P增速较低、外需较弱。回顾2009—2010年的大规模货币与信贷刺激政策,可以说这一超常规时期的危机应对政策对冲了2008年不少行业的中小企业面临的转型压力,使当时看来正常政策环境下难以生存的中小企业获得了暂时性的延续。

  但是,转型并非能够一蹴而就的。一直以来,浙江工业的特色是“低、小、散、落”。产品低端,企业规模小,分布分散,抗风险能力差。难以回避的现实是,依赖外贸型经济和小商品经济的浙江,在产业转型方面一直鲜有明确的方向。

  “企业转型需要一个过程,非常痛苦。外部危机依然存在,内部危机已经显现。”孙国君说,其实每个企业都想转型,但宏观政策一变生存都有问题,又怎么转型升级呢?

  巴曙松认为,目前的政策方向应当是积极推进中小企业的转型。他建议,在宏观政策上可以考虑在适当加息以抑制通胀预期的同时,适当降低准备金率以改善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的信贷环境;通过降低中小企业税收,来减轻中小企业在转型中面临的压力,同时重点促进中小企业进行技术升级;以金融、财税等多种手段鼓励中小企业之间的并购整合,促进优势的中小企业通过并购进行良性的扩张;降低管制行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希望进入的服务业等的准入门槛,鼓励中小企业和民间资本进入新的行业领域。(来源:经济参考报)

这两日有传言说,浙江天石电子有限公司倒闭。记者前往采访时看到,厂区内人来人往搬东西。有铲车、轿车、电瓶三轮车、电瓶车、小货车等等,厂内厂外全是车。有人在搬机器,有的搬电脑、有的搬桌子。  据知情者介绍,老板有可能因拖欠员工工资,现在跑掉了,员工就自行拿东西。
  公司物资被疯抢
  昨天下午5时许,记者驱车来到新光工业区,一路寻找这家公司。
  “喏,就是前面那家公司倒闭了,老板跑了,现在很多人在搬东西。”在多番打探下,一名余姓农民工指着路尽头说。
  “噼噼啪啪……”说话间,只听远处传来一阵嘈杂声,记者循声走去,找到了浙江天石电子有限公司。响声越来越大,只见该公司二楼一名男子正在拆玻璃窗,不一会儿,二楼的窗户被拆得空空如也。
  公司门口停着两辆小货车,两名男子正往车上搬铝合金窗框;其间,一名中年人骑着装满了防水板、塑料管等杂物的三轮车从公司里出来;还有几个人搬着桌子、柜子、席梦思床垫等物品快步向公司外的大路走去。
  进入该公司,厂房内一片狼藉,地上撒满了电子线路板、木板、废纸等物品。一楼一车间内,几名男子正站在梯子上拆天花板。公司里大理石铺成的楼梯边缘显得光秃秃的,不锈钢扶手早已不翼而飞。
  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两名自称该厂员工的男子正使劲用钢管撬出埋在墙里的电线。“老板跑了没给工资,我们就来拿点东西,昨天值钱的都被拿走了,只有这电线有铜丝还值点钱,现在能拿多少算多少了!”两名男子嘀咕道。
  二楼办公室的玻璃门被砸出了一个大洞,在一间办公室内,只剩一张孤零零的桌板横在地上,旁边撒满了文件,其中温州市商业银行颁发的2004年度和2005年度的两个AA级信用铜匾证书特别引人注目。
  不时有人上楼下楼,手里拿着不锈钢条、电线、书本等各式各样的东西。这些人在公司各处搜寻“值钱”的东西。
  在一车间,两名工人正费力地将一桶桶铜水搬上卡车。他们说,是一个温州的老板雇他们过来搬的,铜水是温州老板给天石送过来的货,还没结账,公司就倒闭了,所以要将货物给搬回去。
  直到夜幕降临,仍有一拨又一拨的村民、附近的工人到这里搬东西、看热闹。
  传言因炒股亏空
  下午6时30分,一名女士下班经过天石电子门口,刚好遇见熟人刘先生,她就好奇地问:“怎么那么多人搬东西啊?连窗户都拆走了,怎么回事啊?”
  “听说老板炒股亏了,跑了。”刘先生说他是前天中午听说了这事。“昨天中午,就看到好多人在搬东西,你看,这公司被破坏得不成样子了。”刘先生指着一片狼藉的天石电子,颇有些惋惜地说。“大概是6月 11日中午,公司一名中层说,老板跑了。公司一下子就炸开了锅,员工就开始陆续搬公司东西。”
  附近一家企业的知情人说,经常听说这家企业拖欠员工工资,这次估计拖欠了员工两三个月的工资。
  记者从其他村民的口中也陆续听到这样的说法。
  “这家公司创办有20多年了,是从另一家公司分离出来的,搬到新光工业区已经有12年了,老板叶某,大约四十多岁,是翁垟街道地团人,听说他带着妻子女儿去荷兰了。”村民刘先生说。
  另一名刘姓村民说,他与叶某一亲戚是朋友,听说他确实是逃到荷兰了,亲戚们还借给他数千万元。
  之前与天石电子有业务往来的刘先生说,天石公司生产电脑、空调等线路板,前几年经营不错,员工多的时候有好几百人,去年还有一百多名员工,今年大约只有三四十人了。听说近一两年在江西九江也成立了一家公司。
  “他去年炒股就亏了不少,今年的行情这么差,可能亏得更多了。”记者在采访中,频繁听到村民们谈论着老板跑了、股票亏空等字眼。
  老板尚未联系上
  昨晚7时许,记者在一份天石电子2008年12月11日报关单位情况登记表上找到了老板叶某登记的手机号码,按照这号码拨过去,手机始终是关机状态。
  之后,记者又从相关资料和网络上找到了登记的该公司员工的电话,一个声称自己早已离开这家公司,另一个说打错了。截至昨晚发稿,记者还未联系上该公司的有关人员。  
  
  浙江天石电子有限公司
  
  据公司主页介绍,厂区占地面积6000多平方米,固定资产3000余万元,公司创建于1994年,具有研究、开发、制造、销售的雄厚硬件资源和有效的软件管理控制模式。
  公司通过了ISO9000质量体系认证,同时拥有雄厚的技术力量和精湛的制造技术,以高严密的结构和高精度的工艺,公司的技术性能在同行业中享有很高的信誉。

三成企业陷入困境

  “目前,大约25%至30%的企业陷入困境,有一部分停工或半停工,面临多方面压力。下半年中小企业可能陷入生存危机。”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政府的口径是,倒闭企业都有特殊情况,要么到澳门赌博,要么借债,不是企业普遍缺钱?这种说法不怎么科学,企业倒闭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归根结底是资金链的断裂,就是民间借贷造成的生存压力,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全国工商联统计数据,规模以下企业,90%没有和银行发生过任何借贷关系。微小企业,95%没有和银行发生过任何借贷关系。

  去年年初以来,央行回收流动性的一系列措施,使得银行信贷额度全面紧张,银根紧缩背景下中小企业融资难更显突出。记者在浙江采访的企业家的观点大多也和周德文一致。绍兴佳宝控股集团总裁孙国君告诉记者,今年以来,企业的经营压力越来越大,一是原材料价格波动,二是市场形势,下游纺织不好,三就是融资难。“2008年是急性病,而现在整个行业是慢性病。2008年,银行有资金,政策有扶持,各种手段一用,企业就扛过来了。现在,企业面临的不是融资成本,而是生存压力。”他说。

  “现在,财务成本越来越高,银行正规渠道利息到了7个百分点,民间借贷的利息早就到了3、4分。而且,现在银行还讲究综合回报,贷款给你先不让你用,你要先存在银行里面,再用这些存款作为保证金开承兑汇票,承兑汇票贴现后才能使用,这样算下来整体的银行融资成本达到了12%。一般制造业,能有15%的毛利率,事实上就很不错了。”浙江东大水利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晓美认为,政策这样紧下去,肯定会有很多小企业停掉。

  但是,官方的数据与中小企业的说法有不少差距。据温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末,温州市私营企业注销户数534家,同比减少14.56%;而温州市在册私营企业数量和注册资金分别同比增长15.11%和28.37%。

  “一些不符合产业导向或存在其他问题的企业资金紧张,甚至出现关停,正是宏观调控所要的结果”,在中国银监会温州监管局主监管员周青冥看来,因为在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部分企业被淘汰是正常的,尤其是一些过度扩张、重复生产、过度投资、高耗能、高污染以及产能过剩的企业。

  对于企业的焦虑,周青冥分析说,关键是中小企业主们对未来货币政策不确定性的预期增加了,使他们普遍产生了资金焦虑。“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全国上下共同应对,因此他们信心保持;而现在,全球经济在向好,但国内频繁收紧银根,这种调控手段让企业主产生了心理反差,他们对资金的担心增加了。”他说。

  现在看来,“倒闭潮”的论调虽然言过其实,但融资难、贷款成本高以及民间借贷风险大,的确已成为困扰浙江中小民企发展的主要因素。温州市人民银行的监测显示,一季度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利率单季上涨11.91%,比2010年第四季度涨幅高8个百分点。一份来自温州市经贸委的调查显示,今年一季度当地企业普遍遭遇融资难和融资成本提高的考验,规模以上企业中近一半感觉资金面吃紧,中小企业状况则更严峻。


政府带头炒房炒地,,CCAV 经常就播放大企业老总炒股炒地的画面,,
本来就没打算扶植除国企以外的企业,,现在政府国企到时可以扩张了,反正钱都是随便印的.多印个几百万亿,什么东西买不下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