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恩性侵案揭开的豪华酒店秘密

IMF前总裁卡恩在3000美金一晚豪华酒店里的行为,再度吸引人们关注那些普通人无法光顾的神秘之地。6月7日,《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位曼哈顿著名接待员公司合伙人披露的豪华酒店的秘密,而去年一本关于豪华酒店秘密的书,更是揭开了更多旋转玻璃门后的另外世界。

迈克尔‧法兹奥(Michael Fazio)与人合作开办了曼哈顿著名接待员公司Abigail Michaels Concierge,他们曾为近2万家豪华公寓、酒店和私人客户提供服务。最近他与人合作写下了《Concierge Confidential: The Gloves Come Off and the Secrets Come Out! Tales from the Man Who Serves Millionaires, Moguls, and Madmen》,(门房机密:手套掉下来、秘密露出来!关于富翁、大亨和狂人的传说)。书中写到,对于每晚豪掷数千美元入住广场酒店(The Plaza)、王牌国际酒店(The Trump International)、纽约王宫酒店(The New York Palace)甚至索菲特酒店(Sofitel)等豪华酒店套房的客人来说,酒店就是他们的另一个家,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客人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在我按照‘你的愿望就是给我的命令’这一宗旨向这些豪华酒店的常客提供服务的过程中,令人感到脸红的遭遇足以写成一本书。当把玫瑰花瓣洒在床上已经不够浪漫的时候,我被要求在浴缸中注满巧克力。当方圆十英里内可以买到的每种口味的冰激凌都不能满足客人的要求时,我不得不找到一位主厨亲手调制一款能够满足客人味蕾的薄荷味冰激凌。当某位客人的情人无法自然勃起时,她要我立刻去给他购买伟哥,而且根本就没有处方。”相比之下,为客人去抢购一个手铂金包(Birkin Bag),或在某位客人入住期间为其购买特别的专用寝具,这根本不是问题;

“在同行和员工当中都流传着一些故事。比如说,有位客人要求你把一包烟送到房间,然后赤身裸体地站在门口迎接你;有位客人给你打电话只是要求‘谈谈’,一边却在肆无忌惮地大声播放色情片。还有位客人曾直截了当地要我陪他和他的妻子去参加淫乱聚会──这个聚会正是我早些时候帮助他们找到的。他这是犯罪行为吗?我应该向酒店管理者投诉他骚扰吗?但这个人不是我的顶头上司。他是我的客人,我的工作就是让客人感到宾至如归。(尽管在这些例子中,我持反对看法。)”作者还写道,除了豪华酒店外,还有什么地方能把政客和妓女联系在一起呢?名流们会在哪里和色情女明星约会呢?暴露狂会在哪里以800美元一晚上的价格开个房间,然后向窗外Highline公园的行人公开展示其性活动?


图为美国波士顿的丽波蒂(Liberty )酒店。(HO/LIBERTY HOTEL / AFP)


图为纽约华尔道夫(Waldorf Astoria)酒店的大厅非常气派。(DON EMMERT/ AFP)
《酒店巴比伦》揭开的秘密

没有什么比一个局内人说出赤裸真相更能吸引人了。英国记者伊莫金‧爱德华斯‧琼斯,喜欢揭示关于豪华酒店、航空公司、时尚行业的秘密。每次她都找来一位匿名的局内人合作写书,书名都叫巴比伦,那是奢华淫靡之地的代称。《酒店巴比伦》的合作者在伦敦的五星级酒店里担任经理长达15年,这种背景听起来让书中的故事很有说服力。遗憾的是,没人写出关于大陆豪华酒店的秘密。比如天上人间夜总会之谜等等,其奢华腐败的程度肯定可以和西方列强媲美。

《酒店巴比伦》讲到,豪华酒店里,一份下午茶的的成本不超过1英镑,但售价却是25英镑,一间房间的每日成本开支约10英镑,其中包括床单和毛巾的清洗费用2.95英镑,报纸65便士,供热、照明、磨损折旧1.1英镑,房间服务员的工资是每打扫一间房支付1.25英镑,她使用的清洁用品约39便士,酒店提供给客人的洗涤用品大约1.6英镑,但这样一个房间每晚的价格从数百英镑到数千英镑不等。

豪华酒店的收入不仅仅来自客房,还来自于那些大型宴会。在一场婚宴中,客人消费了65瓶香槟,酒店提供的账单上是85瓶;客人消费了120瓶矿泉水,酒店的账单上是200瓶;其中多出的部份除了来自酒店的虚报,还来自酒店员工的顺手牵羊。对于那些花费4万英镑举办一场婚礼的人来说,肯定不会去数空瓶子的数量。

客人把尿换成了酒

书中还说,在这样豪华之地,“住客的行为让人不得不思考人性的本质究竟是善还是恶。房间服务员往往是最直接的受害者。与住在豪华套房的女客人在出门看艺术展之前竟然在床上大便比起来,每天收拾房间的时候要清理用过的保险套、注射器、成人杂志,实在就算不了什么。即使住得起豪华酒店的客人,也决不放过顺手牵羊的机会,从电视机、烟灰缸、浴巾到挂在房间的艺术品,甚至是家具,都有人偷。有一个住在一晚要价 3,500英镑房间的客人,喝掉迷你酒吧里的酒之后,把尿留在里面,反正许多酒都是黄颜色的。”

“跟航空公司卖机票一样,所有的酒店都会超售。大多数情况下,总有客人会临时取消预订。但当所有预订房间的客户如果都如约而至,这个时候酒店就会编造一些谎言,多数情况是‘你预订的房间突然水管破裂’,然后送上一些礼物后,把客人送至同级别的协议酒店,前台还能从对方酒店拿到一笔酬金。”


波士顿的丽波蒂(Liberty )酒店的客房。(HO/LIBERTY HOTEL / AFP)


纽约华尔道夫(Waldorf Astoria)酒店内的豪华客房。(DON EMMERT/AFP)

名人失去的不只是自由

琼斯还写道,名人常说自己成名之后失去了自由。“其实他们失去的不仅仅是自由。戴安娜王妃到一家酒店的餐厅用餐,厨师沾着口水把准备端上桌的所有食物都摸了一 遍;玛丽亚‧凯莉在入住套房前,一名崇拜她的工作人员被人发现光着屁股坐在马桶上,为的就是与他心目中的偶像来一次间接的身体接触;帕梅拉‧安德森要求酒店提供健身器材到她房间,但不是为了健身,而是其它用途;迈克尔•杰克逊要用依云矿泉水洗澡……”

“不要以为酒店厌恶那些举止不端、热衷酗酒吸毒的摇滚乐队。绿洲乐队在一家酒店的餐厅打食物仗,酒店随后寄给他们的经纪人一份赔偿清单和估价;用这笔钱,酒店重新装修了餐厅。所以每当酒店的地毯出现衰败之相或者有什么东西需要更新,酒店经理就会祈祷,赶紧住进一支摇滚乐队,破坏性越强的越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