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左灯,向左转

本文仅供键盘政治局讨论。

是的,风向已经悄然左转。

在渝督薄唱红之时,我便觉得十分诡异。打黑以求搏出位,还可以理解,但是唱红,这是公然与邓公定下的改开30年国策唱反调,谁给他的胆子?

再之后,葡萄多次泄露天机,甚至连忙总都露了口风。还记得忙总说,中央对私营经济的态度转变,认为其局限性,对经济和社会的负面作用,远大于正面作用么?当时正是国进民退刚传出来时,河里大多数人并不承认忙总的这个看法。忙总不会说谎,你可以不认同他的观点,但是中央的风向转向,在当时肯定已经完成了。

《南方周末》前几天报导了沪督俞上党课,里面俞说“我认为毛主席搞文革,是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我们国家不能简单地发展生产,要防止新生资产阶级的出现,防止工人农民重新沦为社会的底层,他的动机是无可厚非的。”对文革的态度是改开以来的一大转变,工人农民也确实重新沦为社会的底层,这是很明显地在吹风了,而且诡异的是,通过南方系这样一个右派阵地来吹风。

联想到为迎接70周年,各系统包括幼儿园都在排练唱红,舆论阵地已经在开始准备了。

《十亿消费者》中说,中国被统治在几百个红色家族的手中。按照葡萄的说法,以是否在改开中成为既得利益集团为标志区分,中国的统治阶级分裂成两个集团。以邓叶陈王江李温及其附属家族为一方,以其它的所有未能转职成为官僚资产阶级的家族为另一方,走资派与功臣派,两者的对决,或者说路线斗争,已经结束,30年改开至此划上句号。

这一次风向/路线的转变,没有什么社论作为号角,没有什么大讨论作为舆论准备。只是不动声色之中,布局和角力就已经结束。强力部门一早就被功臣派掌握,中央在08年就被功臣派翻盘,剩下的就是向全国推广扩散。

毛诞辰115周年大会时,十大帅十大将,除了邓叶两家,都来了。按某人的说法,这两家已经被认为是统治阶级的负资产。现在回过头去看,那场115周年纪念大会,更象是一次胜利庆功大会,十余年的串联与合谋,终于结局。葡萄说的过去对立的各山头都联起手来,指的应该就是毛周刘林及其下属派系的后人,花了十几年的时间调整立场,一致行动,并最后成功翻盘。乌有之乡终于从舆论边缘走到了舞台中央。

我们现在看到的社会舆论风向一点点左转,正是中央在转向之后,把自己的意志一点点地向下渗透。体制内高层的内部传达、统一思想,应该早就完成了,安排忙总这种纯管理人材在情报公开之前大半年就参观J20,就是功臣派在打气、鼓足信心、追求广泛支持。只是因为这是一个路线的大转弯,怕社会一时无法接受,所以才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踩着一个又一个的时点,一点点地推进。渝督薄唱红只是试盘,现在是70周年,被认为是一个正式吹风的合适节点(外加传言中的江重病),所以大家才突然觉得怎么风向变左了。

许小年不停地抨击国进民退是正常的,但是连南方系都开始发左倾文章了,让我越看越诡异。广东自满清以来有着几百年的反政府传统,在文化上就逢政府必反。我每次去广东都是听着从出租车司机到饭馆老板到朋友众口一辞地批评政府。南方系的存在一直有其广泛的社会基础,所以现在才越发显得诡异。

我等小民,正所谓国事关我P事。这件事于我们有什么影响?

一是分配政策。葡萄所说,分配要向底层倾斜,不再追求形成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不再追求日本那种一亿中流,而是要形成一个金字塔。中产阶级的衰落,按葡萄的说法,是因为苏联崩溃,各阶级间的力量对比失衡,需要重新调整,是全球的必然,不独中美如此。

二是阶级流动。如葡萄所说,改开形成的既得利益集团,希望能就此固化阶级流动,而功臣派则反对此种固化。功臣派并不见得能从阶级流动中得益,也并不见得就愿意支持这种流动,只是要借大势之力打击既得利益派,但是客观上带给我们了好处。

这里涉及到一个大势之力,忙总为什么对中国这么有信心?因为他相信数以亿计的老百姓,追求更好的生活和收入的动力,是一种大势,并非某个阶级或者集团所能阻挡。

葡萄也说过,有三种力,其一是本源之力,你自身的能力,别人带不走,就象忙总游走在体制边缘,别人敬佩他,除了他的人格,便是他的能力;其二是职位之力,你坐在那个位置上,你就拥有组织之力,你一走,茶就凉,所以影帝才会拼命卡位塞人,功臣派能翻盘,也是因为人脉太广,卡位太多;其三是大势之力,社会的发展变化有其内在运动规律,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陈天桥丁磊竖子成名,就是乘了这个大势。

三是试图看清前方。加入WTO时就该想到纺织业出口会井喷,RMB在出超压力下不肯升值时就该想到资产价格会上涨,四万亿出台时就该想到未来会有一波资产价格上涨和通胀。现在我们面对的是30年一次的大转向,未来会发生什么?老实说我一时还想不清,这个转向太大了。

这次大转向,可以看出两点很有趣的地方。

其一是TG的权力体制。

我一直以为政治局才是最高权力所在。葡萄也说由7人改成9人,双方力量对比由3:4变成了3:6,功臣派由此形成了绝对优势。但是这次路线转向,本质上是一次阶级斗争,政治局只是一个战场而已,政治局背后的那几百个家族构成的人际关系网,这种非正式的组织形式,才是中国真正的最高权力所在。

这张网的力量,和葡萄所说的一样,来源于三。其一是一大批老革命的人脉与威信,即使退休下去仍能发挥影响力,而不至于人走茶凉,这就是本源之力。其二是关键位置的卡位,按说改开30年,走资派已经完全占领了阵地,但是TG体制内仍然存在着若干个最后的堡垒,前任沪督陈被双规时,报导提到他给许多国家领导人和部长的夫人送了贵重礼物,特别提了一句唯有国安部没有收。强力部门的卡位,是功臣派在体制内卷土重来的出发基地。其三是大势之力,我不知道葡萄所说功臣派用大势之力把走势派打压下去,指的是哪种大势之力,但是葡萄提到了两件事,一是功臣派先把走势派的一个重臣抬上某省之位(这是指山西么?),而该省工业安全设施都到年限了,再借着安全事故断了这个重臣的仕途,这是典型的挖坑让人跳;二是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因为人口红利已经吃光,动力难以为继,走资派想向右转,也就是帝国道路,功臣派想向左转,也就是内部分配机制调整,而内部调整比向外扩张更容易可行,更能获得广泛支持,所以走资派被击败。

第二点有趣的是几个权贵家族的屁股。

陈家究竟是站在哪边的?以陈家公主不远万里去参加欧洲上流社会少女成人礼,可知陈家早就把屁股坐在走资派那边了。但是现在陈公主又和薄公子谈恋爱,这是两头下注?还是薄家在两头下注?还是功臣派默许陈家投靠?

王家又是站在哪边的?王家原本也是改开既得利益派,但是08年趁着中信大亏损,把荣家踢出了中信,这看上去又象是乘了国进民退的东风。这几天郭美美红十字会事件,据说背后也牵扯到了王军。以央视开始对红十字开炮的火力,即便最后不牵扯到王家,王家多半也是一个统治阶级的负资产。

胡似乎是站在功臣派这边的,很难想象这次大翻盘如果没有胡的支持能这么顺利。胡的作风,一向低调,很有润物细无声的特色。不象江那么爱作秀,让王沪宁整出一套又一套的理论,胡似乎喜欢在不知不觉中把事情做掉了。但是葡萄所说的挖个坑让人跳,我记得跳进去的那位是胡手下的大将……

温家就更古怪了,以温夫人和温公子的作为,是典型的改开既得利益派。但是影帝虽然做不出实事,做秀做得可比谢霆锋还真,光看秀,他还真是站在功臣派这边的。前天他发署名文章说通胀已经被控制住了,暗示银根要开始松了,但是诡异的是他这篇文章不在国内发,反而发在国外的报纸上……第二天小强又说当前的任务仍是控制通胀,两人的矛盾公开化了。

这一波转向,会有哪些问题?

有人以为,这次只是两个权贵集团之前的狗咬狗,不管谁上台都关我P事。但是你要知道,这不是两个类似经济地位的权贵集团,不是关陇地主和关东地主之间的斗争,而是两个不同经济地位、不同经济利益的集团之间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既然是路线斗争,那么这条新路线就有其惯性。新上台的集团,不会象美国竞选一样,上台前一个说法,上台后又另一个做法,这是中美政党制度的差异。

新上台的集团,会不会象改开既得利益集团那样,迅速腐化?我认为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不过葡萄说,新的制度设计,确保了体制内的活力和自我净化的能力。如果小虎所说的“国产变党产,党产变无产”也是新的制度设计的一部分的话,那么这场体制内的斗争在上个世纪末就已经开始了。我不对新的制度设计有信心,姑且看着吧。

新上台的集团,会不会象勃列日涅夫的时代那样庸俗化?我也觉得不太可能。未来30年不论是国际社会秩序,还是中国内部,都仍将剧烈地发展演变,这是大势。一个平庸的官僚阶层根本不足以驾驭这种变化的浪潮,统治阶级如果以静态的眼光去看待中国社会,或者试图建立维持一个静态的社会秩序,就会被变化的社会碾压成粉。这是真正的大势之力,葡萄说走势派试图固化社会阶层的流动,在我眼中这是何其地不智,中国人民不是印度人民,那种追求更美好生活的欲望,亿万人的欲望汇集在一起,你却去螳臂当车……

新的路线究竟行不行得通?这也是我最大的疑虑。国进民退是这一波路线转向的主要内容之一。但是看看中石油的茅台/天价烟,看看中移动的ophone,不管是公司治理,还是创新上,大型国企都不值得信任。姑且假设路线左转后,大型国企的内部治理得到很大提高,腐败水平降低一个0。但是大企业的创新能力天然不如小企业,而垄断企业天然有扼杀创新的倾向。国进民退的民退到哪条线?如何在创新效率和大型国企带来的社会公平之间保持平衡?

新的路线如何自我监督和自我约束?多年来南方系一直扮演着反对派的角色,然后我们突然发现南方系似乎是在奉旨造反……这里涉及到一大堆政治改革的东西,我们知道未来几年要搞政治改革了,我们也知道大的方向是左拐,但是我们还不知道具体会怎么改。

——————

向左转还是向右转

对于老百姓来讲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会带给大家利益。改开30年遇到了资本主义发展的第一个难题分配不均,刚改革大家都吃不起饭一起改革没问题,现在富裕了怎么分配就是难题了,小平不也是早就提过的。打个不形象的比喻就是10多亿人,极少部分的天天鱼翅燕窝,大部分的人吃小咸鱼,还有不少的啃馒头。欧美怎么解决的把矛盾转移到国外剥削他国保证自己国民都四菜一汤了,即使有那么一部分鱼吃燕窝的大家也觉得没神马。到了中国这这招不灵了,10多亿人要是都四菜一汤,全世界点多少人被剥削的。所以右进的道路看不到前途。回过头来,左转能让10多亿人四菜一汤么?也不现实,最多是把鱼翅燕窝的那部分拿来平均给现在还在啃馒头的那批而已,从河友的成份看,估计左转也分不到神马利益,也不好说河友里有一大批鱼翅燕窝被咸鱼了,咱们这种本身就是小咸鱼的也就是个平衡而已。

说了一大堆废话,无非是想表明左转右转关键的还是看谁能让10多亿中国人吃上四菜一汤,几千年来中国老百姓的最基本要求就是吃上饭吃饱饭就可以,但是生产力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中国人也要与时俱进吧,千年前吃饱饭的目标是因为全世界来讲这个标准就是很不错的了,发展到现在中国人的目标至少不用和欧美日比,也要跟韩国一类差不多吧,这里讲的是人均生活水平。

10多亿人口是负担也是优势,要发展无非俩条左转右转都躲不过去,生产力和能源,而这俩条又互相制约与促进,中国的生产力水平还有一定的发展空间毕竟离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再说中国人为神马不能领到一次新的技术革命的,而能源问题开源节流,用生产力来促进新能源革命用技术升级节约能源,当然还可以通过战争,世界能源的总量是一定的,经济的增量是一定的不是咱们的就是别人的,虽然大家都是和平主义的口头倡导者,但是中国在军队砸这么多钱最起码要保证自己有合理成本的能源促进发展,既然观海赤裸裸的表达了中国10多亿人吃四菜一汤就是对欧美的抢躲那咱们也就别客气了。

以上左转也好右转也好,哪个能做到或者能给做到这些以时间和环境那才是中国最应该走的路线。

————

为什么纺锤形社会被放弃

事实上,纺锤形社会是现在已知的最为稳定的社会组织形式,放弃这种社会发展形态,不如说是中国产业升级的努力未获成功,不能在保证上层利益的同时安抚中层和下层,两害相权取其轻,中层被选择成为牺牲品,扁平型社会当做了发展目标。但是,如果说金字塔尖的利益不被触动的话,这应该被看做一次阶级斗争还是仅仅是上层的角力?
———

连纺锤形社会的标杆日本的纺锤形社会形态都在崩溃

别提中国了。

形成这个纺锤形社会的大背景,乃是P民斗争的最高潮——世界双霸之一领着一群打手(还有两边打酱油、时不时对美国亮出牙齿的中国)跟美国和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对抗。

自然,苏联自身的问题让它成了笑柄,但是这不能掩饰一个事实:资本主义第一次受到了强大的现实力量的挑战,而且很有可能失败。

没有这个压力,鬼才有兴趣改善P民生活,构建什么狗屁纺锤形社会呢!——这个所谓纺锤形社会,根本就是违反资本的本性的。

苏联阵营垮了,TB投降了,OK,一切回归原点,那个纺锤形社会也该见鬼去了。

———-

其中的关键在于中国

中国工业的崛起使得大部分工业品成了白菜价,发达国家失去了剥削发展中国家的最大资本。

如果中国只有几千万人,那么发达国家还可以接受中国分享剥削世界的份额,中国也必然进入纺锤形社会,但现实是中国占了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于是,学习英美的道路注定走不通。

在这个基础上,精英们说让中国人继续当卢瑟中的卢瑟吧,另一派说这样行不通,至少要让他们成为正常的卢瑟,当然还有人数最少的一派说要让卢瑟成为真正的主人。显然,目前来看中间派获胜的希望最大。

在大部分中国人生活水平上升的同时,大部分发达国家的卢瑟们生活水平会下降,当两者达到一个平衡点的时候,全世界无产阶级会联合起来,历史仍然是曲折前进的。

——–

本来就没有纺锤

全球化背景下,金字塔低端被放到了其他国家里,对于欧美来说,先日本后亚洲四小龙,再后来是中国,当然还有提供原料的更低端的非洲拉美,现在

到头了

———

中产的壮大是二战后的事

本质上是统治阶级/顶层的大资本家,为了和CCCP竞争,而对本国社会进行的一种赎买。或者说,是中产阶级在和资本家讨价还价中,能够占有较大的一个社会财富的分配份额。

今天的中国,低层的劳动力供给相对不足,所以底层的收入这几年会较快地增长。大学持续扩招的结果,就是中层劳动力供给增加,供大于求。

另外,中国的顶层分为两种,右派是权力与资本相结合,也就是这次被击败的这批人,左派则是依附于体制的掌握权力的这批人。在左派眼中,有钱人,或者说富人,如果他的行为符合社会发展方向,那他就是被不断剪羊毛的羊,如果不符,那就只是一头待宰的猪。至于资本出逃,其实并不被TG放在心上,你的财富如果脱离经济实体,很快就会被即将到来的大通胀给吃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