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凤凰台称胡锦涛定性重庆搞“文革模式”

在中共党庆90周年和明年“十八大”召开之前的卡位时候,以温家宝为代表的“政改”派和以薄熙来为代表的“文革”派的内斗也日趋激烈,现在胡锦涛也越来越明显的不支持薄熙来的“重庆模式”。

7
月2日,有海外中文网站称,体制内的凤凰卫视在《时事开讲》节目中暗示,胡锦涛定性“重庆模式”为“文革式改革”。在之前,温家宝6月27日下午在英国又
再发“政改”的言论,这也已经是他第10次发出这类言论。4月23日,温家宝称中国存在两股势力:封建残余和文革遗毒。外界认为温家宝的话直指薄熙来的
“重庆模式”。

针对唱红歌就是回到文革的说法,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6月29日第二次表示,这“纯属无稽之谈”。4月29日,薄熙来与重庆市长黄奇帆接受港澳媒体采访时候,矢口否认称“唱红”是“搞社会意识形态的政治运动”。

传凤凰台暗示胡锦涛定性重庆搞“文革模式”

据参与网的报导称,7月2日,凤凰台副总编何亮亮在《时事开讲》中解读胡锦涛“七一重要讲话”时称,文化大革命“没有进步的意义”,这是中共中央“正式的一个决定”,“胡锦涛主席这次七一重要讲话就是在告诉大家,要解决现在的矛盾,不可能、不可以用文革的方式。”

该网的评论称,虽然何亮亮没有明说这一话题是针对重庆的“唱红改革”,但是胡锦涛在“七一重要讲话”中再次强调的“不折腾”,就是指不能推广重庆模式。

评论还认为,胡这一举动可能是“因为恼火薄熙来是对立面的先锋,带头挑战胡中央的权威,让胡陷入了“诸侯坐大,周室衰弱”的困境。”“何亮亮为了代主子胡锦涛立言,不惜将文革首次定义为“文革式改革”,实在是“先君之忧而忧”,用心良苦”。

胡锦涛智囊暗指薄熙来

有海外媒体报导称,5月12日,在纽约“百人会第20届年会”上,在“社会转变是经济和政治改革的催化剂?”的议题中,曾以在北京日报发表“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而受重视的俞可平博士发表了他对中国“革命”的看法。

俞可平在座谈会上说,大多数的中国老百姓都不会想要革命,听到革命就会想到十年文化大革命,如今的中国是“告别革命”的时代。俞可平现任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比较政治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被视为是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重要智囊与文胆之一。

配合4月末温家宝的“文革余毒”阻挠“改革”的说法,外界相信这是胡温派系对于薄熙来“重庆模式”的又一次表态。

温家宝指“唱红打黑”是“文革余毒”

中共总理温家宝27日下午在英国皇家学会发表演讲,呼吁政治体制改革。这是中纪委在《人民日报》刊文警告不要在重大政治问题上“说三道四”之后,温家宝再次呼吁推动政改。这也是温家宝第10次呼吁推动“政改”。

4月23日,温家宝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香港左派元老级人物吴康民时罕见地提到,中国存在两股势力——封建残余和文革遗毒,让人们不肯说真话,只肯讲大话、套话。

海外媒体在之后纷纷发表评论称,温家宝所谓的“文革遗毒”,指涉的对象包括重庆“唱红打黑”的某些做法。

薄熙来再次否认“文革模式”

据《重庆日报》7月1日报导,薄在与中华红歌会的“艺术家”会面时称,“唱红”这件事,也有人说我们是不是“左”了,是不是回到“文革”了?完全是无稽之谈。他还表示“头脑清醒”,在“静心思考”后,会对重庆的“唱红”得出“正确的结论”。

4月29日,薄熙来与重庆市长黄奇帆接受港澳媒体采访时候,薄矢口否认称,他搞的“唱红”,“绝非搞社会意识形态的政治运动”。重庆市长黄奇帆更是直接进行了否认,表态称薄熙来和他都认为重庆“没有刻意搞什么新政,也没有搞什么模式”。

外媒报导,薄熙来在入主重庆后,大搞“唱红打黑”,就是为了“积攒政治本钱”。

中南海权斗激烈

过去数个月来政治局常委吴邦国、习近平、李长春、贺国强,以及出身共青团系的政治局委员李源潮都到重庆对“唱红”表达了肯定。

由重庆十多个单位组成的“千人红歌团”到北京演出,在6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贾庆林专程“接见了”演职人员代表。而11日晚大剧院的表演,据称当晚薄的身边“没有见到一位高级别的中央或北京官员陪同”。
————–
重庆晚报:薄熙来:唱《歌唱祖国》等救国建国歌何罪之有

[导读]薄熙来说,有些人唱靡靡之音,搞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无人过问。我们唱几首红歌,就有人说三道四,我们倒想问一问,《保卫黄河》、《歌唱祖国》这些都是救国的歌、建国的歌,唱这些歌何罪之有?

伟大的红岩精神,惊天地、泣鬼神

薄熙来说,重庆具有光荣革命的传统,91年前,就建立了共产主义组织。邓小平、赵世炎从这里出发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杨闇公时任四川省委书记,开展革命工作并壮烈献身。刘伯承、聂荣臻两位元帅诞生在重庆。以周恩来为书记的中共中央南方局,在重庆领导国统区人民抗战8年。白公馆、渣滓洞里的革命先烈,铸就了伟大的红岩精神,他们的事迹惊天地、泣鬼神。1945年,毛主席大智大勇,亲赴重庆谈判。在新的历史时期,重庆又形成了“顾全大局、舍己为公、万众一心、艰苦创业”的“三峡移民精神”。我们党和人民在长期奋斗中凝聚的伟大革命精神,必将激励我们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伟大实践中继续开拓奋进!

牢记使命,不负中央重托,在前人工作基础上,攻坚克难,推动经济社会新的发展

薄熙来强调,在新的起点上,我们要把重庆的各项事业推向前进。直辖前,***同志就提出,要努力把重庆建设成为长江上游的经济中心,直辖之初又给重庆交办了“四件大事”。2007年,锦涛总书记为重庆做出“314”总体部署,明确了重庆的三大定位:西部地区重要的增长极、长江上游地区的经济中心、城乡统筹发展的直辖市。2009年,国务院又专门为重庆出台了3号文件,给了我们很多实实在在的政策,并批准设立了内陆地区唯一的国家级开发开放新区———两江新区。

薄熙来说,直辖以来,重庆肩负中央重托,攻坚克难,张德邻、贺国强、黄镇东、汪洋等历任书记和蒲海清、包叙定、王鸿举等历任市长,费尽移山心力,带领全市人民推进直辖建设,为重庆改革发展打下了良好基础。十七大以来,我们在前人工作的基础上,坚持民生导向,建设“五个重庆”,推进“十项民生”,开展“唱红打黑”,加强党的建设,推动经济社会的新发展。

要切实解决好老百姓的衣食住行等实际问题,让中低收入群众吃得好、穿得暖、住得安心、过得舒心

薄熙来说,我们把改善民生既作为发展的目的,又作为发展的动力。有些人认为,只有做大了“蛋糕”才能够分“蛋糕”,“蛋糕”没做大,怎么有条件改善民生呢?我们转变发展思路,把民生摆在重中之重的位置,在分好“蛋糕”的过程中做大“蛋糕”。实践证明,这条路子不仅走得通,而且走得顺;不仅能够调动全市人民的积极性,在经济发展上也是合理的,各项经济指标是乐观的,是鼓舞人心的。我们在改善民生的过程中,也有效地扩大了消费、拉动了内需、促进了经济的增长。“十二五”期间,要切实解决好老百姓的衣食住行等实际问题,让中低收入群众吃得好、穿得暖、住得安心、过得舒心。

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党的根本宗旨,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

薄熙来强调,要特别重视共同富裕,努力缩小贫富、城乡、区域“三个差距”。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党的根本宗旨,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小平同志早在20多年前就指出:“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不是两极分化”。他多次强调,“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来,带动和帮助其他地区、其他的人逐步达到共同富裕”。30多年过去了,“前半句”“先富”的目标已经基本实现,今后要在“后半句”上加大力度,把共同富裕搞好,实现小平同志遗愿,以圆满完成改革开放的伟大任务。

薄熙来说,目前,重庆“三个差距”还比较突出。我们要高举共同富裕的旗帜,坚持走民生导向的发展之路,确保“十二五”末基尼系数降到0.35,城乡收入差距缩小到2.5∶1左右,“圈翼”人均GDP差距缩小到2∶1左右,努力把重庆建成全国居民幸福感最强的地区之一。这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但只要我们艰苦奋斗、不懈努力,最终把任务完成好,那就是很大的进步。

薄熙来说,市民的幸福感是具体的,宜居、平安、畅通、健康、森林“五个重庆”,个个都与百姓生活密切关联。这五件事做到位,百姓的日子就好过的多了,而且是长期受益,完全符合“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的要求,我们要一项一项落实好,年年都有新气象。

共产党人就是要提倡那些有益于国家和人民的思想和文化。而且要坚持,还要旗帜鲜明

薄熙来说,我们还要努力改善社会环境,简言之就是“唱红打黑”。“打黑”就是要依法治市,黑恶必除,让人民群众走在大街上心里踏实、安全、稳当。前段时间,我们进行了集中的“打黑除恶”,但不可能一次就解决全部问题。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里,很多要素是流动的,重庆作为西南重镇,四通八达,平安重庆建设一刻也不能松劲。“唱红”,就是要通过“唱读讲传”,让年轻一代,在他们记忆力旺盛之时,就多读一些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著作,多读、多背一些古今中外文学史上的名篇巨著,从中汲取丰富的知识。一个伟大的民族,必有高尚的文化追求。我们不仅要改善群众的物质生活,还要为他们提供更充实、更健康的精神生活。

现在有个怪现象,有些人唱靡靡之音,搞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无人过问。我们唱几首红歌,就有人说三道四:是不是搞“左”的一套啦,是不是回到“文革”啦?我们倒想问一问,《保卫黄河》、《在太行山上》、《歌唱祖国》、《我们走在大路上》、《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有哪一首是“文革”的歌曲?什么地方极“左”了?这都是救国的歌、建国的歌,是振奋人心的歌曲,唱这些歌何罪之有?有些人就是反感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动不动就制造舆论横加指责。而共产党人就是要提倡那些有益于国家和人民的思想和文化。而且要坚持,还要旗帜鲜明!

如果每个党员都是先锋模范,都能“个顶个”,充分发挥作用,让人民群众信服,就能产生强大的凝聚力和号召力

薄熙来说,在直辖市建设中,我市广大党员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涌现出一大批优秀共产党员和党的好干部。有以服务“三农”为己任,发展本地经济,改善群众生产生活条件的“草鞋书记”邓平寿;有赤手空拳勇斗持刀歹徒牺牲的人民警察周鑫;有带病连续加班累倒在工作岗位上的检察官罗东宁;有积劳成疾,不幸去世的基层司法干部刘玉美。最近我们评选了“感动重庆十大人物”,他们都是普通百姓。其中有一位下岗工人杨跃章,生活很困难,但无偿献血56次3万多毫升,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真让人感动!还有一个农村老党员李学珍,15年里,每天不辞辛劳,自己采摘茶叶、烧好凉茶,背水上山,无偿提供给过路的行人!我们重庆真有很多好心人,他们没有辜负党的重托和人民的期望,是直辖市建设的功臣,是新时代的楷模。

薄熙来说,***、一个组织的战斗力,不仅在于党员的数量,更在于党员的质量。“一大”的时候,我们党只有53名党员,但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七大”的时候,只有120万党员,但最终打败了国民党反动派;新中国建立之初,只有400万党员,但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对党的建设,列宁曾经讲过:“宁可数量少些,但要质量高些。”我们重庆有158万名党员,比“七大”时全国的党员数量还多。如果每个党员都是先锋模范,都能“个顶个”,充分发挥作用,让人民群众信服,就能产生强大的凝聚力和号召力,那我们重庆的未来就大有希望。

理想的滑坡是最致命的滑坡,信念的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

薄熙来说,建设好我们的党员队伍,关键是三条:一要坚定理想信念,二要密切联系群众,三要廉洁自律。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各种思想意识相互交汇,如果没有高度的思想自觉,一些人即使组织上入了党,思想也未必入党。就像锦涛总书记讲的,“理想的滑坡是最致命的滑坡,信念的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

关于理想信念,有很多名言值得记取。奥斯特洛夫斯基说:“人最宝贵的是生命,这生命属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懊悔,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马克思在他的中学毕业论文《青年的选择》中写到:“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中国民主革命的先驱孙中山先生曾勉励人们:“要立志做大事,不要立志当大官”。文天祥的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王勃的话“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这些古人的话对今人也都很有教益。我们搞“唱读讲传”,就是要为青年人补一补理想信念的课。

薄熙来说,我们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共产党又是世界上最大的执政党,如果一些党员缺乏理想信念,只是讲“等价交换”,算小账,斤斤计较,那我们党怎么能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为伟大的事业忘我奋斗呢?***同志曾有几个意味深长的提问:“每个干部都应该好好想一想,我们参加革命是为了什么,现在当干部应该做什么,将来身后应该留点什么?”这3个问题,每***员都要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

如果领导干部整天坐在办公大楼里不下去,百姓就会觉得这些人都是“衙门”里的人,跟封建时代、民国政府的“官老爷”差不多

薄熙来说,共产党一定要密切联系人民群众。如果我们的党员干部整天坐在办公大楼里不下去,群众就会觉得这些人都是“衙门”里的人,跟封建时代、民国政府的“官老爷”差不多。我们走到百姓中间,“大下访”、“同吃、同住、同劳动”,跟他们多接触,多为他们排忧解难,情况就会大不一样。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相对的,你对群众有感情,群众才能对你有感情;你跟群众很少来往,群众对你也就淡漠了。从市到区县,到乡到村,各级干部经常想着群众,为百姓办事,人民群众自然就会对党产生感情,就会发自内心地亲近我们的党,党就有了根,有了基础,有了力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