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衙门之鸠是公益事业的致命伤

用鸠占鹊巢一词形容中国红十字会,大概不算过分。鸠指的是衙门,鹊指的是民间公益。

从这个角度观察中国红十字会,其天价帐篷、万元餐费等不良记录,就都不难理解了。国家审计署年初也披露,中国红十字会去年超标采购420万元。学者于建嵘则公开质疑,中国红十字会插手地产生意。深圳晶报近日更宣称,诸如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在企业设立募捐点,募捐所得与企业分成;诸如红十字会所属中华骨髓库向接受骨髓的患者每人收取5万元;诸如北京红十字基金会借公益之名为企业推销手机。以上种种,皆非向壁虚构。

家有家法,衙有衙规。中国红十字会既然从来属于衙门,就得按照衙门自身的规律办事,即按照权力的逻辑办事。那么权力的傲慢与贪婪,它就一样也少不了。期待一个干净而优雅的中国红十字会,岂非缘木求鱼?

区别仅仅在于,所有闹剧,都发生在神圣的红十字的旗帜下,都以公益的名义,爱和善的名义。这显然是对公众的嘲弄,也就难怪公众特别的不容忍。这种特别的不容忍因着一个郭美美事件而爆发,最终把中国红十字会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全民围观,掘地三尺,有罪推定,一场以问责中国红十字会为主题的网络狂欢,就这样不断升级。

这不止是中国红十字会的尴尬,实际上是整个官办公益的尴尬,或者说,是整个官办公益不可抗拒的命运。

衙门之鸠不限于中国红十字会,而是黑压压的一大群鸠,构成一个阵容非凡的官鸠军团,抢占了民间公益的雀巢,垄断了几乎全部的公益资源。对民间公益的公然歧视在中国简直就是天经地义,民间公益之鹊往往求一个牌照而不可得,要么只好委曲求全,向官鸠交保护费以求一枝可栖,要么仓惶漂泊历经凄风苦雨。

这是中国公益事业最大的致命伤。官办无公益,因为权力的逻辑是跟公益的逻辑反方向的。爱必须是自由的,公益必须是自由的。它们不仅容不得玷污、欺骗,也容不得强制、容不得行政命令。这就注定了,公益必须去权力化,必须是民间的。只有通过民间的市场性的自由竞争,才可能让公众自由选择和充分监督,也才可能保证我的爱心无做主,我的捐款我做主,保证爱和善不会被滥用、被利用。

打着公益旗号却不做公益的官鸠军团坐满了前三排,真正做公益的民间之鹊,却往往连立锥之地都没有;衙门之鸠驱尽民间公益之鹊,这道怪异的风景颇具隐喻意义。GDP主义走到尽头,当下最大急务乃社会建设正成为新的社会共识,但是官鸠军团盘踞之下,社会建设的主体即社会力量却无法进场。搞市场经济可能搞成官进民退即国企为主体的官办市场经济,搞社会建设,也可能搞成官进民退即官鸠军团垄断的官办社会建设。官办官化垄断之下,社会如何可能成长?社会资本如何可能积累?

红十字会之忧因此岂止是红十字会一家之忧,又岂止是公益事业一业之忧,而是整个社会建设之忧,整个社会之忧。可以肯定地说,如同官办官化垄断之下无真正的市场经济可言,官办官化垄断之下亦决无真正的社会建设可言。市场经济,公民社会,现代政府,是为现代国家之三足。政府转型之难人所共知,而如果市场经济和公民社会亦被官办官化狙击,则未来何来希望?让市场经济告别官办官化而向民间充分开放,让社会建设告别官办官化而让民间悉数进场,始为我们时代最重要的使命。此次红十字会事件群情汹汹,可见官办官化已是天怒人怨,亦可见官办官化只手遮天既违反天理,更不合人情。拨乱反正,此其时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